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胡慧峰:想建一个四代同堂的房子,抵抗当下建筑的冷漠 | 建筑师在做什么131

胡慧峰:想建一个四代同堂的房子,抵抗当下建筑的冷漠 | 建筑师在做什么131
编辑:原源 | 2018.09.08 10:00

这是有方“建筑师在做什么”第131个采访。

 

 

胡慧峰

 

浙江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UAD)院副总建筑师、建筑创作研究中心主任兼国际设计中心主任,第九届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获得者。

 

 

1/ 逾千人的UAD是个其乐融融、善于学习的团队

 

浙大院(UAD)现在已经超过一千号人,建筑、结构、水电专业都有的综合分院有九个。UAD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在“团队其乐融融,个体善于学习”的环境下逐步发展起来的大院,内部氛围一直很好,也一直秉承以专业骨干管理团队的风格。我们的人才出走率还是比较低的,这两年最大的一个变化是发展速度非常快,从五百人左右发展到现在的一千多。基于这个发展速度,在设计之外,院领导也很积极地寻找更科学的管理手段,希望尽可能地激发技术骨干、尤其是年轻一代技术骨干的潜力。

 

综合大院的运行常态大致有以下五个特点。一,规模大,接触的项目类型非常多样。二,因为由很多大小团队组成,无论是出于养活设计师的责任,还是无形的比较与竞争,客观上会存在产值的压力,不像一些相对个人化的事务所,可以根据实际需要灵活控制人员规模(尽管毋容置疑,他们也有生存的压力)。三,大院里更多的是一种集体创作,我们可能会希望年轻建筑师、中坚骨干甚至老建筑师等一起,共同完成一个项目,很多项目强调的是集体智慧的共同结晶。四,因为团队基数在那里,所以大院里好建筑师的量还是不少,哪怕占比小一点。最后一点,基于建筑文化的发展与进步,建筑创作对深度、特色的追求和表达日益增强,大院团队在逐步反省以往疯狂接项目、做设计的状态,并转向现在的静思与收心。大院里有一批渐趋成熟的建筑师,正在利用自身大院成长过来的技术优势,慢慢担当起类似中小型独立事务所特有的一些项目追求与品质,开始思考如何把项目放大,使之形成体系;如何从宏观的角度去分析, 进而得出有价值的研究,从而寻求项目设计的独立思想、观察态度、作品趣味,乃至职业高度。

 

团队工作时

 

2/ 与形式相比,UAD更重视建筑的责任感

 

在过去参与的设计里,能称得上我自己非常满意的“作品”不多。很多项目,基本以解决委托者或使用者的基本需求为朴素的出发点,当然也还是有把基本问题解决得比较妥帖和积极的“作品”,但不多。最有收获的项目可能是2016年完成并已投入使用的杭州雅谷泉山庄酒店,把一个风景区的五星级度假酒店做到了比较在地化的呈现,各方面反响与口碑也还不错。

 

在我们的实践语境里,建筑的社会意义,和其之于建筑学本身的设计价值,是两个互不冲突、都需追求的层面。作为个体建筑师、个体团队,持续努力去寻找一些建筑学本身的东西,是必须的。但是反过来,在整个建筑师群体的层面上,我会比较强调两点,其一是建筑需要让使用者觉得满意,这是衡量一个建筑好坏的基本标准。其二,我们认为建筑对自身责任感的重视,应远远强于对自身形式的重视。也就是说,带来更加美好的人居环境、更积极的社会效应,才是最重要的,这个应是建筑师群体的终极存在意义。

 

杭州雅谷泉山庄酒店 摄影:赵强

 

3/ 招投标改革也许能带来一个真正的设计时代

 

我很关注招投标制度的改革,目前来看它所呈现的方向是进步的。之所以改为“第一名不一定中标”或“最低价不一定中标”,就是想规避低价竞争的现象,以及投标过程中不符合业主需求本义的不恰当的第一名。

 

以往的招投标制度常常会呈现两个很大的特征:一是会让不同水平的建筑师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竞争(包括设计费),这多少不符合行业客观规律。二是常常会有不合理的评价体系左右投标结果。经常出现一流的建筑师在做投标,而评标的是二流的建筑师或是政治家的情况,往往是由他们决定了哪个项目能够中标。有价值的思考不能被看到,是最最遗憾的事。

 

建筑不应生存在真空里,但现实是,建筑设计经常被其他因素所扼杀,而不是体现......

