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震撼&无感 | 9位建筑“大咖”谈安藤忠雄“头大佛”

震撼&无感 | 9位建筑“大咖”谈安藤忠雄“头大佛”
李菁琳、高天霞 | 2016.10.13 17:14

an07

 

近期,安藤忠雄的新作“佛大头”成为了微信热点,懂建筑的不懂建筑的都在刷屏。奇怪的是,大家评价分成两个极端,有的表示“无比震撼”,也有人表示“俗不可耐”。

我们还是先来回顾一下作品本身。“佛大头”项目其实叫作“头大佛”,位于日本北海道的真驹内泷野陵园内。陵园的主人想以大佛为中心,将其改建成为北海道地标性建筑。安藤忠雄给出的办法是在佛像的周围隆起山丘,将其除了头顶之外的地方都藏起来,并在山坡上种满薰衣草。

 

an01

 

“埋起来了,反而显出大小。”安藤说。

越过薰衣草花田看向佛像,只能看到一个头顶。沿着佛头的方向踏上参拜之旅,先要经过一个水池,到达用混凝土建造而成的地下通道,长达40米的通道尽头才是佛像本尊。安藤忠雄通过设计曲折水路,幽深地道等空间,营造出一种参拜的仪式感。

 

an02

an04

an05

an06

 

看完作品简介,再看看自四川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的余斡寒老师,“自费”给这个项目做的“模型”。

 

an08
材料准备
an09
最终效果

到底怎么评价这个作品?有方从北京、上海、深圳等地,找了9位专业人士(涵盖建筑师、建筑学者、甲方、评论家等)对这一建筑进行评价和解读,他们是怎么看的?

 

 

没看懂观点的

周榕(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

偈曰:万神庙顶暂出头,半百风流一梦收。如许方观真世界,也无欢喜也无愁。

 

 

觉得震撼的

张路峰(中国科学院大学建筑研究与设计中心教授):

我被震撼到了。一般人想不出这种生猛招数,只有像安藤这种拳击手出身的建筑师才敢于突破禁忌、超越传统。我不太喜欢安藤近期的方案,但喜欢这个。

 

方振宁(ADA研究中心策展与评论研究所主持人):

这是一个非常棒的方案,第一眼就被震撼到了。因为现代没有这么处理过,古代有类似的,但也不一样。这个建筑虽然不是那么雄伟,但很独特,而且有传承,他肯定研究过中国的佛教石窟或建筑,安藤不仅是在学习日本的文化的精华,也在吸收中国的,他的眼光是亚洲的甚至是世界的。

 

 

觉得无感的

骏阳(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无感,对伪纪念性建筑没兴趣。

 

柳亦春(大舍主持建筑师):

无感。第一次在日本杂志上看到并没有注意到是安藤设计的,觉得内部气氛有点诡异。不过用景观的方式把巨大的佛像藏起来,对自然环境而言还是好的。

 

贺承军(前建筑评论家,现甲方):

理解一座建筑,经典路径之一是就是拟人化,但毕竟建筑是物,不是人,也不是动物,它具象化为人(或神)与动物,是对所用材料的亵渎,对空间的非善意扭曲。所以,建筑呈具象形态,它的空间审美就大打折扣。至于这座建筑从建造方式来说,先建佛头及其基座,再覆土为丘,是埃及法老式营造,为专制一人的营造式应用于为众人,不能说是创新,而是大费周章的顽劣。

 

 

持中间意见的

张斌(致正事务所主持建筑师):

整体来说作为佛教主题建筑,还是不错的,里面还行,外面不好。外面不好不是美丑的问题,而是要不要漏出来,要怎么漏的问题。

 

(建筑师):

这是一个墓园建筑,对一个像安藤这样步入暮年的人,对于死生的感觉恐怕已不是如壮年时只是在精神上的,而现在是在身体上已明确地感知到了的吧。我想这时设计墓园这样的建筑,想法自然很多不会为外人所知。其改造佛像的主要的空间手法(笼罩的掩埋圆顶,半露),是典型的安藤式的,他最特征的方式,这一次同样是有水准的。个人认为整体空间中的引导空间啰嗦俗套,一味凄苦。

 

(建筑学者、建筑师):

这应该是安藤最近最好的一个房子,非常封闭,非日常,这类建筑是安藤的菜,围起来造世界,逃离城市,这和伊东丰雄、坂本一成就非常不同。灵堂、教堂、佛堂这类东西,安藤处理还是不错的,这个大佛安放的方式,确实也不错。但对安藤的房子,一直没太有感觉。

不知看完安藤新作“头大佛”的你,又有怎样的见解呢?

 

an03

 

 

微信公众号留言

励懿:

这座佛像是很早以前造出来的,类似于国内的一些伪景区!很长时间吸引不了游客。安藤接手处理了整个景区的规划!才有这样一个项目!大家千万不要理解成安藤设计了这个大佛!而是安藤考虑了一个拯救大佛的方法!

