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大料建筑:够刺激,就是好房子 | 建筑新力量·北京

大料建筑:够刺激,就是好房子 | 建筑新力量·北京
编辑:原源 | 2020.08.21 12:04

 

这是一个不管看过多少遍,依然忍不住笑场的片子。用对谈人金秋野的话说,刘阳这位“胡同里长大,喜欢吃面条,其实挺内向腼腆但又要装不正经,还很依赖直觉、希望表达最本质最天真之物”的建筑师,总是“在谦虚到骄傲之间不停地震荡”。

 

这也是一期,真实得就像朋友间日常聊天的片子。没有理论,大料的建筑一贯相信“最好的设计语言,是表达内心最强烈的东西”。再用对谈人金秋野的话说,“我感觉你们都特别爱设计,这种爱让我甚至觉得,我在北京不太孤独”。

 

《建筑新力量·北京》第三期,走近大料建筑。

 

这一期太好玩儿,所以文字有些没收住,3500

但一定要看视频,才更能体会那来自胡同的神秘力量

 

 

00′01″

金秋野  据我所知,你虽然叫刘阳,但是并没有留过洋。建筑新力量·北京选择的另外三家事务所,主创虽然不叫Liu Yang,但都有留洋经历,是“出口转内销”。没有留过学,有没有自卑感?

 

刘阳  这问题一上来就给我吓一跳,咱们还从刚才那三个人说起。王硕他是去西洋,程艳春算东洋,李涵去澳大利亚、是南洋,那我就只能北洋了,是“北洋水师”。

 

金秋野  你这反应太快,打我措手不及,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笑)。

 

第一回合,胜

刘阳  你看,我们这地儿绝对是北洋对吧。我在胡同出生,小学、初中、高中基本上也都在胡同里边,大学(北建大)离胡同也没多远。所以对那种更市井的东西,因为熟悉,慢慢就会变成喜欢,耳濡目染就流露出来。

 

金秋野  所以最后把你的事务所依然选在了胡同里,是想一辈子保持这种原生的胡同气息?

 

刘阳  我挺希望的。我自己开业已经七八年了,总要找到一个自己独特的东西,然后这个特质还能是自己比较擅长的,能够把它做到更远、更长久。那么我有什么独特的?应该就是我的“北洋”了。

 

大料建筑新办公室:国子监胡同空间  摄影:孙海霆

 

03′06″

金秋野  你之前在非常建筑事务所工作过一段时间,做了好多小项目。而你现在的项目其实挺多的,这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当时的一些经验有没有带到今天来?

 

刘阳  其实我挺早就去了非常建筑。大三就在北大建筑学研究中心(注:由非常建筑创始人张永和于2000年主持创办)听课,每礼拜可能去两三次,然后大四开始在“非常”实习,毕业后就去工作了。2004—2008,在那待了大概四年。

 

我觉得张永和老师是个很理性的人,但也有特别感性的一面。可能有时感性的火花“哗”就冒出来了,是灵感一下喷发的状态。我的设计方法,基本上是在非常建筑的时期形成的。就是“怎么做设计”这个事,包括逻辑思维,以及如何物化。

 

在非常建筑期间的合影、午休

从“非常”出来以后,我又去了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待了四年:齐欣老师那。那段时间对我也特别重要。齐老师骨子里也是个特别理性的人,但他有艺术家浪漫的那种气质,可能跟家庭从小的熏陶有关系。那段时间也影响了我很多的工作习惯,甚至生活习惯,比如齐老师每天早上起来,先得弹段钢琴,然后再吃早点,慢慢悠悠的。他永远是不着急、不着慌的一个状态。

 

我从“非常”走的那天,找张老师聊天,然后张老师跟我说了一句话,我到现在记忆也非常深:他说“你要是喜欢这个事,就得一直坚持”。这应该算是对我的一个很重要的影响。然后现在回过头来想,齐老师给我的影响是什么呢?就是坚持是肯定要坚持的,但你一直得笑着坚持。这是齐老师给我的一种非常大的熏陶。

 

金秋野  也就是说张老师说你要受苦,齐老师说你要笑着受苦。苦中作乐。

 

在齐欣建筑时的合影

 

04′49″

金秋野  看你之前的访谈、你写的文章,真的是一点理论都没有。我觉得刘阳的最大特点就是完全不讲理论。这是怎么回事?是觉得说理论太拽了,还是天生对它不感兴趣?

