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建筑地图184 | 海牙:荷兰“皇城”的建筑能量

建筑地图184 | 海牙:荷兰“皇城”的建筑能量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2.10.13 10:15

海牙虽不是荷兰法定首都,却是荷兰中央政府所在地、荷兰国王居住办公地,所有的政府机关与外国使馆都位于此,另外最高法院和许多组织也都在此办公。

 

最近十几年来,由于荷兰推行的PPP计划(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荷兰政府开始将其办公楼以公私合作的形式进行招标——给予了许多建筑事务所机会,参与到海牙的众多重要政府办公楼项目中来。其中就包括OMA、KAAN Architecten、MVSA等荷兰本土知名建筑公司。

 

除此之外,海牙也有着荷兰结构主义代表人物凡·艾克的最著名的两个教堂之一:范阿尔斯教堂,以及葡萄牙建筑师西扎早年设计的社会住宅项目、美国建筑师迈耶设计的市政厅与图书馆。

 

小小的城市,却包含着相当大的建筑能量。一起走近海牙。

 

海牙建筑漫游地图(编者绘)

 

 

 

01

荷兰高等法院

Supreme Court of the Netherlands

KAAN Architecten,2016

 

©Fernando Guerra | FG+SG

最高法院坐落在海牙历史街区内,北侧背靠运河,地块面积2500平方米,建筑面积达1.8万平方米(含地下停车场)。由于竞赛要求明确而严格,建筑形体几乎没有变化的余地——满占场地、沿街布置的长方体,顶层退台。建筑设计重点在于复杂的功能及流线安排、建筑与城市的关系梳理、空间的设置及材料的运用。

 

街道连接着议会大厦等行政机构,最高法院与街道公共生活的关系是设计的重要关注之一。建筑一、二层除了必要的入口和辅助性功能外,设置了一大一小两个两层高的法庭,分别容纳400人和80人。结构和功能尽量安排在北侧,前庭得以沿街布置。北侧结构往上延伸到3层,支持起一系列沿建筑短边布置的巨型桁架,以支撑上部荷载。

 

这样的安排形成了首层的无柱公共前庭,供休憩及大型活动使用。前庭和人行道没有高差,只以一片带玻璃肋的幕墙分隔。幕墙采用了数层厚的高性能玻璃,并考虑了防盗功能。阳光透过玻璃变成了绿光,与前庭的灰绿色石灰石相互加强,呼应了街道绿荫。

 

桁架所在的第三层及以上各层为办公层,为350名法律工作者提供了办公室、图书馆和餐厅。办公区划分为两个不同的行政功能,一为理事,二为检察。两个部分中庭皆有天窗纳入自然采光。三层由于功能为过渡区域,且存在桁架,立面为石材幕墙加以开窗,石材一直延伸至建筑的东西立面。上部办公区采用了标准化的竖窗,具有良好的热工和降噪性能,遮阳和部分通风措施亦整合在窗里,且部分窗户可以开启。窗户构件哥特式的竖肋为建筑增添了多层次的可读性。幕墙的结构隐藏在竖肋之后。

 

 

02

海牙市政厅与图书馆

City Hall and Central Library

理查德·迈耶,1995

 

©Richard Bryant / ARCAID

海牙市政厅是一座引人注目的白色建筑,由美国建筑师理查德·迈耶设计,于1990年代中期完工。中庭全年举办各种活动和展览,大楼里设有公共图书馆和市档案馆,其他功能包括议员办公、婚姻登记、市政办公和小型商店等。

 

市政厅的建筑面积达15万平方米,共14层高。平面形态由楔形的基地决定,而周边城市街区的现有网格系统则成为内部相应功能布局的依据。建筑在垂直表面具有统一的模数,清晰地表达了构造方式,加上外部纯净的材质和色彩,使建筑充满了简单明亮的特质。主图书馆位于综合体的西北端,其半圆形的动感体量为两侧道路塑造了一个具象的标志。项目的主要特点是14层通高的开放式中庭空间。中庭上方的玻璃屋顶设计可以允许充足太阳光的摄入,但同时也能有效控制室内温度。布置在两侧的空中连廊中和了内庭单一的方向性,廊上的行人可以看到一侧透明的小会议室,那是用于议员与市民会晤的非正式空间。

