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蔚县风土手记

蔚县风土手记
潘玥 | 林楚杰 | 2016.11.09 10:30

fengtu01

 

编者按:

今夏七月底,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历经颠簸跋涉,抵达河北蔚县,开展测绘与现场设计。虽然仅有短短的三周,但蔚县给建筑旅人们的印象,深刻难忘。下文来自有方青年作者潘玥的手记,有关风土,有关蔚县。

 

“我要从西走到东啊,我要从南走到北”。金宇澄在《风陵渡》里的这句话,宛如一句梵呗,缓慢地起着效用,最终深深地刻在我的心上了。

 

对一个上海人来讲,乡下头很近的,有什么好稀奇的呢,又有什么可看的呢?《繁花》里讲得很清楚了,大上海才有看头,边边角角都是故事。真要去一趟乡下,近郊古镇金泽、朱家角、南翔等地,离上海市区不过一两点钟的车程,一大早出发,晌午之前就能到达。再费上一点辰光,就可以到水乡乌镇、西塘等处,并非难事。随便跑进一座民家的客堂间,灶头上的定福宫便赫赫然盯着你这不速之客。这一提醒,你才晓得这是农家乐,坐下来是要付钞票的。

 

是,这样的田野确乎很近,近到沾了城市某些朽味。

 

中国的地域变异振幅不一,此处的田野与彼处的田野极难类同,这本是很自然的事情。

 

因而,真正的田野又很远。

 

这次的目的地是蔚县,即同济大学的姚栋老师所赞誉的“堡上大学”。这次的测绘聚集了天津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同济大学、西交利物浦大学的师生,测绘蔚县风土民居,并完成一个题目为“明日的庙宇”的现场设计。丁垚老师还请到目前活跃的青年建筑师,包括李兴钢、张斌、张佳晶、冯路、范蓓蕾等人,作学生汇报的评委。此外,还把刘东洋(城市笔记人)老师也请来了。

 

fengtu02
蔚州全境图,引自《蔚县古堡》光绪版《蔚州志》
fengtu03
蔚县南城楼与南安寺塔,再远处为大南山

就这样,那是八月初,我自北京出发,大巴车途经层峦叠嶂,两百多公里颠簸,又经官厅水库,到达壶流河盆地中的蔚州县城。长途奔徙,满身尘土,一下车目光却被统摄全城至高处的玉皇阁阁影攫住。住进六街旅社,霞光微至,南窗之外,框住另一组景致,南边景仙门处重建的城楼万山楼清晰可见,稍西侧是辽代的南安寺砖塔,密檐式,在低矮的砖砌民居之上,和在一片温暖的色调中。大南山在其身后如同屏障,令人感到隐隐的威慑感。至惠宾与早到的师生大部队汇合,当晚尝到当地自产的黍子做成的黄糕,温软绵延。坐在小院里纳凉,与店主攀谈几句,却知蔚县方言并非保定话,而是山西话,并且告诉我,此地的堡子的堡字需念成bu,而不是bao。

 

天井毕静,西阳暖目,穿过土墙外面,还是塔影,夏蝉树叶之声,雀噪声,远方依稀的鸡啼、狗吠,最近处的人声,全部是因为,此地,实在是静。

 

这静,恐怕也是因为这里不那么容易到达。在过去,蔚县的交通困难重重,昔日骡帮流传着这样的歌谣:“跟的是四条腿,喝的是趴趴水,走的是羊肠道,遇的是蛤蟆嘴”,今日的大南山,依然可见的崎岖小道是彼时的脚夫们将蔚县的白麻运往华北平原的必经之路,这三十公里的脚劲不过换来区区3元钱的脚费,他们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往返于这条“白麻之路”。

 

脚夫们在这日日的来回奔徙里,对身体的劳累习以为常,偶尔歇脚抬头看到漠漠平原中矗立的城墙与城楼,自然的威压除了带给身体的磨砺之外,也教人领略它的无言之意。平日笼罩身体的风、寒、热、雨等等考验,由落日联接成神秘的句子,日轮使远处夯土堡墙的轮廓显明,就在脚夫短暂的白日梦中给予启示。

 

