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华黎:我依然在思考,如何营造一个场所 | 有方专访

华黎:我依然在思考,如何营造一个场所 | 有方专访
编辑:原源 | 2020.02.03 17:51

1月初,在准备迹·建筑事务所(TAO)新作:先锋厦地水田书店的发布间隙,有方就项目本身及TAO在十年之际的下一步目标,对TAO创始人、主持建筑师华黎进行了专访。

 

新寨咖啡庄园天鹅湖湿地公园景观廊及观鸟塔海口寰岛实验学校初中部先锋厦地水田书店,近一年,TAO陆续发布了一系列重要新作。在它们背后,一以贯之的或是对质量本身的看重;而近年更多的城市项目、大规模建筑,也无疑是有意识的突破——“不局限于某种单一的类型和定位,是我们目前一个明确选择。而在TAO十年之后对我来说,建筑学最核心的问题,依然是如何营造一个场所。”

 

华黎

 

 有方专访 

 

有方  TAO在近一年发布了一系列重要新作,但有方上一次与您的正式访谈已是三年前了。所以想先了解TAO目前的工作及项目状态,比如团队规模,设计合作方式,项目周期及数量等。

 

华黎  我们事务所现在的规模还是20个人左右,基本上一直都是这样。同时进行的大概有六七个项目,处在不同的阶段,包括学校、游客中心、城中村改造、综合体等不同类型。目前与团队在设计上的合作方式,基本是我先把草图或方向定下来,团队再进行深化。也有时候会在一开始要求团队一起出一些想法,然后有想法上的碰撞。

 

有方  对于项目的选择,目前大概有哪些标准?

 

华黎  首先是项目本身要比较吸引我,包括场地的条件,项目的定位和类型,以及业主对项目的期望值等。这是一个综合的考虑。

 

以前,我们做的项目多是处在自然环境中,基地多与自然有关。但现在我们选择的范围就更广泛,也有很多在都市中的项目,包括海口寰岛实验学校初中部,以及现在在深圳做的城中村改造,等等。选择往往有综合的原因,不是由某一个单一因素决定。

 

海口寰岛实验学校初中部鸟瞰  ©是然建筑摄影

有方  您第一次到先锋厦地水田书店基地现场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受?

 

华黎  这个村子很美,被保护得很好,是一个典型的空心化村庄。村里基本上已没有太多人居住,很多房子都是空置的状态,没有被过度开发或杂乱建设,而是基本保持了相对完好的中国古村落的意境。厦地村的自然环境有着传统之美,所以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在这儿做任何一个建筑,都要非常谨慎,不能把原有的意境破坏了。

 

福建屏南厦地古村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建成后鸟瞰  ©卓育兴

有方  从2008年开始设计的云南腾冲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至今日,在这十余年的过程中,对于在乡村进行建筑设计,您思考的问题有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会有一个一贯的思路?

 

华黎  应该说有一些一直延续的关注点。比如说怎样让建筑和乡村当地的环境去对话,怎样运用一些属于当地系统的资源,包括建造的条件、工艺、材料等。

 

乡村还是一个自己相对独立的系统,但不同地方的村落之间,差异也是非常大的,不能简单地用一种教条的、单一的方式介入。结合当地的条件,不同项目可以通过不同方法完成。比如说在做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时,使用的木结构就是当地较常用的一个体系;而当我们到了武夷山地区做竹筏育制场,那里已经没有木结构了,所以就使用了混凝土。用跟当地有关的方式来做设计,是我们一直延续的一个关注点。

 

变化则在于,建筑的具体做法已更加自由。比如说像先锋厦地水田书店这个项目,就是用混凝土和钢来做的。倒不是说当地完全没有木结构资源,而是我们更希望用当代的方式来做,并跟老的环境形成对话。这完全就是从建筑本身的追求来考虑,不再是单纯地出自可利用资源的角度。这是更为自由的态度。

 

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  ©舒赫
武夷山竹筏育制场  ©苏圣亮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陈颢

有方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从设计到建成,大约就是2019年的3月份到10月份这半年,可能也打破了您的个人纪录,是建成速度最快的一个。那么诸如设计关系中对新与旧的处理,以及伞形屋顶的设置,是一个逐步推敲完善的过程,还是从一开始就明确了思路?

 

华黎  一开始就是这个想法,它是隐含在头脑中的一些线索。然而过程中也经过了一些不同方案的推敲,最后的方案也不是一蹴而就。但是相对于以前的项目,整个节奏确实还是比较快,设计大概是三四个月的时间,然后建造也很快完成了。

 

我觉得“快”并不是问题,只要设计想清楚了,也有足够时间把它推敲到位。对于建造也是一样——只要能把工艺和建造控制住,快是好事儿。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 长剖面模型  ©迹·建筑事务所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 短剖面模型  ©迹·建筑事务所

有方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近日获评2019新时代杯“年度最美书店”。作为建筑师,“美”是您会特别去考虑的一个问题吗?您如何理解“功能”与“形式”之间的关系?

 

华黎 “美”永远是设计追求的一种质量。我觉得美当然很重要,尽管它有一定的主观性,但是对我们来说,设计里始终有这方面的需要。

 

之于功能和形式,我觉得相对来讲,功能对形式的影响其实没有那么大,因为很多形式做出来以后,它的功能会发生转化。形式可以独立于功能存在,尽管你在思考时候会受到功能的影响,但功能不是决定性因素。

 

有方  第一次看到先锋厦地水田书店的伞型屋顶时,会想起海口寰岛实验学校初中部里的“秘密之塔”。就好像是在满足了项目的基本需要之后,空间内部一定会有些意外的,或谓点睛的东西。这往往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这次的伞型屋顶是来自什么想法?

