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多样与公共:雅典多层公寓楼的前世今生与启示

多样与公共:雅典多层公寓楼的前世今生与启示
有方青年作者:汪逸君 | 编辑:原源 | 2019.07.12 15:56

雅典多层公寓不仅仅是一个住房类型,更是“二战”后希腊社会的反映。它既适用于特定行为者的需要,也是一个流行符号。

——Polykatoikia: the Popularization of a Status Symbol

 

多层公寓楼(Polykatoikia),是雅典城市中最为常见的建筑类型。它诞生自1910年,是多米诺系统的变体,也是希腊政府受现代功能城市规划思想的间接产物。在政策红利与雅典人口暴增的影响下,大量的多层公寓楼以居民自建的方式,迅速占领了雅典的大部分城市区域。这导致了当今雅典重复化、碎片化的城市网络,但公寓内部也孕育了多样的居民生活。

 

 

雅典城市发展史,多米诺系统与多层公寓的诞生

 

雅典多层公寓楼是雅典迈向现代化过程中的衍生品,其诞生与政府的城市规划和现代主义建筑运动都密切相关。


雅典的城市版图在历史上经历了很大变革。城邦时期的雅典,城市肌理是有机而自由的。希腊公民乐于参加各类政治思辨、文艺体育活动,有着强烈的集体生活氛围。他们并不对住宅做有意识的规划,而往往将热情投入到公共场所的设计上。卫城等圣地建筑成为了城市中公共生活的中心。


14世纪开始,希腊经历了长期的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在不断的战争与掠夺中,雅典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发展,甚至一度缩减。

 

奥斯曼帝国时期的雅典,来源: Louis François Sébastien Fauvel,1800

直到1821年,独立运动才终于使希腊成为了一个独立的现代国家。“重建雅典”成为了新希腊政府大刀阔斧改革的重要一步。为了重现古希腊时期的荣光,摆脱雅典在伊斯兰国家统治下的衰败历史,希腊政府决心将雅典“重新西化”“现代化”。


当时的希腊政府认为,标准化的城市规划能够促进民族认同感,便对包括雅典在内的170个城镇实行了统一规划:城市网格呈现正交,对称有序。雅典自由有机的街道网络自此消失在了历史中,原本富有活力的公共空间也不复存在。奥斯曼时期扩张的土地被细分成小块分配给小土地所有者,后来成为了无数小型私人建筑物的发源地,其中大多数是雅典多层公寓。

 

新雅典城市规划,来源:Kleanthis & Schaubert,1833

如今看来,标准而单一的城市规划无疑使城市丧失了人性的尺度,但在当时现代主义风潮的吹拂下,雅典却被认为是践行功能主义的先锋城市。1933年的国际现代建筑协会颁布的现代城市规划大纲以《雅典宪章》为名,或许正是完美的巧合。


政府另一项举措是大举引入混凝土建筑。勒·柯布西耶在1914至1915年间创造了多米诺系统,而雅典多层公寓正是脱胎于此。多米诺系统易于复制、造价经济,首先满足了工业和后工业时代城市高速发展和人口暴增的住房需求。更重要的是,其开放的钢筋混凝土框架,使得建筑可以简化为一个容纳不同生活可能性的容器。其灵活性和普适性,允许人们进行自由填充和充分个性的诠释,促进了内部空间与功能的多样。


1920至1940年,希腊人口大幅增加,混凝土建筑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为了解决人口爆炸与贫富差距问题,政府在1929年颁布“平行产权法(Law of Horizontal Ownership)”,土地产权者将土地出让给承包商建造公寓楼,承包商以楼内相应面积的公寓对其做出补偿。此法案甫一出世便大受欢迎,第一批多层公寓楼就此应运而生。

 

蓝色公寓,帕纳约塔克斯建,1932-33,来源: Savas Condaratos and Wilfried Wang, eds., Greece: 20th Century Architecture, Munich: Prestel, 1999

帕纳约塔克斯(Kyriakos Panayotakos)等一批追随现代主义的希腊年轻建筑师建起了最初的一批多层公寓,如蓝色公寓(The Blue Apartment Building)。然而“二战”后,雅典人口翻了两番,许多居民自主搭建、缺乏设计的多层公寓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在政府的默许下,这些“自学成才”的市民建筑师掀起了一场自下而上的城市兴建运动。

 

 

