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王永刚:我们应该学习巴瓦观照事物的态度与维度

编辑: 李菁琳 | 2018-04-08 19:43 | 分享  

王永刚,中国国家画院公共艺术中心主任,北京主题纬度城市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刚刚结束的“变化即永恒:巴瓦的启示”第5期考察中,他用纸笔记录下考察的心得,并接受“行走中的建筑学”采访,与我们分享了他心目中此行最闪光的瞬间。

 

在狮子岩遗址上,似乎可以找到巴瓦的“主语”。

 

有方:斯里兰卡之行,哪一处目的地让你印象最深?

王永刚:斯里兰卡中部的锡吉里耶,狮子岩和巴瓦的坎达拉玛遗产酒店都在那里。在公元五世纪的狮子岩遗址上,似乎可以找到巴瓦的“主语”。巴瓦的每一座建筑虽然来自于“五湖四海”,但他脚下的大地,依然属于本质的斯里兰卡,这些在狮子岩都能体会到。狮子岩可观之景极为丰富,有着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人工奇迹,它就是宝库。

 

0巴瓦王永刚01

0巴瓦王永刚02

狮子岩

 

狮子岩里面有很多“空”。这个“空”,是这片遗迹留给大地以及供人想象的历史。这里原来是皇家宫殿,遗址上保留有贵族的气质;巴瓦牢牢把握住了这个优雅的劲儿,把狮子岩遗址上的横平竖直、遗迹上拐来拐去的曲折、大石头、步道环绕的关系,以及石头闭合形成的洞穴、灰空间等等统统拿来,融到了自己的建筑里、景观中。

 

这和他的家庭背景也有关系。巴瓦的成长背景和当年英国中产阶级们的孩子一样,长大后的他把握住了历史遗留的贵气,将属于这片土地的传统,关于历史、文化融合的这些问题,在他的作品里全都进行了升级,灵活地进行了运用。

 

庄园像一组熟透了的水果静物,可以选择任意一个角度画上几天。

 

有方:卢努甘卡庄园被称为巴瓦的“精神家园”,现场探访感受如何? 

王永刚:买下卢努甘卡庄园那年,巴瓦30岁,庄园可以说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事业的起点。同时,卢努甘卡也是庄园(类型)的顶点。那时的巴瓦结束了近十年的学习生涯,结束了一长段时间无目的的旅行,是一名毫无心思在法律上有所建树的职业律师。那时要做一个花园的想法让他开始思考环境和建筑,他用一生造就了这个庄园,这个庄园也成就了他的一世。

 

这次我们考察的目的地是卢努甘卡乡间别墅——那座不断修改了几十年的房子。别墅主体部分建在山丘的最高处,需要在庄园里绕行过半才能抵达。

 

下了公路,经过很深的一段林间小路,来到一个很不起眼的铁栅栏门门口,进入之后再绕过一片树林,来到别墅的入口。一个一层架空的廊桥一样的门房,下面用于接待、小憩,上面则是一间卧室。门廊的大坡顶把大树们集中在一起,再次提醒大家注意,过了门廊将开启一段体验巴瓦私人庄园的旅程。

 

0巴瓦王永刚03

一层架空廊道下的等候区

 

这里是这个地区仅有的一片山丘,伸入湖中的半岛,三面环水。庄园分为三个大区域:入口、画廊和广场;别墅和开阔草坪;田园内外湖边及后庭院。三部分融合在一起,建筑或植物都经过了他的精心安排,每个功能体量恰到好处地高低错落,利用地形高差自然成型,体量之间几乎没有隔墙。场地高差很大,虽移动了大量土方却看不出这些地势是经过反复休整过的,宛若天成,历史在这里积淀着,平衡又稳定。身在其中,不用在意建筑是景观的点缀或者景观是建筑的环境。逐渐忽略了那栋目的地——别墅。

 

庄园整体像一组熟透了的水果静物,可以选择任意一个角度画上几天,因此这也是坐下来看的园子。几个区域用广场或坡地草坪过渡,用剩下的原生大树林区隔。这里不曾强调或是突出供人行走的路径,即便有大量丰富、设计精准的台阶,但它们的存在好像是为了表达场地流动的坡度,舒缓或惊险,而不再是园子里绕来绕去的路径。

 

0巴瓦王永刚04

0巴瓦王永刚05

0巴瓦王永刚06

庄园里的台阶

 

山顶的欧式草坪和原生大树掩映着他的别墅,山下的莲池和稻田吸附在湖边,期间点缀有来自世界各地的雕塑和艺术品。

 