大南山与壶流河兀自无言,燕山、太行山与恒山在此处交会。它们形成沟壑纵横的网。壶流河则是“腰带水”,蔚县择其南岸而建,枕其怀中,背倚大南山。蔚县的玉皇阁与城墙亦静。附近大大小小的堡子与它们一同挂满在这张网上。险关要塞连接着华北平原与张北平原,此处若失守,北方骑马的游牧族便可直抵中原。有明一代,“有警则入城堡,无事则耕,且种且守”,村村官民皆修堡加固边防,一百五十多座堡,大大小小,整整齐齐点缀其上,修葺营造,周而复始。

 

fengtu04
苏邵堡关帝庙中的壁画

考察路线分为县城内和城外堡子。在蔚县城内看到灵岩寺、南安寺等,修葺中的玉皇阁是明初蔚州卫创修,至工地爬了数次,又上至常平仓陡峭的屋顶,城内明代遗构极为丰富。

 

印象极深的是城外的风土。触目所及皆古堡的活样本。

 

fengtu05
白宁堡村东城门外的魁星楼,兼瞭望,料敌之用
fengtu06
卜北堡村残留的堡墙,民居

十余日里,相继考察了白家六堡(白后堡、白河东堡、白南场村、白中堡、白南堡、白宁堡);水涧子三堡(西小堡、水西堡、水东堡),西陈家涧,阳眷南堡,东大云疃村,东庄头村,筛子绫罗村,石家庄村等,堡子的土墙尚能找到片段,堡门也多保留,堡子内外又有观音庙、真武庙、魁星楼、戏台,龙王庙,文昌阁,关帝庙,马王庙,五道庙并地藏寺,以及民宅。有些堡子里头尚住着人,老人居多。卜北堡是国家文保单位玉泉寺所在,村里有王振的宅子。百草窑的观音庙已是废墟。郑家窑里烧陶的老窑尚在使用。宋家庄存一处穿心戏台。走了二十来个村子,只有东庄头是一处例外,村子里除却老人,见到孩子和年轻女人也不少,地头随处可见吃草的骡马,富有生气,建筑的状况尚佳,是一处状态较好的堡子。

 

这一年度进入国家财政扶持名单的村落名单有白家六堡中的白后堡村,以及留庄的另一处曹疃村。蔚县现存的堡子是一百五十多个,还有极多的堡子,因为人离开了,失了活力,存欤,弃欤?

 

采访当地的老人,又引起一行人的同情。问小孩在哪里?靠什么过活?生计来源是什么?老人家说他自己需要做事,自己打水,一个人需种多亩田,还有老伴在家里,生病卧在床上,也要归他照顾,子女不管。“乡村伦理崩坏了啊”,听到冯江老师感叹。建筑保护最后需要落到对人性的保护,这是法国遗产保护学者弗朗索瓦丝·萧的意见,冯江老师在这里的意思可以是“把老人家照顾好了,房子自然也会好起来”。

 

再看堡子,布局以矩形居多,规模大小不一,中央常有一条南北大道,常见以东西巷划为三条六巷,住宅大都是矩形的两进合院,正中城门常开于南侧,城门之上多见魁星楼,兼做料敌使用,城门外的配置一般有戏台,龙王庙和观音阁,不一而足。与在华南江南常见宗祠不同,此地少见祠堂,更无繁荣的情况,“发现”一处王振家祠堂也尚待考。

 

在南方兴盛的宗族士大夫传统,在北方为何没落?是否蔚县这样的边陲不需要宗族这样一种建构?如果并不存有成熟的宗族建构,是否还谈得上乡村伦理的“崩坏”呢?那么蔚县的建构又是什么?

 

总觉得,堡子里的真武庙值得注意。

 

fengtu07
白中堡村的真武庙,处于南北中轴线尽端最高处
fengtu08
水涧子西小堡的真武庙,规模极小但格局考究
fengtu09
石家庄村堡门,透过门洞可见中轴线尽端的真武庙

