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精致的脱离:斯卡帕的节点

精致的脱离:斯卡帕的节点
作者:胡晓劼 |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19.08.21 11:03

在意大利建筑师卡洛·斯卡帕的设计中,节点,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它强势取代了平面,成为设计的主要内在推动因素。而这些节点,做法都不是轻易确定的......

 

下文为有方“那些伟大的名字:意大利人文主义建筑与艺术·第5期”旅行现场,由参团结构工程师胡晓劼撰写。一起走进意大利的夏天,走近斯卡帕的节点。

 

在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的设计中,节点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他的节点设计具有极强的穿透性,甚至可以说,整个空间的连贯铺开,是靠着一个个节点传递下去的。这些节点,或材料相同,或做法类似,或颜色搭配,或质感连贯,像接力赛一样,一棒棒将设计师的初心贯彻到终点。节点,强势取代了平面,成为设计的主要内在推动因素。翻阅草图,它们一张又一张的告诉研究者,节点做法不是轻易确定的,每一次材料的相交和转折,如果不选择适当的做法,最终成型的效果,便与整体空间产生难以觉察的嫌隙。虽然嫌隙不易察觉,但是当偏离轨道的决定一次次被累积,最终的效果则差之甚远。

 

1.

1963年,在位于威尼斯圣马可广场的东北方向,斯卡帕为圭里尼·斯坦帕利亚基金会大楼完成了修复和改造工程。

 

在原大楼入口的右侧,斯卡帕设计了一座样式轻盈的拱桥。形制朴素,材料简单,做工考究。拱桥所构建出的通道,与其左侧的水路入口,形成有趣的空间对望。为保证“贡多拉”的正常通过,并且同时满足进入大楼的最小门洞尺寸,拱桥的非对称做法(或者说更像是一个残缺的拱)很早便被确定下来,即:基金会大楼一侧的桥墩基础,明显低于另一侧的桥墩基础。这种实用的设计原则指导出的设计品,与威尼斯的水流产生了第一次对话,也因为其朴素又直接的作用,成为了基金会大楼和楼外广场之间的第一个重要的连接节点。通过此节点,所谓的“精致的脱离”,在修复完成的基金会大楼与广场之间诞生了。设计既传达出基金会大楼与威尼斯现状的亲密与共生,又暗示了楼宇作为个体的独立性态度。

 

斯坦帕里亚基金会外部拱桥与“贡多拉” ©李菁琳

让我们将眼光放到细节上。触摸拱桥的护栏,会即刻体验到威尼斯的工艺。截面呈椭圆形的木制栏杆横卧在一系列起支撑作用的异形金属连接板之上;在端部,工匠们小心翼翼的用一整块金属薄片将木材包裹住,包头的金属再与其他构件连接,经过几个典型的斯卡帕式节点,不同材料在一起组成了栏杆。

 

斯坦帕里亚基金会外部拱桥 ©胡晓劼

若是要体会更多的斯卡帕式设计,建议观众们不要错过基金会大楼的内部花园的水槽小品。不知是否与楼外的拱桥产生了巧合,水槽的布局也是非对称的。经过阿普安大理石构成的漫长水道,流水从高处经横卧于石材宽缝间的金属槽流出,优雅的下坠至螺旋元素的水槽中。清脆的撞击声反射在周围的绿植上,断断续续的回音就好像是从苏打水中冒出的气泡,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在太阳下爆裂。

 

斯坦帕里亚基金会花园水槽 ©胡晓劼

七月的威尼斯,矩形围合的花园中来人寥寥,潺潺流水与倾斜的日光回荡在草坪上和绿叶中,构成了意大利最好的日子。流水进入水槽,再顺着纹理绕上两圈,最后静默地消失在花坛下方。

 

斯坦帕里亚基金会花园水槽 ©胡晓劼

抬头四顾,流水元素遍布在整个花园中,这套系统不仅暗示了整体空间和威尼斯运河的某种关系,更加为花园增添了一抹伊斯兰风情。从地理和历史的角度追溯,威尼斯和东方文化的接触早在几百年前就开始了,延绵不绝直到今日。

 

斯坦帕里亚基金会花园 ©胡晓劼

 

2.