大尺度的碎片化,小尺度的多样性


至1980年,多层公寓楼在雅典已超过45000栋。放眼望去,整个阿提卡盆地都被面目相似的楼宇所填满。居民通常采用类似的平面图来建造公寓,楼宇高度在4至7层之间,外观也十分类似,横向伸展的阳台与遮阳棚是立面的主要构成元素。

典型居民自建的多层公寓,来源:Imprints Of An Urban Myth: Representations Of The Athenian Polykatoikia, A. Axaopoulou, E. Pertigkiozoglou
典型的1955-57年建造的多层公寓中的单元,来源:Z-level官网

希腊政府出于经济上的考虑,倾向于将城市(特别是中心城区)划分为较小的地块。每一块城市土地都被称为“oikopedo”,意为建筑用地,而并未曾考虑保留一部分土地作为公共空间与绿化。于是,公寓楼填满了所有土地,形成了“无形,无边界和去地域化的城市景观”,只有历史遗迹与过高的山峰得以幸免。


至此,希腊在20世纪初的正交城市网络被被切割为了许多缺乏向心性与地标性的碎片,造成了城市面貌的同质化。公共空间被极度压缩,使得城市公共生活缺乏活力。

 

雅典多层公寓楼一景,来源:https://datelineatlantis.wordpress.com/2017/01/10/the-polykatoikia-dwellers-dilemma/

因此,雅典在当今经常被作为欧洲现代城市化的反面教材,被戏称为“重复之城”。然而,细究多层公寓内部的日常生活,我们却能发现这个建筑形态所孕育的多样性。


首先是居民的多样性。平行产权法规定每一层的公寓所有者均不同,但却共享共治花园、门厅等各类公共空间。不同层数的公寓价位与档次的不同,导致不同阶层人士混居在同一栋楼内,形成“垂直社会分层(vertical social stratification)”。地下室和底层的公寓价格低廉,通常出租给移民与低收入人群。中层则通常居住着经济水平较好的雅典本地居民。而顶层的复式套间则被最富有的本地阶层占据。各色居民在一栋楼内按照居住层高形成了一个微观社会。


这些人们在公共空间中发生有意或无意的交互。意大利格兰萨索科学研究所的研究展示了居民间的有趣互动。底层居民由于缺乏阳光、室内潮湿等原因,更愿意在公寓入口、花园等处活动,而中上楼层居民在经过时与他们产生了各类主动或被迫的互动。居民们会进行各类日常对话,甚至获知对方的晚餐内容。一定程度上,公寓内的交流弥合了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差异。

 

多层公寓剖面展示了不同楼层不同的居民的生活景象,来源:Sotiropoulos Dimitrios, TU Delft

其次是功能的多样性。多层公寓在雅典人口急速增长的时期,逐渐脱离了单纯的居住用途。在其中,可以找到商铺、饭店、办公室、小诊所、学校,甚至电影院。这些附加功能往往出现在公寓楼底层。一方面,这增强了楼宇内部居民与外部人员的互动性,增强了街区的活力,另一方面,实现了建筑内部与外部、私人区域与公共区域的互动沟通。


纽伦堡应用技术大学的教授沃卓沃茨认为,多层公寓很好地融合了多种功能,对当代的混合功能性建筑有非常大的启示作用。事实上,21世纪初,雅典一部分市中心地区曾经历休闲娱乐行业的复兴,有许多的多层公寓楼中开始开出时尚酒吧或饭店,或被改建成loft风格,也再次证明了多层公寓在功能上的灵活多变。

 

 

多层公寓和雅典的未来:内部焕新与外部公共空间营造

 

由于经济危机和城市碎片化,如今的雅典城市衰退问题严重,人口出现负增长。有将近35%的多层公寓因住户负担不起生活费用被迫空置。美国政治哲学家迈克尔·哈特在他的著作《宣言》中写到,2010年后的雅典多层公寓,已经成为“负债”的代名词。


不少学者认为,多层公寓已失去了它原有的活力,应该被新型的建筑形态所逐步取代。塞萨利大学建筑系教授特里斯拉奇斯则提出,一个更实际的做法是探索多层公寓在新时代背景下的演变可能性。而事实上,欧洲不少建筑师和学者都已提出了他们的设想。

 

 

