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卫报》选出2020年最佳设计旅行目的地

《卫报》选出2020年最佳设计旅行目的地
编辑:李菁琳 | 2020.02.12 10:33

英国老牌媒体《卫报》近日评选出2020年最值得前往的设计旅行目的地(best-designed travel destinations)。从隐藏于树冠的自行车骑行道,到尺度迷你的设计酒店,这份报告将为你指引今年接下来的旅行计划。

 

乌干达坎帕拉

热带现代主义之旅

 

乌干达国家大剧院(Uganda’s National Theatre)

在乌干达国家大剧院外的一棵树下,建筑师Doreen Adengo坐在树荫下,躲避着每年这个时候大雨来临前的太阳。去年,受建筑师曼努埃尔·赫兹的《非洲现代主义——独立的建筑》一书的启发,她开始了非洲或“热带”现代主义建筑的研究。这本书的主题有关于赞比亚、塞内加尔、科特迪瓦、肯尼亚和加纳的建筑。赫兹的作品探索了这些建筑背后的政治——主要是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建造的——从殖民项目到非洲新领导人领导的国家建设均囊括其中。

 

“国家大剧院很适合我们赤道的气候,”Adengo提到,“建筑师研究了太阳路径和风的模式,并相应地确定了建筑的方向。屋顶较好地阻挡了阳光直射,双层立面则利于通风。这是典型的乌干达现代主义建筑:聪明,还有免费的空调。”

 

Makerere University’s Lumumba Hall,建于1960年代末期 Photograph: Timothy Latim

Adengo谈到为现代乌干达建造的旗舰建筑,如议会和邮局,“独立的那一刻充满了乐观情绪。”当时,政府对这类项目有大量预算,允许这些“宏大、实验性和前沿的混凝土设计”实现。

 

如今,坎帕拉的建筑师大多与私人客户合作,这些客户喜欢奢华的“迪拜玻璃”。现代主义建筑因此而受损:在热带银行前的一幅描绘货币与兑换故事的壁画上安装了一台ATM机;曾经是野兽派的美丽的查姆塔被金色的铝板覆盖着。当Adengo看到这些建筑时,她退缩了:“建筑和保护并不是乌干达的首要任务。”

 

但她对保护这些建筑充满热情,现在正与乌干达博物馆(该国第一座现代建筑)合作,致力于保持它的现代化,这是盖蒂基金会的一个项目,旨在保护世界各地的现代主义建筑。她希望利用混凝土和其他原始材料来实现博物馆的建筑公正,这将是乌干达第一次对现代主义建筑进行保护管理。Adengo希望它能“为更多的人铺平道路”。

 

摩洛哥马拉喀什

古老与现代的交汇之地

 

伊夫·圣罗兰博物馆(Musée Yves Saint Laurent)

马拉喀什的建筑之美是难以捉摸的。你可能会瞥见一个铺着瓷砖的院子,或者几块精致的装饰板,但随后去找,只能碰上一扇关上的门,或者进入一个死角。这个城市的景观,将最好的设计都保留在了室内。

 

幸运的是,这座城市还有更多选择——从19世纪的宫殿到超现代的建筑。至于伊斯兰宫殿式建筑,前往巴伊亚宫和Dar Si Said。那里在细节上有完美的几何瓷砖和雕刻的天花板,但后退一步,一个更加平静的对称体量便展现在眼前。

 

摩洛哥殖民历史的遗迹仍然存在于城市的新维尔和格里兹地区。在这里,你可以找到30 Grande Cafe de la Poste咖啡馆,那里有棋盘格的瓷砖、优雅的楼梯和转动缓慢的扇子。该建筑在2006年由巴黎KO建筑工作室修复,他们还设计了伊夫·圣罗兰博物馆。其轮廓相交的弧线和更尖锐的角度是由时装设计师的档案图纸而来的灵感,外部砌砖的方式让人想起织物的纹理,内部空间表面更柔软光滑,旨在唤起高级定制夹克内衬的触感。

 

马若雷勒庄园(Jardin Majorelle),圣罗兰曾经的居所  Photograph: Jonathan Prime 

圣罗兰的遗产还包括邻近的马若雷勒庄园(Jardin Majorelle),它是由圣罗兰及其合伙人皮埃尔·贝尔热于1980年买下的,目的是把它从酒店开发商手中拯救出来。这个充满异国情调的花园是法国艺术家雅克·马若雷勒(Jacques Majorelle)在1920年代设计的,但他为墙壁选择的明亮的钴蓝色(后来他把这种颜色加到喷泉、小径边缘甚至花盆里)几乎盖过了绿色植物。他的工作室由建筑师保罗·西纳尔(Paul Sinoir)设计,融合了装饰艺术的曲线、摩尔风格的柱子和受立体派启发的悬臂。现在这里是一座柏柏尔文化博物馆,但排队最长的是靠在“马若雷勒蓝”的墙上自拍队伍。

