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赫尔佐格 致 奇普菲尔德 | “建筑师可以改善环境和社会问题吗?”

赫尔佐格 致 奇普菲尔德 | “建筑师可以改善环境和社会问题吗?”
编译:原源 | 2020.10.14 14:18

“对于几无可避的环境灾难、社会不平等、贫困、地球资源的枯竭和肆虐的‘新冠’,我们建筑师应该做些什么?

 

亲爱的大卫,答案是:什么都没有。

 

或者你知道在建筑史上曾有哪个时期,一个建筑师对社会的决定性问题做出了贡献吗?建筑师总是与世界上的强者为伍。他们建造了宫殿、寺庙、体育场和整座城市。绝大多数情况是顺应时代的精神,很少作为更新和变革的表达。”

——domus发布

雅克·赫尔佐格:致大卫·奇普菲尔德的一封信 [1]

 

©domus

 

建筑师可以阻止核战争吗?

建筑师可以改善环境和社会问题吗?

 

1982年获普利兹克建筑奖后,凯文·洛奇收到了很多“粉丝”的信件。在其中的一个大信封上,手写着一个愤怒的问题:“你今天为阻止核战争的发生,做出了任何贡献吗?”[2]

 

2020年,domus杂志年度客座主编大卫·奇普菲尔德收到赫尔佐格回信,开头如上。对于建筑师回应社会问题的能力,似乎依然是值得讨论的关注点。

 

domus2020宣言中奇普菲尔德曾发问,“作为建筑师、设计师和规划师,我们应该如何专业地应对气候危机和日益加剧的经济与社会不平等带来的挑战?我们总是声称,责任掌握在那些控制着商业贸易和政治框架的人手中,而我们不得不参与其中。但长期以来,我们接受了我们所抵制却与其共谋的矛盾,创造了一套说辞来消除自己的不安。除了制定能耗目标、运用更先进的技术和可持续材料,我们还必须质疑我们的专业定位所依赖的基础。我们既不是环境科学家,也不是社会学家,但我们知道,我们的专业会对社会和环境产生影响,并且能够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3]

 

而赫尔佐格的回信有一个略微消极的开头,“建筑真的能改变什么吗?......泰特美术馆的涡轮大厅无疑有建筑学层面的创新,但它同时带来的是艺术市场商业化和周边高层地产的极速繁荣——建筑师无法阻止这个。也不会有哪位建筑师会拒绝建造一座能提升自己声望的漂亮小房子,就因为它或是对房地产泡沫和周边数平方公里空置住宅与办公空间的一种支持......建筑师需要客户。而越出名的建筑事务所,才越能吸引潜在客户和投资者。”

 

雅克·赫尔佐格 ©Herzog & de Meuron

 

不能改变社会,但能做出具体的贡献

 

然而回信中赫尔佐格继续写道,“我们不能改变社会,但可以做出具体的贡献”。例如他们20年前在巴塞尔成立的ETH Studio,专门致力于景观和城市化主题的研究。相关研究也已转化为出版物——尽管其中大多数的影响范围有限,但有两本《Switzerland. An Urban Portrait》(2006)和《Achtung, die Landschaft》(2015),对瑞士政策和官方空间规划导则产生了持久显著的影响。后者几乎就像一份宣言,核心建议是:“在已建的基础上建设。”这种方法在瑞士这样一个人口密集的国家尤其紧迫,但显然也适用于香港或特内里费岛等其他地区。

 

赫尔佐格表示,“我们不能改变社会,但至少一些具体项目可以成功地参与进现实的政治生活。这意味着建筑师的工作可以是政治性的,但只有当我们在建筑师的身份中工作和思考时,‘乌托邦’才会显现、形成。”

 

建筑师能留下的就是建筑本身,而隔离期间的生活让人们再次认识到,在正确的地方开窗让室内有良好光照,以及有室外景致的阳台,都是这么重要——“对我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建筑师来说,这些细节或许不是壮观前景,却是如此被忽视但不可否认的关键问题”。

 

©Herzog & de Meuron

 

减少混凝土的使用,加强对医疗建筑的关注

 

不甚相信相信建筑师笔下文字的力量的赫尔佐格,随后提出了两条有关建造的具体建议。

 

一,减少混凝土的使用。

 

最为直接的原因,是这将减少全球碳排放,并保护珍贵的不可再生资源。然而在“环境正确”之外,从根本上重新思考混凝土使用的需要,也有建筑学层面本身的考量。“混凝土在今天的工地上无处不在,但其应用可能是未经过深入思考的,只是对材料表面的吸引力感兴趣。这对建筑广度的拓展也非常不利,这样的建筑,充其量只能算作装饰——建筑的真正潜力是其与人类相似的多样性,在感官,物质材料和空间上的多样性。”

 

二,加强对医疗康养建筑的关注。

 

20年前赢下的巴塞尔神经伤残康复医院项目,对H&deM的设计工作影响深远。设计所要求的对康养领域的研究,让H&deM团队甚至发展出了一种重视内院与水平体量的新的医疗建筑类型,并持续运用在其后位于丹麦、瑞士、洛杉矶等地的数个项目中。

 

赫尔佐格认为,今日医疗康养建筑的宜居度远远落后于社会的实际需要,建筑师目前的介入能力也极其有限。在当前的全球疫情下,医疗环境的恶劣和社会投入的不足在报道中显露无疑;而在未来,医疗保健及其建筑应成为一个主要关注点——“许多建筑师会发现,这是一个新的行动领域”。

 

巴塞尔神经伤残康复医院 / Rehab Basel

 

参考资料

[1] 本文为节译,原文及出处:Jacques Herzog: letter to David Chipperfield,https://www.domusweb.it/en/architecture/2020/10/13/jacques-herzog-letter-from-basel.html

[2] https://www.pritzkerprize.com/cn/%E5%B1%8A%E8%8E%B7%E5%A5%96%E8%80%85/kaiwenluoqi

[3] domus资讯 | David Chipperfield发布domus2020宣言,https://mp.weixin.qq.com/s/ivMzf7Pa0BV2oxp-QT82pg

 


版权声明:本文信源domus官网,原文版权归来源机构所有。中文为有方编译,禁止以有方编辑版本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资讯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