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编辑:原源 | 2019.05.28 10:00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去年夏至,在一个近似家庭的办公环境里,我们见到亘建筑团队。工作室改造自的老房子很有老上海的腔调,让同往对谈的王骏阳老师几次言及,“那时候人有一种审美”。

 

一定要找到最关键的问题”“要把所有力气用在设计上”......亘建筑的柔软里有种韧劲。这是建筑新力量第三期,上海篇暂时告一段落。期待在2019走近更多的年轻团队,而当你看到这期视频 ▿,前往北京的拍摄已在路上。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王骏阳  你们事务所进来后基本是一个居住建筑的格局。为什么亘建筑会选择这样一个环境?跟你们对事务所的定位、想法有没有什么关系?

 

范蓓蕾  可能跟我们上一个工作室有些关系,也是在一个老房子里。我们花了很大的力气,用大概大半年的时间改造,做的有点像家,又像事务所。可能从一开始,工作室的氛围就不是特别的“公司化”,大家都像朋友一样,比较放松。后来换这个地方,是需要一个大一些的空间。但我们还是想找个老房子,因为感觉很舒服,层高很高,且总会有些比如坡屋顶布局的有趣之处。

 

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大的空间,因为我们其实在规模上有自己的一个决定,我们不大会做大,可能就十几人,二十人以内。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王骏阳  对规模的决定是不是跟公司的管理也有关系呢?你刚刚说到大家就像朋友一样,而不是老板跟员工之间的关系。

 

范蓓蕾  其实还是一个比较自然发展的状态。每次都是以一个项目开始,人手不够了,大家再加进来,再开始另一个项目。没有太多的层级或者架构,比较扁平,大家的工作都一样。

 

王骏阳  这是不是也受了之前你们在,比如在大舍工作时期的影响呢?

 

范蓓蕾  嗯。我之所以会来到这片区域,就是因为当时大舍事务所就在红坊,那个时候应该是2007、2008年,把我从学校带到这一片。于是对这一片很熟悉,也很喜欢这里。我们现在的整个状态,跟当时的大舍其实还挺像的。人也不是很多,大家都以项目分组,若来不及了则其他的组过来帮忙。

 

我在大舍工作的时候,三位老师的年纪跟我们也没有差得特别大;就像我们现在,跟我们的同事也就差大概五六岁。没有身份感,感觉大家完全是相同的一种状态。我也比较喜欢做项目时和大家充分地讨论,把很多可能性都讨论一遍。更像朋友,而不是“你要这么做,发展这个”,不是这样。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王骏阳  这点在上海当下好像是蛮明显的,建筑事务所各有特色,运转的方式以及规模的大小都比较多元。职业化当然蛮重要的,因为要以专业的方式去为业主服务;但是它本身未必一定要以一个“公司”的形象展现,建筑在今后会越来越成为对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

 

范蓓蕾  是一种自由的状态,而刚开始做事务所的时候,我们其实没有想太多。第一个项目正好是朋友想在莫干山做民宿,那时候才2011年,是莫干山比较早的一批民宿。当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你第一次可以去完完整整地从零开始,将一个建筑完成。

 

王骏阳  那个项目我觉得做的非常好,最起码第一阶段不错。

 

范蓓蕾  那时候我们还有好多技术问题搞不定,我记得我跟孔锐讨论了好久,比如怎么把混凝土梁藏在这个砖里面。可能第一阶段就是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搞不定,但还是挺有趣的。我们跟第一个业主是朋友的关系,所以能够充分交流,你知道他想要什么,大家相互也很信任。所以那个项目比较特殊,你陪朋友一起选地,一起跟政府沟通,边设计,边画图,边做施工准备。有点像自己造房子的感觉。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把第一个项目做完后,我们纠结了很久,要不要独立自己做事务所。后来我们觉得做事务所其实是一种生活状态,首先你的工作得是自己喜欢的,做的事情也觉得比较有趣,然后再通过不同的项目去拓展你生活的边界。

 

做了事务所之后,你的作品会带来跟你有相同兴趣的业主,也会给你带来有相同价值观或是热情的团队。你很容易就会找到一群特别喜欢的人,做一件你觉得有意义的事。我觉得这就是我们想要的那种工作、生活状态。它一定不是做一个企业,或者是要“更大更强”的那种;它就是保持这种状态,然后项目可以做完一个再做一个,再做一个。时间就是这样。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莫干山民宿“清境原舍”建成后,在项目地与业主的聚餐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王骏阳  就像这个项目的过程一样,我觉得今后建筑师的工作,未必再是甲方想好后来委托你们;可能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做。而且今后越来越多的甲方,包括房产公司,都是要寻求新的商业模式,很多项目要更有创意。那么建筑师就应该作为非常重要的一个力量,介入到前期的策划,直到项目最后的落地。能够参与到整个项目的策划过程,我觉得将是未来一个建筑师最起码的能力。

