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建筑的书写之道——日本建筑中的真·行·草

建筑的书写之道——日本建筑中的真·行·草
作者:郦文曦、范舟 | 编辑:崔婧 | 2019.06.28 12:17

2019年初,东京国立博物馆平成馆举办了“颜真卿:超越王羲之的名笔”展览,在中日两国引起不小的关注。日本对书道充满热情,真(楷书)、行(行书)、草(草书)的三种书写风格更是融入了日本民族的审美,成为包括建筑在内诸艺术形式的三类美学范式,演化为对表现形态、空间层次或是自由程度的表达语汇。楷书是原本形态的正书体,属“真”型;草书是将正书体简化后的略书体,属“草”型;行书则是介于正书体与略书体之间,属“行”型。

 

 

真·行·草以前

 

日本最早期的代表性居住形式可分为两种——绳文时代的“竖穴式”住所与弥生时代的“干栏式”(日文写作“高床式”)住所。

 

北自北海道,南至九州,日本各地均发现了很多竖穴式居住遗迹。这种住宅从地面垂直下挖而成,故称“竖穴”。日本的竖穴很浅,较深的也不过1米。竖穴的直径一般为5-6米,很少超过10米。柱子采用挖土立柱的方法,因此在地面上都留有柱穴的痕迹。柱子并不沿墙设置,而是离开外墙向内移进一定的距离。

 

绝大多数竖穴内部都有4根柱子。在所发掘的竖穴遗迹中,柱距大约都是3-4米,这样的跨度对于当时的技术水平来说,恐怕算是最大的了。有些小型竖穴索性不用柱子,或是只在跨中处设一两根;当然,有些大型竖穴中也有多至五六根柱子的。

 

登吕竖穴遗址
登吕竖穴遗址的结构复原
登吕竖穴遗址的建筑复原

竖穴式住所的围护结构通常由茅草屋顶与土墙构成,光线阴暗,且屋顶直接覆于土地表面,环境潮湿。至弥生时代,日本水稻农业发展,一年一次的水稻收成促使储存功能出现,日本的先民们开始了定居与贮藏的习惯,加之防湿、防虫、防暑的需求,从中国长江流域传来的“干栏式”住宅逐渐形成。 

 

与防寒为先的竖穴式住所相反,干栏式住所以防水为先。为了使人可在洪水来时快速逃离,建筑必须考虑将地板抬高,让墙壁透风。由于需求的分化,干栏式住所的建筑空间也相应地出现了贮藏、祭祀、居住等区域的分化。同时,生产力的发展带来了阶级的分化,干栏式建筑满足了上层阶级居高临下的视野需求,显示着权力与财富。

 

相传赞岐国出土铜铎中描绘的干栏式建筑(1世纪后半期)
伊势神宫内宫,左为正殿,右为东宝殿

于是,干栏式住所一方面发展出超越人类社会的祭祀建筑——神社,另一方面成为权力者的住宅原型,发展出后世贵族住宅——寝殿造与书院造。

 

竖穴式与干栏式建筑虽然产生得很早,却就此奠定了日本建筑的两种源头。前者成为民居的原型,其“土间”依然是日本民居中极具特点的空间存在;后者形成贵族住宅与神社,更是贯穿了日本传统建筑的整个脉络流向。及至当代建筑,建筑家们也始终认为,竖穴式与干栏式建筑谱系潜藏在日本建筑的发展中。他们将现代建筑中的朴实的民居风格称为“红派”,代表人物如善于以建筑唤起人肉体感受、建筑颇有绳文时代风格的藤森照信;又将典雅的贵族风格归为“白派”,代表人物如“新弥生派”的隈研吾。

 

 

“真”——书院造

 