 

美国洛杉矶

设计新前线

 

案例研究22号:斯塔尔住宅

好莱坞、硅谷、嬉皮士、牛仔、拉斯维加斯的赌场、一望无际的沙漠与昏黄的落日……提起美国西部,脑海里闪现出来的形象多少都带点“离经叛道”、一骑绝尘的味道。谈到建筑,美国西部也不似东部,始终无法概括为一个明确的形象。

 

从早期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和茱莉亚·摩根所做的带有“异国风情”的尝试和转化,到鲁道夫·辛德勒对现代建筑更进一步的探索和思考,再到“二战”后影响巨大的“案例住宅研究”计划,西岸建筑师不似东岸建筑师大多直接移植欧洲文化,他们总是思考建筑如何与自然融合,大胆尝试新技术,对于建筑的地域文化也有着多样的探索。

 

案例研究住宅8号:伊姆斯自宅

美西现代建筑所蕴含的特殊的地域性,在自由创作氛围中展现出的多样性,都与多变的社会发展、普罗大众的生活需求紧紧地联系在一起。

 

比利时布鲁塞尔

在户外骑行,拥抱艺术

 

Cycling through trees in Limburg

Liv Vaisberg说:“比利时充满了伟大的设计天才,但却不炫耀。”她确实知道(Vaisberg是布鲁塞尔收藏设计博览会的联合创始人)。

 

当你前往比利时,不要忽视比利时的艺术场景。2020年是扬·凡·艾克年,根特美术馆将举办一场大型展览来庆祝,将世界上现存的一半以上的凡·艾克作品重新组合起来。在安特卫普,你可以参观室内设计师阿克塞尔·维沃特设计的Kanaal文化综合体;由酿酒厂改造而来的空间非常棒,还有Vervoordt的公寓,以及任何人都可以预约参观的画廊。画廊里主要展出的作品有Anish Kapoor的At the Edge of the World(1998)和James Turrell的Red Shift(1995),以及Marina Abramovic和Takis的作品等等。

 

Cycling through water in Limburg

如果你在安特卫普,开车一小时就能到林堡,体验一种完全不同的设计:自行车道。去年林堡开放了一系列自行车道,可以让你骑车穿过树木,也可以在与你视线齐平的地方穿过池塘。最后一条车道将于今年开通,你将有机会体验在地下骑车!现在在林堡省有超过2000公里的骑行道,包括一段带你经过由比利时重要画廊Z33策划的户外艺术品的骑行体验。

 

格鲁吉亚第比利斯

欢迎来到新柏林

 

Rooms Hotel

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迅速发展的艺术、时尚和地下俱乐部为它赢得了“新柏林”的绰号。但这只说明了问题的一半。第比利斯地处欧亚大陆的中心,摆脱前苏联几十年的占领后,现在已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

 

缺乏专门建造的文化空间在一定程度激发出了第比利斯的独创性,艺术咖啡馆开在摇摇欲坠的新艺术房子里,快闪式画廊开在前苏联时代的工厂里,夜总会接管了废弃的空间——迪纳莫足球场下可以找到该市最著名的电子俱乐部Bassiani。类似地,ArtBeat项目在推广格鲁吉亚当代艺术家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它最初是一家流动画廊。在一个集装箱里你便可以游历格鲁吉亚,然后在旧城找到一个永久的家。

 

斯坦巴酒店(Stamba Hotel)

另一家前苏联时代的工厂——曾是一家印刷厂,现在被改造成第比利斯最新的设计酒店,斯坦巴酒店(Stamba Hotel),这座野兽派建筑裸露的混凝土被茂盛的树叶、落地式书架和精致的格鲁吉亚当代设计作品所抵消。酒店也是第比利斯照片和多媒体博物馆的所在地,并为艺术家工作室提供租赁空间。

 

苏格兰格拉斯哥

DIY和创新精神

 

