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经典再读103 |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不妥协的后现代

经典再读103 |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不妥协的后现代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1.05.31 10:32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

Engineering Building at Leicester University

建筑设计:詹姆斯·斯特林、詹姆斯·高文

建成时间:1963年

项目地点:莱斯特,英国

 

 

工程系大楼的设计是如此激进和不妥协,以至于它在1963年首次亮相时就引来了巨大的批评。

——Thomas Pearson

建筑遗产保护顾问,奥雅纳(约克)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由詹姆斯·斯特林和詹姆斯·高文设计,弗兰克·纽比担任结构工程师。该项目被广泛认为是那个时代最重要的建筑之一。

 

就像路易·康之于费城(宾大),或保罗·鲁道夫之于纽黑文(耶鲁)一样,斯特林和高文为莱斯特未来的建筑提供了一个定性的方案,也形成了对未来的挑战。他们自己并没有穿上当地现代主义者老套的紧身衣(指代在校园另一边建起来的标准现代主义新建筑),相反,建筑师以奉献和尊重,来满足项目本身提出的迫切需求。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 ©Quintin Lake

与过去许多技巧高超的建筑杰作一样,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也有着一个非常受限的基地。这为建筑师提供了一种刺激和挑战,得以超越由无特色的邻近建筑所造成的直接环境。

 

有益的是,项目方的要求是明确和强制性的:实验室和工作间,其空间划分必须完全灵活,以便允许根据新的实验需求进行后续的改变。这些空间必须用来自北面的光线照明,因为精密器械不宜受到直射光照射,这可能会影响它们的准确性。必须要有一个100英尺高的构筑物放置一个水箱,为水力学实验室的工程师们做水力演示用。

 

最后,建筑师被要求不要在外部使用暴露的混凝土饰面。令人高兴的是,这个最后的要求与他们的信念一致,即混凝土表面不适合英国的气候。在场地、功能需求和建筑气质的冲突中,工程系大楼应运而生。“可以说,斯特林与高文给出了一个至关重要且近乎完美的解决方案。”[1]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轴测图

建筑建于1959-1963年之间,看起来与校园内其他规划的建筑都不同——由两座相连的塔楼、相邻的工作间与实验室建筑组成。工作间只有一层高,有着类似工厂建筑的倾斜屋面,只允许北面的光线进入。实验室建筑的顶部,带有以45度角嵌入建筑的菱形玻璃房间。这些形状特别的屋顶实际上有两种玻璃:一种是内层有玻璃纤维的半透明夹板玻璃,另一种是涂有铝的不透明玻璃。两者之间的区别只有在晚上建筑物被照亮时才会变得明显。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人视角透视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历史照片,摄于1970年)

建筑外部是红砖砌体和通高玻璃的大胆组合:两个悬臂式演讲厅的上方,是两座连接的塔楼,里面布置了实验室和办公室。塔楼建筑的设计灵感据说来自航空母舰的上层结构。工作间及实验室所在的建筑则带有工业建筑的强悍感——两个巨大的玻璃屋顶呈锯齿状,面向塔楼成45度角。工程师们想要的水箱,则被放到了塔的顶部。

 

带有工业建筑的强悍感 ©Quintin Lake

一层工作间内,空间可以根据工作类型进行灵活的分隔,地板是一系列可以根据需要而拆除的混凝土板。

 

工作间室内 ©Quintin Lake

建筑形状清晰,几乎可以从每个角度来识别它的本质。它的形式丰富多彩,但它的形状从来都不是多余的,更重要的是,尽管它们很新奇,但看起来都不是稀奇古怪的。这是一座功能性建筑,带有像工厂一样的实验室和教室,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学习工厂。

 

“说明文本可以告诉我们建筑如何工作,但眼睛会直观地通过观察来掌握内部的运作原理。这是衡量任何建筑整体质量最敏锐的标准之一。”[1] 工程系大楼的清晰,通过红砖和瓷砖、胶合板玻璃、混凝土支柱和表现主义的屋顶形式表达出来,是可直接被感知的。

 

它不是今年或去年哪些术语的副产品,也不是为了迎合某些对形状、表面或技术的低级趣味。尽管建筑的形式看起来是即兴、偶然、如画的,与它功能主义的正当性不一致。但建筑空间的隔断,来自于于场地、目前及未来预期的使用需求。塔之所以出现,因为有北向采光的需求,也因为一个100英尺的水柱被写进了概要。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  ©Quintin Lake