 

市政厅也是海牙地区首个能够从始至终遵循高建设标准的大型建筑项目。与许多荷兰城市一样,当地建筑开发方大多习惯采用“奶酪切片法”,在施工过程会议里,总会不断提出更多的预算削减。但迈耶始终保持强硬态度,一直拒绝妥协,最终项目得以实现了较高的完成度。

 

 

03

荷兰财政部大楼翻新

Renovation of the Ministry of Finance

MVSA,2009

 

图源:MVSA Architects

荷兰财政部所在的建于1975年的粗野主义建筑虽然气势恢宏,但对现代办公并不友好。堡垒般的混凝土体量将它与城市和人们隔绝开来。在内部,员工们需要努力适应一个老式的、相当幽闭的工作环境。建筑需要更新结构至现代的舒适度和能源消耗水平,软化其坚硬的外壳,创造一个更开放的公共界面,流动的当代工作空间,甚至为公民开放一些共享区域。

 

为此,MVSA建筑事务所添加了强烈的透明度措施——玻璃立面包裹着混凝土结构,镂空的入口使建筑在外观上更容易接近。玻璃立面不仅软化了粗野主义建筑线条,它还作为一个气候和声学缓冲区,有助于建筑的整体可持续性。立面还可以改善通风,帮助控制冷凝和防止冷风。所有这些都在保留原始结构的同时实现。

 

原来的建筑包含两个庭院。建筑师把其中一个变成了公共空间,通过两个入口进入;用玻璃屋顶覆盖了第二个庭院,创造了一个中庭,在那里工作人员和来访者可以见面和交流。包括棕榈花园在内的绿色元素也被包含在建筑的上层,为员工创造了一个鼓舞人心的环境。另外,在Korte Voorhout和Prinsessegracht的拐角处再增加一个冬季花园。

 

由于使用了热能储存和天花板冷却系统,翻新后的结构节省了巨大的能源。由于所有这些干预措施,建筑的EPC系数为0.89,远低于要求的1.40。

 

 

04

荷兰政府部门大楼

RIJNSTRAAT 8

OMA,2017

 

摄影:Delfino Sisto Legnani & Marco Cappelletti ©OMA
摄影:Nick Guttrige ©OMA
摄影:Delfino Sisto Legnani & Marco Cappelletti ©OMA
摄影:Nick Guttrige ©OMA

由BAM,ISS 和OMA建筑事务所组成的以贫困人口命名的公私合作企业,对位于海牙中央车站附近的一个近90000平方米的建筑进行了翻新改造工程,使其成为了荷兰政府的一个现代化、透明的办公场所。这栋位于 Rijnstraat 街8号的政府办公大楼,包括了荷兰外交部、基础设施和水利部、难民接待处和移民服务中心在内。

 

在改造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建筑师Jan Hoogstad在1933年的原始设计中就已经保持了强大的可持续性概念与发展理念。改造后的建筑引进了开放式办公室,和贯穿建筑全长的新走廊,提高了建筑内部的方向感,而用玻璃幕墙代替原来坚固的墙壁是为了便于与城市相互联系。新走廊是一条新的、扩大的、作为公共广场的通道,项目与周边城市之间的互动需要通过创建一个新的扩大的公共广场来实现。

 

建筑还设计了多种可持续性发展措施,如在中庭采用了三面玻璃,另外还安装了太阳能板、LED 灯,并且实现了热冷能量的储存,大大降低了能源消耗。新材料的使用已经被减至最少,在被拆除建筑的20%材料中,99.7%被重复使用。

 

 

05

B30大楼改造

Bezuidenhoutseweg 30

KAAN Architecten,2017

 

©Karin Borghouts
©Sebastian van Damme
©Karin Borghouts
©Sebastian van Damme

©Karin Borghouts

始建于1917年, B30由当时的政府首席建筑师Daniel E.C. Knuttel设计,为财政紧缩时期的外交部办公所用。1994年由Hans Ruijssenaars负责翻修。B30具有强烈而独特的风格,在荷兰已被列为一级保护建筑。它坐落在海牙市中心,邻接海牙森林,矗立在连接皇家宫殿 Huisten Bosch和荷兰国会建筑Het Binnenhof的历史轴线上。

