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string(2) "on"

建筑地图183 | 再访阿姆斯特丹

建筑地图183 | 再访阿姆斯特丹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2.09.22 11:01

荷兰的建筑与城市设计从解决问题的思考开始,最后给出的答案永远充满着想象力。作为欧洲最具活力城市之一的阿姆斯特丹,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距上一篇阿姆斯特丹建筑地图发布,已经五年过去。这座与水共生的城市,还有哪些值得了解的建筑项目?

 

从图书馆到博物馆、法院、公寓楼……一起再访阿姆斯特丹吧。

 

阿姆斯特丹建筑漫游地图(编者绘)

 

 

 

01

阿姆斯特丹中央图书馆

Central Public Library Amsterdam

Jo Coenen & Co Architekten,2007

 

©Arjen Schmitz

这座建筑像一块巨石一样被建筑师所打磨,以确保内部空间尽可能地舒适。尽管建筑包含着巨大的功能内容,但它仍然通过多种形态的空间组合,保证了亲密的使用尺度和良好的朝向。从某种意义上说,建筑的外部形态是由内部空间生发而成。建筑师的主要目标是创造“地点”,这些地点会在光线、空间和颜色的支持下变得有生命力。而由于活动的多样性,这些地点的共同配合至关重要。

 

建筑中的每一处地点,都拥有独特的氛围。不同氛围之间的对比可以在建筑的组成中找到。建筑由基座、中部和顶部组成。“基座”代表着快速和简洁,具有城市和公共的特征;而“中部”作为书籍保存的地方,象征着休息;“顶部”是剧院和餐厅的所在地,是人们见面、放松、互动或讨论的地方。“体验图书馆”即“以特征识别”,通过艺术、室内和光线,使建筑形成自己的特色。通过这种方式,对“体验”的解读获得了独特的内容。这使得把文化和功能的世界融合在一起成为可能。

 

 

02

荷兰国家大屠杀姓名纪念

National Holocaust Memorial of Names

李布斯金工作室,2021

 

©Kees Hummel

“二战”结束75年后,荷兰建成了首个缅怀在荷兰大屠杀中遇难的10.2万名荷兰人的纪念碑,记录大屠杀中没有墓碑的荷兰犹太人、辛提人和罗姆人的姓名。纪念碑坐落于犹太文化区的重要轴线Weesperstraat上,毗邻Hermitage博物馆,东侧是Diaconie的Hoftuin花园与咖啡馆,距离阿姆斯特河仅一步之遥,附近还有犹太历史博物馆、葡萄牙犹太教堂等重要的犹太文化机构。

 

1700平方米的纪念碑由四个体块组成,形体对应希伯来语单词“לזכר”(纪念)。这些体块沿主干道Weesperstraat南北方向呈直线排列,西侧是Hoftuin展馆。游客进入纪念碑,会看到由两米高的砖墙连成的通道,上面附有纪念信息。四个体量均由镜面不锈钢制作而成,堆叠于砖墙之上。10.2万块砖块被刻上遇难者的姓名、年龄和生日。此外,还留有1000块空白的砖块,以纪念未留下姓名的遇难者。

 

砖是荷兰乃至西欧城市中最为常见的材料,其与镜面不锈钢组成的希伯来语字母相结合,体现出荷兰历史与当下之间的联系。砖块与金属的交接处会有一条狭窄的缝隙,产生出一种钢制字母悬浮其上的错觉,象征着荷兰人历史与文化的中断。这种悬空,亦或是“透气口”,将街区与荷兰犹太家庭缺失的未来分离。纪念碑还有设有互动的元素,允许游客按名字在砖旁放置石头,类似于人们在墓前纪念逝者的方式。

 

 

03

荷兰国立博物馆改造

The New Rijksmuseum

Cruz y Ortiz Arquitectos,2013

 

©Duccio Malagamba

该建筑在上个世纪曾经历过多次改造,使得建筑内的自然光越来越少,也令空间变得更加错综复杂,参观者不能辨认自己所在的位置。

 

项目最初的目标,一方面是在博物馆主楼中央通道上开辟一个新的唯一入口,另一方面是修复两侧的庭院和展览空间,使其恢复原有的尺寸和外形。出于骑自行车者的对中央通道改动的强烈反对,第一个目标未能实现。但是通过处于中央通道下方加建的大厅,让东西两侧庭院互相连通的目标得以实现。彼此相连开放的庭院空间为博物馆提供了必要的服务空间,并且为建筑赋予了宏伟的尺度。游客从中央通道的两侧进入庭院大厅之后,便可通过原主楼梯到达各层展览空间。