可供租住的Mount Stuart乡间别墅

今年春天苏格兰最大的艺术盛事将是格拉斯哥国际艺术节。游客不仅可以顶级博物馆和美术馆里看到激动人心的最新艺术作品,在整个城市里,也有机会遇见艺术家们布置在各种角落里的惊喜。皇后公园铁路俱乐部(Queen ‘s Park Railway Club)的候车室被重新设计,艺术家格雷厄姆·费根(Graham Fagen)的个展将在这里举行,灵感来自一堆把他的名字拼错的笔记、信件、姓名标签和请柬。

 

“格拉斯哥的艺术家们有一种真正自己动手的态度,这种态度在老发型师酒吧的艺术节期间很典型,”现代学院联合主任安德鲁·汉密尔顿示。“它总是举办令人惊叹的表演和音乐会。正是这些空间让这里的事情变得有趣。他说,以艺术家为首的赛琳(Celine)、当代艺术家大卫·戴尔(David Dale)和阿斯特纳画廊(Koppe Astner Galleries)在一年中的任何时候都是值得参观的地方。“在所有这些地方,艺术家们不需要10年就能办成一场展览。”

 

麦金托什之家(Mackintosh House)

对建筑爱好者来说,查尔斯·麦金托什与这座城市的联系可以通过麦金托什之家(Mackintosh House)这样的地方看到。麦金托什之家坐落在亨特尔艺术画廊(Hunterian Art Gallery)内,屋内原有的固定装置、家具和重要的室内装饰都是在这里重新组装的。

 

日本东京

沉浸式文化交流

 

Trunk(Hotel)里超迷你的迪斯科厅  Photograph: Tomooki Kengaku

从小巷里的米其林星级餐厅到地下卡拉OK酒吧,日本生活的大部分都是在紧闭的门后进行的——这就是airKitchen的有用之处。他们的想法是将家庭厨师与旅行美食家联系起来,后者可以预订由日本各地当地人开设的烹饪课程。一旦你做好了拉面或三道传统甜点,你就可以和主人一起尽情享用了。

 

这种鼓励游客自己体验的理念,在Trunk Hotel里也很明显,这家酒店于2017年在东京涩谷开业。“我们希望客人能沉浸在我们的文化中,”Trunk Atelier的创意总监田中静表示,“社会空间鼓励社区意识,我们利用这个,作为展示本地人才华的平台”

 

去年,Trunk开设了第二家截然不同的Trunk House,这是一家只有一间卧室的微型酒店(可供四人住宿),前身是一座艺伎屋,位于被称为“小京都”的神乐坂地区。“就像创意者过去使用沙龙作为地区文化交流的场所,我们希望Trunk House能为客人带去启发”。

 

草间弥生博物馆(Yayoi Kusama Museum)

建成已有两年的草间弥生博物馆(Yayoi Kusama Museum)距此只有20分钟的步行路程,你可以参观由久美设计负责的这座专为日本前卫艺术家设计的建筑。还有吉卜力博物馆,用来展示动画导演宫崎骏和吉卜力工作室的作品。现在你可以看到宫崎的原始平面图和博物馆的草图。还要记得去博物馆地下室的土星剧院看一场吉卜力电影哦。

 

瑞士苏黎世

尖端而酷炫的精度

 

勒·柯布西耶展馆(Le Corbusier Pavilion)

苏黎世是达达主义和Helvetica字体的诞生地,因此对创新的艺术和设计从不陌生。20世纪初,老城及其声名狼藉的伏尔泰夜总会(Cabaret Voltaire)是瑞士先锋运动的中心。一个世纪后,这个街区重新发现了它的创造力,新开了一大批画廊,大卫·奇普菲尔德也将为位于Heimplatz的艺术博物馆扩建一座引人注目的新建筑。虽然要到2021年2月才开放,但基地周边现在已经引起了一阵骚动,有人说要为这座城市建立一个新的“艺术区”,新的画廊会在博物馆周围狭窄的中世纪小巷里争夺最佳位置。

 

去年春天,经过大规模整修,苏黎世湖畔的勒·柯布西耶展馆重新对外开放。这座钢结构的玻璃建筑是这位著名建筑师去世前的最后一个项目。他称之为他的Gesamtkunstwerk——“完全的艺术作品”。从棱角状的自由漂浮的屋顶,到门把手,他设计了一切。勒·柯布西耶展馆将瑞士的精密与不断挑战设计边界的精神相结合,堪称是苏黎世的完美地标。

 

文章信源: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20/jan/11/brave-new-world-the-best-designed-travel-destinations-for-2020

 


本文由有方编译,原文信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20/jan/11/brave-new-world-the-best-designed-travel-destinations-for-2020。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2020
卫报
建筑旅行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