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旅行基金获奖人手记03 ——江嘉玮:寰城八十

旅行基金获奖人手记03 ——江嘉玮:寰城八十
王箫 | 2015.09.16 18:26

▲法国南部考察,勒皮主教座堂回廊的柱头雕饰

 

“长时段、长线路的哥特旅行考察最大的益处是能够集中在一个区域看同一类主题的建筑,并且能够不断对比各种细节。区域性的哥特建筑之旅是理解哥特建造理性的最佳考察方式。”同济大学建筑历史与理论在读博士生、有方旅行基金获奖者之一江嘉玮的旅行主题是《法国哥特建筑之旅》。这是一次坦诚相见的拜访之旅,脚踏着南法的土地、手绘着细部的线条;身体经过的是教堂,却感知着静默的文化和历史。 

 

寰城八十

江嘉玮

7月20日清晨我飞抵巴黎,当日离开,从七月底北法的阴晴交错,来到中部的山雾缭绕。巴黎圣德尼(St.Denis)修院教堂里列代帝王的灵柩与半圆形后殿区的素色铺装尚且萦绕脑海,数小时后我即已抵达布尔日城(Bourges)主教座堂西立面的五开间门廊前。迎面门像柱与基座小连拱上的雕塑残缺甚多,残阳与晚风在身后,千年不变的落日之景。

一日之间,我从亚历山大·勒努瓦(Alexandre Lenoir)曾经竭力保护过文物的地方,来到了维欧莱(Viollet-le-Duc)17岁时跟从舅父首次离开巴黎远途考察的区域。那一年,1831,维蒂(Ludovic Vitet)就任历史建筑委员会总督导刚满一年,他或许尚未见过维欧莱,这位日后在《法兰西建筑类典》(Dictionnaire raisonné)中频频引用其考察报告的后生。而整整六百年前,在圣路易的统治下,随着王国版图扩张以及主教区力量上升,北方的哥特建造旨趣全面入侵法兰西的南部,尤为体现在每座大城市的主教座堂上。在第一程散布在皮卡迪(Picardie)、香槟阿登(Champagne-Ardenne)、勃艮第(Bourgogne)共三个大区的二十七城中,我关注这些教堂的结构与建造细节;第二程二十六城,关注家具与雕刻,集中在诺曼底(Normandie)、布列塔尼(Bretagne)、卢瓦尔河地区(Pays-de-la-Loire)和中央大区(Centre)。沿途城市,均遴选自《建筑类典》。

合上书,车厢依旧颠簸,法国国家铁路部(SNCF)的强大运力将我送往每一座城,这回已是第三次踏足这样的旅途。此行一路南北周转,在三条通往圣地亚哥(Santiago de Compostela)的朝圣路上来回穿行。这里曾经游散着中世纪的朝圣者,在勒皮(Le Puy)、克莱蒙城(Clermont)、利摩日城(Limoges)这些城市之间跋涉,但更多时候他们露宿乡间。勒皮城的道路满铺卵石,有些地方镶嵌着象征朝圣之路的贝壳,壳体撞击拄杖的声音,宛如天籁。

 

▲江嘉玮南法旅行线路

 

两年前,在诺曼底大区考察,从巴黎前往首府鲁昂(Rouen)之前,我先赶去一个叫做厄镇(Eu)的小地方。厄镇,除了教堂,还有维欧莱修复过的城堡,那是他封笔之作。维欧莱那一年写下雄浑的一句“让我们跨越芒什海峡,回溯坎特伯雷”,他心中必然清楚,被芒什海峡割开的大小布列塔尼,文明的渊源甚深,建筑师和艺匠的流动也很频繁。在法国西北部,沿着海岸,迪埃普(Dieppe)、费康(Fécamp)、巴约(Bayeux)、库唐斯(Coutance)、多勒(Dol-de-Bretagne)等城镇均处于这条交汇线上,涌现出有别于法兰西岛及塞纳河流域文明的诺曼底建筑艺术。当中,厄镇位于这条线的最东端,城内的教堂在这一批教堂里正好尺度居中。如今,当我写下这段回忆文字,鼻子里仍充溢着诺曼底潮湿的咸海风。