 

如果能够直接委托,事情往往就能做透明了,业主需要什么样的建筑师就能很有针对性地去寻找。此外,建筑师也不需要取悦于政治家,取悦于既得利益者——既然你相信我,那我就把我的思想表达透。所以我认为应该要改革招投标,甚至直接委托好的建筑师,这样更有利于建筑思想的表达。当项目能顺理成章地直接委托的时候,也许才是一个真正的设计时代的到来,而不是功利地迎合或媚俗地介入。

 

 

4/ 我渴望建造一个家族群落,抵抗当下建筑的冷漠

 

我特别想为一个四代同堂的大家庭设计一组若即若离的家族群落。我想通过对一个家庭生活方式的描绘,反思生活的意义,反思快乐,并尽可能地抛弃无意义的建筑,抵抗建筑的冷漠。

 

这个愿望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当下很多建筑都太冷漠,是为了建筑而在建筑,或者为了学术而在学术。到山上去盖一个孤零零的房子,只有一两个人住,风景极好,就是一个世外桃源,然后就说这个建筑很有意思——这种生活方式已经超越了人本身的社会属性,很多人在逃避社会。重要的是是否应该这样去评价建筑,把建筑真空化、形式化、图片化、文学化,这是个很危险的信号。另一方面,我们中的很多人,既不和长辈住在一起,也不跟下一代同住,再也体会不到那种四世同堂或三世同堂的快乐和意义了,在大量的时间中被异化着。而事实上,你能摆脱人类的血缘关系吗?为何不是接受与生俱来的东西,却要刻意抛弃?我活了五十年,如果有个七八岁的小孩能够跟我交流,那多棒——他可以传递给我七八岁的天真,我可以传递给他五十年历练的一些想法。今日,这种机会越来越少,如果一个家族能够四代同堂住在一起,这种生活所蕴育的意义是现在所缺乏的。我认为应该要追求属于人的一些朴素的东西。人终究还是人。

 

亚运会富阳射击射箭现代五项馆

 

对话建筑师

 

有方  最近在做的项目有哪些,与过去相比有哪些差异与共性?

 

胡慧峰  我的项目类型经历了一个过程。以前的项目里,生产性强的占比比较高;后来因为团队综合实力强了,会开始做一些大型的规划,以及专业要求相对更复杂的项目,比如说剧院、体育建筑、酒店建筑、超高层等。现在我把精力慢慢往回收了,目前的兴趣点大部分会集中在体育休闲建筑、精品特色酒店和产业科研园区上,或与此相关的类型,这样有助于持续的思考和积累,可以把项目做深、做系统。

 

最近在做的项目有绍兴饭店改扩建提升工程、亚运会富阳射击射箭现代五项馆、宁波江北核心中央公园规划、宁波新材料科技城联合研究院等。

 

与过去相比,正试着对项目类型有更多一点的挑剔,同时保持对建筑开放性的关注,以及与此关联的行为存在的研究。因为对“回归建筑本源”的更多的思考,我们会更重视建筑是否能够给人居环境带来积极的社会效应。

 

绍兴饭店改扩建提升工程
宁波江北核心中央公园规划
宁波新材料科技城联合研究院

有方  哪个项目留下的遗憾让您最为印象深刻?

 

胡慧峰  我认为的遗憾,可能还是要从我所强调的建筑是否能给人居环境带来积极的社会效应来看。比如金华市体育中心项目,在高完成度完成竞赛任务要求、契合于体育建筑个性表达的形象设计的同时,我个人却认为留有一个很大的遗憾—— 一个政府投资、公开招标的总额限制的公共建筑,没有能够充分利用好地下空间,仅仅只在地面以上完成短期的使用需求,这是一个败笔。虽然主要责任并不在设计,但是,在这个机制里,建筑师的被动作为或无能为力,是最大的遗憾。

 

建筑师需要重视自己的社会责任。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不要过度设计。第二,不要把个人的思想强加于他人身上,因为这个建筑毕竟不是你使用的,要为使用者考虑。此外,不要过于沉迷在个人的思想和业务里,还是要时不时地脱离出来,为所接触项目的公共性和公平性考虑。我经常会去评标,去判断一个建筑、一些现象;一个好的建筑师,还是要公平地判断建筑对整个社会的效应,要有一个立场,并将它告诉社会、告诉其他建筑师。因为建筑师不是个人艺术家,你是由社会形成的,涵盖了社会的、政治的、文化的很多东西;既然是有公共性的,那么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责任范畴内,你都要表达自己的声音。

 

这两年我认为,建筑师传递给社会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强,当然主要是通过一些标志性的建筑来传递。但是如果讲得实在一点,建筑师也仅仅是建筑师,我们能力有限,而且经常处在一个博弈的过程当中。我们需要跟小业主博弈,跟大政治家博弈,不断地。但我觉得全世界范围的建筑师都有这个情况,这个很正常。

 

金华市体育中心

有方  在未建成的设计里,哪一个让您觉得最可惜?

