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穆威:为什么要带孩子去造房子?

穆威:为什么要带孩子去造房子?
采访:李菁琳;编辑:李菁琳;校对:田丽(实习生) | 2018.05.22 14:59

0穆威儿童工作营采访01

 

先进建筑实验室AaL,全球自然建筑运动先行者与领军团队;

有方,中国建筑旅行的行业标杆;

在积累了5年建筑旅行的经验后,

今年夏天,有方与先进建筑实验室AaL合作,

以“儿童与勒·柯布西耶”为主题,

推出针对5-12岁儿童的“儿童建筑艺术工作营”。

 

为什么要带孩子去造房子?

工作营过往有哪些成功经验?

带着孩子去法国可以获得些什么?

家长自己又可以获得些什么?

 

我们采访了先进建筑实验室AaL创始人、曾多次成功策划儿童与家庭建造活动,也是本次法国工作营导师之一的穆威,为你一一解答以上问题。

 

有方:什么时候开始产生关于儿童与家庭的建造工作营的想法?为什么会产生这些想法?

 

穆威:2007、2008年左右开始。我好奇心比较重,特别喜欢小孩子,在欧洲生活的时候经常去幼儿园做志愿者。我观察到儿童是一个很有趣的群体,与比较沉重的成人社会相比,孩子们的世界会更有趣、更阳光,也没有什么边界。

 

然后回国开始做儿童建造工作营的试验,是因为关注到国内从幼儿园到青少年的整个教育模式都很应试化,不让孩子们接触太多外界的东西,比如不让大家光脚走路、不让大家去摸水,因为觉得这些东西很“危险”,怕孩子们扎到脚......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一个人的创造力来自对这个世界非常真实、真诚的了解,因此我希望让孩子多去接触这些有自然质感的东西,当时就开始萌生出儿童建造营这样的想法。我在想,盖房子这件事能不能由普通人完成?建造不只是一件专业或商业化的事情,我相信建造是人类有史以来就拥有的权力。

 

0穆威儿童工作营采访02
儿童建造营

有方:先进建筑实验室过去几年已成功组织了多次孩子与家长共同参与的建造活动,打造出诸如2013年的天空之城和2014年的丝房这样的优秀作品(两个作品均获得欧洲与国内的建筑设计类奖项,并获得美国国家地理频道的采访与记录)。可以和我们详细聊聊这两个作品的建造过程吗?从最初的想法开始,到真正带领着30多组家庭去动手建造,听起来是个既有趣又有点疯狂的事情。

 

穆威:疯狂是肯定的。建造活动开始的逻辑就相当于一个命题作文,首先是让大家提供自己的想法,并不是说我来设计,大家去干活而已。我们用的是类似国外workshop一样的逻辑,给大家做基本的建筑学启蒙,让孩子们能够把自己心目中的房子用草图画出来、用草模做出来,让每个孩子都有去讲解和表达自己方案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集合这些好玩的想法,统一成最终实施的方案。根据这个方案,大家去真正动手拼接材料、把它搭建出来。这是一个共同创作的过程。

 

0穆威儿童工作营采访03
天空之城,2013
0穆威儿童工作营采访04
丝房,2014

有方:在建造的过程中,家庭可以收获什么?

 

穆威:一开始,我并没有把它当作一种教育产品,因为我认为大家不需要刻意去学建筑学。这个学科本身综合性比较强,涉及到基本的美学、逻辑学、工程学.....建造过程就是你真正了解材料、使用工具的过程,对提升孩子们的组织力、社交能力也很有帮助。

 

从结果来看,我认为父母们还挺感动的。一方面是因为在中国,教育经常被拆得很碎,学英文、数学、语文等等。这可能是教育本身的问题,我们通常认为教育就是把知识点、把学科拆分得很细再输送给孩子,但孩子们是否能够把这些零碎的知识转化成综合的能力或形成一个完整的人格?我认为现在的教育模式很难达到这一点。在工作营里我们会遇到很多家长,他们会很感动,是因为发现自己的孩子敢于在公众面前介绍自己的方案了。中国的小孩子通常都不太会表达自己,但在工作营里,我们就要求小孩子们要表达为什么要设计这个房子,住在房子里是什么体验等等。有些家长还被感动得流眼泪。

 

另一方面,建造活动对家庭的凝聚力来说也很重要。大家都知道,当代中国的家庭关系经常是老爸在外面赚钱,老妈在家带娃,即便父母把孩子送到培训机构,孩子们也经常是在百无聊赖地玩手机。那么盖房子其实是很原始的一件事,它会把一个家庭的原始状态呈现出来。小孩子负责去完成任务,老爸作为家庭里的男性力量就去干活,老妈就负责后勤。这种全家一起工作的建造活动会让家庭成员之间产生某种粘性。

 

有方:参加这些工作营活动的家庭,都是建筑师家庭吗?