1)POLYTOPO:应用框架系统对公寓内部的改造


POLYTOPO系统由雅典本土建筑事务所Z-level设计。建筑师创造了一种新型金属框架结构,在加强室内结构强度的同时重新组织室内关系,实现了单间多层公寓的现代化升级。

 

POLYTOPO系统概念示意图,来源:Z-level建筑事务所官网

使用POLYTOPO结构改造的第一步是内部空间的重新布局。公寓内的部分分割墙被拆除,通过镶嵌在金属结构中的隔墙、滑动门、橱柜等结构,将室内空间重新划分。如面对入口处的狭长空间,靠外部电梯的部分被间隔成新的卧室,而面对卫浴的空间则由橱柜做隔断,起到了视线遮挡的作用,同时也将两间卧室的入口间隔开来,维持了住户的私密性。

 

POLYTOPO系统轴测图,来源:Z-level建筑事务所官网

第二步,建立新的核心筒。原本多层公寓楼内的厨房、浴室和换气井相互分开,功能分布不合理。新的厨房与浴室被安排在换气井旁,将管道集中在一起排布,使得下水、换气等问题能符合现代化生活的需求。


第三步,金属框架被赋予多种功能。首先,金属框架中空的内部可通电线,直接将室内照明融合在整体框架中。同时,金属框架增加了许多的收纳、悬挂功能,实现了空间的高效利用。同时,由于金属框架的可拆卸性,用户后期可根据个人要求进行一定的改装,增添了灵活性。最后,金属框架间允许各种板材进行填充,如玻璃、木板、金属板等,使得用户能够定制个性的室内设计。

 

改造公寓实景,来源:Z-level建筑事务所官网

POLYTOPO无疑是雅典多层公寓更新代谢的一个优秀案例。多层公寓诞生时,应用的即是多米诺系统的“框架”概念,而如今POLYTOPO则是在钢筋混凝土的大框架中嵌入金属小框架,使得居民能够更为灵活地应用室内空间,在更小尺度上对空间使用的多样性进行了诠释。并且,POLYTOPO的简易和低成本能够使其被大批量生产。POLYTOPO具有很大的潜能,倘若以后Z-level可以开发出更多不同类型的框架,用于办公、教学、商铺等多层公寓楼中其他功能的改造,那么此金属框架将拥有更大的市场。

 

除去公寓内部单个居住单元的改造,多层公寓在更大的城市尺度上更需要被重新定位。以下的两个概念改造,诠释了新时期建筑师们对多层公寓与城市公共空间关系的再思考。

 

 

2)“后缀-附录”系统:小范围的自建公共空间


针对多层公寓带来的城市碎片化的问题,两位希腊本土年轻建筑师厄以克诺马基斯与西安帕库里斯提议,将散落在多层公寓外各处的闲置空间利用起来,利用“叠加”与“镶嵌”两种模式,创造新的公共功能,重新激发区域活力。


他们定义了两种空间干预措施:“后缀”(Suffix)与“附录”(Appendix)。“后缀”指的是叠加在屋顶的公共空间,高度在多层公寓楼的一半左右,外轮廓以公寓楼的外立面为界限。它的发展将是横向的,注重于把不同公寓的屋顶相互连通。“附录”则指利用空置地,镶嵌在两栋多层公寓楼之间的公共空间。它的发展将是竖向的,注重将屋顶与地面的公共生活连接起来。

“后缀”与“附录”轴测图,Ilias Oikonomakis个人官网

如何实现这两种公共空间的建造呢?两位建筑师认为,利用居民的自发性,是最明智的选择。大部分的多层公寓本就是在居民的自主建设下诞生,如今这样的传统也可以被延续到公共空间的建设中。通过居民自建的方式,在创造空间的同时,更可以促进社区内部的交流与融合。


具体来说,建筑师将设计一套“建筑规范”,对于“后缀”与“附录”的层高、材料、功能、建造方式等予以限定,例如针对功能,建筑师将不同公共功能如城市农业、球场、图书馆等分类后,用饼图形式展示了任意两者间的契合程度,并规定了其开放程度、开放时间等。居民之后便能根据这套规范选择适合自己社区的功能。

 

左:不同类型的公共功能可开放时间段,右:不同类型公共功能之间的契合度。来源:Ilias Oikonomakis个人官网

由于建设由居民主导,一个完整的“后缀-附录”系统并不会一蹴而就。建筑师认为这将是一个分散建造的过程,小型的定点改造将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整合。