 

KAAN Architecten用清晰的布局和建筑设计将B30本来封闭而等级清晰的空间(一种契合20世纪初人们对国家认知的氛围)转化成一个开放、透明、与时俱进的工作环境。底层设立餐厅、咖啡馆、图书馆、会议室和研讨室,公开透明,面向公众。所有通道都相互对齐,打造了贯穿整座建筑的视觉通廊,加强了建筑内部与外部街道、森林、花园的联系,也简化了内部的路径。

 

建筑的中心是一个开敞的中庭,在这里,荷兰艺术家Rob Birza应邀设计了一个新的马赛克地板图案。这个抽象的花园图案不仅赋予了内部景观新的生命力,也让它与外部的城市森林和花园有了视觉上的联系。

 

 

06

Grotius住宅塔楼

MVRDV,2022

 

©Emmely van Mierlo

©Daria Scagliola
©Emmely van Mierlo

项目位于海牙的Grotiusplaats地区,距城市中央车站和荷兰皇家图书馆仅一箭之遥。两栋塔楼分别高120和100米,总建筑面积为 61800平方米。凭借其堆叠式造型,项目在市中心增加了可负担出租住房的数量,且其门口就是公共交通枢纽。该综合体有655套公寓,有114套用于社会保障式租赁,另有295套用于中端市场的租赁行业。

 

塔楼顶部向上延伸到一个由退台和梯田构成的形态,堆叠的皇冠造型为海牙的城市天际线增添了引人注目的新元素。通过对塔楼底部的巧妙塑造,在保留直通街道的同时,还创造了全新的广场空间;并呈现了从不同角度观看有着微妙形状变化的两栋建筑。颜色和材料的变化还为项目增添了额外的色彩,露台和外墙都采用了可持续的竹复合材料。塔楼底部的颜色渐变,从上方的米色过渡到底层的煤灰色,确保了地面层视角感受的软着陆。

 

虽然塔楼的公寓租金和面积各不相同,但每间公寓都设有大窗户,即使是最小的角落公寓也能欣赏到美丽的景色。每间住宅公寓都配有一个户外空间。在较高的楼层,居民还可以踏上顶部冠状堆叠的露台;而塔楼的剩余部分就都是阳台——部分突出,部分作为凉廊内嵌在塔楼之中。

 

 

07

两座房子与两个商店

Two Houses and Two Shops

阿尔瓦罗·西扎,1988

 

©Duccio Malagamba

这座由两所房子和两家商店组成的奇特建筑群是Álvaro Siza于1983年至1988年在海牙建造的名为“De Punkt en De Komma”的住宅开发项目的一个分支。在这个早期的项目中,葡萄牙建筑师似乎有在向“阿姆斯特丹学派”致敬的意思。同样的荷兰传统也出现在位于Ven der Vennepark停车场入口的综合体中。

 

正如西扎自己所指出的,砖、曲线和垂直线条在其中一个建筑中占主导地位,而白色石膏、直线和水平线条则在另一个建筑中占主导地位。从一个角度看,砖块成为了白房子的背景;从相反的角度看,白房子被砖房子挡住了视线,“就像日食一样”。它们共同构成了一种引人注目的形式对比,使人想起1920年代主导现代荷兰建筑的两种互补趋势:Kramer那几乎可以称作表现主义的模式,以及De Klerk vis-á-vis Oud的基本正交组合模式。

 

 

08

祖德公园体育中心

Sportcampus Zuiderpark

FaulknerBrowns Architects,2017

 

©Scagliola Brakkee
©Hufton+Crow

©Scagliola Brakkee

项目创新性地将教育、体育、运动科学和社区结合为一体。耗资5000万欧元、占地33000平米的体育中心包含了体操馆、沙滩运动馆、观客竞技场和一个多功能体育馆, 也提供多样的运动科学和教育空间。建筑平面呈曲线形,在地面层由预制的混泥土面板建造成一个简洁的基座。立面的上半部分用金属“缎带”表达,这些缎带宽度变窄,扭曲,从而逐渐展露出玻璃外墙。由高度抛光的不锈钢板组成,这些“缎带”随着光线和云的形状变化改变色彩,同时反射出周围自然环境的动态变化。曲线让边缘呈现向远处延伸的错觉,从而减小了视觉尺度。

