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经典再读120 | 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静谧与光明

经典再读120 | 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静谧与光明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1.10.11 10:35
©MoMA

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

First Unitarian Church of Rochester

建筑设计:路易·康

建成时间:1962;1969(加建)

项目地点:罗切斯特,纽约州,美国

 

路易·康设计的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是现代建筑的典范,项目与建筑师著名的“形式与设计”(Form and Design)、“静谧与光明”(Silence and Light)理论均有着密切关系。两层高的教堂建于1959-62年,由钢筋混凝土砌块和现浇混凝土构建,外部覆砖;三层高(两层地上+一层地下)的砖砌加建部分则建于1965-69年。

 

在教堂的设计过程中,康曾画下这样的草图:一个正方形代表圣殿,圣殿周围是一个同心圆,代表走廊和教堂学校。他在中间放了一个问号,以表达他对宗教的理解:“神论活动的形式实现是围绕着问题产生的,而永恒的问题是‘为什么’。”[1]

 

最终设计概念图,1961年 ©MoMA

 

“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是20世纪最杰出的宗教建筑之一”。[2]

——Paul Goldberger,普利策奖得主、建筑评论家

 

1959年1月,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会投票决定出售其位于罗切斯特市中心的原有建筑,开发商的建设迫使教会必须在1959年9月搬迁。在新建筑建成之前,教堂在一个临时地点举行周日礼拜。原教堂建筑由19世纪著名建筑师、美国建筑师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of Architects)的首任会长理查德·厄普约翰(Richard Upjohn)设计,意义重大。因此教堂决定用一座“由20世纪著名建筑师设计的建筑来取代它,为社区提供一个当代建筑的典范”。[3]

 

项目委员会由对建筑有丰富知识的教会成员组成,他们决定将重点放在那些工作室规模较小、会自己完成大部分创造性工作的杰出建筑师身上。他们联系了六位建筑师——弗兰克·劳埃德·赖特,他对此兴趣不大,收费也很高(不久之后赖特便去世了);埃罗·沙里宁,曾被考虑过,但由于时间紧迫未能接受委托。委员会还会见了保罗·鲁道夫、沃尔特·格罗皮乌斯和卡尔·科赫。1959年5月,他们花了一天时间与路易·康会面。康的设计哲学、办公室的氛围、他将亲自负责设计的保证、他对材料完整性的尊重,以及他的建筑虽然现代,但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情感深度和与过去的联系等特点,都让委员会印象深刻。[4]

 

1959年6月,康在一次会众会议上发表了他的哲学观点,之后教会正式委托他设计罗切斯特的新教堂。在同一次访问中,康协助教会选择了新建筑的场地。教会雇用康的时候,他的职业生涯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将给他带来更多的关注。同年晚些时候,他被选中设计萨尔克生物研究所;1962年,他被选中设计孟加拉国会大厦建筑群。

 

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 ©Scott Gilchrist, Archivision, Inc.

经过几轮修改后,1960年8月,康的最终设计方案获得教堂会众一致通过。

 

康的建筑设计结合了现代美学和传统宗教价值观,目标是促进社区联结,将人们团结在建筑的中心——圣殿。康在草图中围绕一个中心问号概念性地组织了教堂的服务性空间。在他的眼中,问号象征着所有质疑都会发生的圣殿,它是对宗教和一个人必须踏上的寻找真理之旅的批判。而在圣殿周围的空间中,布置了教会学校所需要的教室。

 

教室和圣殿由一条环绕圣殿的步行道连接起来。在这里,教堂所有思想和信仰的概念都汇聚在一起,被面对,被挖掘。这是神学意义上学习、思考、质疑和发现的“建筑漫步”。

 

教堂平面图 ©Bert Schlabach

这与吸引康的苏格兰城堡的设计相呼应,尤其是Comlongon城堡。Comlongon城堡中心有一个大房间,周围的墙壁厚达20英尺(6.1米)。这些异常厚的墙,可以在里面凿出一间又一间的房间来,使它们成了有人居住的墙。在唯一神教教堂的情况下,大的中央房间是圣殿,而“有人居住的墙壁”可以被视为周围的教室。这些房间的窗户深嵌在里面,从一个角度看都不会被注意到,建筑的凹角空间是没有窗户的,所有这些都增加了圣殿被巨大、崎岖的墙壁包围的感觉。用康的话来说,“学校成了包围问号(中心)的墙。”[1]

 

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 ©Scott Gilchrist, Archivision, Inc.

建筑外部一系列深凹的折叠砖墙,亦有助于窗户过滤直射光线。教室里带有小侧窗的长凳,被放置在外墙的突出部分。根据罗伯特·麦卡特(Robert McCarter)的说法,这些空间延续了康的建筑主题,就像在厚重的城堡墙壁中凿出的房间。[5]

 

室外 ©Scott Gilchrist, Archivision, Inc.
室内 ©wiki user Whywhynot

教堂没有在建筑前面设置一个直接通向圣殿的宏伟入口,人们通过建筑一侧的一个门口进入,需要右转经过其他空间才能到达圣殿。圣殿的入口则在悬臂式唱诗班阁楼的低天花板下方,建筑师由此创造了一个从阴影到光明的序列。

 

教堂入口 ©Scott Gilchrist, Archivision, Inc.
圣殿入口 ©Bruce Coleman

康曾说过:“文明是由天花板的形状来衡量的。”[5] 。圣殿顶部形状复杂的天花板高于周围房间的楼板,并从圣殿的墙壁覆盖至外走廊的墙壁。四个角落的光塔为通常采光不佳的区域引入间接的自然光,天花板的分层外边缘和光线充足的角落给房间带来了广阔、无限的个性。