 

左:

觉得很好笑,不是安藤,而是那些讥讽他没有系统学过建筑学的人,安藤的巨大贡献来自于可能性,来自于在规律之中突破规则,让人觉得哦,原来还可以这样搞,如果理解不了这种冲突带来的破坏性的新形式的美,而是拼命纠结是不是违反规则是不是有瑕疵,这是抓不住重点,学得再好,也不过是玩一些前人玩剩下的东西,这是比较低级狭隘的思维方式

 

宿利群:

通过建筑师的留言,能看出来他们的艺术水准。对此不做评价,我只想说安藤忠雄。安藤忠雄的出现和存在又一次证明了,建筑师就应该是艺术家,建筑师一定要有艺术家的思想、艺术家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要有大世界的理念,并认识自我的存在价值。

 

爱斯基摩人的鼻子:

逝者,在佛抚慰的目光下安然入睡,这样哲理化的空间场景,在国内的墓园实例中恐怕难以企及。为寂灭而设计是需要一颗悲悯之心的。虚无之中,故事已经与视觉的愉悦或者设计的技巧已经脱离了关联。想想看,倘若逝者躺在佛的屁股下面,好意思吗?

 

lq1126:

我认为最大的震撼是他敢于这样处理的态度,这个迟暮之年的大师,一生作品无数,早就功成名就,然而依然敢于去冒风险,而不是选择稳妥做法。资深建筑师们或成名建筑师们应该很难作这样的决定。我作为一个职业建筑师还是非常佩服的。

 

后知后觉:

我觉得挺有创意,不过露的处理不怎么好

 

Abraham:

动物园的笼中可以关百兽,可只有关在笼中的鸟,才会羡慕天空中自由飞翔的鹰隼。鼹鼠们从不会懂那种伟大与自由

 

高辉 GaoHuiDesign:

形式大于内容的伎俩不应该是一成熟的建筑师呈现的路数

 

马玉超:

我觉得这个头还是不露会好一些,站在佛像的角度,头是微向下颔首的,眼睛两侧是亮的,脖颈以下是暗的,如果是一个人的话会极不舒服,佛教里面不论是佛堂还是壁翕都没有类似的空间。与其这样倒不如让这个天窗再高一些,像是住宅建筑的中庭。在其下打坐,头顶天光,更显神圣,不过要注意天窗的大小和空间尺度。

 

Mandy:

安藤的建筑一直很宗教,这一次是东方佛像的静谧与法国薰衣草的浪漫相结合,很妙。

 

流光飞舞:

张爱玲说,爱上一个人会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  佛爱众生,也就把头低到了尘埃里~ 但,尘埃并不沾身,只透下光来。[微笑][玫瑰] 只是,虽然用北海道有名的薰衣草形成紫色花海是比较方便,但是如果能用彼岸花,形成火红花海,更为贴切~彼岸花,奈何桥畔,接引之花~[微笑]

 

lin:

看下面有人评论“安藤没系统学过建筑的弊处暴露无遗”的,还有十个人点赞。我想说,您真的了解安藤吗?您去过日本吗?看过安藤的建筑吗?跟他有过直接接触吗?如果都没有过而仅靠几张图片就贬低一位建筑师是否不妥,如果有,那您还能贬低安藤,我只能认为你专业学的不怎么样了。安藤对空间的理解和处理是很深的。

 

Atlantis:

它是墓园的中心,大佛脑后的光环仿佛是灵魂的归宿。朴素的佛像脸上无喜无忧,已洞悉生死祸福。祈祷的时候圆形空间内必有回响吧~下面的空间压抑混沌,顺着如莲花瓣般的折线混凝土弯墙汇聚到佛头顶端越发明亮;纯粹、肃穆。外面有点看不懂......像一尊佛的坟茔,形状让人联想起坐缸~

 

赵东山:

转一下去过现场的马岩松的评论:我去过,震撼谈不到,在内部暗处,确实有佛祖普照天下之感;但自外部远观,露半个头,有点滑稽。项目周围都是墓地,还有一些假的巨石阵,这个佛原来就在,比较突兀,外藏内普照是好办法,可是露半个头有点怪,远看像被困住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文中除注明图片外,其他图片来自网络,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头大佛
安藤忠雄
项目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新手

3星期前

陵园放佛像,第一想法是上西天,埋地下是下地狱(地藏菩萨)?当然日本可能佛教和中国不一样,不了解(只是第一想法而已)。仅从建筑的经济、实用、坚固、美观来讲,更偏好全埋地下,陵园周边环境平坦(相对佛像的体量而言)。全露显突兀,半露县压抑(尤其是只露个头)从外面看心理很难受,从下面看当然没有。所以更偏好不露,给人以神秘感和平静,毕竟是陵园,不喜欢突兀。新手愚见,大师作品还是很喜欢的。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