工程系大楼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建筑理论与设计的一致性。“今天(指代当时的1960年代),在一个许多人渴望品味和优雅,渴望精致和纯洁的时代,我们突然遇到了一个冷静的、功能性的解决方案,它让我们尴尬地回到当代设计的青春期。这有点像在新的宽屏上放映三十年前的老电影,被遗忘的技巧比老套的情节更能打动我们。”[1]

 

这种技术,与过时的功能主义乌托邦内容相反,即使在现在这个愤世嫉俗的时代(指代当时的1960年代)也是正确的。它给了建筑一种非凡的尊严。[1]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 ©NotFromUtrecht

工程系大楼的真正转变是建筑师们对玻璃的积极采用——玻璃既是一种不透明、半透明介质,也是一种透明介质。从外表面看,似乎只能看到两种外覆层:红砖和朦胧的银色玻璃。但实际上共有四种材料,两种是“真实的”,两种被用作伪装:红砖和红瓦,在远处看起来一模一样,但在近处有细微不同。

 

两种材料的细微对比 ©Quintin Lake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工作间和实验室屋顶的玻璃上。北向天窗是半透明的,它由夹层玻璃制成,内层是玻璃纤维。建筑的其余部分都用不透明玻璃装饰,其核心是铝涂层。除了在晚上,当真正的灯光从内部发出时,真正的玻璃和伪装的玻璃之间的区别并不能直接被看出来。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夜景

在开发玻璃的过程中,斯特林和高文并没有落入玻璃盒子设计的常见套路。回到赖特的约翰逊制蜡公司办公楼去进行比较,可以发现斯特林对赖特的欣赏并非毫无道理。(据说康也很欣赏约翰逊制蜡公司办公楼,但他对玻璃的使用直到理查德医学研究大楼中才真正觉醒。[1])

 

表面上,莱斯特和约翰逊的两个项目都是水平体量旁边还有一个垂直体量,但不同的是赖特的塔楼直接用一个概括的管状玻璃确定形状,斯特林和高文的塔楼则明显地阐明了建筑的流线,实际上,还通过透明的部分剖析了建筑的流线。

 

在这方面,康的理查德医学研究中心比赖特的建筑更接近莱斯特工程系大楼。尽管如此,康的服务与被服务空间,似乎更容易产生一种可预测的“公式建筑”,而斯特林和高文的方法,依然在追求机会和意外。无论如何都有得失,进行这样的比较是为了给人们带来更多的启发。[1]

 

斯特林和高文的设计手稿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是后现代主义设计的早期范例,至今仍激励着建筑师。2015年,这座二级建筑被列为英国战后十大最佳建筑之一,称其为“英式传统与现代元素的综合体”。同样是在2015年,莱斯特大学决定替换最初由斯特林和高文设计的的半透明屋顶和立面,并翻新和升级现有的建筑服务。奥雅纳公司负责整体把控。

 

翻新后的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 ©University of Leicester

建筑覆盖着三角形钢框架屋顶,带有独特的菱形玻璃结构。但它的散热效率很低,而且特殊的屋顶结构使得有些地方甚至无法进行基本的清洁和维修。翻修项目通过提升玻璃系统的性能,提供了一个水密和气密的围护结构,在通高体量顶部设有自然通风开口,以缓解高温。替换新的玻璃必须执行21世纪的标准,但仍然尽可能保持真实的原样。虽然拆除旧屋顶,用相同形状和相似材料替换它们看起来相对简单,但新屋顶必须考虑到原始结构、更严格的性能和安全标准。屋顶上2500块被替换的玻璃面板,每一块都是独一无二的。新的双层玻璃单元比原来的单层玻璃重两倍,厚两倍以上。然而,新的玻璃框比行业标准窄得多,既提供了结构的完整性,又复制了原来的轻质结构。[2]

 

翻新后的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 ©Arup

 

▽ 斯特林和高文的设计图纸 ▽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总平面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一层平面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二层平面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各剖面

 

 

参考资料:

[1] John Jacobus, Engineering Building at Leicester University by Stirling and Gowan, Architectural Review April 1963.

[2]https://www.arup.com/projects/engineering-building-university-of-leicester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后现代
经典再读
莱斯特大学工程系大楼
詹姆斯·斯特林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