 

室内最大的体量空间主要是运动场,被放在建筑的背后,这样建筑前部的高度可以大大降低,用作教学空间。挺拔的后立面对应了城市的尺度,而前里面则对应了公共绿地内人的尺度。在这里,一个色彩多样的入口庭院作为公园的延伸,本质上连接了中心本身和走向体育中心的路径。

 

祖德公园体育中心不仅达到了国际体育赛事的承办标准,也为普通民众提供教育和休闲性的无障碍设施,为宣传全民健体提供了良好的环境。体育中心激励了各种年龄阶层的人跟随运动员的脚步,参与到新的活动中来。

 

 

09

范阿尔斯教堂

Pastoor van Arskerk

阿尔多·凡·艾克,1969

 

©Mortiz Bernoully

1963年,凡·艾克受委托在海牙郊区的一个居住区边上设计一个天主教堂。用地在居住区一侧的一片树林边上,为48×40米的矩形,一条水渠把用地和道路隔开。

 

建筑的平面东西向中间为一个两层高的中殿,贯穿整个建筑,这个空间就是最初的穿过建筑的路径;但不同于最初的设想,中殿东西两端为封闭的墙体。在建筑外观上,由于其高度它也成为建筑的焦点,中殿两侧是低层的礼拜堂。

 

中殿空间的垂直性暗示了哥特教堂的中殿特征,它的功能类似于拜占庭教堂的前厅,两侧的礼拜堂低矮幽暗的空间则类似于教堂中的地下室,因此,凡·艾克的这个建筑与基督教传统有诸多呼应,中殿沿东向被四个门式混凝土担架分成五跨,每个担架顶部带有一个圆筒形的天窗,为中殿提供顶部采光,门式担架与侧墙分离,形成了一种对峙的效果。两侧墙之间的距离为5米,框架栓之间距离为3.5米,天花板高度为10.5米,中殿地面由西向东逐渐抬高,突出方向性和仪式感。其间有几个小的祈祷空间,一个在入口处,另外4个半圆柱形嵌在门式框架之间。

 

 

10

Ypenburg住区规划

Ypenburg Social Housing

MVRDV、Diener & Diener等,2015

 

图源:MVRDV

图源:密斯奖官网

Ypenburg是个典型的Vinex住区(荷兰半郊区式、卫星城类型的住区统称)。1993年末,住房部长选取地址,计划在2005年之前拟建60万个新住宅,并且规划了7个主要城市圈的30万平方米的新住宅量。Vinex是这一政策的成果。

 

Vinex的特点是低层住宅与中高密度城市空间混合,导向了一种既非城市也非乡村——甚至也非郊区式的住区环境。这是一种带有小花园的、相对封闭的住宅模式。单一的文化特征,以及公共活动和基建的缺失是部分建筑评论家对Vinex模式的主要批评。但事实上荷兰大部分被称作城市的区域,“城市并不太高密,郊区并不太荒芜”是其共同特质。在海牙郊区的Vinex与鹿特丹市内住区的生活,并没有本质区别。

 

在海牙城市边沿的Ypenburg的7000个住宅区域的规划项目中,MVRDV的出发点就是如何避免这种Vinex通常的幽闭氛围。MVRDV负责的 Waterdijk区域建筑设计,由一系列色彩斑斓的房屋集群组成,相同的抽象形体具有强烈的“居住原型”的意味。该区域占据了特殊的位置,有潜力营造最具亲水性的环境,从而提升其吸引力。Diener & Diener事务所做的Ypenburg Singels 区的住宅,有意突出了其城市性。他们研究了不同的类型的组成方式,将不同剖面标高的住宅并置在一起,甚至屋顶起坡的角度和方向也精心设计。两家事务所以不同的方式回应了该类型住区“睡城”的弊端。

 

参考资料:

[1]朱亦民,《迷宫式的清晰:荷兰结构主义建筑》,有方,2016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OMA
建筑地图
海牙
荷兰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