平安时代(794-1192年),日本的贵族住在“寝殿造”中。现存的寝殿造建筑已经无处可寻,根据文献等考证,寝殿造以一町(40丈)四方的占地面积为基础,即120米边长的四方地块(编者注:以日本计算方式,1丈约等于3.03米)。其中有寝殿、对屋等干栏式建筑群及连廊,也有前庭与水池等庭园景观,再以土墙包围四周。1842年,日本最早的住宅史概说《家屋杂考》中绘有寝殿造的图纸,可供参考。书中指出寝殿造是“一家一构之内”(一家一構の内),即一个家族围在一个寝殿造范围之内,其中包括建筑与庭园。

 

沢田名垂《家屋杂考》中寝殿造之图

天皇与贵族居住的寝殿造经历镰仓时代(1185-1333年)与南北朝时代(1336-1392年),在室町时代(1336-1573年)的后半期发展成为“书院造”。 

 

镰仓时代是武士执政的时代,他们的住宅基于寝殿造的形制,其不同之处在于寝殿造为了满足贵族的礼仪、游宴的需求,更加注重建筑之美;而武士住宅必须适应武士日常的生活,更为实用。寝殿造的内部是“大通铺”,冬天寒冷,且没有私密性。

 

为了防寒与保证私密性,原先的寝殿造在一些方面得到改良,逐渐形成书院造:

1)蔀户发展为舞良户和障子,产生分割的房间,推拉门得到空前发展;

2)柱子从圆柱发展为方柱,以便安装推拉门等;

3)建筑采用满铺榻榻米;

4)由于分割的房间出现,天花吊顶应运而生;

5)出现特定的房间样式,主要的会客房间中出现“床之间”“付书院”“違棚”等装饰性空间。这种空间受到禅宗的影响,由禅房的样式演化而来。

 

书院造之例:旧岩崎久弥邸(1896年) 左起:“付书院”(凸窗)“床”(高出地面之处)“違棚”(展示架)

书院造也具有一定的规制,其典型平面形式在江户幕府大栋梁世家的平内家秘传书《匠明》有载。初期的书院造受到禅宗的影响,装饰并不多。随着领主们权势与威严的彰显,书院造走向奢华,最早的例子可数织田信长在歧阜城和安土城内建造的住宅,遗留至今的实例只有京都二条城内的二之丸殿舍(1639年)。

 

《匠明》中记载的书院造平面布置图
书院造极高成就:二条城 图为二条城大广间内部

书院造在桃山时代(1573-1603年)的豪华延续至了江户幕府时代(1603-1868年),加之工商业发展,庶民文化抬头,工商界层的住宅开始效仿甚至超越了武士住宅的豪华程度,书院造的规制与装饰在百姓中流行。

 

但是,江户时期大火接连不断,统治者更是以“成由勤俭,败由奢”的儒家理念来实行统治,以维护封建等级秩序的稳定。宽永年间(1624-1643年),幕府颁布《德川禁令考》,其中规定“在造屋方面,近年末流无名小辈之族的房屋亦过分奢侈,甚为华丽。自今以后,必须根据各自身份的高低、遵循身份规矩,建造相应的房屋”;元禄年间(1688-1703年),幕府又发布告,曰:“今后,营建邸宅时,不仅外观上要保持简朴,住宅内外都不得乱施奢华。” 

 

如此,书院造已经不再是只属于统治阶级的专享建筑类型,拥有“床之间”“付书院”“違棚”等建筑空间的主客厅逐渐定型,并且使用到了商人住宅、甚至是农民住宅之中。

 

至此,今日常见的和式住宅平面和装修风格已经形成,延续至今的和式住宅的设计意匠亦已确立,其主要特征包括:

1)平面的通融性;

2)庭园和住宅密切结合;

3)材料之美;

4)实用之美;

5)质朴清纯的艺术趣味;

6)规格化。 

 

日本住宅的基本原型与美学范式形成于书院造,此为“真”。

 

 

“草”——草庵茶室

 

格式规整的“书院造”有如书道之楷书,旁逸斜出又简单自由的“草庵茶室”则如草书。

 

日本的茶道源于中国,镰仓时代由禅僧荣西将茶种带回日本,播种于京都栂尾高山寺。经历了充满欲望与游宴之风的“斗茶”与“淋汗茶会”的历史插曲,日本茶道终于在室町时代发展出“侘茶”文化。

