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经典再读41 奎里尼基金会及庭院:威尼斯的故事

经典再读41 奎里尼基金会及庭院:威尼斯的故事
编辑:李菁琳 | 2019.10.15 14:47

经典再读

一座经典的建筑,无论何时看都不会过时。

行走中的建筑学“经典再读”栏目,

与你一同回望现代建筑史上的经典作品,

并期望由此带来的新灵感、新启发。

 

 

 

奎里尼宫(Palazzo Querini Stampalia)始建于16世纪初,它的最后一任主人奎里尼伯爵在1869年去世后,把宫殿连同内部的家具、收藏的画作,以及丰富的藏书捐给威尼斯。他在生前建立了基金会,并将图书馆对公众开放,首层作为展示艺术品的地方。

 

1958年基金会主席马扎里奥(Giuseppe Mazzariol)决定邀请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对建筑一层空间和庭院进行改造。由于经常被高水位侵扰,一层空间几乎是闲置状态。业主还希望增加一个面向广场的新入口,代替原来位于小巷中的狭窄入口。

 

基金会及庭院一层平面

斯卡帕在临水一侧做了一个连通3个房间的连廊,保留着从水道直接进来的通路。入口设置在端部的一间,作为前厅。因此需要将立面上的一个窗洞改为新门洞。新的桥就架在新门洞和广场之间。桥为钢结构,由两段对称的弧在中央铰接。

 

关于桥还有一个插曲:基金会以需要另一个消防疏散通道为由报批,但遭到了规划部门的反对,理由是从美学的角度破坏了立面的窗。但最终市长审批通过,并由政府出钱修建了这座桥。

 

斯卡帕的桥
斯卡帕的桥 摄影:胡康榆/有方

前厅地面使用了华丽的大理石马赛克,这个空间给人一种半室外的感受。

 

前厅
从前厅看连廊 ©李菁琳

新地面被抬高,并在边缘与旧墙体之间留有凹槽,涨潮的时候水会在这里流动。新墙板也与墙体脱开,采用干挂的方式,使空气在背后流通,不至于让潮气污染墙面。

 

新地面被抬高 ©Simon Yin Photography
墙体处理 摄影:陈杨/有方

斯卡帕构想建筑物是一个复杂的容器,由一道路牙石将平面分为标高较低的水沟和高一些的地面,水沟容纳和引导洪水,地面是正常使用的空间。水从水道入口的铁栅门流入,沿着墙进入展室,走道成为了桥,不同潮位的水在分级地面上涨落,水体被建筑塑形,建筑亦由水体塑形。

 

水从铁栅门流入 ©Simon Yin Photography

走道成为桥 ©Simon Yin Photography

斯卡帕并没有简单地用隔绝的方式处理洪水问题,而是探索水与人共处的可能性,并以此作为形式的基础。他没有把水拒之门外,反而让它在建筑里流动得更加自由,更加戏剧化,以流动的水体赋予建筑以动感与变化。

 

走道成为桥 摄影:胡康榆/有方

走道成为桥 摄影:陈怡如/有方

从前厅可以直接乘坐电梯或走楼梯通往二层的图书馆,或通过廊道进入展厅。

 

通往二层的楼梯间里的灯 ©李菁琳

展厅中19世纪加建的柱子被去掉,使得两侧室外的光线可以毫无阻碍地渗透到室内。展厅一直通向庭院,内外使用相同的水洗石铺地;无框玻璃和地弹簧门的使用,让室内外产生连通感。

 

展厅细节 摄影:胡康榆/有方

室内外的连通感

基金会庭院是斯卡帕最精彩的庭院作品之一。

 

种植地坪被抬高,庭院的东端用混凝土墙作为屏风与后勤用房隔开。墙上有艺术家路易吉(Mario de Luigi)的马赛克,这些马赛克的表面经过处理,反射着金属般的光线,好像阴影中的眼睛。

 

墙上的马赛克线 ©李菁琳
基金会庭院 摄影:胡康榆/有方

庭院面向室内一侧用一道矮墙收边。如果说玻璃让室内外在景观上具有连续性,那么矮墙则在行为上建立了室内外的连续。矮墙增添了一道微妙的围合感,使人的感知边界外移,在室内活动的人可以很自然地走出去,在矮墙周围休憩。同时矮墙使得庭院的草木有种被捧起来、被保护起来的异样的感受,邀请人们出去一探究竟。

 

建立室内外的连续性 摄影:陈杨/有方

基金会庭院 摄影:陈杨/有方

庭院细节 ©Simon Yin Photography

庭院细节 ©李菁琳

庭院中的混凝土构件都以某种方式与白色大理石制的老门廊相协调,例如使用白色骨料打磨,以及使用白色石材作为端部的收头。斯卡帕在材质的运用上展现出先知般的敏感,这是他对威尼斯建筑最大的贡献。砖、木、玻璃、大理石在他那里不仅可视、可触,而且可闻、可听,甚至唤起回忆和遐想。

 

庭院细节 ©Simon Yin Photography
白色石材作为端部收头 ©胡晓劼

威尼斯不像罗马和佛罗伦萨,它的水压太低,你在这里绝少看到喷泉。然而斯卡帕仅用最微小的高差变化谱写出一首水的奏鸣曲,一座藏在小巷深处的水景园。

 

庭院水景

庭院水景 摄影:陈怡如/有方

庭院水景 ©胡晓劼

斯卡帕有两个身份:一个是现代建筑师,另一个是威尼斯艺匠。“二战”后,他拒绝参加意大利政府组织的职业建筑师注册考试,导致他不能独立从业。委托人、合伙人和工匠称他为“斯卡帕师傅”,而不是“建筑师”。在这个项目中,斯卡帕与工匠的合作同样密切。施工队中都是老朋友,安福蒂罗(Servevio Anfodillo)负责细木工,扎农(Paolo Zanon)负责钢结构,法西(Silvio Fassi)负责浇筑混凝土,路易吉(Eugenio de Luigi)负责处理抛光抹灰。

 

庭院的另一处入口 摄影:胡康榆

离开威尼斯的斯卡帕是不成立的,就好比离开威尼斯的提香也是不成立的。威尼斯独有的天光水色是画家和建筑师共同的素材。

 

在奎里尼基金会里,斯卡帕分解建筑的时间不再是条分缕析的解剖性的时间,而是个人感受威尼斯水域环境的印象主义时间,一种微晃的摆脱了现实框架的时间,把水城特有的现象从原先的着落中抽离出来,再聚合在一起给予人们感知威尼斯的奇异角度。当代建筑历史学家纳普利亚尼用“隐喻”来评价斯卡帕的这一设计,正如卡尔维诺所言“我每次描述一个城市,其实都是在讲威尼斯的事。”

 

庭院细节 ©Simon Yin Photography

 

参考资料:

[1] 张婷,《细部背后:斯卡帕与意大利北部城市》,有方,2017

[2] 刘晨,《废墟上的重生:意大利人文主义建筑与艺术》,有方,2016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空间所有,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奎里尼基金会及庭院
威尼斯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