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string(2) "on"

经典再读128 | 维罗纳人民银行总部:斯卡帕的空间之谜

经典再读128 | 维罗纳人民银行总部:斯卡帕的空间之谜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1.12.06 10:38

 

 

维罗纳人民银行总部

La Sede della Banca Popolare di Verona

建筑设计:卡洛·斯卡帕、Arrigo Rudi、Valter Rossetto

建成时间:1981年

项目地点:维罗纳,意大利

 

从1973年起,斯卡帕陆续接到中型甚至大型新建项目的委托,类型涉及办公楼、图书馆、住宅商业综合体、工厂等。这对于斯卡帕而言是一程新的探索,维罗纳人民银行总部项目的委托就发生在这个阶段。然而由于1978年斯卡帕突然逝世,所有项目都被迫中止,银行项目成为仅存的果实。无论是从作品本身,还是建筑师职业生涯的角度来看,维罗纳人民银行项目对于理解卡洛·斯卡帕的设计思想和方法来说,都具有重要研究价值。

 

项目地块上原本有两栋房子,“二战”期间被炸毁,战后被快速重建,属于文保级别较低的建筑。银行将两栋建筑收购并使用了一段时间;到1960年代中期,因为空间无法满足需求,银行计划将这两座建筑翻建,与旧总部联通,整合成新总部。新建筑外观需要具备“庄严与和谐”的形象,内部需要满足对外办公、内部办公、后勤设备等需求。

 

新建筑所处的维罗纳老城有严密的保护规划条款,设计需要同时取得历史建筑监管部门和市政府部门的许可。新建体量(地上3层)和檐口高度(+13.34米)需要与旧建筑一致。场地占地约700平方米,立面宽约36米,进深约20米。新建筑因此呈狭窄的形状,紧贴银行18世纪老建筑的右边缘;西北立面一半面向地势较低(-0.68米)的诺加拉广场(Piazza Nogara),另一半藏在地势较高(-0.18米)的修道院窄巷(Vicolo Conventino),旁边和对面都是五六层高的建筑。新建筑与老总部围合成一个庭院,兼做停车场,员工和车辆入口位于东南侧巷道。[1]

 

项目总平面

新建筑由四个主要楼层组成:一层设置在广场标高下方半层,主要公共层设置在广场标高上方半层,二层和三层是行政办公室所在的位置。地下室用作技术服务用房,铺砌的屋顶用作露台。在后方庭院,又新建一座空中廊桥与旧办公室相连。

 

维罗纳银行项目由建筑师Arrigo Rudi与斯卡帕的学生Valter Rossetto辅助他一起完成。这个项目可以被认为是斯卡帕将现代建筑方法与威尼斯传统工艺相结合的亮点。参与银行项目的工匠包括:威尼斯灰泥石匠Eugenio De luigi,威尼斯金属工匠francesco Zanon和威尼斯木工大师Saverio Anfodillo,维罗纳人民银行抛光石膏墙上使用的丰富、饱和又深沉的颜色,不同于斯卡帕早期的项目,就像斯卡帕要求De luigi精确匹配了马克·罗斯科晚期画作的颜色似的。

 

 

立面:连接历史与城市

虽然室内空间体验对斯卡帕来说一直是最重要的,但他对银行立面的评价表明:在这个项目里他的关注点也延伸到了城市内部的街道、广场空间,以及包围和塑造它们的立面。斯卡帕说:“通过延伸到分隔两个广场的建筑边缘之外,新的立面将有助于统一两个空间,建立并体现连续性。拆除两个广场之间的建筑既没有必要也不可能——这足以表明空间是连续的。这就是立面的作用。”

 

因为部分立面沿着修道院窄巷向下延伸,所以人们从诺加拉广场方向无法完整观看到银行的整个新立面。银行大厅的主要入口位于18世纪的老建筑立面上,但斯卡帕关闭了老建筑立面左侧的拱形入口,只保留了靠近新建筑那一侧(右侧)的入口,通过此举将银行综合体的中轴线整体向右侧移动,并确保人们在进入银行时能够更靠近新立面。

 