 

从外部看光塔 ©Duetto
从圣殿内部的光塔效果 ©Bruce Coleman

四个角落的光塔高于建筑的外墙,使圣殿的形状很容易从外部看到。康在更大的建筑内创建庇护所的手法,类似于他在其他建筑中使用的“盒中盒”方法,特别是菲利普·埃克塞特学院图书馆。

 

光塔 ©Naquib Hossain

在光塔之间是一个十字形的混凝土屋顶结构,形状有点像船体的底部。它的外缘并不直接坐落在圣殿的墙壁上,而是高于圣殿的墙壁,减轻了墙体沉重的感觉。[7]

 

教堂剖面图

巨大的天花板结构由嵌入圣殿墙壁的12根细长柱子部分支撑,每面墙3根柱子。墙中柱顶部的方形托架,则支撑着楼板下部折叠的部分。托架在中间分开,让折叠的部分可以在走向外部走廊墙壁时被感知,这也提供了大部分的天花板支撑。每根中心柱都由水平梁支撑到两边的柱子上。天花板的中央是最低和最暗的,与传统教堂的圆顶相反。康在天花板上使用的十字形是他在之前作品中使用过的,比如位于新泽西州特伦顿的犹太社区中心。[5]

 

屋顶结构 ©Naquib Hossain

圣殿墙壁上的挂毯也是康设计的,就像建筑本身一样,没有任何字面上的象征意义。在康的要求下,这些挂毯跨越了所有的颜色光谱,但却完全由一种红色、一种蓝色和一种黄色的纱线构成,其余的色调则由这三种纱线混合而成。挂毯的设计不仅是为了视觉效果,还纠正了混凝土墙壁的回声问题。

 

室内的主要建筑材料是混凝土砌块、浇注混凝土和木材。建筑师将这些材料自然暴露在外,不进行额外的表面处理。这是康首次广泛使用混凝土和木材,他在后期大多数项目中都使用了这种组合。[6]

 

圣殿的墙厚2英尺(0.61米),由混凝土块建造。墙壁内的中空空间起到通风管道的作用。嵌入圣殿墙壁的屋顶支撑柱是由浇注混凝土制成的,围绕圣殿屋顶和走廊的外墙也是。康让浇筑时所用木模板的纹理,以及稳固装置所留下的圆孔均在表面清晰可见,成为建筑“装饰的基础”。[6] 一种“未完成之美”似乎使空间的品质非物质化了,在细节和光线中赋予空间一种新的美感。

 

挂毯,混凝土与木材的对比 ©Naquib Hossain

在最初的设计讨论中,康问教会负责人:“教堂最重要的是什么?”然后他自己回答道:“教堂的氛围,本质是静谧与光明。”[8] “静谧与光明”后来成为康1968年写的一篇文章的名字,他在文中解释了这个对他的哲建筑学至关重要的概念。建筑历史学家文森特·斯库利(Vincent Scully)这样评价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你真的能感受到他所说的静谧,当射向教堂的光将煤渣砖染成银色,而沉重的厚板被抬到头顶上时,它就像神灵的存在一样,发出声响。”[9]

 

静谧与光明 ©Bruce Coleman

1964年,教会聘请康设计一个附加部分,并于1969年完成。它的外观相对来说是平整的,与1962年建成建筑雕刻般的墙壁形成对比。它建在斜坡上,有两层主楼和最东端较低的一层,两层主楼上有复杂的窗户。同样也在这次扩建中,一楼的矩形画廊被设计成既可以作为大堂的延伸,也可以通过巨大的门分隔成较小的房间。教堂办公室位于画廊两侧。二楼有一个松散的空间安排,可以组合成一个大房间或单独使用。扩建部分的两个主要楼层在最靠近圣殿的一端有壁炉,在较远的一端有大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自然。

 

加建部分 wiki user Whywhynot

尽管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不是康最著名的建筑,但它同样令人印象深刻。从设计理念到自然照明,都是康的标志。唯一神教教堂是康关于建筑如何产生变革性效果的最好例证,不仅体现在设计或采光上,更有对空间使用理论的解读与重组。

 

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 ©Bruce Coleman

注释:

[1]Kahn, Louis (2003). Twombly, Robert (ed.). Louis Kahn: Essential Texts. New York: W. W. Norton.

[2]Paul Goldberger (December 26, 1982). "Housing for the Spirit". The New York Times. Retrieved Nov 1, 2011.

[3]Jean France. "Louis Kahn's First Unitarian Church". First Unitarian Church of Rochester.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February 17, 2015. Retrieved February 17, 2015.

[4]Fehmi Dogan and Craig M. Zimring (March 13, 2006). "Interaction of Programming and Design: The First Unitarian Congregation of Rochester and Louis I. Kahn". Journal of Architectural Education.

[5]McCarter, Robert (2005). Louis I. Kahn. London: Phaidon Press.

[6]Brownlee, David; David De Long (1991). Louis I. Kahn: In the Realm of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7]Wiseman, Carter (2007). Louis I. Kahn: Beyond Time and Style. New York: Norton.

[8]Komendant, August (1975). 18 Years with Architect Louis I. Kahn. Englewood, New Jersey: Aloray.

[9]Scully, Vincent (2003). Modern Architecture and Other Essays. Princeton, New Jerse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本文由有方编译,编译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经典再读
罗切斯特唯一神教教堂
路易·康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