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荷兰新观察 | 李晋对谈卡斯·卡恩

荷兰新观察 | 李晋对谈卡斯·卡恩
李晋 | 林楚杰 | 2018.04.18 14:00

近几十年里,当代荷兰建筑在全球一直处于先锋队列。作为当代荷兰重要建筑师之一的卡斯·卡恩,其作品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李晋,在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访学期间,曾与卡恩教授进行了对谈,对其新建作品荷兰最高法院进行了探讨。

 

对谈者
李晋(左),卡斯·卡恩(右)

结合在荷兰的多次观察与对谈,笔者对于荷兰建筑的一些基本问题有了一点新认识。荷兰建筑在根植"荷兰性"的基础上,整体呈现出多元发散状态。荷兰性体现在荷兰人对其环境所持有的立场与方法之中,人与环境之间的感知关系是其基本出发点之一;创作理念多立足于个体对环境的感知和判断,在理论与风格渐渐消隐同时,生成了个性迴异而又主题鲜明的作品;如果把荷兰性理解为单纯的表象,只能是南辕北辙。好的标准不仅在于经典,也根植于建筑师自身体验。尊重情感,扎根实践,真实地面对人的感受并进行拓展,也许很多新鲜的视角与逻辑可以由此而发端。

 

备注:以下访谈里,卡斯·卡恩简称为“卡恩”,李晋简称为“李”。

 

01荷兰最高法院北立面和前面的树林
荷兰最高法院北立面和前面的树林
02荷兰最高法院总平面图
荷兰最高法院总平面图
03荷兰高等法院一层平面图
荷兰最高法院一层平面图

 李:我在两个月前参观了这栋建筑,很让人触动。这个建筑很安静也很漂亮,而且新的建筑和旧的环境联系紧密,对潜在的环境有一种清晰的表达。当我站在建筑对面的街道时,从远处看它,觉得这个建筑变得非常优雅,仿佛成为了一种背景。夜晚,建筑变得柔和起来,可以看到前面树林的清晰轮廓。当我站在门厅里向外看时,又可以看到美丽的风景。当在建筑旁边看建筑外立面上的玻璃时,可以看到树的轮廓倒映在玻璃上。建筑的每一个部分均能触碰到观察者的神经,我对教授在设计过程中的思考方式非常感兴趣。在你的建筑设计里,对潜在环境、旧环境的感知,是不是重要的出发点? 

 

04南立面局部
南立面局部

卡恩:我认为你的观察是非常敏锐的。对于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建筑所在街区的信息,例如树的位置、街道的位置等如何界定了这个项目。另外,基地在城市中的份量,以及城市的历史文脉等,都影响着设计建筑的方法和过程。我们认为,这类项目在荷兰是非常重要的项目。城市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它明确规定了在具体的地方能够建造什么建筑,所有的建筑都被给予了一个“信封”,城市规定好了建筑物的规模和建筑物的高度等,你能建造什么,或者你被鼓励去做什么,都有非常直接的规定。

 

不过,在“信封”里如何设计一个建筑,依然有着很多可能性,比如如何组织建筑的空间,以及如何将它们联系起来,如何体现你的喜好,你都要表达出来,你把入口设置在哪里,你把雕像放到哪里,还有你赋予了建筑什么材质。对于荷兰最高法院这个项目,街道和转角是非常重要的考量元素。法院所在的Korte Voorhout 街道长度很短,一侧连着开放公园,另一侧是政府的特殊区域和大使馆,区域的空间被树林所覆盖,这是设计关注的一个重点。另一个重点是,设计要考虑最高法院本身的特点,它的组织具有二元论的特征。一方面,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公共机构,最高法院的规则影响整个国家的司法系统,其规则在社会中非常重要,具有代表性的公共功能。另一方面,法院里的人员做的是非常科学和抽象的工作,需要一些私密的空间以集中注意力。

 

李:是的,建筑的氛围和旧环境非常的整合,我非常喜欢它。

 

卡恩:我们在做这个建筑的时候,给了建筑一个石头的基座,同时在石头基座上设计了玻璃的外立面,玻璃看起来非常抽象,可以创造出一定的透明性。石头和玻璃的运用给人很亲切的感觉,同时产生了一定的距离感,就像法官的法官袍和假发,它们就像一件套装,如同一种机制的代表,深深的去人格化。建筑带给人的亲切感和距离感相结合,组成了整个建筑的性格。石头的部分是在地面上的,加上公共空间、建筑的前厅和走廊,一切都是从物质中切割出来的,它们创造了开放的空间。

