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讲座全文+视频 | JKMM创始人Teemu Kurkela:幸福的建筑配方

讲座全文+视频 | JKMM创始人Teemu Kurkela:幸福的建筑配方
编辑:李菁琳 | 2020.02.18 15:56
讲座现场 摄影:胡康榆/有方

2019年12月19日,芬兰建筑事务所JKMM的创始人与创意合伙人、芬兰建筑师Teemu Kurkela到访有方,带来一场题为“幸福的建筑配方”的讲座。

 

讲座现场 摄影:胡康榆/有方

可持续的社会的发展基础是商业与技术,接着发展到文化、知识与健康,最高层级是幸福。幸福是我们在设计可持续社会时希望达到的目标。

 

结合芬兰现代建筑奠基人阿尔瓦·阿尔托留下的建筑遗产,Teemu Kurkela分享了当代芬兰设计的7个主要特质;以及建筑师作为创建可持续社会的关键角色,如何从“文化,知识与健康”三方面设计出幸福的建筑。

 

以下为全场视频与讲座实录。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 全场讲座视频  剪辑:郭嘉/有方

 

今天我的讲座题目叫做“幸福的建筑配方”。选这个题目是为了探讨建筑师如何让社会变得更好,如何承担更多社会责任。虽然试图将建筑与幸福并置讨论可能有些困难,但我还是希望能找到这样一个论点。

 

如果你在夏天来赫尔辛基,会看到这样一幅美丽的自然景象。你甚至都不需要其他特别活动,仅仅享受时光便已足够。如果你有机会在自然中做设计,或是设计这样的自然,感觉真的像置身于天堂。

 

△ 芬兰的夏天

 

联合国和世界经济论坛数据表明,芬兰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国家,我想他们的考量标准里应该包括了社会结构与自然环境。挪威紧追于后,听说他们也很快乐,因为他们有好多石油(笑)。

 

幸福从何而来?一种新型的金字塔理论显示,商业与技术处于可持续社会的最基层,而文化、知识与健康则处于高层。位于金字塔最高层的是幸福,幸福是我们设计可持续社会的最高目标。我在试图寻找一种能够与商业、工程相竞争的系统,也在研究软实力的影响。

 

幸福 > 文化 + 知识 + 健康

 

以下我将幸福分为三个篇章来阐述,分别是:文化、知识、健康。

 

通常人们都会按照类型来划分建筑:公共建筑、商业建筑、教育建筑等。但我更倾向于用幸福来划分建筑。在芬兰,建筑师在构建幸福社会的进程中扮演了关键角色。比如芬兰的图书馆系统已有几百年历史,建筑师会接触最先进的图书馆体系并将其运用于图书馆设计当中。

 

 

我们事务所成立于1998年,JKMM是四位创始合伙人的姓氏首字母缩写。成立事务所的时候我们几个都还是学生,这也是芬兰建筑事务所的一个传统,几乎所有知名的芬兰建筑事务所都是因为在学生时代赢得了竞赛而成立事务所。有些人在25岁就赢得了第一个竞赛,但更多人是等到30岁,有了足够多设计经验后才赢得第一个竞赛。当时我们没钱也没关系,事务所成立之初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期。

 

我认为“人”是建筑事务所中最重要的元素。在考虑这段的标题时,我本来写的是“芬兰最优秀的建筑师事务所”,后来改成了“芬兰最优秀的建筑师家庭”。

 

参加竞赛是建筑事务所生存下去的方式,我经常说我们是芬兰赢得竞赛最多的事务所,但实际上我们也是输得最多的。只是我们不轻言放弃。我们现在已经有100来人,并尝试去保持每位建筑师及设计师的独特性,

 

讲座现场 摄影:胡康榆/有方

我们的设计理念,这是我认为我们有别于其他国家事务所的原因。我曾经在纽约生活四年,在柏林生活两年,这让我有机会站在其他国家的角度来观察芬兰,看看芬兰与其他国家不同在哪。

 

师法自然

这是芬兰设计百年来最大的特点。甚至有种说法是芬兰获得独立的原因是拥有一批伟大的艺术家,比如西贝柳斯,就用音乐谱写出对自然的赞美。芬兰的自然与瑞典、俄罗斯的自然是非常不同的。

