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修正近似值:观鸟塔及科普馆综合体“鹮环” / 博风建筑

修正近似值:观鸟塔及科普馆综合体“鹮环” / 博风建筑
编辑:原源 | 2020.01.08 17:27
图2,鹮环西向鸟瞰

设计单位  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项目地点  浙江德清

建设时间  2019

建筑面积  709平方米

撰       文  王方戟、董晓、杨剑飞

摄       影  杨剑飞、肖潇


 

2008年,5对珍稀的朱鹮被从陕西引到位于浙江德清下诸湖湿地公园东部白鹭洲的保护基地进行繁育,随后其种群数不断扩大。2017年为了便于游客对朱鹮及周边大量其他鸟类的观察,公园方面决定在白鹭洲西北方200米处,隔着水面及沼泽建造一座观鸟塔,同时也希望在附近建造一座下渚湖湿地科普馆(图1)。前期设计期间,为了节省用地并使建筑更具特征,在博风建筑的建议下公园方将观鸟塔与科普馆合并成为一个项目。我们在此任务要求下完成了“鹮环”的建筑设计(图2)。

图1,总平面图  ©博风建筑

从基本构成的角度看,鹮环是以一块如双跑坡道般的双跑屋面为起点进行设计的(图3-1)。这个往返折叠的屋顶覆盖着科普馆,同时又形成了通往观鸟台之交通坡道的主体,是设计中最基本的关系。结构、空间组织及形态的设计都依据这个基本构成来进行组织(图4,图5)。支撑双跑屋面的结构柱穿出屋面,在其上支撑起一栋距地9.5米,内有观鸟台的悬浮在空中的小屋(图6,7,图3-2)。双跑屋面的顶端及底端各有一个延伸段。接其顶端一段成为坡道接近观鸟小屋的最后一段(图3-3)。接其低端的一段,则将坡道引向地面(图3-4)。另有一部楼梯将科普馆内部与双跑屋面的底端接通(图3-5)。

图3,鹮环设计构成分析  ©博风建筑
图4,平面图  ©博风建筑
图5,剖图面  ©博风建筑
图6,悬浮在空中的观鸟小屋
图7,从观鸟小屋看鸟岛

科普馆内部展陈设计由其他机构独立完成。对于展陈来说,双跑屋面只是不太规整的屋顶,而非设计的起点。为了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建筑内外之间的关联,双跑屋面上下两片楼板被设置在一个非正交的平面关系之上。这样两块楼板之间塑造出了一个三角形的天窗(图8,图3-6)。这个倾斜的天窗几何明确,科普馆内与坡道上的游人还能通过它互望,它是人们感知中两个空间同时共存的证明。

 

图8,从室内看三角形天窗

为了对科普馆形成足够的覆盖,双跑屋面需要有一定的宽度。但是如果将这个宽度完全作为可上人的坡道加以利用,不但坡道本身会显得无趣,观鸟小屋给人的心理感知也会显得过小,导致整个观鸟塔空间比例失调。调整的方式是在这些对于漫游行为来说显得过于宽阔的坡道上附加一条小径(图3-7)。小径调节了尺度,它与屋顶组合起来,让上坡过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走在山坡上的小路中那样。小径放宽之处则可以停留观景。

 

由屋面形成的大坡道,虽然并非全部被“利用”,但它将公园景观中那种宽大的尺度带进了建筑,使建筑成为景观的延续。小径宽度按人行舒适要求取下限,局部按尺度关系调整后被分为1.5米及2米两种。从与屋顶形成反差的角度看,这个宽度还显得过宽。为了进一步减少小径的心理尺度,小径路面被分为虚实两部分。1.5米宽小径上实的部分为0.9米宽的花纹钢板,虚的部分为0.6米宽的钢格栅板;2米宽小径上这个比例则为1.2米宽钢板及0.8米宽格栅(图9)。

 

图9,有了小径,大屋面就像是一个山坡

双跑屋面是一个同时照应了多个要素要求的空间构成体。以它为设计的起点可以让各个要素在一开始就处于几乎成立的状况,这是设计的要点。对于单个要素而言,兼顾了不同要素的构成体与其说是一个设计答案,倒不如说是答案的近似值。设计中的重要工作是为了满足各个要素的需求对这个构成体进行的修正。

 

从外部动线的角度看,对于设计来说重要的双跑屋面不是被独立体验的。建筑外部存在的是一个连续的爬升行为,因而游客对于建筑的理解是一个螺旋体,一个不断上升的环,这也是建筑名称“鹮环”的来源。双跑屋面只是这个螺旋中的一个技术组成部分,设计的逻辑与体验的逻辑之间时分时合。从体验上来看这条螺旋与其他系统并非毫无交接。如前所述,科普馆内有楼梯与螺旋的中部接通。游客在此有多种选择,他们可以先上坡道前往观鸟小屋,在下塔的中途离开坡道从楼梯进入科普馆;也可以先从地面进科普馆,从馆内上楼梯到达这个接口后走坡道去观鸟小屋。