 

05首层空间与室外的渗透关系图
首层空间与室外的渗透关系图
06树林雕塑和幕墙
树林、雕塑和幕墙

李:是的,从大厅到外部,我感受到非常强烈的引导。

 

卡恩:假设你站在建筑内向外看,犹如置身树下,这种感觉是对旧的公共空间的一种皈依感。

 

李: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雕像的轮廓。

 

卡恩:是的。我们将雕像放置于地下室的顶部,当人们面对从室内到公共空间不可逾越的界限时,雕塑的存在使人产生一种似乎可以完全触碰的感觉,将室内外相连接起来。尽管这很简单,但它使用了文学式的修辞,这远远超越了现代主义建筑,没有纪念性的形式。这是带有限制性的,简明的方法。

 

我们从绿色的雕塑开始着手,加上绿色的树,选择了一个微微偏绿的石头,以及带有一点绿色的玻璃,让所有的事物都产生了关联。

 

07雕塑幕墙与室内空间
雕塑、幕墙与室内空间

李:我认为你的分析非常准确,很细致,对所有元素的分析都非常有深度,能触动到人的感知。你的设计非常温和,建筑甚至成为了旧环境的一个美丽背景,同时唤起了潜在的环境氛围。你之前评论概括“这个建筑的透明度,这对公共空间是重要的,它带来了清晰的辨识度”,能否解释一下?

 

卡恩:它呈现了自然的体验,因为我们将不同的元素联系了起来。人们可以看到建筑内部发生了什么,建筑内是没有秘密的,在荷兰社会里,信任是很重要的。走在街上,你可以看到城市的夜晚,你也可以看到建筑内部的任何地方,因为没有什么是需要隐藏的。我认为高级法院也是如此,没有什么需要隐藏的,它应该是完全开放的、透明的,就如同法官裁决的方式,所有事情都需要讨论。

 

李:我认为你的想法非常有趣。你的设计背后是否有一个强烈的意义?是否想去表达一种意义?是否尝试富于逻辑性地表达这些意义?而有些建筑师极力去避免触碰意义,他们只是仅仅想去构建建筑物和人的感知之间的联系。但有的建筑师则恰好相反。你是如何思考这一点的?

 

卡恩:在这个设计里,意义是非常重要的,因为高级法院在国家里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设施,这对我们的民主系统来说是非常基础的,因为司法独立于行政的系统,对我们来说是有政治意义的,对我们来说这是基础。

 

此外,城市是个体的一种价值产物,城市反映的是个体共同所想的、个体共同的喜好。基于个体共同的价值观,我们不断地建造,并与世界来分享我们周围的一切。

 

08 大厅室内
大厅室内
09入口局部夜景
入口局部夜景

李:意思是我们不能抽象地谈论某些事情,而是应该根据不同的环境来思考建筑,赋予它含义,是这样么?

 

卡恩:是的。无论设计的是一座学校,还是其他的房子,例如高级法院,我们总是会花很多心思,非常细心,虽然不同项目的着重点不同。

 

10办公区中庭1

10办公区中庭2
办公区中庭

李:在建筑的上部有小中庭,周围围绕着餐馆、办公室和会议室。我觉得你对材质的运用很特别,墙和地面的材质是天然石材,它们和白色的天花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在传统的建筑手法里,墙面和天花板通常是同一种材质。这是否可以理解为一种演变——从强调盒子的体积感,转变为强调轻快的感觉?

 

卡恩:我并不这样认为。我们并没有好像大众看到的那样,从现代建筑思想上得到很多。我的意思是,现代建筑是一件非常普通的事,一件很成熟的、已经被接受的事。现代建筑在当下的社会环境中,是一种语言,而不是一种意识形态。在建筑的上部,我们希望设计一个去核心的、有着不同功能用途的办公区域。这个区域的一部分是理事会,另一部分是诉讼庭。这两部分,是高级法院里相互补充的完整区域,在它们中间是图书馆、餐厅和其他。在1617世纪海牙的大宫殿里,这个部分是围合起来的,拥有巨大的楼梯,楼梯和地板上的空白和浅白天然的石头、石膏天花板,称得上是宏伟的宫殿。我们希望设计一种当代的办公空间,特别是人们相聚的空间,而非单纯工作的房间,在这里彼此能看见对方,不是他们工作的房间,而是在他们能相互看见对方、喝咖啡的地方,这种场所给人完全不同的感受,能找回在荷兰大宫殿里的感觉,这样能带给它一种强烈的特征。对于现代建筑里“体量和盒子”等说法,我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了,我们已经完全从那里解放出来了。

