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经典再读85 | 奥利维蒂商店:精确的动线

经典再读85 | 奥利维蒂商店:精确的动线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0.12.15 11:19

奥利维蒂商店

Negozio Olivetti

改造设计:卡洛·斯卡帕

完成时间:1958年

项目地点:威尼斯,意大利

 

奥利维蒂商店位于威尼斯的圣马可广场,是一个面积约130平方米的室内与立面改造项目。“Negozio”在意大利语中是店铺的意思,但和周围的商店不大一样,它更像是一个展厅。奥利维蒂公司以打字机和计算器产品而闻名,他们选址在圣马可广场建立旗舰店,希望建筑成为一张“名片”,宣传企业追求品质的形象。

 

从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的生涯来看,这个项目承前启后。斯卡帕接到委托是在1957年年初,那时他刚满51岁。在此之前,他的项目主要以室内装修、展陈设计为主。这些项目为他积累下丰富的经验,尤其是通过动线组织空间;另一方面斯卡帕得以和一流的工匠合作,积累大量技术知识,设计推敲可以精细到材料、构造的层面。1950年代开始,斯卡帕开始得到设计中小型建筑的机会,奥利维蒂项目便是其中之一,他最重要的作品都是在随后的二十年中完成的。

 

奥利维蒂项目的设计难点在于苛刻的层高条件以及狭长进深的平面,斯卡帕的方案利用动线和结构巧妙地扭转了场地的劣势,获得了出色的空间体验。

 

©ORCH_Chemollo

 

设计的起点

 

这个设计是从场地的限制开始的。

 

在1978年马德里的演讲中,斯卡帕对奥利维蒂项目的设计起点做了清晰的陈述:“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威尼斯一个店铺的设计。因为没法改变结构,我只能做一个表皮,一个衬里(fodera)。但什么样的方案才是最合适那个地方的呢?我没做过很多从零开始的新项目。我改造过一些博物馆,做过一些展陈设计,都是在一个既有的建筑环境中。当环境被限制时,或许设计反而会变得更容易些,比如奥利维蒂商店。商店曾经由两个部分组成,一个前部空间,有一堵墙后面藏着另外一个空间。而且必须要通过楼梯上楼;还有空间是给定的:一根中心柱,两个窗户——楼梯该放哪?我决定把它放在一个可以让我获得进深的位置。为此我不得不拆除一些东西(那堵墙),将它放在一个更加困难的地方……这样我就能更好地利用进深。一旦问题被捕捉到,事情就开始运转了……”

 

奥利维蒂商店位于圣马可广场北侧、16世纪老行政宫(Procuratie Vecchie)拱廊里,靠近巷道,比周围的店铺多了一道侧立面,同时拥有一个绝佳的转角。

 

©thaddeuspj

商铺底层平面为5.7×21米,进深比较大。二层平面为L型,多出来两间阁楼,只有设置楼梯和夹层才可到达。其次是层高的问题。原空间的梁下净高约5米,但是地坪需要抬高0.3米应对洪水。此外,原有的木梁天花需要结构加固。这样算下来,梁下净高只有4.6米,前部空间更矮一些,梁下仅为4.42米。同时内部空间被一根T型截面的中心柱限定。在这样的条件下组织双层的展厅非常困难。

 

一张幸存的草图也为最初的设计提供了佐证。可以看到斯卡帕最初的想法是关于动线的,人在底层从南向北运动,经过楼梯之后,身体反转,在夹层从北向南运动。楼梯的位置之所以关键,正因为它是整个空间动线的一个折返点,折返点越靠北端,越能利用进深,越能延长观展动线。这是斯卡帕最初把握的却没有点明的问题。后来楼梯的位置稍向南移,但通过楼梯引导人折返运动的构想却保留了下来。

 

最终的动线

 

最终的空间动线,从简单的折返,发展为两次往复运动:两座廊桥交通相互独立,从而延长了体验的路径。通常来说,建筑师会避免人走回头路,但是在特定的尺度和场地条件下,这样的动线不仅成立,还能营造出精彩的空间体验。

 

斯卡帕将建筑的前部和后部塑造成品质迥异的空间,通过雕塑、洞口等空间道具,引诱人们在两个端头间往复运动,并将体验逐步推至高潮:拨开眼形窗的格栅,俯瞰圣马可广场的景色。

 

奥利维蒂商店底层和夹层平面

往复动线中的前端,被塑造成为一个可以被反复玩味的吹拔空间,雕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斯卡帕选择将阿尔贝托·维亚尼的铜质雕塑《阳光下的裸女》安置在这里。它的造型是一个抽象的弯折,光滑的反射表面汇聚周围景观,随着与之相对位置的变化,自身的造型和光彩会呈现戏剧性的变化,邀请体验者从不同标高、不同角度反复欣赏,而每次的感受都不雷同。这种特质恰好符合吹拔空间在往复动线中的定位。

 

