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string(2) "on"

也许只有库哈斯的作品成为“文物”才能逃过一劫

也许只有库哈斯的作品成为“文物”才能逃过一劫
张远博 | 2016.04.22 15:13

 

编者按

今年的世界遗产大会召开日近,柯布、赖特建筑是否能够进入名录再次引发关注。近日,微博上F伯爵发布的一篇关于库哈斯海牙舞蹈剧院被拆一事的长微博,使得本无波澜的现代建筑遗产议题迅速引发关注。有方特邀F伯爵就此事引发的现代建筑遗产问题撰写短文,同时也采访了研究城市遗产保护规划理论与方法的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松,希望他们的观点可以引发更多讨论:“现代建筑遗产”究竟如何界定?柯布作品申遗屡次受拒,库哈斯作品被拆除,现代建筑遗产应该如何保护?

 

 

“也许只有你的作品成为‘文物’才能逃过一劫?”(整理编辑自F伯爵4月20日发布长微博)

 

荷兰海牙舞蹈剧院真的算老库的开山之作,也被库哈斯选进经典名著《S,M,L,XL》重点介绍,而介绍的头一页用了这个标题:Cadavre Exquis(精致的尸体)。如今再看,不无讽刺意味,现代建筑建成后就像个精致的尸体,土地的延展性和可能性都消失了,库哈斯曾经说过:

 

Where there’s nothing, everything is possible.

Where there is architecture, nothing is possible.

 

现在好了,人家海牙政府要把它拆成 possible 了……不过还是要为老库几十年前的预言和坦诚点赞!

 

《S,M,L,XL》内页 - Cadavre Exquis

当然,当时库哈斯用这个标题并非此意,Cadavre Exquis(英文:Exquisite corpse),是20世纪初期的一种超现实主义游戏:一伙人每个人负责一个句子的主谓宾,但是不知道各自写的是什么,假如有人写的定语是“精致的“,有人写了主语“尸体”,有人写了个谓语“喝酒”,最后的句子就是:The exquisite corpse shall drink the new wine.

 

艺术家发现这种语言游戏极具超现实主义特点,库哈斯用 Cadavre Exquis 来指代这种未知的拼贴效果:建筑的元素结构就像游戏里的主谓宾结构是不变的,而“主谓宾”各元素的形式却是未知的拼凑,我们可以在库哈斯这件作品里很深的体会到这点。

 

既然政府决心要拆,库哈斯做起两手准备:一边抗议,一边做重建方案。

 

 

2010年,甲方决定搞国际竞赛!

库哈斯仍然两手准备,一边抗议,一边参加投标。

 

2010年库哈斯投标方案

怎么样,方案是不是还是有点 Cadavre Exquis。虽然形式完整了,但是拼贴的感觉还是很强,老库甚至提议:建设的时候,原建筑可以拆一半,另一半先用着,等这半建设好了再拆剩下的……可怜的库哈斯到这时还想着怎么保护原来的作品。可能也正是因为瞻前顾后,库哈斯在设计中受到了很大的局限,方案并未中标。

 

接下来,库哈斯能做的就只能是接着抗议了……

 

竞赛最终中标是荷兰事务所 Neutelings Riedijk architects ,在装饰方面的特点是他们区别其它荷兰建筑师比较突出的地方,比起库哈斯为了回应建筑或者场地的历史,而在立面上运用一些装饰纹样、瓷砖图案,Neutelings Riedijk architects 的装饰更像是将手工业者传统引入。而他们的中标方案也是令人哗然,一个“俗透了”的菜篮子造型。

 

2010年 Neutelings Riedijk architects 中标方案模型

自该方案2010年中标后,无论民间还是其他技术团体对它的意见总是不断。这其中库哈斯本人也参与到争论中。

 

乌特勒支弗雷登伯格音乐中心与新方案的规模对比

反对者用赫曼·赫茨伯格设计的乌特勒支弗雷登伯格音乐中心的规模与新设计的规模比较,说明规模和成本投入过于庞大。但是政府决定重建的心并没有因此改变,反对声中,Neutelings Riedijk architects 几年间也对方案进行了多次修改。大小改了,方向改了,就是菜篮子造型没改……