明永乐年间,明成祖命隆平侯率军夫二十万,在武当山修建供奉真武大帝的真武阁,当时香火达到鼎盛,真武大帝是得到北方朝廷重视的神灵。在蔚县城外的堡子里,一般不在北侧城墙开城门,北侧的正中是高台上 “以镇浮浇之风” 的真武庙,处于堡子南北大道的轴线尽头,两侧常分布财神庙,关帝庙等。作为中轴线末端空间序列的高潮,是真武庙而不是祠堂。真武庙成为华北这些堡子里最重要的公共建筑。在北端高起,与南面魁星楼共同形成南北轴线上两端的制高点,成为一对标志物。水涧子西小堡的规模不过40-50米见方,几乎临崖而建,堡内真武庙虽小,形制格局却不失考究。面阔仅一间,约3.5米,加上东西两间耳房面阔各为1.5米宽,基地却高达4.5米,是具有纪念碑性的建造。该庙的台阶破坏殆尽,较难攀爬。庙内余石碑载曰:“……之上不创设庙宇,犹觉索然而未尽美……堡中北有庙宇,以镇浮浇之风而共安也”。风俗的淳薄,关系到国家的兴衰,真武庙的作用即使浇风无立足之地,弘扬风清气正。这些真武庙的建造者当然并非当地民众,而是蔚州卫所的历任指挥。在官军主导下新修堡子,便把真武庙作为国家角色的象征,放在了他们对堡子的布局中。

 

fengtu10

典型的堡内布局,引自《蔚县古堡》韩许回忆的1948年宋家庄住户分布图(左);水东堡总平面图,引自《蔚县古堡》(右)

 

同中有变,蔚州城、北官堡、上苏庄、西陈家涧几处的真武庙,均不在中轴线的最北端。蔚州城与西陈家涧中轴线的最北端是玉皇阁,暖泉镇的北官堡是三官庙,上苏庄则是三义庙,真武庙处于轴线中心而不是末端。在此处信众心中,神明有其座次,龙王爷、真武大帝和玉皇大帝,即使是朝廷重视的神灵,也不能撼动已深入人心的本土信仰。

 

游牧的人可以逐草而居,自由迁徙;从事工业的人可以择地而居,移动无碍;边陲军屯的人不是时时要打仗,但也得防备着北方来袭的骑马民族,平日就地耕守,跟这一处种地的人一样,搬不动地,庄稼行动不得,驻边的事忤逆不得,时岁长了,半身也如这庄稼一样被濡化着插入了土里,长在了一起,沾了土气。反过来,防御的习惯影响着此地的居民,堡子里住人,堡子外耕作,一到天黑堡子的城门便訇然关上,在高墙之下,紧闭的堡门里,才有真正的安全,时间一长,种地的人又沾了军气。

 

而此地人身上的土气与军气日渐混合,形成了一种社会惯制,风土民俗,反映到了建筑上,比如表现为村村皆堡,堡内公共建筑以真武庙为主导,村里的庙宇室内空间都较小,建造的形制规格却不低等线索。再向上则可以推断国家的角色对于华北社会逐步的影响,官府的力量对于边陲的投射远远大于搞宗族的士绅,乡村伦理或者民风民俗的建构在华北不是由宗族而是由国家宗教完成的。从地域上的差别看,周秦汉唐的关中即是政治中心也是文化中心,金元以降,华北成为政治中心,至元明清,经济文化中心到了江南,华北区域的主导因素在变化。明代的封藩、卫所对华北一带的影响远远大于南方,持续时间显然很长,蔚县也是这样。如果要更细致的勾画这段历史,还需要更广泛的收集资料与田野考察。

 

建筑如果作为社会所有成员的共同意识的物质载体,那么只研究孤立的建筑本体,就如同只分析个体与事件一样,它们都是历史深海之上的泡沫,这泡沫之后的结构是什么,历史层累后的微光在何处?建筑史研究需要联系国家社会的结构情况,同时避免用较容易发现的现象去印证政治事件、国家制度、宗法伦理这样的宏大叙事的框架结构,而不从具体的建筑和空间出发。同时,社会惯制,风土民俗实际的形成存有更长时段的连续性,反映在建筑上,不受政治事件、朝代更替而断裂。然而,就像赵世瑜老师反问过的大历史和小历史之辨,这是建筑专门史还是通史?或者学科的分野已经不重要了,当下,我们更要避免的是田野的历史古层纹理被磨平,成为可怕的无史之境。

 

从田野出发,每一次的考察恐怕都是不充分的。但是从实地直观感受到的风土建筑上,结合中国本土的情况,就可以深刻理解布罗代尔的时段理论。据我观之,也或许更可以真正了解人,了解我们自身。

 

考察时间: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至八月十四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古建测绘
有方作者
深度
潘玥
蔚县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