 

李:我所感兴趣的是,一般来说两个不同的表面,以前材质应该是一样的,而在现在,在许多当代的建筑里,建筑的不同侧面有不同的材质,我感觉非常轻盈——那不是一个盒子,而是一个表面和另一个表面的关系。我感觉不到重量了。

 

卡恩:无拘无束的。

 

李:是的,无拘无束的,我在建筑里感觉非常放松,而不是被强烈的力量所影响,仅仅是让我放松,我非常喜欢它。

 

 

 

 

11荷兰最高法院剖面图
荷兰最高法院剖面图

12办公区中庭1 ps

12办公区中庭2 ps
办公区中庭

卡恩:在操作这类事情时,我们不是在一系列严格的规则下工作的,而是可以自由地改变建筑表面的材质,从玻璃变成石头,等等。

 

李:这和我想象的是完全不同的方式,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复杂,而是更有趣。

 

卡恩:是的,我们的项目都是建立在简单、清晰的想法之上,然后通过感受去完成,所做的事情是非常基础的,必须始终如一地坚持基础的方法。这不是极简主义的做法,有时会很简单,但不是极简主义。我们总是有一个目的,有一个动机。

 

李:简单来说,怎样形容你的设计方法?

 

卡恩:我们总是试图去找寻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这点很重要。每一个项目都有很关键的点,即是建筑和城市、社会之间的联系,我们试图去寻找为什么建筑会在这个位置,这栋建筑存在的理由,这个建筑的目的,还有它对整个城市的意义。一旦定义了这点,我们就几乎定义了关于这个项目的所有想法,接着我们会试图去接近主要的设计理念。在演进的过程中,我们会比较激进,因为它是很简单的、非常清晰的,我们需要把它变得更强烈,同时变得更舒适,我们需要在细节上投入很多精力,必须小心地去对待它。这不是极简主义,但是是简单的想法。简单的想法需要很精确的和谨慎的操作,需要很多耐心和关心,所以要做的是去发现,或者尝试去发现项目背后的主要问题。

 

李:你的意思是要发现关键点,发现关键的问题。

 

卡恩:是的,这个关键点引出了项目的主要问题,同时推进这个项目。我并不附加其他想法,而是接近它然后试图去尽可能用激进的方法来演绎,使得这个建筑具有自己的特点,拥有自己的身份,这就是为什么建筑都各不相同。就像高等法院,那个用黑白大理石所包围的中庭,有着很强烈的内部一致性,它也是由强烈而简单的想法产生出来的。

 

我认为,每个建筑师做的,不应该仅仅是对使用者或者客户有所帮助,更应该为城市带来益处,对建筑所在的地方有积极的作用,让环境应该变得更好,让建筑发挥积极的作用。这就是我们想做的事情。

 

李:谢谢!

 

 

对谈者

卡斯·卡恩

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建筑与建成环境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建筑系系主任。当代荷兰重要的建筑事务所之一 ——卡恩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

代表作品:荷兰最高法院、伊拉斯姆斯大学医学教育中心、比利时Heimolein火葬场、荷兰驻莫桑比克大使馆、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航站楼、皇家艺术博物馆、海牙B30大楼、Weena大道、格拉纳达大学制药学院等。

荣誉和奖项:荷兰最高法院荣获2017年度Fassa Bortolo国际可持续建筑银奖;伊拉斯姆斯大学医学教育中心荣获2015Mies van der Rohe提名奖。

 

李晋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2016中国建筑设计奖·青年建筑师奖获得者,亚热带建筑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中国绿色建筑与节能委员会委员,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访问学者。

代表作品:南京理工大学体育中心(合作)、广东药科大学体育馆(2010年第16届广州亚运会排球比赛馆)(合作)、河南省信阳明港机场航站楼及航管楼、重庆理工大学体育馆(合作)等。

 

 

图片来源:卡恩建筑设计事务所

 


 

版权声明:本文由作者授权有方发表,禁止以有方编辑版本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kees kaan
人物
卡斯·卡恩
荷兰最高法院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