 

日本最古老的茶道秘笈《山上宗二记》(1589年)有言:“茶汤依自禅宗,僧行专也,珠光、绍鸥,皆禅宗也”。茶道发轫于村田珠光,发展于武野绍鸥,集大成于千利休。追求简练朴素、冷枯孤寂的侘寂茶道由此而生。 

 

村田珠光改造了当时的茶室,将草庵四畳半大小(编者注:畳,榻榻米量词。1畳为1.62平方米。)的房间规定为真正的茶室,而武野绍鸥则将日本和歌、连歌的意境带入茶道。

 

依据《山上宗二记》的记录,绍鸥的茶室为四畳半大小,附有茶庭;茶室内的“床之间”宽一畳;底边的装饰横木条“床框”不上厚漆,留下木纹;“鸭居”(上槛)较低,角柱使用桧木,内壁采用“张付壁”(墙壁贴纸);茶室入口朝北,光线稳定,并在入口前方铺设横排竹条编成的踏板“箕子缘”。武野绍鸥的四畳半茶室,受到千利休等人的瞩目,被效仿建造。 

 

千利休是绍鸥的弟子,他以绍鸥的四畳半为基础建造茶室,其茶室作品“待庵”也将茶室建筑“草体化”推向高潮。

 

妙喜庵  图片出处:水間徹雄・建築巡礼の旅

待庵兴建于室町时代,是妙喜庵中书院的附属茶室,朝南,屋顶为妻切造。利休用自然朴素的材料与方式进行茶室的意匠设计,例如采用不加修饰或涂抹的土墙,柿板铺设的屋顶,竹质的天花吊顶与连子窗等。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躙口”的设计。躙口即日本茶室的小入口,客人需要弯腰曲背方能勉强进入。

 

待庵的建造特点如下:

1)合适的材料;

2)旧材料的再利用;

3)粗陋搭建;

4)现场设计;

5)偏爱土和竹等。

 

待庵外观
待庵内部 床之间、点前座、隅炉
待庵平面配置图

利休在待庵中将珠光与绍鸥的四畳半空间进行了压缩,形成了更为极致的二畳空间。高度的紧张感直逼人的精神领域,原始粗鄙的草庵空间使心灵自由流动。

 

书院造的美或许来源于垂直与水平的秩序,来源于线包围平面的秩序,然而不论是构造、技术、平面或是其他,书院造中能够所取得的东西都在待庵中消失了。 

 

尽管千利休曾经作为丰臣秀吉的茶道顾问,无限接近于权力的中心,然而就在丰臣秀吉向着“黄金茶室”的方向一去不返时,千利休在草庵茶室中寻得了权力之外的精神解放。 

 

 

“行”——数寄屋造

 

如果说形制分明的书院造是“真”,自由简明的草庵茶室是“草”,那么将形制与日常性相结合的“数寄屋造”就是“行”了。

 

何为“数寄”?其最初被用在文艺方面,指代如和歌、连歌、汉诗文、管弦这一类风雅之事以及其中包含的审美倾向,进行这些风雅之事的场所则被称为“数寄屋”。尔后茶道兴盛,尤其是珠光、绍鸥、利休等人发展出来的“侘茶”美学与数寄美学一致,数寄屋的概念也逐渐与茶室相重合,以至后世在很多情况下,将数寄屋等同于茶室。

 

千利休的待庵造就了极小的封闭空间,而千利休的学生古田织部、小堀远洲则向着另一个方向发展。他们缓和了千利休的侘茶性格,在书院造中延展出相对开放的茶道空间。

 

古田织部使用的“锁之间”是数寄屋造形成的关键。在此之前,书院造中也有茶室,或者说数寄屋,但是仅为单独一间。古田织部在茶室之外发展出锁之间,其内部设置付书院以及略高于地面的上段空间,也设有地炉。客人们先在茶室中享用浓茶,再前往锁之间冲泡薄茶。

