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经典再读37 | 玻璃之家:前卫的透明

经典再读37 | 玻璃之家:前卫的透明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19.09.09 11:34

 

1932年,玻璃之家(Maison de Verre)在巴黎左岸落成,落成仪式上名流汇集:马克斯·恩斯特、胡安·米罗、保尔·艾吕雅等人皆在场见证了这座建筑的诞生。玻璃之家是最早使用钢结构建造的住宅,经常与勒·柯布西耶的萨伏伊别墅一起被拿出来讨论,是早期现代主义住宅的代表作品之一。

 

拥有建筑师、室内设计师、家具设计师等多种身份的皮埃尔·夏洛(Pierre Chareau),职业生涯仅有四座建筑建成,却仅凭借一座玻璃之家,就把自己的名字写进了现代建筑史。

 

 

背景

 

1928年,达尔萨斯夫人在圣纪尧姆街31号买下了一座老房子,打算拆除现有的建筑,为达尔萨斯医生和她自己设计一座新房子,以及一间妇科咨询诊所。老房子位于街区内部两个庭院之间,这首先定义了它的几何形状。由于顶层一名受保护的租客拒绝离开公寓,这对夫妇不得不重新考虑最初的计划。

 

在皮埃尔·夏洛的职业生涯里,至少在玻璃之家完成之前,他的作品一直在对“现成品”的崇拜(受达达主义影响)与对工匠技艺的高标准(来自装饰艺术运动)之间摇摆不定。

——肯尼思·弗兰姆普敦,《折衷主义建筑师皮埃尔·夏洛》

Frampton, Kenneth (1984). Pierre Chareau an eclectic architect.

 

 

结构

 

经过考量之后,皮埃尔·夏洛决定用钢柱支撑起顶层公寓,拆除较低的楼层。新建筑像抽屉一样被嵌入老建筑中,其结果是建造了三个新的楼层,而不是原来的两层,并为客厅创造了两层通高的空间。此外,新的暴露在外的金属梁与柱展示了建筑结构与材料的真实性。

 

拆除底层,用钢柱支撑起顶层公寓
改建完成后的玻璃之家

面向庭院的立面被半透明的20cm*20cm*4cm玻璃砖包裹,玻璃之家的名字也因此而来。半透明玻璃砖一方面为室内带去温柔的自然光线,另一方面也满足医生夫妇工作及生活的私密性需求。

 

被半透明玻璃砖包裹的建筑立面

1920年代,尽管文化创新的思想席卷了西欧,但现代主义建筑的原则却是十分鲜明的。当时的建筑一般都会严格遵循建造过程和实用功能方面的理论,而不是自由地进行形式和感官上的实验。

 

普林斯顿大学建筑学教授埃丝特·达·科斯塔·迈耶(Esther da Costa Meyer)表示:“玻璃之家是个充满了奇思妙想的地方,引人入胜而又矛盾重重。如今我们已经见惯了带有玻璃外墙的房子,但在当时,这是前所未有的。”[1]

 

夜晚的玻璃之家光影效果迷人

建筑的梁柱支撑结构意味着内部空间可以大面积地敞开,混凝土地板如同浮在空中一般,不同的空间区域可以由推拉门屏隔开。玻璃墙面使整个内部空间都沐浴在了自然光线之中,如果置身于墙外的花园中,则会时不时地看到屋内的光影浮动。

 

夜晚的玻璃之家光影效果迷人

 

空间

 

进入房子之前,需要先通过一个狭窄的通道,然后来到一个庭院,庭院里有多处不同的入口。达尔萨斯医生的诊所位于一层,面对着后面的花园。在诊所接待处的前面,隐藏着一系列的可移动的半透明面板,一处可打开的半透明旋转门藏住了通往二层的楼梯,也暗示了访客:再往上走就是房子主人的生活空间了。半透明旋转门分隔了公共与私人两种空间,但又显得轻巧,不会感到生硬。

 

一层平面图
入口空间
一层诊室
一层达尔萨斯医生办公室
一层半透明旋转门

往二层走的时候,可以开始感受到玻璃幕墙创造的室内效果。这种效果在两层通高的客厅里可以被充分地感受到。不断的自然光展示了夏洛对玻璃之家的所有设计意图:首先是结构上的真诚,展示金属型材;其次以复杂的活动隔断系统与家具组合为基础的装饰,主要用木材建造,更接近新艺术风格。与客厅位于同一层的还包括厨房、餐厅、日光房和一个小书房——可以从达尔萨斯医生的办公室里进入。