如果要推荐一个斯卡帕的作品为其代表作,那么位于意大利北部维罗纳的古堡博物馆或许将获得最多的提名。这也是一个旧建筑改造项目,其设计和施工周期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下旬始,一直持续至七十年代中期结束,中间偶有停滞。

 

在圭里尼·斯坦帕利亚基金会大楼改造中出现的种种“精致的脱离”的设计,在古堡博物馆项目中俯拾即是。从结构工程的角度研判,斯卡帕使用后加固的工程技法并不仅仅是为了解决实际工程问题,他更愿意展示这种饱含现代性的技术在建筑设计层面的美学功能。同时,为了避免“旧”与“新”在材料或者做法层面产生冲突,从而干扰到游览者的体验,他选择了大方展示每一个工程节点,来实现一种体验上的“缓冲”使后来的现代性技法在空间上对先前的历史痕迹做出足够谦卑的姿态。这种设计逻辑所导致的最终结果,就是斯卡帕式节点手法,为这座修复后的建筑提供了一个重生的舞台。

 

维罗纳古堡博物馆节点 ©胡晓劼

跟着人群步行进入城门,路过一片铺满淡黄色碎石的广场,就是古堡改造的主要区域了。自正门入,经过售票厅左转,便进入了首层展厅。头顶上是斯卡帕送给游览者的第一个属于工程领域的“精致的脱离”。在原始结构的下方,横卧一根钢梁,在后加钢梁的跨中竖起一个钢支点,承托住上方的原有结构。这条由不同型钢铆接组合而成的钢梁,两端坐在墙上。这样的后加固做法,将结构跨度减少为原来的一半,既有效保护了原始结构,又较大限度发挥了现代材料的特点。同时,这种“脱离”的美学效果,不仅使得新技术并没有在空间上遮挡住旧建筑的光芒,反而在一定程度上,暗示了整个建筑的结构体系,即框架结构体系。

 

一层画廊天花板 ©张婷

让我们先暂时忽略身边的其他节点,目光沿着钢梁所指引的方向不停前行,最后,我们将停止在一片质感饱满的木质屋檐之下。在观者眼前,从室内跨越到室外时,一根钢梁分解为两根钢梁,彼此平行向前。当两根钢梁进入城墙的范围后,它们的尽端被一个简单的钢支座有力的承托住。站在屋檐正下方抬头,可以肉眼看到斯卡帕对于这片屋面结构的处理。同样的,为了让新技术“客随主便”,最大限度的减小材料的截面,在垂直于钢梁方向,斯卡帕选择用木梁和钢拉索构成稳定的张悬梁体系。在坚固的木梁中部增设一个凸起的钢节点,拉结于木梁两头的钢拉索在钢节点处弯折绕过,再对钢拉索施加一定的拉力,便赋予此结构体系足够的刚度。从远处看,一根根钢拉索被消解在远方的背景之中,轻巧的设计完成了,新技术和旧建筑再一次“精致的脱离”。

 

维罗纳古堡博物馆钢梁尽头搁置 ©胡晓劼
远观屋面结构 ©李菁琳

 

3.

当我们回望建筑史,并不容易发现斯卡帕的身影和他留下的作品。他有一身本事,却性格腼腆,默默地站在柯布和赖特的身侧。

 

通过研究他遗留下来的手稿,追寻和采访那些曾经与他共事的匠人,我们得知他最喜欢做的,是和那个时代的意大利手工艺者紧密地生活、工作在一起。他习惯于在工厂里和工人讨论设计的多种可能性,旁观制作过程;回到设计室,他左右开弓,两只手各执一支笔,基于工程和工艺经验,若有所思的在草图上推演着节点和空间。经历了新艺术运动的洗礼,他对材质的敏锐把握,对节点有韵律的处理,最终促使他形成了属于自己的一套设计手法。

 

我们可以看到,在圣马可广场一角的奥利维蒂打字机的展厅中,有一个令人徘徊许久的大理石楼梯;在威尼托自由堡北面的布里昂墓地里,走道墙壁上有两个直击人心的相交的圆;在卡诺瓦石膏博物馆的室内屋顶的四角,分别有一个用钢材和玻璃冷静分割出来的角窗。这些空间中的极富穿透力的斯卡帕式节点设计,配合着其对材料和做法的精准把控,成为一首独特的交响乐。

 

奥利维蒂打字机展厅大理石楼梯 ©胡晓劼

布里昂墓地的双圆 ©胡晓劼

卡诺瓦石膏博物馆的四个角窗 ©胡晓劼

 

4.

当代的世界建筑,翻越过古典主义的高山,背诵着机械时代的宣言,穿过解构主义的森林,走进地域主义的胡同。从场地区域中寻找文化特色,归纳出一系列具象的代表性构成,再配合当地常用材料和有限的工艺手段,从空间到平面,再到立面,最后推算功能性数据,一个作品就诞生了。但在我国,对节点的深入探讨,似乎因为先进的材料和技术,“短、平、快”的过分要求和经济条件的相对落后,被人为地普遍忽略了。我们的大多数设计作品,在材料和做法的逻辑层面,与历史也脱离了。

 

行走在威尼斯,当我们因为某个空间、材料或者做法而谈及扎哈、霍尔、卒母托或者福斯特时,隔壁的威尼斯人会问你“他们是谁?”。当我们反过来询问威尼斯人,在当地或者意大利有哪些值得参观的作品时,威尼斯人会说:“斯卡帕你们知道吗?去看看他的作品吧。”

 

布里昂墓地一景 ©胡晓劼

本文由作者授权有方发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关键词:
意大利
斯卡帕
节点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