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安之若宿·山:2.5维的场域重构 / STUDIO QI

安之若宿·山:2.5维的场域重构 / STUDIO QI
撰文:戚山山 | 编辑:罗希;校对:罗希 | 2019.08.30 17:44
建筑和山林结合的三维立面 摄影:金伟琦

设计单位  STUDIO QI建筑事务所

主持建筑师  戚山山

项目地点  中国云南省腾冲市和顺古镇

建筑面积  约2500平方米

建成时间  2019.03

撰       文  戚山山


 

第一次到和顺古镇,走在繁杂的老街上,好几次错过了安之若宿·山那片空地。

 

远眺古镇 摄影:金伟琦

空地很窄,宽不足十米,夹藏在两面高耸的山墙间,几乎隐匿不见。纵深却很深,蜿蜒曲折,沿山势而上,是一纵长达七十多米的坡地。近了山顶,和一抹狭长的地块汇合,构成一个倒L形。

 

和顺地处云南边陲,所在的腾冲以温泉出名。这个明朝的马帮古镇,几百年来,依然保持着前朝旧貌。一条小溪绕村而过,把江南一样的田园和山腰的古镇分割开来。

 

中国古代的集镇,街道大多是前店后宅,小小的门店,大大的宅院,一进又一进。安之若宿·山更特别,一端处于闹市,一端隐于云天,截然不同。维系其间的,是不足几方的细窄坡道。方向的转折和高差的跳跃,使场地区域间关联性变得十分薄弱。

 

如此纷杂的场景和凌乱的界面,是对建筑的一种挑战。那天,在夕阳下远眺古镇,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浮现眼前。

 

人走在和顺老街上,会有一种压迫感:每一家店铺,沿街立面分毫必争。而安之若宿·山是否可以选择一种与世无争的姿态去应对,隐藏起入口,用整体深长的纵向空间与山林云雾对话?就像《溪山行旅图》,隐藏的一截是人间烟火,铺陈的一端是林泉高致,岂不正合宋人的画意?

 

立面淡了,建筑顺着山坡爬升。这一刻,消解的立面重新定义了屋顶的“存在”。

 

消解的立面,重新定义屋顶的“存在” 摄影:金伟琦

屋顶覆盖在山坡上,沿着视觉动线折层而上,把原本隐于房屋聚落背后的山林重新拉进视野,形成一个全新而三维的立面,这也正是中国山水画中的正观立面,犹如范宽所虚构的层次叠加的山水世界。而屋顶的最低点直临街巷,成为另一层地面。一只脚轻踏街边,另一只脚已然跃上屋檐,拂衣而行,玉树临风。

 

这一顺势而为的举措,带来了意外的惊喜:逼仄的小街瞬间被打开动线,人们不再一味低头向前,也可以移步边上,在一片瓦面上停下来,谈论、观望,抑或只是拍一张照片。这个卧倒的立面,成了一个街边合院,而非一家民宿的界墙。

 

外立面的消失和整体立面的后退,使空间得到重组,也唤醒了古镇生活对于山林的感知。山间小道若隐若现,建筑以退为进,寻找与街巷、邻里、坡地和山林之间的融合关系,使空间、时间和几百年古镇脉络的联系,变得越发暧昧。

 

安之若宿·山立面图 ©STUDIO QI建筑事务所

清风淌过,在古街小巷的呼吸间,屋檐与地面之间微启的入口,将旅人引入室内的一个“另世界”。

 

屋檐与地面之间微启的入口 摄影:金伟琦

这是另一重世界。在这里,屋顶、墙体、立面和地面的界线被模糊了,空间是一个“场域”而非被传统梁柱切割的“房间/隔间”(Architectural Field vs. Architectural Room)。建筑内部的功能和动线逐一应对山的走势,整体公共空间依附着山体生长,上下相连,阡陌交通。

 

公共区域,动线关系示意图 ©STUDIO QI建筑事务所
进入餐厅后的第一个转折点,“场域”的概念 摄影:金伟琦
公共区域依附着山体生长 摄影:金伟琦
空间是一个“场域”而非被传统梁柱切割的“房间 摄影:金伟琦

餐厅、酒吧、表演、茶台、阅读、文创,顺地势而上,依次排开。时间被纳入场域之中,活动的场景在不断的发生、互动。旅人的每一步,都会和山、和林形成一种对话。透过不同高度的窗捕捉到不同角度的林间景致,仿佛你在和山一起呼吸,每一个转角都可能遇到新的惊喜,让爬楼梯的孩童不自觉地和母亲玩起了捉迷藏。好奇心驱使着旅人去探索这个“另世界”更多的乐趣,消解了“爬山”过程的负担。

 

公共区域按地势而上,依次排开 摄影:金伟琦
时间被纳入场域之中 摄影:金伟琦
每一个转角都可能遇到新的惊喜 摄影:金伟琦
活动的场景在不断的发生、互动 摄影:金伟琦
透过不同高度的窗捕捉到不同角度的林间景致 摄影:金伟琦
公区延伸至最顶端的茶室,整个和顺古镇展现在眼前 摄影:金伟琦
位于公区最顶端的茶亭 摄影:金伟琦