 

于是,原本封闭于同一空间的茶事行为被扩散于更加开放的空间,不仅仅茶室需要有相应的装饰,锁之间以及两个房间之间的过程空间也成为客人整体体验的一部分。侘寂茶室的审美逐渐蔓延至整个书院造,发展出数寄屋造,茶室与书院造在功能与视觉上产生了衔接。桂离宫与修学院离宫便是其代表。

 

小堀远洲伏见奉行屋敷锁之间
桂离宫新御殿桂棚
桂离宫室外(作者自摄)
桂离宫室内(作者自摄)

在日本传统住宅发展中,“极大”的书院造形成之后出现了与之对抗的“极小”的茶室,其后书院造中又渗透了茶室(数寄屋)的美学,向着数寄屋造的方向转变。

 

若书院造为“正”,茶室为“反”,正反相抗则为数寄屋造之“合”。

 

 

作为美学范式的真·行·草

 

就宏观的建筑类型而言,日本的传统建筑可以真、行、草来分类,而就微观层面,许多建筑要素亦可以真、行、草观之,如石道、铺地、台阶,又如茶庭(露地)中的飞石,或更加细致的茶道使用的茶勺等等。

 

石道之真·行·草
台阶之真·行·草
茶道所用茶勺之真·行·草 无节(真)、元节(行)、中节(草)

日本进入中世以后,源于书道的真·行·草之理念被各艺道广泛地吸收与继承。松尾芭蕉曾言,俳句虽“百变百化”却始终不离“真行草”三体。其他诸艺道或皆如此,其理念大约可归于以下四个方面:

1)作为艺道训练阶梯论的真行草;

2)作为形态论或风姿风体论的真行草;

3)作为场所适合论的真行草;

4)作为历史性变迁论的真行草。

 

总体而言,“真”之书院造、“草”之草庵茶室、“行”之数寄屋造主要涉及第二点与第四点。作为三类建筑形态,它们平行地分属于三类美学范式;从历时性流变过程来看,其三者亦存在先后演变之关系。

 

书道给日本带来的影响,或许是一种带有自我阐释意味的美学范式。

 

 

参考文献

藤森照信『藤森照信の茶室学—日本の極小空間の謎—』六耀社2012

太田博太郎『日本建築史序説』彰国社2009

宫原盛彦『日本建築空間史—中心と奥—』鹿島出版社2016

磯崎新『日本建築思想史』太田出版2015

桐浴邦夫『近代の茶室と数寄屋—茶の湯空間の伝承と展開—』淡交社2004

中村昌生『茶道聚錦7 座敷と露地(一) 茶座敷の歴史』小学館1984

枡野俊明『日本庭園の心得—基礎知識から計画·管理·改修まで—』国際花と緑の博覧会記念協会2003

桐浴邦夫著,《日式茶室设计:饱览茶道文化知识、茶室珍贵史料,领略名茶室的空间配置奥义》,林书娴译,台北市:易博士文化,城邦文化出版:家庭传媒城邦分公司发行,2018年。

 

(本文图片除标明自摄之外,均来自上述参考文献)

 

 

作者简介

郦文曦,早稻田大学建筑空间论博士 ,里建筑事务所主持建筑师 ,日本建筑学会正会员。

范舟,早稻田大学/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

 


 

版权声明:本文由郦文曦、范舟授权有方发布,欢迎转发,禁止以有方编辑版本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日本
日本建筑
深度
真行草
美学
范舟
茶室
郦文曦
1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159****1082

5个月前

日本传统建筑类型涵盖广泛,而被日本现代建筑师认可的所谓“纯正”的日本传统建筑仅限于神社、住宅(权贵住宅)和茶室三种,在总结“Japan-ness”日本性时还将其中受到中国传统建筑的影响排除在外,这种主观“过滤”后的日本传统建筑特质正是日本现代建筑特质的形成基石。郦兄将这些特质与书道作比,论其气质相通,视角独到,令人耳目一新。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