 

刘阳  其实一方面,我属于那种你让我“说”,就露怯了的情况。可能一本理论书都没看过。第二点其实是,我觉得“设计理论”就是建筑师对建筑、对世界的理解,而这个事儿完全不一定非得搞得那么复杂、那么玄乎,你把理解说出来就行了。这理解可能是理性的,也可能是感性的,而我在感性那边会多一点。

 

每个人都不一样,可能有的看书会比较快,而我则比较容易接受、转化“刺激”。像我这个岁数吧,再去取长补短,这事就比较亏。可能更适合的是扬长避短,我得找到自己擅长的方法。

 

 

 

 

06′05″

金秋野  能不能说一下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空间?国子监胡同空间,这里你控制的、不控制的分别是什么?

 

刘阳  这房子是我对于胡同空间的缩影,或者说抽象。我对胡同的理解是,看起来乱,人、物、视觉、声音都处于一个非常混杂的状态,但当你真的在里边生活、真平静下来以后,胡同里还是一个很宁静的感觉。它是一种复杂的生命力,而不是某种让人看到的东西。

 

 

所以我是把胡同的这些气息通过几个层面,保留在这个项目中。比如整个房子的空间布局,包括私搭乱建,我都完全保留;房子拆下来的一百多年的老砖和私搭乱建的红砖,都直接重砌,然后收了老木头、老梁这些东西;包括我故意做的这种混凝土结构,既不是抬梁又不是穿斗,从职业建筑师的角度是有点随意,但我觉得这恰是胡同里生命力的体现。

 

怎么把这么多东西变成宁静、和谐的,就是建筑师要控制、要使劲的地方。我是通过结构的力的传递,产生一种特殊的张力。比如在本来不大的一个房间,中间杵一根视觉上特别醒目的混凝土柱子,柱子上跨一根很长的混凝土,梁上“乱七八糟”再杵一些木柱。但其实我觉得最终效果并不混乱,力量的传递产生了平衡感,尤其是在房间里待的时间长了以后,更能沉得下来。

 

最后的效果我自己觉得还行,就看别人或真正的老百姓觉得怎么样。反正之前办展览的时候,大爷大妈都喜欢看,走的时候还竖了大拇指(笑)。

 

保留下的老木柱,与力的平衡  摄影:孙海霆
刘阳与金秋野,在国子监胡同空间的屋顶上

 

10′00″

金秋野  我觉得国子监这项目跟之前的三宝篷艺术中心还是有区别,三宝蓬更像是一个很现代的、有一定抽象性的东西。

 

刘阳  说白了,三宝篷是我们2015年做的,是第一个大项目。在那之前,自己独立后基本还没有房子盖出来。我现在也挺感谢那甲方的,慧眼识珠(笑)。

 

金秋野  真是从谦虚到骄傲之间不停地震荡。这甲方是怎么来的?

 

刘阳  他是直接找过来的。我有一天中午正在吃面,手机QQ突然响了,有一个人加我、说“我们这有个项目,你要不要来看看”。我以为是骗子,但我当时也没什么项目,那要是骗子,咱就来玩玩呗。

 

真的去了以后,实际上甲方非常好。他们最开始也没有确定一定要什么,就想先临时做一个售楼处。然后我说咱不如直接做一个临时的美术馆,也能当售楼处用;夯土墙架着集装箱,一下就做了150米长的一个房子。

 

 

三宝蓬艺术中心模型、草图

后来把方案给甲方一看,甲方就“傻”了:找我做一个500平方米的临时的混凝土集装箱房子,结果我做了一个3000平方米、150米长的夯土的房子。但是甲方很厉害,他觉得这个好,我们一定要干。

 

金秋野  识货!

