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经典再读91 | 奥地利邮政储蓄银行:现代建筑宣言

经典再读91 | 奥地利邮政储蓄银行:现代建筑宣言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1.01.25 10:38

奥地利邮政储蓄银行

Austria Postal Savings Bank

建筑设计:奥托·瓦格纳

建成时间:1906年;1912年

项目地点:维也纳,奥地利

 

“不切实际的东西永远不会美丽。”

——奥托·瓦格纳

 

奥地利邮政储蓄银行大楼是维也纳最著名的现代建筑,由被誉为“现代维也纳城的设计者和创造者”的奥托·瓦格纳(Otto Wagner,1841-1918)设计建造。奥地利邮政储蓄银行被认为是现代建筑早期的经典作品,代表了瓦格纳离开新古典与新艺术、走向现代的一步。

 

在1896年的宣言《现代建筑》(Modern Architecture)中,瓦格纳表达了他对实用和高效建筑设计的理想。他认为,“美”的目的是给功能以艺术表现。因此,多余的装饰不仅不实用、效率低下,显然也不现代。在阐述他的理论时,瓦格纳将时尚的隐喻运用到建筑设计中。商人或运动员的现代日常服装为建筑提供了一个模型,因为它们时尚、舒适、做工精良,而且用途广泛。“一个穿着现代旅行套装的人,”他说,“和有卧铺车厢的火车站候车室,和我们所有的车辆非常相配。我们不会穿着路易十四的服装走来走去。”这种服装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工业化和快速发展的奥地利社会的一种体现,根据瓦格纳的观点,它与过去几代人的服装截然不同。

 

奥地利邮政储蓄银行是瓦格纳时代最具变革意义的项目之一,从1904年开始,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来规划、设计和建造。它由钢筋混凝土、金属、石头和玻璃建造而成,用新材料颂扬光、空气和功能主义的诚实。如果将银行与他的两处私人住宅——瓦格纳别墅1号(1886-88)和瓦格纳别墅2号(1912-13)——进行比较,就会发现在瓦格纳的脑海中,“美好时代”的折衷主义已经被摒弃,取而代之的是全新、实用的世界。

 

△ ©quintinlake.com

邮政储蓄银行分两个阶段实现,第一次是在1904 – 1906年,第二次是在1910 – 1912年。这是瓦格纳的第一个大型建筑项目,使他第一次实现了建筑的“功能性”原则。

 

建筑高达八层,占据了整个街区。人们从环城大道过来,隔着一个入口公园的距离可看见建筑的正立面。与CIAM所倡导的完全打破传统的做法不尽相同,邮政储蓄银行的装饰、雕塑、基本的秩序、垂直的构成,依然有着对传统的延续。立面简洁大气,在比例与分割上展现出与古典建筑的联系。

 

奥地利邮政储蓄银行立面

瓦格纳通过发展新形式来庆祝现代材料,建筑以砖墙砌筑,外覆方形大理石板,再用铁螺栓和铝帽使其与结构相连。这些对建造方法与形式的表达,自身又形成了某种图案装饰,在平坦的立面上区分主次、强化转折、代替柱式。

 

因此,金属螺栓既是一种技术要求,也是一种现代性展示,还传达了银行的重要信息:铁甲宝箱是保管钱财的象征。建筑形式与功能的和谐融合,受到了评论家的高度赞扬。

 

©Thomas Ledl

只有在靠近屋顶的部分,瓦格纳才添加了更精细的装饰,比如双手捧着桂冠的天使雕像——它们由经常与瓦格纳合作的分离派艺术家Othmar Schimkowitz创作。

 

©Thomas Ledl

从平面图来看,银行基本呈梯形。中央的矩形区域是银行大厅,两边是三角形的侧翼,每侧各有一个庭院穿插其中,几十个银行办公室整齐地沿着建筑的周长排列。

 

银行平面图
银行剖面示意图

银行大厅位于一层。这个大厅的设计像一个中庭,巨大的玻璃天窗让自然光进入建筑的中心。使用自然光不仅是出于风格上的原因,也是为了降低电力照明的成本。甚至大厅的地板也是用玻璃瓷砖建造的,让自然光可以照射到下面的楼层,那里有邮局信箱和邮件分拣室。

 