 

单个“后缀-附录”系统的建造过程。来源:Ilias Oikonomakis个人官网
多个“后缀-附录”系统的整合过程。来源:Ilias Oikonomakis个人官网

“后缀-附录”系统虽然是要解决大范围的城市碎片化问题,却从街区的小范围入手,可行性更高。它首先解决了居民缺乏外部公共空间的问题,将他们从相对孤立的私人居住单元中解放出来,重新赋予城市富有活力的公共生活。通过由居民自主选择功能、自主建设的方式,让公共空间符合居民的实际需求,同时也延续了多层公寓本身的自建传统。


更重要的是,建筑师同时应用横向与竖向两种干预模式,在三维空间上最大程度地利用了空间,加强了公寓与公寓之间、街区与街区之间的粘合度,消减了城市的碎片化与同质化。这对未来欧洲高密度城市中,如何三维利用空间、构建多层城市,有一定的启发。


但同时,由于这是一个概念设计,许多实际问题仍有待解决。例如,在雅典城市衰退、人口出现负增长的今天,低收入居民能否负担这样的自建公共空间?政府能够如何资助?在建设过程中,专业建筑团队也仍需要参与其中,那么建筑师本人在其中担任什么角色,是最终的决策者,还是只是一个监管者呢?这些都需要更深入的研究。

 

 

3)贝尔拉格学院的集体生活聚落:拆除隔断与增加衔接


同样是针对城市碎片化与同质化的问题,鹿特丹贝尔拉格学院的研究小组想法与“后缀-附录”系统类似,不采用重新规划整体城市的方式,而是在不同地点进行分散的重建或改造,将分散的住宅连接成连贯的集体生活聚落。他们创造了数种不同的元素,如庭院、回廊、屋顶、平台、柱廊等,这些元素将被应用在空地、公寓底层、屋顶、街道等处,为碎片化的城市提供一种共享的建筑语言。

 

雅典城市分散改造概念拼贴画,来源:Research project “Athens: Labour, City, Architecture. Towards a Common Architectural Language”,conducted at the Berlage Institute, Rotterdam

空地(Akalyptos)是一个与多层公寓息息相关的特殊概念。1955年,雅典政府为了避免城市密度过高,出台了“建筑覆盖率不得超过70%”的法规。此后,多层公寓的建造者不得不在场地中留下一些空地,它们形状不规则且毫无用处,相互间被院墙阻隔。

 

空地(Akalyptos)示意图,来源:https://cohabathens.com/vocabulary/

研究小组建议,将空地之间的院墙拆除,便可以在一个街区内部形成一个连贯的庭院,可用作绿地、小广场、游乐场等。不仅如此,所有朝向这个公共空间的多层公寓背面也将得到活化。面向这个内部庭院的多个公寓立面上,可以增设回廊。这样的回廊串联起了分散的楼宇,不仅增加了流线空间,更成为了人们晾晒、休闲、社交的公共阳台。内部庭院加回廊的设计,大大增强了多层公寓楼街区内部的凝聚力。

 

空地被改造成小广场,上方设有回廊,来源: The Berlage Institute in Rotterdam

而针对公寓底层,研究小组提议将底层所有非承重的隔断拆除,还原多米诺系统的柱网结构原貌。开放的底层形成了一个平台,将用作学习室、会议室等,为公寓楼内部居民服务,同时也向公众开放,串联起内部庭院和外部街道。

 

去除隔断后更为开放的底层空间,来源: The Berlage Institute in Rotterdam

而对于外部街道,柱廊的应用可以让原本被交通挤占的空间重新为居民所用。柱廊可看作是开放底层平台向外部的延伸。将马路边缘退后几米,在多层公寓楼的立面前添加一层柱廊,既起到了建筑和交通之间的缓冲作用,同时,为多层公寓前创造了新的公共空间。事实上,一些雅典多层公寓的底层面街处已建有门廊,那么新建的柱廊还可以将现存的不连续的门廊连接起来。

 

街边新柱廊,来源: The Berlage Institute in Rotterdam
雅典多层公寓楼的门廊,来源:Googlemap

针对屋顶,研究小组提出,在每一个街区顶部加设一层新屋顶。而在新旧屋顶之间的空间,可以被用作办公室、学校、医院、工厂等,将原本一些隐藏在公寓内部的非居住功能解放出来。这个大型的新屋顶同时起到了不同公寓楼之间的桥梁作用,视觉上强化了街区内多个公寓楼的整体性。