 

范蓓蕾  其实找我们的很多业主,他可能也是第一次做开发,对此种类型的商业模式、项目怎么落地怎么施工,都不是特别清楚。所以他找到我们,希望我们过往的经验可以给出些帮助。我觉得你在一个行业里的经验,就是你比别人踩了更多的坑,所以我们会把一些问题想到前面去——想到前面去之后,就会让整个项目更顺畅一些。比较难得的是,大多数找到我们的业主都意识了到设计是可以创造价值的,是可以创造性地找到一些新的东西。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王骏阳  在莫干山民宿之后,最近几年你们的实践类型好像发生了一些变化,对老建筑的改造变得特别多,成为项目的主要类型之一。这几年通过改造项目,你们有什么不一样的体会?

 

范蓓蕾  莫干山项目结束后,我们在上海就接连将好几个厂房改造成了办公园区。目前这个阶段的改造项目,都有个前提条件,就是你必须要快,因为二房东可能需要在免租期之内,就把施工完成,就要开始出租。所以改造项目会非常快地实现,我们就接连有好几个项目落地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大家现在经常在讲的,“增量时代已经结束,之后都是存量时代”。我觉得在上海,像我们这种独立事务所,的确很难去做新建,可供新建的土地已经愈发稀少了。

 

王骏阳  “快”就需要你的工作流程需要一个相对成熟的方式,这样才能快,而且会好。这个可能跟新项目会有些不一样,改造有它的特殊性,怎么把它变成一个更加成熟的工序,这个也许值得总结。

 

范蓓蕾 其实我们事务所做改造和新建,在方法上没有太大的区别。设计开始的时候,都会收集尽量多的信息,比如说业主的诉求、使用的要求、在场地上发现的重要线索。我们一直觉得设计的过程就像一个不断去发现的过程,可能在某一点,你就会找到思路或者是主题。但是在达到这个概念或者主题之前,就好像是一个特别混沌的状态,大家就会不停地讨论。

 

比如说我们之前做的富丽服装厂改造,大概一万平方米。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里面只有20个工人在工作,第一感受就是,好怀旧,觉得所有这种旧的东西都有一点感伤。然后我们拍了一个小电影就回来了,但是没有什么想法。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等到他们把整个房子全部拆干净了,我们再去现场,发现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首先它里面的结构是非常漂亮的,是那种预制的梁板柱搭起来,像建筑的骨骼一样,一下露出来了。还有就是它南面的视野非常开阔,你很难在城市里面看到那么舒朗的天际线。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突然就有想法,要把立面打开、让人可以走出来看到对面,并且不仅仅是一个开洞的事情。同时它也可以把原来的这个结构处理出来,在立面上呈现,给这个建筑重新找到一个秩序。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很难说我们到现场是要去看什么,或者什么时候可以找到你的概念。这过程有点像游戏,大家不停看、不停试,然后在某一点就抓住了你想做的那个东西。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富丽服装厂改造后主楼立面

范蓓蕾  我们最近在做的另一个改造项目,是交通物资仓库改造。一期先改造两栋楼,改造前从外面看它们是完全一样的,但是进去之后你会发现其实是结构完全不同的两栋:一栋是二层的单跨排架,层高非常高,大概6米3;另一栋是三层的两跨结构,上部两层的层高也不低,有4米5。然后就是业主的要求了,希望以走廊串小房间。

 

我们的一个大策略, 是想让人一进到这个走廊,就能感受到厂房结构的整体,感受到空间的开敞及其外部环境,以此重新去建立一种联系。所以我们对两栋楼就是完全不一样的策略,对于4米5层高的那栋,我们把里面2米7以上的隔断都处理为透明的玻璃,所以你在任何一个空间内都能感受到整体,而且很明亮。3米以上的部分,在外立面上,我们就把它改成了玻璃砖。下面这一块我们保留了原来的长条窗,它的逻辑是在于,无论你里面的墙多乱,都不会打破这个外立面的秩序。而且我们把窗框全部设计为深咖啡色,就是要让所有的东西都在阴影里面,就更会消除那种凌乱感。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改造前后对比 - 4号楼南立面  摄影:亘建筑、陈颢

但是另外一栋楼就完全是另一种策略。我们在层高6米3的顶层局部做了插层,因为这个单位有很多档案、资料,我们把它们放在下面,上面的空间就用作办公。我们想做一个宽的走廊,但是这样留给办公室的面积就不够了,所以我们将两边出挑了。走廊穿行在一条条横亘的梁下,梁下的高度只有2米1。为了减少压迫感,我们做了一个天窗,让空间一下就高了起来。正是因为做了这样的出挑,我们觉得外立面应该是轻的,不应该很沉重,所以所有材料都用了漫反射的铝板。包括窗框,都是一种铝色,像是没有重量感。我们又不想让这个漫反射太晃眼,所以在外面又加上网子,它对周围树的环境的反射会比较间接,然后还可以反射整个天空。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改造前后对比 - 5号楼南立面  摄影:亘建筑、陈颢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改造前后对比 - 5号楼室内  摄影:亘建筑、陈颢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复合表面对环境的反射  摄影:陈颢