“烈日,我站在南横廊前。七级台阶,轻推开门,一声吱呀,侧身移入。三两祈祷者,淡淡花香。讲道坛上的绣球花与水仙,团簇的洁白,如满月,如星星。中指指尖触碰圣水盘里永不枯竭的圣泉,轻轻地在我划完十字架之际,盘中的涟漪便被理石的圆壁反弹回去,裂开映着尖拱的水面,颤抖,而复愈合。着地的右膝再度舒展,在前一刹低头,听见远处的海鸥。一切归于平静,尘世与天堂。那巍峨高耸的四分交叉拱,有着魔法的力量拉拽我的眼球向上,向上,越过中殿柱,越过大连拱,越过盲壁拱,直至被颀长彩绘玻璃窗的光芒刺中。我缓缓走进厄镇的教堂(La Collégiale Notre-Dame et Saint-Laurent d’Eu)。”

 

▲厄镇教堂的西立面及南横廊

 

咸海风的味道被中世纪的朝圣者携带着一路往南,顺带捎上的还有哥特艺术。脚踏在这几条朝圣道路上,转身北望,浩浩汤汤的朝圣人群跨越芒什海峡、跨越莱茵河涌来。从诺曼底到勃艮第,随后到奥弗涅(Auvergne),再到南边的朗格多克(Langueduc)。12世纪初,建筑艺术的品位从罗曼建筑的粗犷演进为一座哥特教堂中精湛的几何对位,装饰的趣味从柱头雕(chapiteaux à décors)移向彩绘高侧窗(vitrail)。中世纪法兰西人的艺术形式感在造型艺术上开始逼近某种极致的总体艺术(Gesamtkunstwerk),哥特开始整合起了罗曼四散的花穗。在努瓦永(Noyon),在苏瓦松(Soissons),在桑利斯(Senlis),在拉昂(Laon),在亚眠(Amiens),在博韦(Beauvais),最后在兰斯(Reims),迸发了盛期法兰西哥特建筑艺术的最雄壮之音,这源自一种建造的整体性。这种哥特建造旨趣从北一直往南,在南部即便没有改变原来罗曼教堂的平面布局和结构原则,至少大量地影响到了装饰细部。

六百年后,维欧莱及其同侪,一次一次地出巴黎,一次一次地南下。南方同样遍布修复工程,而修复的理念来自巴黎。保罗·阿巴迪(Paul Abadie)在昂古拉姆城(Angoulême)与佩里格城(Périgueux),维欧莱在克莱蒙城,拉絮斯(J.B.Lassus)在木兰城(Moulins)与南特城(Nantes),马莱·埃蒙(Mallay Aymon)在勒皮城与布里奥德城(Brioude),梅里美(Mérimée)造访过沙里蒂(Charité-sur-la-Loire)与圣萨文(Saint-Savin)并曾竭力挽救那里的古迹。

来到奥弗涅大区,我脚踏在法国的中央高原(Massif Central)上,流光溢彩的罗曼世界揭开面纱。勒皮主教座堂(Cathédrale du Puy)西立面以及回廊(cloître)的内立面上奏响的斑斓石头协奏曲,来自这片土地馈赠的特有黑白红三色宝石。这些火山黑熔岩(roche noire volcanique)、灰砂岩(grès clair)与红壤(terre cuite rouge)搭配出素雅中微醺的颜色,每至晨昏,与艳霞互谑。中央高原千万年前由于大陆板块间的活跃运动留下众多火山口,从自然景观延伸至最雄壮的人造物。这些伟岸罗曼教堂使用的火山凝灰岩(tuf volcanique)基本采自勒皮东边一个名为布拉沃吉的小城的阿尔可斯采石场(l’arkose de Blavozy)。挑夫的运载,工匠的雕琢打磨,再经由主教的祝圣礼,一块荒野之石最终成为神圣殿堂的一部分。滋养着它的是酿自这个地区的独特的醇厚精神美酒,是极致的罗曼造型艺术。

 

 ▲勒皮主教座堂西立面

 

 ▲勒皮主教座堂北回廊

 

往前走。7月29日,我一口气连看三城三殿,布里奥德的圣于连宗座圣殿(Basilique Saint-Julien de Brioude)、伊舒瓦赫的圣奥斯特曼教堂(l’église Saint-Austremoine d’Issoire)、克莱蒙城的波荷圣母院(Notre-Dame du Port)。晨昏之间,周转一百余公里,最浓郁的罗曼之风扑面而来。

 

 

▲一日三城三殿

 