巴瓦经常在这里招待亲戚朋友,接待来访的达官贵客,也在这里琢磨他的最新艺术构想。他常常会坐在悬崖边上的一个小方桌前,欣赏着湖对岸的风景,观赏湖边的水鸟,注视着山下田间劳作的工友们。到了吃饭时间,伸手敲一下挂在身边大树上的一块儿漂亮的铸铁,优美的声音过后,仆人们会从不远的别墅端来一道道菜。

 

0巴瓦王永刚07

卢努甘卡庄园

 

据说他的晚年是在卢努甘卡度过的,甚至他把骨灰也留在了这里。和他的很多建筑一样,我们无法清楚地给这个庄园得风格分类、定性,只能慢慢地在里面转悠,或走或停,或上或下,品味他用一生阅历所留下的这处宝藏。

 

坎达拉玛猛一看很生猛,越看越虚无。

 

有方:住在巴瓦设计的酒店里有何特别之处?

王永刚:这次行程中,我们住在巴瓦设计的各式各样的酒店里。在不同的酒店能够体会到不同的地形,让我们感觉到住在斯里兰卡的大地上。

 

有方:坎达拉玛遗产酒店最打动你的地方在哪里?

王永刚:坎达拉玛是山里的建筑,处处让人感觉到在山里,不是山间、山上。甚至是洞里,是一种“在里”的感受。身处其中,可以感觉到巴瓦的设计力量。

 

0巴瓦王永刚08

 

在这里,见山是山。人工的就是人工,自然的就是自然。在这里所能感受到的并不是突出的建筑形式,而是最大化的消隐。巴瓦让人融入山里,删除“山外之物”。

 

在这里,巴瓦也没有回避建筑的语言,诚实地使用着现代框架混凝土进行构筑,没有多余的山外“风格”。巴瓦始终走在时间的前面,以带有强烈冲击力的“真”,将人拽入了自然,让人感受到山的内在。

 

建筑的灰空间顺应了自然的条件和酒店的功能,内外平衡。多维度的立面上绿植生长蔓延,是非常直观的特点。严格意义上说,这不是个立面,或者根本就不存在立面,而是一个多重意义的空间。面对湖的部分,竖向布满了框架,以及屋顶绿植系统。一个不足两米的进深空间是绿植藤蔓和当地猴子们的攀爬领地。

 

混凝土现浇结构上绑扎了预制混凝土条板,与我们印象中的藤萝架很接近。猴子们成群结队地利用藤蔓随机查房。它们主要是巡查看看,有没有人准备了什么吃的,这无意地强化了我们身处山中的感受。

 

0巴瓦王永刚09

0巴瓦王永刚10

0巴瓦王永刚11

“在山里”的空间暗示

 

从房间里往外看,这个藤蔓架为人们营造了身处山里的空间感受。它们成为窗外的近景,并露出树林、湖面和远山。你会认为自己也是山的一部分,藤蔓架上的猴子也变成了山里的坐标。

 

在湖心岛往回看,建筑整体融在山里,满眼所见皆是山的颜色。坎达拉玛浮在山腰,整体若隐若现,飘忽不定。坎达拉玛建筑里所使用的黑不再是黑色,而是阴影里的光,是若隐若现的一部分,提供一种虚幻的认知。建筑的绝大部分都退到了山里,成为了背景。这个几百米曲折蜿蜒的巨大体量插入山体。融入环境,回归山里,就像一条盘踞在山腰的蟒蛇(巴瓦的酒店里有很多蟒神的艺术表现)。“长在岩石上的酒店”名副其实,这里可以匹配大自然的任何状态。

 

0巴瓦王永刚12

0巴瓦王永刚13

坎达拉玛色系

 

巴瓦是现代的,但巴瓦的设计解决了现代主义建筑千佛一面的世界语言,并且弥补了国际主义风格缺乏情趣的不足。他前瞻性地理解到传统是美的,结合现代建筑的优点,运用大量的来自地域的建筑语言,并用现代设计方法对之加以简化、提炼与升华,很朴素,但也很诚实。

 

0巴瓦王永刚14

手绘坎达拉玛

 

 

坎达拉玛猛一看很生猛,越看越虚无。巴瓦介入的做法,比妹岛和世的柔和弱更高级一些。妹岛做曲线,运用日本的弱文化,但巴瓦不是这样,他让人感觉在身处其中,达到目的就完事,很直接。反观库哈斯的CCTV总部大楼,库哈斯要的是出位,要的是强硬,他做的是城市的机器,把建筑做成了城市的大零件,他属于当代的城市化。这些建筑师的房子各有各的特点,跟着有方出来考察,可以有更多的横向对比。