对于所有的材料和手法,可能是没有办法预设的,都是在做的过程中不断尝试新的可能,非常发散。在乱看乱想中抓住任何让我们有感觉的东西,然后放在设计中去检验。大概是这样一个顺序。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交通物资仓库改造4号和5号楼改造后  摄影:陈颢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王骏阳  在改造之外,当然另外一种就是新建的项目。之前听你讲过宜兴丁蜀技术学校项目,是位于宜兴的一个陶艺学校、完全新建,大概做了多长时间?

 

范蓓蕾  我们应该是在2017年秋天大概11月份的时候开始做,现在已经有大半年。这个项目让我们非常兴奋,因为首先它的基地是在一个郊区,现在还是没有详细规划的一块地,将来它周围环境都会改变,所以你对场地的回应可能就仅仅是关于朝向、阳光、风。我们在前期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去寻找建筑内部的秩序,和它的逻辑。我们花了大概一两个月的时间,去看了开采紫砂泥料石的矿,还去看了他们以前的“龙窑”,了解烧壶的过程,拜访制壶大师,听他口述历史。我觉得宜兴那个地方所有的人对紫砂、对他们的陶文化都是非常有自豪感的,所以很想听一听他们怎么理解这个事情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介绍宜兴丁蜀技术学校模型时

其实所有的这些过程,你说它真的跟最后的设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其实没有。但它是在培养你的一种感觉,让你对事情的理解和认识能更完整一些。我们在跟所有这些人,包括校方和政府的沟通中,了解他们对这件事情的一个期待,然后你才知道这个学校最重要的是什么。知道了这点,我们再围绕这个中心来建立设计。

 

我们做设计,尤其做新建,不大会在一开始就有很多方向,不会在还没有找到思路的时候就去试很多形式。我们觉得设计开始的思路和逻辑是非常重要的,你一定要找到自己觉得最关键的问题——把它找出来之后,此后做的所有决定,都需要为它让路。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王骏阳  一开始我就问了你关于事务所所在地、实践的方式等问题,最后我还是想回到这个问题上来。总的来说,你们对自己的定位可能不是大型事务所,而是一个没有太多公司等级的构架——大家在一起工作,首先是一个愉快的过程,同时创造一些对业主、社会、城市有某种贡献的结果。但在此之外,你们还有什么其他的诉求吗?有没有什么“我现在没有条件实现,但将来还是想做”的愿望?

 

范蓓蕾我们当然是希望有一个比较平静的状态,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在建筑设计上,用在项目上。可以比较稳定,这就是我们努力的一个方向。可能刚开始做事务所的时候会有运营的压力,只要有项目来,就赶紧做,有些事也得妥协——即使我们认为这个事情是完全不合理的,有时候也会妥协。

 

建筑新力量第三期 | 亘建筑事务所:什么是最重要的?

 

王骏阳  现在基本上是摆脱了这样一种状态。

 

范蓓蕾  嗯。现在我们想清楚了的一个问题是,你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作品,就会吸引到什么样的业主。我觉得建筑师跟业主应该是一个可以对话的状态,大家要一起工作好几年,所以对这个事情的目标要是一致的。在一个项目中设计的价值是占多少,也需要有一种相同的认可度。其实就是挑选项目,但项目本身没有什么好坏,关键是这个业主跟我们是不是合拍。

 

王骏阳  现在这种挑选项目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范蓓蕾  对,我们现在的每个项目都是在有选择地决定。

 

王骏阳  那就很好,有选择的余地,就比较好。

 

 

……

 

 

《建筑新力量·上海篇》

是有方联合MINI中国推出的系列纪录片

在有方媒体平台

腾讯、优酷、爱奇艺、bilibili等视频网站

均可观看

我们希望以三家上海年轻事务所为起点

持续记录中国建筑界的进行时

 

他们尚未成功

但从这里出发

你会看到建筑界最鲜活的风景

预见中国建筑力量的未来

 

下一站

北京

 


 

建筑新力量·上海·亘建筑

鸣谢:王骏阳

鸣谢:亘建筑事务所

冠名:MINI中国

出品:赵磊

统筹:原源

编导:陈嘉滢、赵筱雅

拍摄:覃牧秋、赵筱雅、陈嘉滢

剪辑:陈嘉滢

视觉:李茜雅、李梦迪

推广:鲍思琪

 

 

关键词:
亘建筑事务所
建筑新力量
视频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建筑师访谈
有方讲座
建筑5分钟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