在克莱蒙、利摩日以及南边一座名为纳波讷(Narbonne)的城市里,各有一座哥特主教座堂。维欧莱当年逐一考察过后,在缺乏史料佐证的情况下,仅从教堂尺度、平面布局、装饰细部便断定三者出于同一位建筑师之手。从罗曼教堂常见的尖脊拱顶(voûte d’arrêt)发展到哥特的尖拱(arc-ogival)与飞扶壁(arc-boutant),装饰构件与结构构件的协同度在提高。纵向上哥特教堂墙面的打开,得以为巨幅彩绘花窗创造出位置;而横剖面上其实在掏空内部空间,盲道(triforium)因此出现。中世纪哥特教堂的圣歌坛(chœur)其实围合得很严实,都只进行内部的仪轨,这个状况到后世才逐渐转向开放。

 

▲勒皮主教座堂·北回廊内的柱头雕饰

 

▲布里奥德的圣于连宗座圣殿·尖脊拱顶

 

继续往下走,我又经过了利穆赞大区(Limousin)、普埃多-夏朗特大区(Poito-Charentes)与阿基坦大区(Aquitaine)。每到一处,需要预留一部分时间在现场对比《建筑类典》中的图纸与实物。终于,当我站在维欧莱当年绘制速写的地方摁下快门,环视周遭,依旧1850年代的那般光景。眨眨眼,1250年前后,在圣路易的统治下,原生的哥特艺术风格连同托马斯·阿奎那的神学理性达到未抵顶峰前的璀璨。为此,我尝试进入维欧莱的世界,感受他的悲欢喜乐,理解他的观看方式,以第三者的身份理解这场横亘六百年的对话。

 

▲伊舒瓦赫的奥斯特曼教堂·南北横廊及半圆形后殿区外观

 

▲克莱蒙-费朗波荷圣母院·环廊处尖脊拱顶的水平投影

 

如此遍访八十城,在这个从陌生走向熟悉的国度。穿梭异乡的身躯,是沉重的轻盈。记忆是体内独有的基质,分泌自颅腔,流淌下去,却粘滞,让血液变得浑浊和迟钝,心率随之降低。而崇敬是唯一的行李,我赤身裸体地走,它悄无声息地渗出。

 

▲利摩日主教座堂·利摩日主教雷诺

 

▲普瓦提埃主教座堂:侧廊的内墙基

 

▲波尔多主教座堂·耶稣受难十字架

 

▲桑特的圣欧拓普教堂·地下墓穴的内景

 

其实身外的行李非常多,每一程,一路上购买的资料都是越积越沉,人也越来越累。8月13日傍晚,从南特(Nantes)坐上列车,我驶回巴黎,次日将飞回上海,第三程完满结束。车窗外,再没有中部缭绕的山雾,也没有海边水天一色的蓝,只有成片平坦的麦田和向日葵田。每一次出巴黎,再回巴黎,都经历这种景致的变化。倚着窗,再度打开书,思绪跟随那些平静中昂扬的文字飘荡。身旁,仿佛有一只手在拨动历史的琴弦,琴声幽幽,渺渺过往。

1836年3月19日,22岁的维欧莱坐在即将离开马赛驶往那不勒斯的轮船舷窗旁,伴着出发的汽笛,写下了这么一句话:“我试图麻醉自己,但终究我还是非常伤感。得开始画了,只有工作让我舒坦些。”(Je cherche à m’étourdir mais au fond je suis triste , le moral est affecté. Il faudra bien des dessins, bien des travaux pour me remettre à flot.)离开故土时的眷恋与焦虑,即将朝觐另一个绚烂的文明前掺满忧伤的憧憬,以及对无上理性的狂热,均一一刻进这青年人的体内,一生未曾消散。

顺以此文悼维公辞世一百三十六年。

 

有方旅行基金

2015年有方通过设立旅行基金来帮助富有创造性和思考能力的青年建筑学子们。三位获奖者赵婧贤、王轶、江嘉玮自主设计行程主题与考察路线,追随各自心中的希冀踏上了前往西班牙、日本、法国的路程。

有方还将为三位获奖者举行旅行成果分享会、展览等活动,通过图片、影像、文字等不同形式去呈现他们起初的设想与现场所看所感发生的思想碰撞,那是关于建筑与空间的跨时空对话,也是行走的力量。

 

 

图片提供

江嘉玮

 

速写

江嘉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哥特建筑
旅行
法国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