 

Neutelings Riedijk architects 的“菜篮子”

库哈斯曾经描述20世纪诞生的现代主义是垃圾空间,没想到预言也能重复在自己身上。一边当着明星建筑师,一边自己的明星建筑被拆毁,可是仔细想想,“明星”就是要更替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现在每个政府都希望振兴城市,建筑就是请来站台的明星而已,海牙政府选择这样的一个方案也是淋漓尽致的体现了这一点,突破传统审美、话题性也许才是他们想要的……

 

我觉得,在整个过程中,库哈斯经历的打击应该不亚于扎哈在东京奥运体育馆方案被撤销时受到的打击,虽然如今口头上表示不意外。其实现代建筑早已进化为快速消费时代的产品,好像任何信息都成为快速消费产品,建筑作为实体信息也同样遭受波及,建筑师沦为秀场的工具——扎哈的体育馆作为成功的奥运宣传工具,用完弃之;荷兰国宝级建筑师库哈斯经典作品,说拆就拆。商业社会利益目的造就形式的图景,也许只有你的作品成为“文物”才能逃过一劫。

 

海牙舞蹈剧院拆除现场

“如果是业主决定拆除库哈斯的作品,加之这些建筑也还未列入任何法定保护名录,本地的历史保护组织可能也无能为力。”(受访人:张松 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现代建筑遗产是有清晰定位的,自1981年悉尼歌剧院申遗,如何评判和对待 20 世纪那些建成未满一百年,却有着非凡意义的当代建筑这一论题开始进入保护的视野。在这个背景下,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起草了“当代建筑评估指南”的工作文件,并于 1986 年向世界遗产委员会提交了“当代建筑申报世界遗产”的文件。

 

现代运动记录与保护组织(DOCOMOMO),1990 年在荷兰埃因霍温成立。至今,包括赖特、柯布、康、丹下健三等现代建筑大师的作品在内的 600 处现代建筑,都被 DOCOMOMO 列入了登录保护的清单。

 

今年的申请有突破的地方在于,以20世纪著名建筑师个人系列作品跨国联合申遗,尚属首例——10座赖特作品由美国申报;由阿根廷、比利时、法国、德国、瑞士、印度、日本7国联合申报的柯布作品。而根据世界文化遗产委员会规定,跨国联合申遗,不占本国家申遗指标(一国一年一项文化遗产)。有时候因为文化差异,有些文化遗产评判有一定困难,但相信这一次柯布作品的申请应该不会引发争议,成功的几率会很高。

 

非常遗憾,库哈斯的早期建筑海牙舞蹈剧院被拆除,我个人认为不应该拆除,虽然可能建筑在使用上产生了些许问题,但是该建筑还是有比较重要的意义。当然,这也不是首例被拆除的大师作品。比如赖特在日本设计的东京帝国饭店(Imperial Hotel of Tokyo)也于1967年拆除,于1976年异地保护重建了门厅部分;此前也传出谷口太郎设计的东京大仓酒店因为奥运会的召开,将被拆除的消息。

 

赖特1915年耗时6年设计建造的东京帝国饭店

与国内不同,国外的历史建筑非常重视尊重物业的产权,业主产权受到法律保护,业主有权决定土地的使用,而不受其他组织的干涉。所以,我推测,如果是业主决定拆除库哈斯的作品,加之这些建筑也还未列入任何法定保护名录,本地的历史保护组织可能也无能为力。

 

反观国内,知名建筑物的拆除有时也许受到更多的媒体舆论压力,2015年2月,位于上海南京路外滩风貌区的华东电力大楼传出要被改造为精品酒店,上海建筑界一时哗然,这座当年按照上海‘城市名片’规格设计的建筑,是上世纪80年代代表海派风格的杰出作品。在上海历史建筑保护界一众同仁的斡旋下,最终的改造方案确定为:内部修缮更新,主体建筑外立面基本不做改变。

 