 

刘阳  识货吧(笑)?结果克服各种困难,克服经济上、时间上的压力,硬把这东西做出来了。实际上我现在反思,当时我在设计上还有很多东西是很不成熟的。当时攒了三十年的劲儿,都在第一个房子给使出来,是挺强势、挺极端的一个东西。现在就比较放松了,对结果是有控制,但没有那么强的表达欲,更在意过程当中的乐趣。

 

三宝蓬艺术中心  摄影:孙海霆

 

12′55″

刘阳  回想自己的一些事,其实都是些挺片段、偶然出现的场景。我觉得自己是挺矛盾的一个人。您看我这形象也算是干净利落,但其实我特别喜欢古典的东西,老范儿的那种。

 

金秋野  你这话(特别喜欢古典)前几天李涵也说过,但他没说自己干净利落(笑)。挺有意思,这次选的四个建筑师里,有两个人都提到这个东西,其实我自己偷偷地觉得我也不太现代。我们好像在分享一些北方、北境长城之外的传统,或者是已经被时间去掉的,我们追也追不上。

 

包括你自己描述的你的建筑起点,“午后”那段,我就不重复了,怕你觉得尴尬,但我相信那是真正真诚的表达。

 

刘阳  “我们理想中的建筑是:午后,大树下,人们三三两两,聊天嬉笑,享受阳光和恬静。”

 

其实这是我独立实践以后,写的第一段文字。是因为我真的喜欢那种场景,它无数次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我感受到,所以希望把我喜欢的表达出来,让别人也感受到。这是我觉得做房子这事儿,可以变得稍微有点意义的比较重要的一部分。

 

对我来讲,做房子这事的一个更大的意义,跟他人其实是没关系的,是跟我自己有关。我更在意这个房子,不论是过程还是结果,是不是真的能够打动我自己,是不是能产生刺激。我现在会有意识地多干一些之前没做过的事,相当于丰富自己内心的经历,然后把这些生命的光又投射到房子上。其实并不是每个房子我都要做成那种“大树下”的状态。但我希望自己的每个设计,给人的感受都足够强烈。

 

清舍  摄影:孙海霆

 

14′57″

刘阳  多回答您一个问题。好像一般别人都会问,“你觉得什么是好的建筑?”

 

金秋野  这个问题我从来不问。

 

刘阳  是吧,太好了,那我还说吗?

 

金秋野  说。我觉得虽然我不想问,但是你强烈想回答……

 

刘阳  对,我想回答这个(笑)。我是觉得一个房子能给人带来足够强的刺激,那就是个好房子。无论这刺激是让你哭,让你笑,无所谓。只要有刺激就行。

 

 

 

 

18′08″

金秋野  所以当建筑师还是一种生命表达。

 

刘阳  我觉得是能在养家糊口的基础上,让你的生命变得更好玩,更丰富。

 

金秋野  真的好玩吗?做这些事难道不是很焦灼的,一个个节点扣,到处都是决定,都是熬夜,都是仔细地画图;认认真真做一件事情,可能二十年后才被人知道。是真的好玩吗?

 

刘阳  这个“好玩”,还是举下棋的例子:你跟一个臭手下棋肯定不好玩,为了赢肯定不好玩,还是得跟高手下。

 

金秋野  哪怕全神贯注、憋得脸通红也好玩?

 

刘阳  对。

 

而且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更清醒,更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再加上我的方法——希望通过接受更多的生命历程、各样的刺激,来反哺我的设计——所以我的设计和生活其实是互通的,这两个东西在我这完全没有分开。生命好玩,设计好玩;设计好玩又让我的生命好玩,是这样的情况。

 

金秋野  也就是说选择设计这个道路,以及这种表达方式,其实是种内在需求?

 

刘阳  对。这个事真的是在我大三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后来当然会有怀疑,会有各种各样的矛盾,但总的来讲,跟我年少轻狂时候的想法还是接近的。

 

金秋野  现在是年也不老,轻狂依旧。

 

 

建筑新力量·北京·大料建筑

鸣谢:北京建筑大学教授金秋野

出品:赵磊

统筹:原源

编导:郭嘉

拍摄:郭嘉、胡康榆、阮凯

剪辑:胡康榆、郭嘉、顾宇琳、姚雨何

视觉:李茜雅

推广:原源

 

 

有方最新系列纪录片《建筑新力量·北京》

由北京建筑大学教授金秋野担当向导

走近META-、C+、大料建筑、绘造社

聚焦新生代事务所的真实,坚持,与锋芒

 

最后一期将于8月28日10:00播出,敬请期待!

 

 


 

本文视频及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部分图片由事务所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转发,禁止以有方编辑版本转载。

 

关键词:
建筑新力量
视频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建筑师访谈
有方讲座
建筑5分钟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