 

人性化设计

这是我认为第二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在阿尔瓦·阿尔托的设计里经常会提到一个“小小人”,非常在意使用者的体验,这是我们重要的设计依据。当然世界上也有其他设计原则,比如理性主义,或是把建筑设计得像乐高一样(笑)。

 

整体设计

整体设计也是我们的特点之一。比如阿尔托会设计景观、建筑、室内、家具、灯具、门把手等所有细节。无论大尺度或小尺度,他都设计。这是阿尔托50年前留下的建筑遗产,我们试图去继承它。有时候业主可能不同意,我们就会去说服业主,整体设计能够保证建筑的更好质量。我们的团队里有20位室内设计师,也有工业设计师。有时候我们会在房子里偷偷设计灯具,但我们不告诉业主。他们可能以为那只是普通的灯,但其实那是我们为项目专门定制的。

 

少说多做

少说点话,把更多精力放在建筑本身。我认为建筑师需要了解的是建造过程,如何运用材料。建筑在照片里看起来如何,可能没有那么重要。这也是一种责任,我们应该建造能够持续50年及100年的建筑,让它们能够在时间长河中永葆光辉。

 

量身定制

定制化设计有点像爵士乐,每个建筑都不一样,有“即兴”设计的部分,你在设计之初并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隐藏的核心

我们会把设计的过程看作发现隐藏的设计核心的过程,设计有表面的问题,也有实质性的问题;我会把表面的问题抽离,关注内里实质性的问题。

 

简洁智慧

因为我们总是参加竞赛,我们发现面对复杂问题的正确答案,往往是简洁的。

 

幸福的建筑配方之一:文化

 

文化是对城市具有永久价值的投资,它们通常也不贵。拿交通枢纽与博物馆的造价对比,如果在赫尔辛基建造一个交通枢纽需要1.2亿,一个古根海姆博物馆只需要0.6亿。

 

Amos Rex美术馆  摄影:Mika Huisman

Amos Rex美术馆位于赫尔辛基市中心,这个项目的最大特点是将博物馆与地景进行了完美融合。美术馆由两部分组成:新加建部分位于地下,原有体量包括两旁建于1930年代的功能主义建筑与这个老烟囱。

 

这是我们第一个真正做到能让孩子拥抱建筑的项目。它看起来有点装饰性,但实际上非常理性。项目基本理念是建造很多穹顶,然后在穹顶上开天窗采光。因为主要展厅均位于地下,我们需要找到一种能够支撑大跨度无柱空间的结构形式,通常我们会使用梁。但我们这次想:为什么不试试穹顶呢?或许感觉会有点像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当穹顶的天光洒落进地下的美术馆,建筑与地景融合在一起了。我们还为穹顶的曲面表皮专门定制了瓷砖。当你从地面步入地下的展厅,能够感受到天光的变化。

 

地下展厅入口空间  摄影:Tuomas Uusheimo

现在这里是非常受欢迎的公共空间,晚上看起来会不一样,到了冬季说不定可以滑雪。

 

从剖面图可以看出,地表层是景观,地下层是大跨度无柱空间,最底层是设备间。新风系统则与老烟囱结合在一起。

 

我们对老建筑的入口也做了改造,并设计了所有相关的小物件。从楼梯进入地下展厅的接待处,天花板由一种特殊的织物构成,可以控制亮度,实际上也是一种装置。所以即便你进入了地下,但感觉也不像是在地下。而当你抬头向上看时,能够看到一些被天窗框起来的有趣的城市片段。

 

开幕首展为Teamlab的灯光投影与美术馆室内的完美融合。© Tuomas Uusheimo

室内展厅的白色圆形金属片,可以拆卸,可以变成全黑的屋顶,我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的设计,但这就是身为建筑师的好处:你总有机会去尝试很多不同的事情。当屋顶变成全黑时,这处空间就可以投影,变成一处影院。

 

 

第二个要分享的项目是我们上周刚刚赢得的一个竞赛,芬兰国家博物馆新馆。背景里的老建筑是老馆,由三个年轻人在100年前的竞赛里获胜,其中包括老沙里宁(埃利尔·沙里宁)。竞赛的主要目的是为国家博物馆扩建一处新入口及展览空间。200多份方案均以匿名形式提交,没有人知道我们参加了这次竞赛。在芬兰,竞赛通常都是完全匿名的,不管你有没有关系网,对竞赛结果都没有影响。

