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汉斯·夏隆“最喜爱的房子”:施明克住宅,居住之船

汉斯·夏隆“最喜爱的房子”:施明克住宅,居住之船
作者:张弛 |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2.08.01 11:33
施明克住宅 - 客厅  ©张弛

 

施明克住宅

Haus Schminke


建筑师:汉斯·夏隆

设计建造时间:1929—1933

地点:勒包,德国

拍摄时间:2020年 夏

 


 

施明克住宅是汉斯·夏隆的重要作品,被他本人描述为“最喜爱的房子”。对夏隆来说,其意义不亚于后来的图书馆和音乐厅。

 

施明克住宅同时也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四座经典现代主义住宅之一,与密斯的图根哈特别墅、柯布的萨伏伊别墅和赖特的流水别墅并列。

 

汉斯·夏隆1893年生于德国不莱梅的一个商人家庭,翌年随家人迁至不莱梅港,并在那里长大。后在夏洛滕堡工业学院学习建筑,但因为自愿参加“一战”,他并未完成学业。战后,他在布雷斯劳(当时的德国第六大城市,现属波兰)建立了自己的事务所,并在布雷斯国立劳工艺美术学院获得教职。该校在当时与包豪斯齐名,代表最先进的理念,第一任院长就是汉斯·普尔齐希。

 

“一战”后的魏玛共和国时期,柏林的建筑、设计和艺术界出现各种小组,旨在促进现代主义的普及。从“艺术劳动局”(Arbeitsrat für Kunst)和布鲁诺·陶特的“玻璃链” (Gläserne Kette)到“德意志建造联盟”(Deutscher Werkbund)和建筑师协会“环形社”(Der Ring),夏隆均有参与。他在“环形社”受到雨果·海林的影响,开始倡导一种有机的功能主义。有别于密斯和格罗皮乌斯对工业化建筑的关注,夏隆主张建筑的形式应该从功能出发,有机地发展出来,并且对场地有所回应。

 

 

左至右:普尔齐希/陶特/海林/夏隆  图片来自网络

 

1927年和1929年,工艺联盟分别在斯图加特和布莱斯劳举办建筑展,汉斯·夏隆在这些展览中的作品给施明克夫妇留下深刻的印象。于是他们委托夏隆设计“一座现代主义的房子,供父母、四个孩子以及偶尔造访的一两个客人居住”。事实上,施明克夫妇本想委托汉斯·普尔齐希设计,但被婉言谢绝了。

 

普尔齐希在斯图加特魏森霍夫设计的住宅 - 轴测图 已拆除   图片来自网络
夏隆在斯图加特魏森霍夫设计的住宅  图片来自网络
夏隆在布莱斯劳设计的单身公寓 - 模型    图片来自网络

施明克夫妇是萨克森州东部小镇勒包的意大利面制造商,他们并没有被1929年波及世界的华尔街股灾打垮,而是申请了几笔贷款来建造这所住宅,以实现他们对现代主义生活的梦想。施明克太太非常重视节约空间,主张采用实用的固定装置和整合的收纳空间,以便简化居家生活。而起居空间一定要宽敞、通透。施明克太太在设计阶段的密切合作,使夏隆完美地践行了从功能和需求出发有机发展的新建筑原则。

 

施明克一家  图片来自网络

业主简明的要求赋予建筑师极大的创作自由。历经3年的设计和施工,施明克一家终于在1933年5月31日搬进他们的新房子。夏隆在落成典礼的留言簿上写道:“Das neue Lebensschiff liegt unter Dampf” (新的生活之船拔锚启航)。

 

这个房子确实像一艘蒸汽轮船,特别是东北角:弯曲层叠的悬挑露台、钢制栏杆、钢制外部楼梯和圆窗。当时夏隆也正是选择了这个角度的照片,向世人展示这座住宅。因此人们对施明克住宅的印象停留在这个角度,以至于其成为现代建筑的一个标志,艾伦·科洪就将它作为《现代建筑》的封面。通过图像传播,是现代主义建筑的一个特性,现代的建筑师也善用图像的片面性,向世人展示作品最精彩的一面。

 

东北角  ©张弛
令夏隆蜚声海外的照片   摄影:Alice Kerling

施明克住宅坐落在勒包的一座小山丘上,可以俯瞰施明克自己的面条工厂。对过往的当地人来说,栅栏后的施明克住宅的形态太奇特了,于是“面条蒸锅”成为当地人对它的昵称。

 

建筑靠南摆放,空出北侧的花园。花园东北角地势较低,设有圆形池塘,建筑形似船艏的端头,依靠纤细钢柱的支撑,从半地下的基座上悬挑出来,仿佛漂浮在空中。船艏指向池塘,池塘也倒映着船艏,这是整个场地最具有戏剧性的部分。反观其他区域,只是利用舒缓的地形过渡高差。入口在西南角,窄窄的门廊突出建筑主体,混凝土挑檐嵌着圆形玻璃砖和灯。