诸如此类,为数众多的现代建筑逐渐都会与当下对于建筑的功能需求产生冲突,合理的改造更新是必要的,它们还是可以在保持历史记忆的同时,继续满足建筑的功能需求。国外许多工业遗产经过适当的改造更新,在功能、文化、经济、社区等多方面,焕发新的生机。国内目前对于新类型遗产的保护观念还略显陈旧,面对遗产往往不知所措,有时会陷入“不许动”的尴尬境地,这样也不利于业主积极申报列入保护并对历史建筑做必要的活化利用。

 

“如果库哈斯的这个剧院不是被拆,而是在一路准备申遗,大家又怎么看呢?”(F伯爵4月21日晚撰写)

 

“也许只有你的作品成为文物才能逃过一劫?”这一问,实则牵出的是现代建筑遗产的问题,准确一点说叫“现代主义建筑遗产”,“现代主义建筑 - 建筑遗产”这个词本身就存在一个时间悖论:多长时间之前的建筑才有资格成为“遗产”?说到时间,现代建筑又特有这样的属性: “时髦”和“过时”,而这么谈现代主义建筑遗产就会陷入到这几个词汇“时髦-过时-保护”形成的多重悖论中。

 

前几年纽约的美国民俗艺术博物馆(AFAM)传被拆,原建筑由 Tod Williams Billie Tsien Architects 设计,虽然可能称不上大师,但作品很经典。而且,原建筑2001年才建成的,当时也是获得了包括AIA奖在内的很多奖项,我那时在《世界建筑》杂志看到也是非常喜欢,但是由于旁边的另一家博物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更牛的一家博物馆要扩张收购其用地,最后请了迪勒来设计全新方案,并与 MoMA 连接……说到底,现在商业化的博物馆竞争和商场竞争并无本质差别,所以这个建成不到15年的优秀现代建筑被现代艺术博物馆拆掉,也够讽刺的。

 

美国民俗艺术博物馆(AFAM)

商业利益总是最后的赢家。说到这儿,想起万达集团一直想拆掉马德里的西班牙大厦重新开发,两年来一直受到当地阻挠,不过最近传言马德里政府已经妥协。而国内例子也比比皆是,比如张开济先生设计的一片北京的早期住区也传将被拆除,非著名建筑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有时候都开玩笑说,还用得设计耐久年限50年甚至100年的建筑么?持久性好像敌不过更替性了。再次引用这句老库的话:Where there’s nothing, everything is possible. Where there’s architecture, nothing is possible. 商业利益在一片(城市中的)空地上发现的可能(possible)始终更多一些,所以会时常清除现有建筑——只不过这次轮到了库哈斯自己,一位普利兹克奖得主在自己本土的代表作被拆除。

 

库哈斯在2010年(几乎是知道失去自己代表作并也失去亲手重新设计的机会的同时)举办了一个名叫“CRONOCAOS”的展览(2010年威尼斯双年展的展览项目),重点讲述了自己对“保护”的态度,展览中提到地球上约12%的土地都被各种组织保护起来,想必未来做新的项目会经常遇到与保不保护有关的问题,而展览里库哈斯也说到:“Our resignation is expressed in the flamboyant architecture of the market economy, which has its own built-in commercial expiration date.”我们的无奈是那些市场经济里漂亮建筑,它们都是有自己的商业有效期的。

 

现代主义建筑从诞生就是反对古典形制的约束,虽然柯布后来还想在人体尺度上寻找可遵循的模数并提出现代主义建筑的基本原则,其实后来也没多少人遵循这个原则,加之各种主义的出现。但是,广义理解,这些作品都是可以纳入“现代”来谈,也许就是从这一意义上说,现代主义建筑诞生的一刻起,就划分了“保护的时间线”,保护这个词就像是随着现代主义一起被发明出来的:现代主义之前的需要保护,现代主义之后的请尽情消费!从陆地老师的微博上看到柯布西耶、赖特这些现代主义大神们的一些经典建筑今年都在申遗的消息,结尾我想做个假设:如果库哈斯的这个剧院不是被拆,而是在一路准备申遗,大家又怎么看呢?

 

或许,所谓申遗也是一种商业属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文由F伯爵及受访人张松授权有方发表,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库哈斯
建筑遗产
资讯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