 

我们想要做一个轻盈的体量,吸引城市中的人们进入博物馆。但这个茶杯状屋盖,实际重达2000吨,只由中心一根大柱子支撑。跟Amos Rex理念相似:有趣的结构形式最终形成有趣的建筑方案。

 

从花园看向新馆入口及老馆  ©JKMM

这里是老馆的花园,我们希望尽量不要影响原有建筑,把新馆的体量放在了地下。从入口进来后,一系列的空间序列会引导你进入展厅。我们的想法是100年前的建筑应当保持住它原有的样子,新建的建筑则是现代的。从剖面图里可以看出新馆的空间序列以及新老两馆是如何连接的。这也是阿尔托说过的,建筑的价值体现在剖面图里,而不是平面图。

 

剖轴测分析图  ©JKMM

花园左后方就是阿尔托设计的芬兰音乐厅(Finlandia),斯蒂芬·霍尔的Kiasma芬兰当代艺术馆在右后方,Amos Rex美术馆在Kiasma旁边。

 

2010年上海世博会芬兰馆

2010年上海世博会芬兰馆的竞赛,我们赢得了一等奖和三等奖,三等奖的方案是个黑色的方盒子,因为让人联想起葬礼而受到一些批评,所以最后是快乐的白色方案赢了。

 

 

这个方案的理念是创造一个让人们暂时脱离城市喧嚣的岛屿,也显现了芬兰的一些自然意象,比如建筑形状有点像岩石,表皮有点像鱼鳞,深色入口像芬兰常见的夏季别墅。材料由工业废纸浆再合成,可防水,整个立面都由这种新材料制成。墙体预制,地面上的图案既是艺术品,也具有指引人流的作用。在中央庭院里可以透过天窗看见外面的自然,这个庭院空间干净得只剩下天空与墙面。芬兰馆里的贵宾室,就像桑拿房里的休息区。我的好朋友、艺术家潘剑锋帮忙设计了芬兰馆的标志。

 

 

阿尔伯特艺术博物馆是个全木制的博物馆,以最可持续的方式建造。树木被砍伐下来后,可以将二氧化碳储藏,所以这个博物馆有点像是二氧化碳仓库。从可持续的角度来讲,木材是面向未来的材料。不一定要全木,建筑里有部分使用木材也很好。

 

芬兰的一些小城镇也在面临消亡的问题,这个私人博物馆就意在激活它所在的小镇。业主是一位老先生,博物馆将展出他的个人收藏。小镇中心的建筑以白色居多,为了制造出对比,我们为博物馆选择了黑色的立面。将来我们可能会建造更多木制建筑,或者是使用木材的建筑。

 

 

这是正在建的2020年迪拜世博会芬兰馆项目,基本理念是建造一顶巨大的阿拉伯式帐篷。我们听说阿拉伯人喜欢面对面沟通,所以我们就想:那他们可能需要一顶帐篷。

 

 

这是我们的一个竞标项目,一座有着屋顶花园的冰球馆。从城市的角度来看只能看到花园,你甚至都不会意识到地面下还有一个冰球馆。

 

 

 

南京中芬中心,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如何将芬兰式自然引入到中国的城市。穿过这个入口,后面是一片森林般的自然,我们尽量保持这片花园的原生态。有趣的是,展厅隐藏在这片花园下方。

 

幸福的建筑配方之二:知识

 

芬兰人的知识理念是:能够让所有人接受教育,让更多人可以更好地学习。

 

面向阿尔托设计的市中心的主入口  ©Mika Huisman

这是塞伊奈约基图书馆,就在阿尔托设计的塞伊奈约基中心建筑群边上。这是阿尔托设计的中心轴线,你可以看到:教堂、市政厅、图书馆、剧院、警察局。我们要在这块基地上建造一座新图书馆,非常难的题目,我们当时几乎都要放弃了。

 