 

建筑的新建空间使用了与其他区域都不同的材料,天然石灰石。它能使新旧部分结合为一个整体,不会造成拼凑或反差的效果。主楼外部花园里新加的两个建筑,也使用了相同的材料。两侧的庭院,通过位于中央通道下方微微倾斜的地面相连,其顶部均吊坠着能够满足声学与采光需要的“框型吊灯”结构。

 

 

04

博尔佐画廊

Gallery Borzo

Wiel Arets Architects,2006

 

图源:Wiel Arets Architects

这是贝尔拉格建筑学院前任院长、荷兰著名建筑师Wiel Arets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小型画廊项目。画廊前身是阿姆斯特丹运河环内的一座住宅,经过一段时间的精心重建后重新开放。

 

层层的翻新残留物掩盖了建筑之前的结构变化。20世纪初,这座建筑被改造成一个仓库;1932年,它被改造成一个拥有各种路径的书店。在此期间增加的一个悬挂的钢结构,以开放立面允许更多的自然光线进入到深而窄的空间。一个垂直的柱子包含了以前的书架电梯,在空间上平衡了这些水平的元素。1970年代,一位艺术品商人买下了这座建筑。尽管他保留了内部的完整,但多年来,最终墙壁、地板和额外的螺旋楼梯都被添加了进来,使得人们很难区分原来的和那些不是原来的元素。为了发掘和整合1932年的原始设计,建筑的内部被完全剥离。通过移除1970年代的改造,建筑的原始特征,如立面、入口、分层、悬挂楼梯,以及以前的书架电梯,都重新出现了。

 

 

05

Parkrand公寓楼

MVRDV,2006

 

图源:MVRDV
©Rob't Hart

第9街区是阿姆斯特丹西部花园城市的一部分。它由174个标准的小型住宅单元组成,位于三个l型建筑中,紧挨着一个小公园。新的设计将住宅楼重新安置成一个紧凑、但令人印象深刻的体量,从而为公园节省更多的空间。街区的轮廓比例长135米、高34米、深34米,可以被认为是与更宽敞的公园类似的豪宅。一个新的“乡村庄园”出现了,为公园增添了个性。

 

Parkrand公寓楼由五座塔楼组成,中间由一系列公共露台进行连接。项目创造了一个开放和通风的街区,并从各个方向为人们提供不同的景观。半公共露台被抬高,可以俯瞰公园。花园提供了防风雨的保护,安全的通道,以及更私密的空间和游乐场。它会比公园更频繁地被不同的人使用。这个区域成为居民的中心空间,一个户外“客厅”。这一理念通过使用柔软的家具、装饰性的墙壁、天花板和地板饰面、植物和枝形吊灯来强调。

 

 

06

阿姆斯特丹法院新楼

Amsterdam Courthouse

KAAN Architecten,2020

 

©Fernando Guerra FG+SG

法院新楼拥有50个不同的审判庭,容纳着包括200名法官在内的千余名工作人员,预计每年在此将进行约14万场判决,是迄今为止荷兰11个法院中规模最大的一个。

 

在一个法治国家中,法理与日常生活应该相互交融,这也成为建筑的设计理念。因此从本质上来看,这栋50米高的建筑是开放且朴素的。建筑下半部分的大开窗设计,让人们可以从街道看到建筑内部的景象。法院内包括了一个宽敞的门厅,可为每日800至1000名来访者提供充足的空间。从建筑本身来看,城市的景观总是与其相伴。中央大厅内设有自动扶梯,旁边是一个封闭的花园及数层审判庭,光线在这一空间自由散落。

 

良好的平面布置带来舒适的功能体验。它将协同性工作空间进行空间的叠加组合,并将需要独立的空间剥离开来,法官、嫌犯与访客在建筑内的流线互不干扰。同时,建筑师与建造、建筑物理、设备与安全(包括消防安全)顾问,以及承包商与供应商之间建立起密切的合作关系,创造出一个实用且环保的建筑,它具有极高的灵活性,对于未来的发展变化作出充分预留,在能源上几乎可以自给自足。建筑为工作人员与来访者提供了一个鼓舞人心的舒适又安全的环境,所采用的建筑材料经久耐用。

 

 

07

“山谷”公寓楼

Valley Towers

MVRDV,2022

 

©Ossip van Duivenbode

这栋75000平方米的高层建筑,以地形地质为设计灵感,植物几乎覆盖满了建筑。建筑三座分别高67米、81米和100米的塔楼和壮观的悬臂公寓在阿姆斯特丹的Zuidas社区中脱颖而出。