 

华黎  伞形结构的屋顶形态,有几方面的想法。一个是它的双坡的形状,及其所处的位置,实际上跟老房子以前的屋顶基本是在同一处,这点从两边夯土墙上原来木结构留下的位置就可以看出来。所以可以说,这个新的屋顶是对传统屋顶的再现,或者说是转译。也由此跟留下来的老马头墙找到一个关系。

 

另一点是,这个建筑的下面两层基本包裹在夯土墙里,非常内向。我觉得如果建筑中都是内向的体验,空间就太封闭了。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把人带到屋顶,然后在屋顶获得一个向外的体验,感受到村庄周边特别美的环境和景观。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 屋顶夹层平台与伞形结构  ©陈颢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 屋顶夹层平台  ©陈颢

这个伞状结构,在整个建筑的屋顶上又形成一个遮蔽的屋盖,从远处看,特别像是于混凝土屋顶上升起的一个田间的凉亭。它撑在一根柱子上,四脚用四根斜的槽钢拉住,这四根槽钢同时也是雨水槽。这里边还有个细节,就是当雨水落在坡屋顶上之后,会流到檐口,然后顺着槽钢再流到混凝土屋面的四个角,再顺着屋面四个对角线的雨水槽流回到中心。在某种意义上,这也有点像“四水归堂”,但又不是一个传统的方式。四角的槽钢既是雨水槽,又是结构的牵拉固定件,有着多重意义。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 屋顶夹层平台  ©华黎

此外,在中间支撑着屋顶的柱子,正好位于平面的中心,一定意义上强化了上面的伞形屋盖作为整个房子的中心的地位。这根柱子贯穿了下面的混凝土结构,联系起下部的空间和上面的屋盖。你在一、二层的时候,只能看到一根柱子、想不到上面的状态,只有从楼梯上去后才能看到。这里面也有一种体验的设计。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 中心柱草图  ©华黎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 – 二层中心空间  ©陈颢

有方  揭幕后的这段时间,您曾收到过什么令您印象深刻的关于书店建筑空间的反馈吗?不管是来自于其他建筑设计师,还是更为公众的人群。

 

华黎  收到了很多反馈,有的来自普通游客,也有一些来自朋友。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一个是在开幕时,电影导演王超对这个房子的描述:他觉得这个房子特别像一个飞行器,感觉随时可以起飞,可以离去。我觉得他这个描述还挺有意思的,其实我们最开始思考这个剖面的时候,这个房子因为它是中间两面墙,楼板向两侧出挑,所以可以说它很像鸟足,楼板就像鸟翼一样。当时设计的考虑是,这样在做基础的时候,离老的夯土墙比较远,就不会对夯土墙的基础形成干扰。所以采用了这样一个形式,确实很像一只鸟,比如屋面楼板往两边斜着上去,有一点要升腾的姿态。所以“飞行器”这个描述我觉得还挺形象的,建筑跟地面的接触相对来说是比较轻,包括后面的那个出挑,也让你感觉整个房子可以离地而起。

 

先锋厦地水田书店上周获评2019新时代杯“年度最美书店”,音乐人钟立风写的一段话也挺有意思。他说,“这个房子犹如一个神秘飞行物,降落稻田中央。因着一句诗行,一曲音乐,一次次起航。”

 

水田中的书店  ©陈颢

有方  近年能看到TAO交出的许多作品,但似乎很少能听到您对于未来规划的公开论述。所以能否简单介绍,TAO下一阶段的目标,或者有何希望集中讨论的建筑学问题?

 

华黎  倒没有特别明确的目标,就是希望实实在在地把每一个项目做好,做出有质量的东西。但如果说有哪些有意识的想法和侧重,我觉得就是我们在项目的选择上,在不断突破以前的一些类型和尺度。不仅是在都市里的项目越来越多,包括在建筑的规模和尺度方面,也在尝试做更大的东西,比如说,我们现在有6万多平方米的学校项目正在进行。所以,不让TAO局限于某种单一的类型和定位,不断拓展自己的可能性,是我们目前一个明确选择。

 

之于“建筑学的问题”,我觉得自己现在在想的和从前考虑的,基本上仍是在延续。对我来说,建筑最核心的问题,还是怎么样去营造一个场所。空间,结构,材料,所有这些问题全都是与场所营造相关的。我并没有刻意地去把某一个问题单独抽离出来,去作为一个理论去论述、“加持”自己,或者说去解释自己的设计。我对这个并不是特别感兴趣。我觉得项目可以speaks for itself,它自己会说明很多事情。而且其中可以包含很多不同的“话语”(discourse)、不同语境的探讨。所以这个也是为什么对于最近刚出版的TAO十年专辑,我们没有给它起一个标题,因为我觉得很难找到一个标题来简单地概括我们这十年的实践。我们更倾向于用“迹 丨 TAO 十年”这本身,去代表它所包含的意义。

 

 

 

 2009—2019 

 TAO部分代表作品 

▾ 云南高黎贡手工造纸博物馆,2010

©舒赫

▾ 四川孝泉民族小学,2010

©姚力

▾ 武夷山竹筏育制场,2013

©苏圣亮

▾ 林建筑,2014

©夏至

▾ 四分院,2015

©苏圣亮

▾ Lens空间,2017

©陈颢

▾ 新寨咖啡庄园,2018

©陈颢

▾ 天鹅湖湿地公园景观廊及观鸟塔,2018

©陈颢

▾ 海口寰岛实验学校初中部,2018

©是然建筑摄影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转发,禁止以有方编辑版本转载。

 

关键词:
人物
华黎
有方专访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