 

大型新屋顶将碎片化的单体公寓楼整合起来,来源: The Berlage Institute in Rotterdam

相较于“后缀-附录”系统,贝尔拉格学院提出的这些建筑元素更为具体,也更具可实施性。这些元素背后的设计思想非常简单,即拆除隔断与增加衔接。这些元素在不同的尺度和高度上操作,并且彼此相互关联,在不同的层面上较好地强化了多层公寓楼之间的联通性和公共享性。


研究小组并没有提到这些干预措施将由谁主导,但这无疑更像是由政府主导的城市改造项目。这一定程度上反而免除了“后缀-附录”系统中由居民主导建造所带来的复杂性。并且,这些建筑元素本身的简洁性和可复制性使它们具有更丰富的可能,可以容纳各种现有与未来可能产生的居民需求。

 

 

总结


雅典多层公寓楼的诞生与发展,与雅典现代的城市化进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多层公寓楼和雅典城市构造两者间相互影响,最终造就了雅典同质化、碎片化的景观,但同时也让雅典成为欧洲城市中独一无二的自下而上发展出来的城市。


多层公寓如今面对的尴尬处境,需要同时从内部与外部进行改造与活化。一方面,应鼓励建筑师研发更多像POLYTOPO一样可复制的室内更新框架系统,使单间公寓能够经济且快捷地提升市场价值,或转化为其他功能重新供人们使用。


而另一方面,后两个案例向我们展示了,分散的多层公寓楼之间如何串联,如何在有限的高密度环境中创造有质量的公共空间,形成多层次的三维城市景观。这对欧洲其他的高密度城市,如巴黎和巴塞罗那等,也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在未来,城市人口的不断增长需要政府完善城市的规划,建立以人为本、景观丰富、注重公共生活的城市,限制个人与开发商无限制的泛滥开发,避免雅典城市同质化的悲剧。但同时,针对单体建筑的建设,多层公寓楼中居民与功能的混合多样,是值得未来混合型建筑借鉴的。

 

参考资料:
1. Aureli, Pier Vittorio. "The Dom-ino Problem: Questioning the Architecture of Domestic Space." Log 30 (2014): 153-168.
2.“Building Block.” Co, 17 June 2018, cohabathens.com/portfolio/building-block/.
3. Issaias, Platon. “The City as a Project | On Conflict, Generic and the Informal: the Greek Case.” The City as a Project , thecityasaproject.org/2016/01/on-conflict-generic-and-the-informal-the-greek-case/.
4. Kousoulas, S., and H. Sohn. Commoning’ Practices and the Production of Urban Space:Understanding Urban Asymmetries in the Athenian Case. Jan. 2015, 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292142139_'Commoning'_Practices_and_the_Production_of_Urban_Space_Understanding_Urban_Asymmetries_in_the_Athenian_Case.
5. Moatsou, Olga. "Polykatoikia: the popularisation of a status symbol." 2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f the European Architectural History Network. No. CONF. Koninklijke Vlaamse Academie van België voor Wetenschappen en Kunsten, 2012.
6. Oikonomakis, Ilias, and Angelos Siampakoulis. “Re-Discussing the Image of the Athenian Urban Landscape / Ilias Oikonomakis & Angelos Siampakoulis.” Archisearch, Archisearch, 15 June 2017, www.archisearch.gr/student-works/oikonomakis-siampakoulis/.
7. Theodoridou, I. Re-Polis\retrofitting Polykatoikia. The case of Mediterranean urban housing typology. Diss. Dissertation. Technische Universität Darmstadt, 2012.
8. The Berlage Institute. “From Dom-Ino to Polykatoikia.”Domus , vol. 962, Oct. 2012.
9. Woditsch, Richard. "PLURAL-Private and Public Spaces of the Polykatoikia in Athens." (2009).
10. Yannis Aesopos, Yorgos Simeoforidis, “The contemporary Greek city,” in The Contemporary (Greek) City, ed. Yannis Aesopos and Yorgos Simeoforidis (Athens: Metapolis Press, 2001), 32-60.
11. Z-level Architects官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有方青年作者汪逸君授权有方发布,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有方青年作者汪逸君
深度
雅典城市发展
雅典多层公寓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