塞伊奈约基城镇中心建筑群  ©Hannu Vallas

新图书馆需要在构成上融入原建筑群,你可以说它是方形的建筑,也可以说是环形的建筑,我们在两者之间做了综合。从新图书馆的入口处,可以看到阿尔托设计的老图书馆,以及远处的教堂钟楼。我们认为让建筑融入其所处地段的文脉是非常重要的,将室外环境引入室内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室内清晰可见阿尔托设计的教堂钟塔© Tuomas Uusheimo

在这里,我们也采用了艺术、平面设计等形式与室内设计结合,设计了桌子、咖啡厅、灯具等等。建筑材料主要是混凝土。

 

图书馆地下一层阅读区  ©Mika Huisman

这些空间没有柱子,折板屋顶可以起到梁的支撑作用。我们还专门为孩童设计了适合他们尺度的小装置。这个甜甜圈沙发也是我们专门为此项目设计的,它实际上来自吊车的轮胎,我们在其表面覆盖了一层布面。我们认为在大空间项目里需要设计一些小尺度的空间,因此有了这些供阅读的小空间。

 

图尔库市图书馆 © Michael Perlmutter

图尔库市图书馆是我们成立事务所的契机,我们就是赢得了这个项目竞赛才成立了事务所。这个建筑现在不再仅仅是图书借阅,而更像是图尔库的城市客厅。很多人前往那里都不是为了阅读,而是做些别的事情,因此图书馆的功能已经进化了。

 

 

第三个图书馆项目正在建造中,2020年会完工。科克努米图书馆的入口完全向城市打开,可以看得到旁边的教堂。其实这个图书馆里面原本有个老建筑,经过几个月的设计后,我们把老建筑包围起来,所以现在看不见它。

 

在室内屋顶与墙体,我们使用了相同的预制混凝土构件,它们看起来有点像灯笼。这个项目的建筑承包商因此而破产了,刚才说的塞伊奈约基图书馆的承包商也破产了。我觉得这不是我们的问题,他们一定是没有认真看我们的图纸,直到开始建造,才发现问题没有那么简单(笑)。但重要的是,业主方和城市里的使用者非常满意。

 

在阿尔托设计的图书馆下扩建出的公共学习区域 ©Tuomas Uusheimo

贺拉德·荷林学习中心,这个项目也与阿尔托有关;但这一次,它位于阿尔托设计的图书馆下方。这里曾是图书馆藏书室,改造计划将藏书室的顶面拆除,从墙体保留的痕迹里可以看出来。然后我们为新的地下空间设计了公共休息区。

 

经过整体改造的外立面 ©Tuomas Uusheimo

赫尔辛基大学新思考角项目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让更多人一起学习。传统的学习方式是老师授课,然后学生回到各自的房间独立学习。现在新的学习方式是没有人告诉你答案是什么,你需要与其他人合作想出解决的办法。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在建筑里创造更多人与人碰面交流的场所。它有点像是灵活多变的机器,这里也有黑盒子空间。这也是一个改造项目,我们保留了建筑原有结构,并对立面进行了改造更新。

 

 

桑拿拉赫蒂儿童之家,这是为孩子们设计的教育建筑。我们希望建造出能够激发出孩子们创造力的空间,也设计了室外的游乐场所。当地政府希望通过此项目吸引来自赫尔辛基的高知父母来此地定居。芬兰的教育体制鼓励孩子们自主创造,而我的儿子以前在法语学校上学,那里的教育理念是希望孩子们遵守纪律。每次当他在新的芬兰语学校受挫时,我就问他“你想不想回到原来的法语学校?”他会回答我说:“我想学习如何创造,而不是学习如何听话。”

 

芬兰的教育体制鼓励孩子们自主创造,而我的儿子在法语学校读书,那里的机制希望孩子们更加听话。每次当他收到处罚,我就问他“你想不想回到芬兰语学校”,他告诉我,他想学习如何创造,而不是学习如何听话。

 

幸福的建筑配方之三:健康

 

说到健康,我们认为倡导健康的生活方式非常重要。

 

 

在赫尔辛基舞蹈之家的项目里,有些空间是为专业舞者使用,有些则是为喜爱舞蹈的普通人准备的。40%的芬兰人对舞蹈感兴趣,大部分都是女性,通常政府会在男性运动场所或是F1赛道上大量投资,而赫尔辛基舞蹈之家是政府第一个主要为女性投资的公共健康类项目。

 