 

 

也许,我们应该学习他处理事情的态度,以及观照事物的维度。

 

有方:探访巴瓦自宅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王永刚:在自宅里,能感受到整个空间自身都在呼吸,室内与室外这样的边界划分失去了意义。在他的自宅里,进屋走走就到了室外,拐着走到了尽头,以为是卧室的时候,出现一个天井花园。他的天井里是有东西的,我们中国的天井里基本上是空的。

 

0巴瓦王永刚15

0巴瓦王永刚16

与古迹有关的边角做法

 

巴瓦的定力很好,他能脱离开和他无关的东西,“二战”和内战都跟他没什么关系,感兴趣的事情就真心去做。他早期作品有很多对设计的冲动和欲望,渴望表达自己;中期着重功能性,做学校、国会大厦;后期为变而变,完成了坎达拉玛。巴瓦是一位爱搞聚会、玩跑车(劳斯莱斯)的生活家,恰巧还是一名建筑师。

 

有方:与翻看作品集里的图纸、照片相比,现场看巴瓦的建筑有什么体会?

王永刚:我们在现场的体会是多角度的,在切身的气候里感觉到风、听到海浪声音的时候,对他的作品会有更深的体会。从斯里兰卡回来后,我翻看《巴瓦作品全集》,配上里面记录的生动故事,从侧面再次将巴瓦这个人物形象勾勒了一遍。书中有一个故事写的大致是:巴瓦从英国回到故乡几天后,在斯里兰卡的码头上,有一个巨大的包装盒从船上卸下来,打开以后,一个崭新的劳斯莱斯出现在面前。真有意思,瞬间我眼前就出现了那台在巴瓦自宅入口处看到的劳斯莱斯。

 

0巴瓦王永刚17

王永刚手绘:从湖心岛看坎达拉玛酒店。

0巴瓦王永刚18

 

有方:这一路看下来,你认为巴瓦带给你的启示是?

王永刚:巴瓦是一个生活的组织者和协调者,始终主动地沿着自己的生活轨迹前行。他这种开放的状态并不是没有边际的,而是适合当地生活习惯、气候条件、历史文化的。

 

巴瓦面对的历史很复杂——斯里兰卡本国的历史悠久,几千年的古文明,还经过几个世纪欧洲航海国家的殖民,再加上他自己多样的人生经历,他的家族的发展和变化,他的个人爱好,游学去到的英国、意大利、东欧等。这些丰富的过去,他可以用恰当的方法随手拿来,随时调用。在巴瓦看来,一个建筑师并不一定需要去完成一个自己的独特语言和形式,或者是在建筑的某个主流体系里找到一个自己认可的脉络。他是要么跟随,要么超越,要么另辟蹊径。巴瓦压根就与建筑史这码事无关,甚至于不考虑这些因素,他是奔着生活去的,奔着自己的兴趣爱好,奔着自己对一些事物、一些场所的想法去的。

 

如果说巴瓦的卢努甘卡是关于时间的存在,坎达拉玛则是他看待自然的哲学;如果说自宅是他空间语言的实验室,灯塔酒店也许是他对历史的审视;天堂之路酒店关乎于他生活中随机的时尚,碧水酒店的开阔与平静,潜藏着他真实情感的再现。

 

他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也是自己一个人度过,没那么多牵挂,因此他的生活和他的建筑形成的状态,恰恰非常统一。真正的内在是他的知行合一,他很真实,没有去迎合什么人,它自己对一个事情有了清楚的判断以后,就开始调用各方面的力量,设计、施工、投资各方面的力量,去实现一个项目。他能够在团队里只有寥寥几人的情况下,同时执行多个建筑项目,例如在三年的时间里,同时完成了议会大厦、一个大学、两个酒店,还有继续改造自己的自宅。也许,我们应该学习巴瓦处理事情的态度,一种方法和心态,以及观照事物的维度。这是他特别的能力。在建筑这个行业里,并不多见。

 

有方:跟着有方出门旅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王永刚:有方是一个专业的建筑考察的组织者和协调者,有方的线路选题、项目选址、学术领队、有方领队,还有来自各个领域的团员们,大家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互通有无,在考察建筑的同时,获得了广泛的交流,这也是参加有方的一个特点。在这里,考察者可以更加专注于看文化、看房子的本身,“删除”一切琐事,沉浸在“里”。

 

0巴瓦王永刚19

团队合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行走中的建筑学所有,图片版权归受访者所有。

投稿邮箱:

1 0 191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