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建筑地图69 | 奥斯陆:峡湾之歌

建筑地图69 | 奥斯陆:峡湾之歌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0.04.09 10:31

奥斯陆,一个听起来就感觉到遥远的名字。

 

它是北欧四国中最古老也最高冷的都城,坐落在挪威东南奥斯陆峡湾北端山丘上;面对大海,背靠山峦,城市布局整齐。

 

即使深受同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瑞典与丹麦影响,挪威建筑依然试图定义出自己的样子。无论是结合本土民居形式的关怀,或是对建筑在自然状态中所作的反思;无论是Sverre Fehn,还是Snøhetta;从现代到当代,挪威建筑的峡湾之歌,会一直唱下去。

 

奥斯陆建筑漫游地图(编者绘)

 

 

 

01

斯坦纳森别墅

Villa Stenersen

Arne Korsmo, 1939

 

©ÅKE ESON LINDMAN

斯坦纳森别墅(Villa Stenersen)被认为是挪威现代主义建筑的代表之一。这栋私宅由建筑师Arne Korsmo于1937-1939年间为金融家、艺术爱好者洛夫·斯坦纳森(Rolf M. Stenersen)及其家人设计,采取了当时流行的国际现代主义风格,一层平面为钢琴形状,立面由嵌入普通窗户的玻璃块组成。与其他挪威富人别墅相比,这栋建筑的气质显然很不一样。

 

地下车库是弧形的,部分上了玻璃,两端各有一扇门,据说是为了让不擅长开车的斯坦纳森不用倒车就能离开车库。玻璃曲线在房子上一层也有回应,分割空间,并使底层结构更加突出。

 

自2014年以来,挪威国家艺术、建筑和设计博物馆一直在运营这座别墅,将室内恢复到原来的颜色、材料和细节。并开展活动和展览向公众展示这栋住宅及其所处时代的历史、艺术和建筑设计。

 

 

02

阿斯图·弗恩利当代艺术博物馆

Astrup Fearnley Museum of Modern Art

Renzo Piano, 2012

 

 

从峡湾抵达奥斯陆的渡轮和游轮乘客,将会受到海滨新落成的阿斯图·弗恩利当代艺术博物馆的欢迎。博物馆由意大利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伦佐·皮亚诺的工作室设计,来自海上的灵感比比皆是——玻璃屋顶在两个方向上都有轻微的弯曲,坐落在由白钢制成的船型“桅杆”上,木板条的外观就像游艇的甲板。板层屋顶内部向下倾斜至地面,为了保留一定的墙体空间,主层标高降低了半层。

 

皮亚诺将博物馆体量分成两部分,就像新运河两边的双体船框架:一边是用于临时主题展览的无柱大厅,另一边则放置永久性的收藏品。博物馆总面积为4200平方米,要从其中一边去往另一边,你得出去再回来。博物馆的形状像一个箭头,勾勒出城市和峡湾的景色。

 

 

03

奥斯陆市政厅

Oslo City Hall

Arnstein Arneberg, Magnus Poulsson 1950

 

 

奥斯陆市政厅坐落在奥斯陆市中心的海港区,面向奥斯陆峡湾(Oslofjorden),离古老的Akerhus城堡很近。靠城市一侧的马蹄形广场将建筑与城市空间联系起来,建筑主入口就在此面。两座塔楼分别高60余米,创造了一种挪威峡湾的意象,面向远处的奥斯陆峡湾,同时面向城市形成了纪念性。

 

建筑在形式上拒绝使用历史风格,并发展出自己的简约纪念性美学(pared-down monumental aesthetic)。建筑面积4560平方米,整座建筑由两座高耸的塔楼和敦实的裙房组成,呈“凹”字型。市政厅参照了斯德哥尔摩和哥本哈根市政厅,但又力求区别,试图找到一种挪威风格。红砖塔楼和墙面上的时钟源自北欧传统的市政建筑样式。外立面只有少量雕塑装饰,显得朴素沉稳。二、三层面向海湾的一面有大面积的落地窗,形成了特殊的水平向展开的礼仪空间。中央的和平大厅代表了挪威来之不易的自由与平等,以其为核心,一条流线串起了众多特别设计的大房间。

 

 

04

Gyldendal总部

Gyldendal Norsk Forlag

Sverre Fehn, 2008

 

 

在Sehesteds广场上,挪威的两大出版商面对面工作了几十年:Aschehoug自1911年以来一直占据着东侧,而Gyldendal的总部则在对面。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通过在广场占据先机,Gyldendal获得了一块从东到西贯穿整个街区的场地。为了理顺场地上的建筑,他们请来了挪威唯一一位普利兹克奖得主建筑师斯维勒·费恩(Sverre Fehn)。在100年历史的立面背后,改造任务是连接不同的建筑群,为员工提供更多的空间。大而连续的办公室取代了许多小房间。保护主义者要求重建不影响19世纪的立面。

 

混乱的内部空间被一个画廊环绕的大型光之中庭取代。它的体量横跨整个街区,允许主入口和铜门从Universitetsgata移到Aschehoug。五层中庭充满了来自网格屋顶的光芒,形成了轻质混凝土金字塔,其峰值在不同的角度截断,以提供自然的亮度。阳光落在一楼到三楼的混凝土阳台上,用橡木地板、天花板、栏杆和细木工带来的光线填充空间。

 

这个平静而合理的体量被混凝土半圆形的主楼梯和位于中部的“Danskehus”(丹麦住宅)打断。它的帕拉迪奥风格立面似乎与中庭有些不协调,其实这是Gyldendal在纪念建筑过去的历史,整个中庭的立面是模仿了Universitetsgata建筑庭院中的图书仓库。