项目位于一栋老厂房中,所以建筑风格也有些工业化。与舞蹈的感觉类似,建筑的形态也像是在抵抗重力,巨大的锈钢板像是漂浮在空中。当你在建筑中大面积使用钢板时,很大程度会改变建筑的风格。我们最终选择的是经过特殊处理的锈钢板,如何生产并使用激光做出锈蚀是巨大的挑战。这跟工业设计类似,我们试图找出产品的生成方式。

 

表面使用穿孔铜板 ©Mika Huisman

拉赫蒂客运站是一个非常小的项目,基本理念是一个出挑的帐篷。

 

芬兰中部中心医院鸟瞰效果图 ©JKMM

芬兰中部中心医院项目非常大,是近50年来芬兰最大的新建医院。目前正在施工当中,2020年会完工。我们在项目里研究了多种医疗建筑模型,现在的很多医院是受到美国1950年代开始推行的医疗建筑模式影响。但实际上医疗建筑的平面可以是非常自由的,可以像路易·康的建筑,有中央庭院,也可以是十字形。可以说这个项目我们是由内而外推进的,首先思考的是医疗建筑运作的流程,主要人员流线。这有点像机场或是购物中心的,只是应用到了医疗建筑上。建筑的平面也有点像是香肠,可以不断延伸。

 

工厂预制的木结构及一体化设计的静谧室内空间 ©Kimmo Räisänen, Jussi Tiainen

维奇教堂是全木制建筑,外立面材料是直接由斧头劈开的木瓦片,不需要使用其他化学处理就可以使用很久。室内的所有家具、灯具、物件、细节等都是由我们设计的。

 

OP金融总部大楼的南立面 ©Mika Huisman

OP银行总部大楼是芬兰甚至整个北欧最大的银行总部办公楼。我们的设计理念是森林巨石的夹缝,面临的设计挑战是如何组织4000名员工同时办公。业主没有选择建造一栋摩天楼,而是希望建造街区体量的办公空间,这样4000名员工就可以更好地协同工作,中间还有可以共同使用的公共空间。我们在主入口处矗立了真的岩石。

 

立面使用全预制混凝土构件 ©Tuomas Uusheimo

与巨石般厚重的室内空间形成对比的,是轻盈如纸面的玻璃屋顶。室内天花与灯具也是结合在一起设计的。

 

OP银行总部大楼入口接待厅 ©Tuomas Uusheimo

建筑总在不断前进、创新、改变,银行办公楼亦是如此。他们现在不再为每位员工设置单独的办公房间,只有高级别的董事会成员才有,其他人就在大空间内工作。大部门职员也都很年轻,这样他们可以在这个校园般的工作场所里与他人相遇、交流。

 

 

赫尔辛基的主要港口迁离市中心之后,就留出了很长的海岸线可用于其他功能。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建筑师可以做些有趣的设计,比如这个漂浮在水上的酒店。

 

2019年火人节“生命蒸汽”桑拿房 ©Hannu Rytky

在2019年,我们受邀参加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的火人节,我们的提案是做一个桑拿房。我们认为这很有必要,大家在炎热的沙漠当中需要一处清洁自己的地方。

 

桑拿房在芬兰历史悠久,简洁又功能性强。听说现在在日本,桑拿房好像也开始受欢迎了起来。

 

全木预制建造的桑拿房 ©Hannu Rytky

2019年的火人节有8万人参加,重新定义了城市。我们的场地对面是中国的团队搭起来的帐篷,他们也会来使用我们的桑拿房。这是由我们的建筑师在工厂加工及在现场搭建起来的,既有功能性也有艺术性。因为我们不是专业的木匠,生产这些构件花费了一周时间。火人节结束时大部分装置都会被烧毁,但我们的桑拿房没有。我们计划在赫尔辛基,或是有机会的话在深圳重建。

 

讲座开始时我展示了芬兰的夏天,而这是芬兰冬天的样子,画面里的女士是我们的合伙人及室内设计负责人帕伊维·美若能(Päivi Meuronen)。如果你们来芬兰,可以试试滑冰,虽然那很危险。

 

谢谢大家!

 

△ 芬兰的冬天

 

 


本文版权归有方空间所有,图片均由主讲人提供。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关键词:
JKMM
JKMM Architects
芬兰设计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