改造前的银行总部 历史照片
改造后的银行总部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斯卡帕将新立面设计描述为新与旧之间的对话——“新楼是旧楼的扩建,但你不能只是复制原始的建筑,你必须理解它。以前的工匠知道什么才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哪些关键点是应该花更多精力处理的。檐口、窗户、基座、台阶都是他们过去经常关注的。所涉及的问题和以往一样,只有答案在改变。”[2]

 

虽然立面采用了三段式的基本构成原则与周围古典立面调和,可以清晰看出“基础、中间和顶部”,但上部凉廊的钢柱排布节奏,与突出、平齐和后退的窗户及其下面不规则的间距并不对应。尽管有一些局部对称,整体立面组成仍是不对称、不断变化着的。要么凹入,要么凸出的窗户,使立面富有景深。和传统的方式相比,这种方式使得立面和人之间发生了不同寻常的关系,当人在小巷中行走抬头望向这些窗户的时候,不同平面之间会产生微妙的错动。

 

立面采用三段式基本构成 ©Thomas Nemeskeri

整体是不对称的、富有动态张力 ©Thomas Nemeskeri

凸出的窗户 ©Thomas Nemeskeri

发生在立面末端的拆解,补充了位于中心位置的窗户切分模式所创造的动态张力。左侧边缘的竖向槽口,使新立面与老建筑分离开来;右侧边缘则由一处钢制梁柱边框、稍微缩进的双层高玻璃面界定,暗示了室内楼梯所处的位置。

 

在新立面密集的“图形-地面”组合中,石膏墙面带来立面的连续性与整体性,其背后的钢框架,通过顶层露出;石头和玻璃表面作为“图形”,相对于平整的石膏墙面突出或后退。[2]“钢结构是为了让房子看起来轻盈。下面的部分做了明显的对比,让不透明的部分更重,让玻璃的部分看起来更轻”。设计根据场地特点,进行立面变奏,与内部空间进行咬合。[1]

 

右侧边缘的玻璃界面,暗示了室内楼梯的存在。图源:thelongroadtovenice

值得一提的还有立面的排水。二层有5个圆形开口,背后另有一层方形窗。斯卡帕“引用”的双层立面源自文艺复兴建筑传统,与古堡博物馆(Castelvecchio Museum)波斯风格火焰窗后面加方窗是同样的道理。这种方式一方面同时保证了外层圆洞的完整和内层方形窗的合理开启,使得外立面的形式与内部使用功能既不必相互迁就,又可并行不悖;另一方面,充满戏剧性的光效果也随之而来。

 

圆形洞口与双层立面
室内戏剧性的光影效果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圆形洞口下方雕刻出一段细长的“凹槽装饰线”,其底端的排水口可将进入双层立面空隙的雨水排出。弗兰姆普敦表示,这些线条不仅适应了立面的风化,而且从一开始就表达了水流的印记,因此预测了建筑随着时间推移不可避免的变化。[2]

 

凹槽装饰线亦有排水功能 ©Thomas Nemeskeri

突出的方窗上部,分别有与窗相同尺度、与屋顶相连的立面突起。其正中精巧的正方形洞口,也可负担三层屋面平排水的功能。

 

精巧的排水洞口 ©Thomas Nemeskeri

在浅粉色石膏墙面的右侧下方是一扇深凹的门,作为新建筑的公共入口。其表面是水平的黄铜薄板,门楣和门框由红色维罗纳石砌成,门的两侧刻有凹形的半圆形线条,在与门和石壁交汇处,显示出金字塔般的截面。门上方,有一个斜边切割的垂直槽窗。门楣上则精细地雕刻一段小凹槽,用于排出雨水。

 

新建筑的入口 ©Thomas Nemeskeri

精巧的装饰线 ©Thomas Nemeskeri

 

剖面:连接新旧建筑

维罗纳人民银行是翻建性质的多层建筑,建筑师所要面对的不再是一次性的漫游体验,而是日复一日的办公日常。斯卡帕巧妙地解决了新旧建筑内部联通的问题,同时借助楼梯和电梯,颠覆性地对楼层公共性和功能进行了重新调配,在内部实现了自由连续的空间体验。

 

