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大舍建筑新作:边园,闲逛者的场所

大舍建筑新作:边园,闲逛者的场所
撰文:柳亦春 | 编辑:原源 | 2020.06.02 19:37
杨树浦六厂滨江公共空间更新——边园  摄影:陈颢

建筑设计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项目地点  上海杨浦区杨树浦路2524号杨树浦煤气厂码头

建筑面积  268平方米

建成时间  2019.10


 

第一次踏勘场地,去到杨浦大桥以东的黄浦江滨江区域,是从离杨浦大桥不远处的杨浦电站辅机厂进入,然后横向平行江面走,依次连通着国棉九厂、十厂、十二厂、电站辅机东厂、肥皂厂、杨树浦煤场、上海煤气厂,越往东走,留下的厂房建筑越少,最后会被巨大的杨浦热电厂的大烟囱吸引。大烟囱下,是紧邻的煤气厂的两个暗绿色的煤气包,这种从不同的厂区横向穿越的感觉非常奇特,这也许是以前船运时代的体验被平移到了岸上,而煤气厂的码头几乎就在密集的信息中被忽略了。

 

鸟瞰  摄影:田方方

第二次去现场是专为煤气厂的码头改造而来,从杨树浦路垂直江面进入,经过绿色的煤气包,视线迅速被一堵长长高高的混凝土墙所吸引,这堵墙遮挡了江面,墙前有几棵带着几分荒野却又错落有致的树木,墙成为了这些树的背景,江面是缺省的风景。这幕场景令我瞬间思绪百转,它像是被这个大都市遗忘的匿名且沉默的纪念物,是黄浦江在工业时代繁忙的历史“残片”(Fragment)。同时,它也是我心中对某些园林的感觉,比如苏州沧浪亭。它比之前遇到的所有江边的场址都更让我感动,尽管这也是一个煤码头,是为运送生产煤气的原料而设的煤炭卸载码头。

 

摄影:陈颢

这堵长长的混凝土墙是建在高桩码头上挡煤用的,为了在煤炭卸载时从高处倾倒呈圆锥状、向外铺开时不至于落到高桩码头和防汛墙之间的缝隙里。而实际情况是,仍有不少煤块落入缝隙,日积月累,尘土覆盖,飞来的草籽生根发芽,竟长成了参天大树;谁也不知道这树是哪一天出现的,它们和这长长的混凝土墙一起,形成了独特的风景,仿佛谁也离不开了谁。

 

植被与构筑  摄影:田方方

植被与构筑  摄影:陈颢

在今天,与龙美术馆艺仓美术馆所在的煤码头一样,这里的卸煤功能也不复存在了,它终于沉默不语,回归作为墙体这个物的本身,它存在的意义被暂时“悬置”了起来。它看上去已如废墟,却充满生机。哲学家齐美尔认为在建筑的废墟中,“仍存活的艺术”和正在涌现的自然产生了一个新的整体,一种典型的统一。正如我们在这个场地上所见,废墟与风景正在融合,“废墟不间断地使其自身进入周围的风景中,像树和石头般与风景一同生长”。它在等待我们再次阅读,并进入记忆,既是要揭示作为它自身的物继续存在的可能,也是在等待它背后的文化意义能被再次体现,或者被携带,或者被因借。这不仅仅是景观性的,因为有着黄浦江的存在,它很容易就被转换为一种甜美的景观性的存在;但是作为上海——在这座长长的混凝土墙体终日忙碌的那个年代,作为曾经中国最大的、占据最绝对比重的工业经济体的上海,这个它背后的某个能量供给源,在今天,它仍然可以以一个微小的局部,去描述我们曾经以及今天的上海。它可以继续匿名,也许静默,或者充满欢声笑语。但是它必须再度被精确化。

 

摄影:陈颢

我在翻阅最初工程师手绘的码头施工图时再次被震动到了。一两张图就描绘了所有物件之间的精确关系,桩基、码头承板、与码头分离基础的吊架行车轨道梁、防汛墙等等,从这一两张图中,你就能读到事物运作的原理,也就是作为一个码头如何可以锚固于江边,同时承载运煤的功能,这种建造与使用的运作关系清晰地表达在纸上。回想今天在专业分工后越来越复杂的机制,反而造成各个部分各自为政的局面,也许这就是今天的很多建筑物看着光鲜实际上却支离破碎无法动人的一个重要原因,如果局部不能叙说整体,它就很难得体。所以得体也意味着可以表达事物的运作机制,必须要说,结构既是造物的基础,也是表达建筑物运作机制的重要因素,这在工业建筑以及城市的基础设施中尤其明了——处于泡沫美学下的当代建筑,它的得体已经被媒体和言语所绑架,这些静默的基础设施,反而呈现了坚实的力量。

 