 

二层平面图
室内空间概念模型

通往二层的楼梯

二层通高的客厅

二层通高的客厅
属于女主人的会客厅,梯子上去就是一个小卧室

主卧和次卧位于三层,面对着后花园,而服务区位于北面,在新建造的体量内。

 

三层平面图
三层小卧室

装配

 

玻璃之家是一个卓越的可变计划,以至于每一处转换都会出现最终动机变量。从一种情况下的必要性过渡到另一种情况下的便利性,或者让我们说,这种“设备之诗”在一种情况下比在另一种情况下具有更明显的象征意义。

——肯尼思·弗兰姆普敦,《折衷主义建筑师皮埃尔·夏洛》

Frampton, Kenneth (1984). Pierre Chareau an eclectic architect.

 

住宅的物理边界由于其分区的构造复杂性而变得模糊,划分不同房间的墙壁并不是单一的双线,而是可以折叠或旋转的元素,它们并不遵循房子的结构网格。

 

从建筑内部看,这些线条变成了复杂的栏杆、可以移动槽形空间的梯子、半透明的屏幕或玻璃和金属架子。这种复杂的美学并不像肯尼斯·弗兰普顿在他的文章《折衷主义建筑师皮埃尔·夏洛》中所说的那样,试图以功能为目标,而是一种建设性的诗意,它将技术引向了其时代的制造极限。其可移动元素的复杂性将这栋住宅置于建筑史上一个永恒的位置。我们不能严格地把它置于现代运动之中,它的美学更接近于20世纪五六十年代设计的建筑。[2]

 

可移动的梯子更方便取书

既可以放书又可以拿来分隔空间的书架
扶手细部

除夏洛之外,杰出的金属匠人路易斯·达尔贝(Louis Dalbet)和荷兰建筑师贝尔纳德·毕吉伯(Bernard Bijvoet)也参与到了这项工程之中。达尔贝亲手制作了这座房子里的所有金属部件,包括客厅里的通风百叶窗、达尔萨斯夫人卧室中的可伸缩楼梯,以及浴室里各种不可思议的元素——飞机机翼一样的可移动铝板,将达尔萨斯医生的淋浴空间与夫人的盆浴空间分隔了开来。

 

室内细节
通风百叶窗

一种极具感染力的趣味性贯穿了整个玻璃之家。但它也有着亲切舒适的一面。夏洛用自然材质平衡了工业用材的生硬感:倍耐力橡胶地板和金属格栅楼梯,被其他区域的木材、石板和光亮的漆面柔化了。所有的家居摆件都有着光滑的表面触感,直角边缘也统统被磨圆。一块亮眼蓝色的地毯令人惊喜地出现在了女主人的会客厅里,于是这片区域便顺理成章地被称作“蓝厅”。

 

“蓝厅”

达尔萨斯医生的朋友让·吕尔萨(Jean Lurçat)为他设计了挂毯和刺绣装饰,给整个空间带来了更加丰富的层次和质感。原本在照片中看起来冷冰冰的东西,实际接触起来也会给人温暖的感觉。

 

室内细节

玻璃之家的“透明性”

 

也许,探讨玻璃之家最模糊的方面是玻璃和透明度的关系。住宅的两个主要立面(北面和南面)都使用半透明的玻璃砖,在非常特殊的地方有开口。夏洛通过建造半透明的幕墙,挑战了与玻璃相关的价值观。从内部看,玻璃幕墙作为一堵过滤光的墙,没有参考任何外部景观,既没有入口庭院,也没有后花园。这种与传统材料特性的矛盾是夏洛工作方法的最明显的例子之一。文化背景没有影响他的设计决策,也没有改变他创造新空间和氛围的尝试。[2]

 

艺术家Loustal绘制的玻璃之家内生活场景

“二战”期间巴黎被占领,达尔萨斯一家与夏洛一家逃到了美国。玻璃之家中的家具都被他们藏在了一位法国乡下亲戚的谷仓里。战争结束后达尔萨斯一家返回巴黎,此后,这座房子一直属于家族财产,直到2006年,玻璃之家被卖给美国收藏家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他对这座房子进行了一丝不苟的修复,如今,他与自己的法国妻子及孩子们一起生活在这里。夏洛则继续留在了美国,于1950年去世。

 

参考资料:

[1] Maison de Verre, Hugo Macdonald, Kinfolk Issue 30

[2] Maison Verre, Hidden Architecture

 


本文文字及编排版权归有方空间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巴黎
法国
玻璃之家
皮埃尔·夏洛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