 

从花园看施明克住宅  ©张弛

入口  ©张弛

首层串联着的三段大空间仅以移门相隔。与入口相连的是一个通高的前厅,一部斜向的楼梯直通二层卧室区。南侧孩子的游戏区与前厅之间没有隔墙,而是凭借滑动的布帘隔开孩子的吵闹。北侧的餐厅稍稍突出建筑主体,配有大玻璃窗,这是夏隆设置的一个视觉轴线,看向花园中的葱郁树木。前厅的西侧是后勤空间,包含了仆人的卧室、次入口、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厨房和备餐间。值得一提的是,厨房采用了1926年奥地利女建筑师玛格丽特·许特·利霍茨基设计的法兰克福式厨房(现代一体化厨房的先驱)。

 

首层  图片来自网络
儿童游戏区和玄关  ©张弛
儿童游戏区  ©张弛
前厅,令人想到拉罗歇住宅  ©张弛
左:后勤入口,右:楼梯旁边是通向后勤区域的门 ©张弛
餐厅  ©张弛
餐厅上方的采光孔  ©张弛

餐厅的大窗  ©张弛

存放配料的铝制抽屉可以保持厨房的整洁和有条不紊  ©张弛
厨房  ©张弛
备餐间  ©张弛

起居室的平面近似矩形,南侧的长条窗下设置长长的沙发,足以容纳所有家人和偶尔来访的客人。此外该房间也可以灵活布置,适应不同需要,比如工作会议、餐会、音乐演奏等等。朝向花园的玻璃墙边停着一架三角钢琴,原本在它旁边还有一个小型的壁炉,现在已经不在了。原本天花板上布置了一些上射的灯光,它们固定在从天花板垂下的金属管下方,现在也非原貌。

 

前厅和客厅之间的移门  ©张弛

客厅  ©张弛
客厅原貌  摄影:Alice Kerling
夜晚的灯光效果,弧形挡板抑制了灯光溢出室外 摄影:Alice Kerling
首层天花的灯光布置  图片来自网络

就像同时期的图根哈特别墅,施明克住宅采用了当时最前卫的钢结构,以便使整座建筑变得轻盈开敞。东北角就是这座住宅最开敞的部分,是完全由玻璃墙包裹的阳光房。南侧,斜向的玻璃墙定义出一块充满阳光的小型室内花园,小型的喷水池和精致的绿植使这里成为最有生气的角落。房间向东北转折,指向花园,这是夏隆设置的另一个视觉轴线。开启玻璃移门可以使这个房间成为半室外的凉亭,由曲线划出的钢格栅区域下方暗藏暖气管,是室内外的缓冲。阳光房外的红砖平台是面向花园的休闲区域,也连接餐厅和二层的主卧室露台。

 

室内花园  ©张弛
从外侧看室内花园  ©张弛
带有圆形“舷窗”的门  ©张弛
阳光房的灯  ©张弛
阳光房看向花园  ©张弛
暗藏暖气管的钢格栅  ©张弛
室外平台  ©张弛

二层的卧室区域则相对朴素。东端的主卧室享有像船艏甲板一样的露台,施明克夫妇各睡一张单人床。有趣的是,两张床是错开的,只有头部的位置相对,中间设置了一个S型的帘子,在需要时可以保持各自的私密空间。两间孩子的房间像船舱一样,沿着走廊一侧排列。走廊的另一侧是一排衣柜,衣柜上方只留一条窄窄的高窗,照亮走廊。客房在最西端,可以从入口大厅通过楼梯直接到达。

 

二层  图片来自网络
主卧的阳台  ©张弛

主卧  ©张弛
施明克夫妇的床  摄影:Alice Kerling
儿童房的前室  ©张弛
儿童房  ©张弛

走廊  ©张弛
餐厅上方的平台  ©张弛
客卧  ©张弛
客卧的卫生间  ©张弛

这座调和了工作与生活、技术与自然的经典住宅,在建成时就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终结:魏玛共和国被崛起的纳粹取代,“玻璃链”和“环形社”也分崩离析。施明克一家仅仅在这里居住了12年,直到第三帝国的崩溃。夏隆在“二战”期间几乎停止了建筑活动,战后才逐渐恢复工作,并通过在西柏林建造的国立图书馆和爱乐音乐厅走向建筑生涯的顶峰。而铁幕另一侧的施明克住宅则被政府征用,直至柏林墙倒塌。本世纪初,施明克住宅被重新修复,但许多的损坏和岁月的痕迹无法完全复原,成为历史的印记。

 

参考阅读

Gertraud Gerst, Der Nudeldampfer von Löbau

Klaus Kürvers, Entschlüsselung eines Bildes

 

关于拍摄

本文现场照片均采用135胶片与数码拍摄。

 

 


本文由作者张弛授权有方发布,图文版权归作者所有。申请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关键词:
施明克住宅
汉斯·夏隆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