 

穆威:恰恰不是,90%的家庭都是非建筑师家庭。他们对盖房子这件事情感到好奇,认为盖房子很酷,有家长反馈给我们说市场上有什么培训跳舞的机构、培训画画的机构,但是没有见过带小孩子去盖房子的。他们觉得这件事情很有趣。

 

0穆威儿童工作营采访05
丝房搭建过程,2014

有方:过去几年,先进建筑实验室带着孩子们去了芬兰、丹麦、法国等好多地方进行儿童建造工作营的活动。您觉得这样带着孩子出国去接触建筑与艺术的工作营模式,能够给孩子们带来什么?又能够给家长们带来什么?

 

穆威:其实出国给孩子带来的更多。工作营是以严肃的国外workshop形式,让孩子会有机会真正进入国外的大学去了解一个设计学院的工作方法。看世界是很重要的。我强烈建议家长和孩子去国外的大学上一次课,其实是想让更多的家长了解国外的大学。我了解的现在主流的80后父母,对成长的理解就是一个应试化的过程,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差不多。我想让他们看到国外大学的机制与开放性,没有那么多结论(中国人很喜欢下结论,凡事都要有个标准)。我们可以在国外的大学中了解到:其实成长是一个很开放的过程,知识也是一个很开放的体系,没有什么是终点的或是绝对的真理。所以我们之前带孩子们出国去参加工作营,更多的是希望孩子和家长都去接触这种更开放的思维方法。

 

我以前曾经对一些父母说:“你们的小孩马上要上小学了,那先去国外的大学呆一个礼拜。这个反差还是蛮好玩的。”观念很重要。我理解的教育问题只是成长的其中一个部分,更重要的部分其实是教会孩子如何健康积极地生活。其次,两代人的相处很重要,家长也需要成长,每个人都需要成长。

 

0穆威儿童工作营采访06
孩子们开始学会表达自己

有方:接下来我们聊一聊今年夏天的法国儿童建筑艺术工作营吧。今年的主题是“儿童与勒·柯布西耶”,可以给我们讲讲选取这个主题的用意吗?

 

穆威:首先,这次与我们合作的格勒诺布尔大学在法国以做柯布研究闻名,属于法国排名前三的建筑学院,学校附近就是柯布建筑的一个很重要的试验场——费尔米尼柯布遗址群,他们学校有深度研究柯布建筑的历史传统。

 

其实今年寒假我们已经做过一次尝试,把柯布的研究变成儿童的成果。我们有一个有趣的发现:柯布做的比例人身高1米83,包括很多法国人在内,都认为柯布这是在歧视女性,比例人只考虑到了1米83的男性。柯布不仅仅是创作型的建筑师,他更多的时候是在推行标准化、体系化的准则。所以我们在探讨的时候就发现,我们总是在说儿童的建筑、儿童的空间,其实这些项目都只是无趣的中年人在意淫儿童的世界,只是给空间加上五彩缤纷的颜色而已。历史上没有人研究过什么才是真正的儿童尺寸的建筑。举个例子,可能对柯布来讲,2米4的层高是一个成人化的建筑尺度,但是其实房间里的一张桌子对儿童来讲就是他的建筑尺度。对于一个3-4岁的宝宝来讲,他需要的只是能够在桌子下面爬行的空间。我们所有的设计标准都是成人化的,没有人真正关心过儿童尺度的空间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这次工作营也是希望能够参照某种柯布的方法,幻想柯布如果还在世,他会用哪种方法为儿童做体系化的设计。建立关心儿童使用的空间的思维要点,让儿童自己构思、搭建属于自己的玩乐空间,这是我们的一个初衷。

 

有方:从一名建筑师,也是一名父亲的角度出发,说几句您对今年夏天的法国儿童建筑艺术工作营的推荐语吧。

 

穆威:我引用一个芬兰的老爷爷说的一句话,当时他告诉我为什么芬兰的建筑学教育是从小学开始——芬兰是罕见地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教授建筑学的国家。他说过一句很感慨的话,别人问他你为什么要学建筑,他说:只有学了建筑才可能成长为一个完整的人。建筑学很综合,既有科学、工商学、美学、哲学,也有社会协作、心理学等等。这些综合的知识恰恰才是我们应该掌握的东西。所以我推荐大家带着孩子来参加这个工作营,也是希望孩子和家长都能够获得成长。

 

0穆威儿童工作营采访07
2017法国儿童建筑艺术工作营合影

点击此处了解2018法国儿童建筑艺术工作营招募详情!

 


 

版权声明:图文版权归有方空间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有方新媒体中心取得联系。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儿童工作营
儿童建筑
先进建筑实验室
旅行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