在北侧,一直伴随建筑主体曲折而上的,另有一条直通场地最顶端山林的阶梯,总共133阶。作为“上山”的一个尺度,“天梯”不仅让观者对路程了然于心,同时也让整个过程充满了“问道”的仪式感。

 

天梯一路向上总共133阶 摄影:金伟琦

天梯一路向上,有三个与主路径相连的岔口。在临近街巷处,天梯与折线路径交合,形成安之若宿·山的统一入口,第二个岔口出现在吧台位置,最后一个岔口直接连到民宿客房。

 

这一设计手法除考量功能性外,也让人可以自主地把持上山的速度和状态。同时,天梯也成为了串联横竖两幅场地的核心线索,向上延伸的公共空间和客房在天梯上互相咬合,空间的突然转折和断层被弱化,场地的关联性和整体性被增强。连接天梯的顶端是另一条穿梭于山林间的“飞廊”,把回房的动线架空于山中,光影的交错好比山间的一涧溪水,呈现出山林应有的姿态。

 

一条穿梭于山林间的“飞廊 摄影:金伟琦
“飞廊”把回房的动线架空于山中 摄影:金伟琦
“飞廊”光影的交错好比山间的一涧溪水 摄影:金伟琦
飞廊远景 摄影:金伟琦

安之若宿·山有15间客房,2.5维建筑手法被用来应对复杂的场景关系,寻找每一间的最佳景观面。2.5维是对纯二维和纯三维空间认知的一种突破。二维,直接而抽象,却容易忽略空间的属性、质感、对情感的触发以及对生活方式的影响;而三维表达是透视,时常把空间扫描得‌‌一丝不漏,却没有“偏见”。

 

客房,视觉和功能关系示意图 ©STUDIO QI建筑事务所
客房#11,2.5维建筑手法应对复杂的场景关系 摄影:金伟琦
客房,2.5维建筑手法引导身体的挪移和视线的转换 摄影:金伟琦
客房#12,寻找每一间的最佳景观面 摄影:金伟琦

在这里,“偏见”不一定是贬义词,有“偏见”就意味着有注意力,有记忆力。一走入客房,墙体拉伸的几何线条会让人自然聚焦窗外的景色,其他的部分就会被忽略。墙、床和浴缸的角度位置互相交错,引导人身体的挪移和视线的转换,捕捉多维度的风景和记忆。就像米开朗基罗在圣天使桥上的雕塑,众神的头、上半身和身体核心分别呈现于三个不同的角度,当你在桥上行走,众神总有一面直迎着你。

 

在这里,建筑墙体和空间界线的微妙关系被探讨和试验。墙并非牢不可破,反而是一面脆弱的屏障,可以在瞬间被柔软的光影打散或消失。每间客房都运用了2.5维“微墙体”空间手法(类似于浮雕和强透视相结合的方式),使主要侧墙微微凹折,发展出另一个不经意的空间,随着昼夜光线的变化交替,时间被引入,空间开始错位,不可被丈量,人的方位和视觉成为两组不同的线索。光影、记忆和故事在这里发生。

 

客房,2.5维空间策略示意图 ©STUDIO QI建筑事务所
客房#9,其中运用2.5维“微墙体”空间手法 摄影:金伟琦
客房#9,昼夜光线的变化交替,空间开始错位 摄影:金伟琦

建筑手法是通过多维度的交错去让人感知古镇、田园和遥远的天际线。眼前是左邻右舍、房瓦屋檐,是四时变幻的风光,小巷里货郎正吆喝着走过,而房子是那么安静,家具和物件被隐匿。空间被交织、叠加、咬合,一个场景状态介入另一个场景。人在其间,充满了故事性和场景感。

 

从进入开始,时间不再是线性发生的,空间也不再是规矩方正的。2.5维,不是被动套用经验,而是用微弱的界线,构建新的视觉记忆,提倡关于体验和感知的可能性。它不是固定或扁平的,而是模糊的、圆融的、暂时的、可逆的。仿佛空间撕开一个小口,时间、记忆、故事从这里流淌出来。

 

飞檐走壁,恣意江湖 ©STUDIO QI建筑事务所
飞廊的11种图解,之其五 ©STUDIO QI建筑事务所

 

设计图纸 ▽

安之若宿·山平面示意图 ©STUDIO QI建筑事务所
安之若宿·山剖面图 ©STUDIO QI建筑事务所

完整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 安之若宿·山 | ANNSO HILL

项目类型:建筑+室内

项目地点:中国云南省腾冲市和顺古镇

设计单位:STUDIO QI建筑事务所

主创建筑师: 戚山山

设计团队完整名单:赵雨婷、杨萍、刘念非

业主:安之若宿 | ANNSO

建成状态:建成      

设计时间:2017.03

建设时间:2019.03

用地面积:1500平方米

建筑面积:2500平方米

摄影师:金伟琦

撰文:戚山山


 

版权声明:本文由STUDIO QI 建筑事务所授权有方发布,欢迎转发,禁止以有方编辑版本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STUDIO QI
安之若宿·山
项目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