 

该建筑的独特之处在于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它将办公室、商店、餐饮、文化设施和公寓融合在一个建筑中;其次,与该区域其他地方的封闭建筑不同,绿色的“山谷”蜿蜒在第四层和第五层的塔楼之间,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两个外部的石头楼梯进入。建筑的大面积种植由景观设计师Piet Oudolf设计,容纳了大约13500株幼苗、灌木和树木。随着这些建筑在未来几年逐渐成熟,它们将给建筑带来越来越绿色的外观,使项目成为一个绿色城市宣言般的存在。

 

 

08

Sluishuis水上住宅

BIG+Barcode,2022

 

©Ossip van Duivenbode

复杂的环境,塑造出Sluishuis的独特的建筑形态。这座全新的住宅楼位于阿姆斯特丹密集城市与广袤景观的交界地带,紧邻大型基础设施和小型城市住宅区。

 

这栋带有古典气息的庭院式建筑,通过两种措施,激发出别样的活力:它完全吸纳了水上生活的理念;从不同视角望去,建筑的外观也各不相同。朝向水面的一侧体量被抬起,形成一个巨大的开口,将水引入庭院,也将日照和景观一同带入公寓内部。朝向临近城区的一侧,则打造了层叠的景观露台,创造了一个从城市景观到小型自然景观的流畅过渡。

 

一条内部设置了公共功能的长廊环绕建筑而过,一直延伸至水中,形成了一条由船屋、帆船学校和漂浮花园组成的群岛空间。一条公共走道也顺着梯田状的露台向上爬去,直至建筑顶端,形成了一条俯瞰IJ湖的观景平台。这条通道不仅为游客和住户提供了一个赏景的目的地,还将住宅单元相互连接,形成一个独特的三维街区。

 

 

09

阿姆斯特丹比基莫体育场车站

Amsterdam Bijlmer ArenA Station

Nicholas Grimshaw & Partners,2007

©Mark Humphreys
©Ger Van Der Vlugt
©Mark Humphreys

格林姆肖事务所在对比基莫(Bijlmer)车站的重大升级改造中,增加了一条高架的八轨铁路,用一条宏伟的70米宽新大道连接了城市的东西区。

 

在引人注目的屋顶和铁路线的庇护下,新大道充当了城市再生的催化剂;它开放、通透、光线充足,在两个以前孤立的地区之间建立了清晰的连接,是比基莫地铁站、公共汽车和国家铁路服务的主要交汇处。在巨大广场的两层楼上,新的铁路线路取代了地面轨道,每天运送超过6万名乘客。车站的顶部是一个锯齿形的钢屋顶,表达了高速旅行的活力,并与下面的新大道对齐。

 

车站结构上的一个实质性的分支,强调了新大道对角线方向和中央车站大厅的入口。在站台上切下长长的空隙,让阳光照射到行人区和下面的公交站。通过在站台和地面之间建立视觉连接,这些空隙也改善了车站内的方向定位问题。

 

 

10

克莱堡公寓楼

DeFlat Kleiburg

XVW architectuur;NL Architects,2016

 

©Marcel van der Burg

©Stijn Brakkee

DeFlat Kleiburg是荷兰最大的公寓楼之一,它有着折线形的平面,由500个套间组成。建筑长为400米,共有11层。这里原为一处受国际现代建筑协会(CIAM)启发的阿姆斯特丹住宅项目,设计于1960年代。但在1990年代中期该地区开始城市更新,这种独具特色的蜂窝形布局开始逐步被郊区住宅所取代。住建公司一度想要推翻该项目重建,但遭到抵制;最终项目被委托给ONE EURO,以探索其他在经济上可行的措施。

 

deFlat被选中来负责该项目,他们提议将Kleiburg转变成一处“Klusflat”,意思是翻新建筑的主要结构,包括电梯、廊道、装置,但让建筑处于“未完成”状态——没有厨房,没有淋浴,没有暖气,也没有房间。未来的居民可以以极低的价格购买一个“外壳”,然后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翻新,拥有一个理想的家从此不再遥远。

 

设计团队拆除了建筑外部增建于1980年代的三台竖向电梯,改为放在内部核心区域;水平栏杆的粗野之美得以重现。通过将储藏空间转移至靠近电梯的上层,一层可以腾出来以用于更具互动性的居住形式,如公寓、工作室或日托中心。因此建筑的底部被激活了,它也成为一处嵌入公园的社区空间。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建筑地图
阿姆斯特丹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