1973年4月,斯卡帕在给执行主管皮埃特罗·比安奇的信中写道:“我想和您协商,我只能在下述条件下接受这项设计工作,即在对新翼单体进行设计的同时,我将对整个综合体的使用做出调整,这对我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建议银行采纳。”

 

斯卡帕最初的想法就是系统性的,从剖面开始进行空间组织。新旧建筑的层高关系、各楼层的功能调配是他最先思考的元素。他将二层(+5.74米)设为唯一与旧总部接平的楼层,还特别标记了“quota generale”(通用高度)的字样,即银行内各部门都会使用的核心楼层。

 

一层的连通性被部分牺牲,地面被抬高到+1.32米;但这样一来节约了净高,二来改善了位于广场标高下半层的办公室采光。技术服务用房则被安置在地下层。通过这样的方式,斯卡帕将原本3层办公空间扩大到了4层。一层局部的连通性让位于二层作为整体核心层的连通性。这个举措开启了重塑银行综合体空间结构的第一步。

 

银行剖面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平面上,建筑师采用中央走廊、两侧房间的方式消化20米进深,新旧体量顺势在阴角处拉开距离,让出室外平台照亮内部。结构方面,使用对称的柱网(8.35-2.75-8.35米)来消化二层不对称的空间需求,通过压缩独立办公室拓宽走廊,完成与旧总部的连接。

 

左:相对广场标高降半层的办公层平面;右:相对广场标高升半层的公共层平面;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连接上下半层的楼梯(位于平面图东角落)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标高升半层的公共层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楼梯间的外墙面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紫罗兰色墙面细部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随后,建筑师将这些信息重新整合在剖面中,发展出“换乘”的概念。草图中楼梯、电梯用彩色线条的方式并置。部分交通仅作用局部两层,其中作为“通用高度”的二层连接着最多数量的交通,类似市政交通中“换乘”的站台,便捷地连接上下楼层和旧总部。二层功能以商务办公、管理办公、会议室为主,后期又增建一座架空廊道与庭院对面的建筑连接——它的公共性逐渐凸显,成为整栋建筑的心脏,信息在这里高效地汇总和分配。通过这种交通组织方式,各个楼层的公共性不再随着高度升高而递减,而是被重新分配。[1]

 

左:二层平面;右:三层平面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二层走廊,前方是楼梯间,左侧是办公室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斯卡帕设计的、连接新旧建筑的木饰面廊桥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交通空间还扮演着塑造室内空间体验的重要角色,斯卡帕曾这样谈道:“楼梯是室内的主导元素,我希望那些楼梯可以成为‘漫步的空间’(passeggiata nello spazio)。不同的楼层净高也为不同楼梯空间的塑造提供机会。”

 

斯卡帕的楼梯创造了一系列互补的空间铰链,将建筑各部分连接起来。入口处的楼梯是一个光线昏暗、大理石覆盖的垂直迷宫;在平面上与其呈对角线布置的是庭院露台的楼梯,一个由玻璃和钢制成、悬挂着的“笼子”。员工用的楼梯由阶梯和彩色墙壁组成,它们相互剪切和滑动,创造出一种强大的压缩和破裂感;在平面上与其呈对角线布置的是红色的螺旋楼梯,它的红色在建筑中流动,它的空间展开创造了一种不可否认的释放感。

 

庭院立面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钢制楼梯间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红色螺旋楼梯 ©QuattroTerzi Lab
流动于建筑中的红色 图源: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在维罗纳人民银行的室内外空间中,细节和功能元素都丰富了我们的触觉和感官体验。室内外密集的层状平面,结合大理石、玻璃、金属和抛光石膏的反射,使空间的定义变得模糊,鼓励我们探索建筑的边缘和边界。斯卡帕创造了一种迷宫般的空间品质,通过光线和色彩矛盾地实现,使得室内空间在身体感知上似乎是无限的。

 

总的来说,维罗纳人民银行证明了:一个功能严肃的当代办公建筑,也可以成为一个既有精神奥秘又有丰富感知的空间场所。[2]

 

参考资料:

[1]张婷,《细部背后:斯卡帕与意大利北部城市》,有方,2017

[2]Robert McCarter, Carlo Scarpa, Phaidon, 2013.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卡洛·斯卡帕
意大利
经典再读
维罗纳人民银行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