 

 

05

Sentralen综合文化中心

Atelier Oslo + KIMA Arkitektur 2016改造

 

 

Sentralen综合文化中心由1899年的旧银行及与其毗邻的1900办公楼(建筑师是Henrik Nissen 和Ivar Cock)改造而来,负责改造设计的是奥斯陆当地事务所Atelier Oslo 与Kima Arkitektur。改造的目的是为文化工作者和社会创新者提供共同工作的场所。

 

两座建筑在最近几十年进行了几次翻新,但在重建过程的开始阶段,大量的历史碎片被清除掉了。受保护的立面、内部结构的变化以及向公众开放都会使建筑更具魅力,而由于最初两座建筑是独立的结构,因此在新改造进程中,连接空间变得非常重要。作为解决方案,一个新的入口建立了,一个新的电梯和一个精心设计的楼梯将两座建筑交织在一起。旧庭院覆盖上了新屋顶,创造了一个新的室内广场,成为使用者的焦点空间。

 

 

06

Exhibition Pavilion of National Museum – Architecture

Sverre Fehn, 2008

 

 

挪威建筑博物馆建于1830年,是挪威最早的帝国风格建筑之一。斯维勒·费恩在2008年完成了博物馆旁边一座增建的小展馆,他使用自然光线、天空以及基地附近的阿克斯胡斯城堡的墙体作为参考。从外部看,设计的主要动机是混凝土外墙和精致的玻璃凉亭间的对比。展馆内部呈方形,由四根大混凝土柱支撑着浅拱形混凝土天花板。它的结构是最基本的形式,甚至显得有些古朴。玻璃立面模糊了展馆内外环境,为立式玻璃元素设计的“过大”的不锈钢插座是典型的费恩手法——强调结构的连接。

 

 

07

奥斯陆歌剧院

Oslo Opera House

Snøhetta, 2008

 

 

Snøhetta设计的奥斯陆歌剧院(挪威国家歌剧及芭蕾舞剧院)为人们展现出一种诠释文化的全新方式。建筑之繁源于简,看似复杂的形式全部源于对建筑实用性的思考,这种实用性不止针对建筑本身,还包括建筑在城市中发挥的作用。剧院选择以匍匐的姿态融入城市,开放的屋顶,平台和门厅,使得每一位到访者都能在此领略城市公共生活的魅力。

 

它既是建筑,又是景观,同时还是城市艺术公共化的象征。无论你是否热衷于歌剧和芭蕾,在这里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空间。人们可以透过沿街的巨大的落地玻璃窗一睹剧院内的活动,也可以在通往滨水空间的路上走进咖啡店和礼品店,这些活动与体验完全融入整个建筑的设计当中,在创收的同时也能为人们提供开敞的公共环境。

 

 

08

条形码项目

Barcode Project

 

DNB headquarters by MVRDV
DNB by Dark Arkitekter

Wedge by A-Lab

坐落在歌剧院背后的“条形码项目”(Barcode Project)是近年来奥斯陆最引人瞩目的城市快速开发项目,这组建筑群也重新定义了奥斯陆的城市天际线。每一栋建筑都是欧洲知名建筑事务所的作品,它们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迷人的组合。由于建筑之间的间隙创造出的条形码印象,项目因此有了条形码这一可爱的昵称。

 

该片区内的每一栋建筑都在试验“高层建筑还可以怎么设计”的理念。无论是巨型楼梯还是类似3D版俄罗斯方块,都让人忍不住感叹建筑设计的创造力。

 

 

09

圣哈尔瓦德教堂和修道院

St Hallvards Kirke

Lund & Slaatto, 1966

 

 

教堂处于五座大型住宅高层建筑中间的山地之上,因其城市性而强调对外封闭,空间转向内部形成幽秘的氛围。建筑呈方形体量,边缘锋利,三面有窗,通过简单的线条和粗犷的砖石材料形成了相对平衡的纪念性与日常感。

 

建筑于1966年建成,受粗野主义的影响。与传统教堂常见的穹顶不同,该教堂的屋顶是一个巨大的倒挂的混凝土壳体,从而在中央神圣空间上方形成一个“倒穹顶”。根据教会的说法,向下的穹顶象征着上帝靠近他的造物,而不是回往天堂。

 

 

10

Mortensrud教堂

Mortensrud Kirke

Jensen & Skodvin, 2002

 

 

坐落在松树环绕的小山上,Mortensrud教堂有着细长的矩形平面和山墙屋顶。它由两部分组成:北面的教堂和南面的教区中心。教堂是典型的斯堪的纳维亚式自然建筑,树木和其他植被几乎保留在建筑的每一面墙上,给人以一种建筑由上而下生长、完全没有使用基地进行建设的错觉。然而,严格定义的矩形基地也创造了一个清晰的建筑与自然的划分。

 

教堂的主要结构由一个钢框架与板岩砖、玻璃墙构成,板岩墙与玻璃外立面之间构成狭窄通道。手工制作的浅灰色石板砖有光滑和粗糙两面——内墙光滑的一面朝里,而粗糙的一面从外面透过玻璃可以看到。这与易碎的玻璃和堆叠的石头形成对比。从中殿内部看,过滤的光线从裂缝中透进来,与界定空间的钢柱相比,显得柔美。教堂与景观融为一体,石板墙突出了景观的颜色,巨大的玻璃表面反射了周围的植被和天空的光线。

 

参考资料:

[1] Travel Guide: Oslo, Arcspace, 2018

[2] 地平线:北欧现代性之旅,有方,2019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空间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奥斯陆
建筑地图
挪威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