摄影:陈颢

回过头来,如何让这个堆煤码头曾经的物件再度具有意义、再度精确呢?似乎只是在初见的一瞬间,一段时间以来对很多事情的思考汇集为一个坚定的想法,那就是要把这堵长长的坚实的混凝土墙作为继续建造的基础,就是那种具有地基意义的基础,或者说是一个基座,然后一个跨越防汛墙和码头缝隙、穿越那荒野的树的坡道连桥、一个腾空的长廊、一处可以闲坐的亭,都附着在这堵坚实的墙上。

 

可闲坐的亭  摄影:陈颢

在我心里,这也是一个和“亼屮囗” 的原型理解密切相关的建造构成,从洛吉耶的原始棚屋到中国的传统木构建筑再到密斯设计的范斯沃斯这样的现代住宅,构成建筑的要素始终可以化简到构成汉字“舍”的三个部分:亼(屋顶)、屮(支撑)、囗(基座/围墙)。这个基于既有长墙的建筑其实也是这个“舍”字的隐喻,只不过通常呈水平延展的基座在这里变成了一堵竖向的混凝土长墙,而坡顶,也从双坡变为单坡。

 

混凝土长墙与单坡屋顶  摄影:陈颢
轴测分析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这个单坡的屋顶,是由空间意图决定的,它有效地定义了墙内墙外的空间,墙内对着码头和岸边缝隙里带有荒废感的花园,是落地的檐廊;墙外则是挑空的看江的高廊,一边是压低的,一边是扬起的,暗示了观看尺度的不同,墙退到了观看之后。

 

墙外 之间 墙内  摄影:田方方(上)、陈颢(中 下)

单坡屋顶  摄影:陈颢

边园的建造就像是一次织补(Bricolage) ,因为一切都是就着现有之物来完成的。这堵厚实的混凝土墙和老白渡的运煤构架一样,它们通过“织补”再度发挥出作为一个结构物的结构性能量,同时成为了新的物体或者说整体的一部分。它们仍然强大,并且依旧静默,兀自保持着作为曾经残片的独立性,却又能融入新的整体,或者不如说这新的整体就是由它来生发决定的。这笔直的线性的几何,令新的精确性悄然而至。

 

局部顶视  摄影:田方方

更具体地,这新的精确性是通过切割、打磨、织补来完成的。工人在打磨这堵高墙前面码头的混凝土表面时告诉我,这个地面很不平,磨不平,怎么办?这里打算直接利用原有码头的混凝土地面打磨成一个旱冰场,我们需要的并不是水平,它只需要表面的光滑,它完全可以高低起伏,这才是属于这里的旱冰场。如果我们可以说它属于这里,那么很自然地,我们就可以说,它一定是得体的。

 

旱冰场  摄影:陈颢

但是真正的得体仍然来自于使用。作为一个曾经的码头,保有着这一片空旷,现在人们终于可以来到这里。它可以容纳很多活动,黄浦江是一个背景,这堵墙也成为了背景,它成为了人们在高处看江的廊,也作为旱冰场的看台,或者反过来,这高处的廊也是一个舞台,上演着人们可以漫步穿越或者呆坐一个午后的日常剧幕;那些纤细的钢柱所形成的细框,仿佛就是电影胶片的帧格,在人们的移动中,框出不同时代的证物——热电厂的烟囱、色彩鲜艳的龙门吊、潮水洗刷来洗刷去的污泥中的混凝土块、江对面开始出现的高层建筑和远处的桥及其他……这里就是一个露天的影院。

 

纤细钢柱形成的细框,以及看台  摄影:陈颢

在一次著名学者Yehuda Safran的现场访问中,他问我这个长墙改造后的建筑应该叫什么?“边园”是整个场所的中文名称,开始想把英文译作“Beyond Garden”,但西方人对garden的理解是特别私密的,所以就把名称指向了场地里的这个实体的建筑物,是否可以称为“Wall-Pavilion”,墙—亭,意图表述一个由墙向亭的转化。Yehuda则马上问道:pavilion? 为什么不是balcony(阳台)、arcade(拱廊)或者promenade(散步长廊)?最后他建议法文的passage也许更为符合这个建筑的空间行为:可以任意停留或穿过的散步廊或通道。这忽然让我意识到在如何定义这个空间的类型时,那种意义间的模糊与游移恰恰就在揭示着事物的本质:这是一个闲逛者(Flaneur)的场所。

 

摄影:陈颢

 

设计图纸  ▽

区位图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一层平面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二层平面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南立面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北立面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剖面  ©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完整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杨树浦六厂滨江公共空间更新——边园

项目地点:上海杨浦区杨树浦路2524号杨树浦煤气厂码头

规划设计:致正建筑工作室、刘宇扬建筑事务所、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建筑师: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

结构师:和作结构建筑研究所

建筑设计团队:柳亦春、沈雯、陈晓艺

项目协调团队:张斌、王惟捷、王佳绮、郭怡妦

景观设计咨询:一宇设计YIYU Design、上海罗朗景观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建筑面积:268平方米

设计时间:2018.03-2018.11

建成时间:2019.10

 


 

本文由大舍建筑设计事务所授权有方发布,欢迎转发,禁止以有方编辑版本转载。

 

关键词:
2019
公共空间
公共空间更新
项目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