银行大厅 ©Emma Kaufmann

在室内空间的布局上,瓦格纳的目标是提高效率,减少日常清洁和未来维修的工作量。宽敞的走廊、电梯、电话线和气动管道运输系统便于内部沟通;在办公室内,可调节的隔墙允许银行员工根据自身愿望和需求重新布置他们的工作空间。

 

沿着建筑周长布置的办公室 ©Thomas Ledl

楼梯间 ©Thomas Ledl
走廊 ©Thomas Ledl

建筑形式与功能的结合是现代主义精神的重大突破。用瓦格纳自己的话来说,“今天盛行的建筑观点的整个基础,都必须被这样一种认识所取代:即我们的艺术创作唯一可能的出发点就是现代生活”。[1]

 

银行室内墙面材质交接处,用抽象的黑白格线代替线脚;梁柱交接处,也用抽象的几何图案隐喻柱头。瓦格纳的设计并非仅仅满足功能,也蕴含装饰的精致与优雅。只是这种装饰是简化的、几何化的。

 

入口前厅,用抽象的黑白格线代替线脚 ©MARIANO DE ANGELIS

银行大厅,用抽象的黑白格线代替线脚 ©MARIANO DE ANGELIS

室内,用抽象的几何图案隐喻柱头 ©Till Niermann

在银行大厅中,瓦格纳诚实地体现各种新材料的特性。大厅的装饰被限制在最小限度,装饰效果由材料本身的简单与优雅呈现出来。

 

©Jorge Royan

在材料的选择上,瓦格纳的考虑是耐久性、经济性和功能性。银行的地面,玻璃砖、瓷砖和油毡铺在沥青上,形成绝缘、容易清洁和可持久使用的表面。在人流量较大的区域,使用大理石墙壁嵌板可防止磨损,减少需要重新粉刷的可能;铝制热风机不仅光滑和卫生,而且占用很小的地面空间。

 

银行大厅 ©MARIANO DE ANGELIS
玻璃砖地面 ©MARIANO DE ANGELIS
天窗 ©MARIANO DE ANGELIS

细部 ©MARIANO DE ANGELIS
灯具 ©MARIANO DE ANGELIS

铝制热风机 ©MARIANO DE ANGELIS
大厅里的钟 ©Jorge Royan

银行的家具也在瓦格纳的考虑范围内。他开发了一套完整的标准设计家具目录,根据每件家具各自的位置和用途,达到最大的经济和功能灵活性。除了首席执行官的办公室用黄铜、丝绒和红木制作家具以外,灯具是用铝、瓷和镍做的,用于桌子、橱柜、柜台和椅子的是经过巧妙处理的山毛榉木材。

 

用铝、瓷和镍做的灯具 ©Till Niermann

在世纪之交的维也纳,瓦格纳的设计方法与“分离派”(Secession)紧密相连。“分离派”是一个由奥地利艺术家、建筑师和设计师组成的进步团体,他们通过将高质量的建造、新材料和技术、现代主义的形式相结合来追求艺术复兴。包括约瑟夫·霍夫曼和约瑟夫·玛丽亚·奥尔布里希在内的分离派建筑师都被“Gesamtkunstwerk”(即:整体艺术作品)的理念所吸引,即所有的美学元素都服从于整体效果。在实践中,这一概念促进了更广泛学科范围内的艺术技巧,并偏重协作创作模式而非个人创作。

 

邮政储蓄银行可以被认为是瓦格纳整体艺术设计的完美缩影。从灯具到整栋建筑的系统性规划,邮政储蓄银行既是奥托·瓦格纳现代“功能主义”建筑理想的体现,也是分离派设计的典范之作。它现代、实用和冷静的态度,朴素的线条、简单的构造和最少的材料使用,例证了瓦格纳的信念:“建筑师要在建造中发展艺术形式。”[2] 以及“每一个现代创造,都要把我们自己更好的,民主、自信、有敏锐思维的天性展现出来。”(瓦格纳,1913)[3]

 

©Jorge Royan

参考资料:

[1] The Architect’s Eye: Architect Otto Wagner’s Modernist Marvels in Vienna, Lee F. Mindel

[2]Dr. Elizabeth M. Merrill, “Otto Wagner, Postal Savings Bank,” in Smarthistory, November 28, 2015

[3]ottowagner.com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奥地利邮政储蓄银行
奥托·瓦格纳
经典再读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