 

胡慧峰  一个小项目,原本受委托要在建德千岛湖边建设一个“鲟龙科技卡露伽工业园”,方案做好了,我们和业主都蛮兴奋——是一个融于环境、追求消融的建筑策略。这是我们探寻建筑之于环境的意义的另一种态度,可惜的是最终因土地原因搁浅。

 

千岛湖鲟龙科技卡露伽工业园

有方  对您影响最大的人是谁?他(她)在建筑上对您有哪些影响?

 

胡慧峰  影响我最深的应该是我的导师——设计大师沈济黄。他从不将“主义”“风格”等词汇挂在嘴边,却可以在几分钟内一针见血地点评你的规划,能改你的卫生间详图,勾勒幕墙大样乃至通晓舞台机械,什么都可以一笔笔画给你看......如今我最喜欢和我的学生徒弟们讲的一句话是:不要用语言,请用图说话吧......有些孩子讲一个标高关系眉飞色舞,却不知道几笔勾勒瞬间明了的道理。

 

有方  在建筑生涯里,有没有对设计这件事情失望过?

 

胡慧峰  有,特别感慨自己曾经有过的和他人正在演绎的那些明显的过度设计。

 

过度设计有两层含义:一个是,很多建筑师在设计过程中会慢慢偏离项目的本意,建筑本体不要的东西他会去关心、做得很多。比如在一个小学项目里,你把小学生关注的空间、活动场所做好就行了,结果设计却在表皮构造、材料使用等层面拼命去表现,这是跑题。另一层含义是,将你个人的意愿、标签过度地贴到你自己(即使是你所代表的那个群体)不怎么使用的项目里。建筑本身可能是使用者满意就可以了,或者说建筑周边相关的群体希望它是一个放松的状态,结果你拼命地要把有些无中生有的或者个人意向、个人标签强贴到这个项目上去,以表达你这个建筑师具有的系列性、个体性,这也是过度的。对建筑师的这种自我发挥和自我意识,我会非常警惕并加以自律。

 

好建筑师需要很好地把握“度”。判断一个建筑的好坏,不是以它多么张扬、多么有个性去判断,我是要看这是一个什么建筑,委托者起初是什么样的出发点,然后你非常均衡或者创造性地把这个项目给表达好了,把它的原点问题解决得非常棒,那这就是一个好建筑。

 

有方  您认为什么会改变未来的建筑?又如何看待建筑学的未来?

 

胡慧峰  建筑是生活方式的呈现,因此,只有生活方式的改变才能改变未来的建筑。人类渐趋被异化的现象,和不断“观自在”的另一极端,是建筑学未来发展的两个方向。

 

异化主要是在未来科技的层面,包括超现实的、非人类的等等。今后可能会有我们想象不到的场景出现,建筑学也一定将面对这样的问题——很多情形必须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回应。另一方面,观自在,就是向内看自己的思想、观自己的行为;就是我相信反过来人还是个肉身的人,尤其是人与人相处中的交流,这些东西将永远存在,无论环境如何发展。“自在”的设计是一种超越“形”本身的设计,比如像隈研吾说的我要超越形体,超越建筑,“负建筑”。“负”不是相反的意思,而是超越,就是说山已经不是山,水也不是水,但是你心中有山,表现出来的是骨子里的东西。这一点,将来应该会发展得更极致。

 

于是有你想象不到的变化,也有不变的,建筑学可能向这两个方向发展着。

 

有方  如果不做建筑师,您的理想职业是什么?

 

胡慧峰  我想当个小学教师,教一门“综合课”,告诉孩子们,生活本身是一切思想的缘起。“综合课”是我曾跟我小学老师聊起过的一件事,希望小学里面开设这个,老师什么都可以教,可以跟孩子海阔天空地,从生活一直讲到科学、艺术。而现在每个老师都太专业了。

 

我和现在团队里的年轻人沟通也很多,会跟大家聊到的重要一点是,因为建筑师加班比较多,和自己的同事相处的时间可能远多于家人,所以我们提倡把同事当作亲人,什么都可以聊,什么样都能相处,把生活的每一天都过得更为“扎实”。

 

有方  当前面临的最大的困惑是什么?打算如何解决它?

 

胡慧峰  现在困惑的是如何用经验去建立反经验,简单说,就是千万不要随年龄的增长就按经验主义和套路去做设计,去对待人,乃至对待自己的未来。还是要回到本质去思考问题。

 

此外无他,继续好好活着,生活本身是最好的老师,因此也无太大的困惑。

 

杭州雅谷泉山庄酒店 摄影:赵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建筑师在做什么
有方专访
浙大院
胡慧峰
2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136****1141

11个月前

很想尊敬地叫声胡老师,家族建筑真的很有意义。

11个月前

采访刚听到的时候,真的很喜欢这个念头..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