入口空间 ©ORCH_Chemollo
入口空间 ©thaddeuspj

阿尔贝托·维亚尼的铜质雕塑《阳光下的裸女》©George X. Lin

一层展厅 ©George X. Lin

建筑师关闭了侧立面的窗子,只保留前端的两枚小窗,并将窗框做成眼睛的形状,内置推拉格栅,成为动线中的“诱饵”,邀人一探究竟,触发俯瞰圣马可的景观。

 

夹层侧立面无窗 ©George X. Lin
端部设置眼形窗 ©George X. Lin

夹层展厅细节 ©George X. Lin
设计精巧的眼形窗 
从窗户看出去的圣马可广场景色 ©thaddeuspj

因此,前部被营造成一个类似引力场的空间,后部被处理为一个低调的展陈空间,和前部形成有益的反差:一个戏剧化,一个平淡;一个明亮,一个幽暗,这样的体验节奏化解了长动线带来的生硬、枯燥感。

 

南北方向往复运动的动线 ©Simon Yin Photography

来自结构的思考

 

最终的剖面显示了一种非常巧妙的结构策略——U型断面的廊桥结构。首先楼板被截成两段,通过降低跨度的方式减少楼板厚度。其次,采用上翻梁结构,节省层高。南北方向的承重主梁采用钢桁架结构,含饰面层的厚度仅为115毫米。将巨大的结构隐藏在扶手之中。

 

最终,单侧廊桥的楼板厚度被控制在80毫米之内(含饰面层),使得4.35米的层高内安排两层空间成为可能。

 

巧妙的结构策略 ©thaddeuspj

 

楼梯与空间序列

 

斯卡帕有意控制游人参观的顺序,先东侧再西侧。最明显的处理莫过于两个廊桥入口一个开放,一个隐蔽。在人上楼的过程中,东侧廊桥的入口始终可见,扶手栏板做了削角处理,呈欢迎姿态。西侧廊桥入口则隐蔽在一棵柱子之后。这或许与东、西侧看见的风景有关,如果游人先参观西侧,空间布局一览无余,东侧便会失去吸引力。

 

内部空间序列
只有西侧廊桥才能通往眼形窗前 ©thaddeuspj

楼梯的形式从最初的双跑改为直跑,却保留了引导游人折返的功能。这座奥里西纳大理石制的楼梯,是一件昂贵、优雅的艺术杰作:踏步之间相互分离,用金属件支撑,营造出漂浮的视觉效果。

 

精致又精确的楼梯设计 ©Simon Yin Photography

第二级至第八级随着石墙向右错动,这就有了更深一层的空间意义:对于人身体的引导。在上楼过程中,人的身体会随着踏步向右错动,很自然地被引导至东侧廊桥的入口,被削角的栏板处。这种引导同时发生在下楼的过程中,向右前方的转角展厅运动。

 

因此,控制体验顺序的意义就在于使夹层往复的路径层层展开,使人自发产生体验的愿望。斯卡帕通过对于序列顺序的控制,进一步增加了往复路径的新鲜感。

 

 利用楼梯引导人的身体运动 摄影:胡康榆/有方
楼梯细部 ©ORCH_Chemollo

 

方法

 

借助奥利维蒂展厅,我们可以窥探斯卡帕的一些重要设计方法。

 

首先,从问题入手的设计方法。在本项目中,斯卡帕从环境限制切入,利用进深及楼梯位置形成最初的空间策略——用折返动线组织空间。在方案深化的过程中,也是通过一系列的问题去推进设计:层高问题,入口吹拔的营造问题,东西廊桥体验顺序的问题。

 

其次,在整体和局部之间不断互相对照。对于奥利维蒂项目来说,整个过程都贯穿着对于动线的把握。展陈建筑的空间体验是连续、一次性的,动线是组织空间最重要的手段。奥利维蒂展厅局部空间的营造(例如吹拔、廊桥、楼梯)以及空间序列之间的关系(例如东、西侧廊桥),是以整体动线为依据的,在功能和体验上都有明确的定位。反过来,局部空间的推敲也会作用于整体的动线(例如廊桥结构形式的出现对于往复动线的影响)。在整体和局部之间不断对照的设计方法,对于处理复杂的空间关系非常有效。在不断的对照中,设计的偏差得到修正,从而逼近一种精确操作,这也往往促成不同寻常的空间形式。这种设计方法使斯卡帕的建筑空间张弛有度,局部形式与整体形式之间具有一种整合性。

 

第三,空间引导的手段具有隐匿性。以楼梯和东侧廊桥的衔接为例,向右偏转的引导是由多个道具协同作用完成的,而非由一个独立明确的构件。这种引导并非一种清晰强烈的意识信号,而是一种温和的暗示,使人在潜意识中,完成身体的运动,并获得一种自由的游走体验。

 

奥利维蒂商店入口,斯卡帕的标志性图案 ©ORCH_Chemollo

文字资料:

张婷,《细部背后:斯卡帕与意大利北部城市》,2017,有方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卡洛·斯卡帕
奥利维蒂商店
威尼斯
经典再读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