 

无论哪股人流,螺旋上的这个接口都能让两个空间汇合起来。从中感受到的不仅仅是使用上的便利,更是游人对性质及形象都不同的两个空间意外触碰时感受到的一丝意外感。这便丰富了人对整个体系的体验。由于上层屋面的覆盖,馆内楼梯与坡道接通之处是螺旋中唯一有顶盖的地方。设计刻意将这里的空间净高控制在2.5米,以使这个由景观尺度所辖的大坡上出现一处具有身体感的亲密空间,让建筑脱离纯地景的印象(图10)。螺旋体与观鸟小屋之间通过舷梯般的楼梯进行交接,对螺旋体进行这样的分节处理,避免体验过于单一,也是让观鸟小屋在视觉中被独立出来,形成可辨识的形态意向。

 

图10,馆内楼梯与坡道接通之处2.5米的净高使大坡上出现了一处亲密的空间

从结构关系来看,观鸟小屋结构与双跑屋面之下部分结构的柱网是完全吻合的。这种上下对位的关系让结构处理更加简单,也让双跑屋面及观鸟小屋将建筑主体结构加以囊括。其他部分的结构处理相对比较自由,并以借用或搭接的方式与主体结构联系在一起。

 

双跑屋面顶端的延伸段在平面上与观鸟小屋所处主体结构平面轴网交叉45°,并在剖面上穿插在观鸟小屋与双跑屋面之间(图11)。这样,除了其末端局部之外,它可以借用主体结构加以支撑。因此此段坡道在几何上受到结构几何关系的严格约束,在形式上却依然能表达出一种自由穿插的感觉。其顶端局部靠柱子及拉杆的组合得到支撑。原计划观鸟小屋是一个平面尺寸13.9m×9.0m的长方体。双跑屋面顶端的延伸段在其下穿过。为了给设置在此块楼板上的路径让出上空,观鸟小屋被切去一个45°的角,呈不规则的形象。在失去一根对位柱的情况下,观鸟小屋部分楼板以两根斜柱与主体结构柱相交的方式来获得支撑(图12)。相比之下,双跑屋面底端延伸段的结构与主体结构没有纠缠,处理起来比较简单。

 

为了湿地施工的速度及便利性,建筑采用钢结构。钢结构的接地部分及基础需要是钢筋混凝土。底端延伸段完全使用了独立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尽管整座建筑是由两个独立的结构并接起来构成的,相互间的交接缝也是很明显的,但游客对于“环”的理解超越了技术的关系,自然忽略了结构形式的变化。

图11,各层结构关系分析  ©博风建筑
图12,用斜柱传递荷载的观鸟小屋

科普馆及观鸟塔组合成一体后,观鸟塔及坡道的展示面大,更具形态上的表现力。在此等规模的建筑中另外塑造一个独立的科普馆形态会让建筑显得混乱。为了突出科普馆的形象,设计中利用坡道侧边围栏及独立矮墙(图13),在科普馆入口外围合出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入口广场,利用这个具有领域感的空而非实体形态,来让科普馆得到彰显(图14)。观鸟塔坡道末端出挑在科普馆入口上方,好似科普馆的大雨棚。它在感知上提升了科普馆的尺度感。为了让它作为雨棚的效果更加明显,这段坡道尽端的支撑柱被去掉,换以斜拉杆的方式制造出一个最远端出挑8米的楼板,以形成高大雨棚的效果。

图13,坡道侧边围栏及小径部分详图  ©博风建筑
图14,科普馆外的入口广场

合理主义的设计手法希望通过对功能、技术、环境等要素的科学推导,得到建筑的结果。赋形的设计手法则让形式被优先考虑,无论这个形指的是立面、剖面、室内效果还是结构体。这样的设计手法让当代建筑变得越来越简明,在形态上更为易懂。而“近似值”的方法从一个几乎成立的几何构成体出发,通过一系列对近似值的修正得到建筑。在兼顾多个要素的前提下,从不同角度、不同尺度对建筑进行的调节,让建筑更加“好用”,也让建筑具有更多的层次。它让原则性与趣味性共处,不同尺度的诉求共处,结构性技术性要求与心理感知共处。虽然由这种方法得到的设计结果在形态上未必是简洁明快的,但也许可以算是从合理主义及赋形两种设计手法中的一种逃离吧。

 

 

原文发表于《建筑学报》2019年第11期。

 

完整项目信息

项目名称:“鹮环”——观鸟塔及科普馆综合体建筑设计

项目类型:湿地公园景观建筑

项目地点:浙江德清

设计单位:上海博风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 temp Architects

主创建筑师:董晓,王方戟,肖潇

设计团队完整名单:杨剑飞,王梓童,李欣

业主:德清县下渚湖湿地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建成状态:建成      

设计时间:2017

建设时间:2019

用地面积:2950平方米

建筑面积:709平方米

其他参与者:

机电及结构设计:常熟天和建筑设计有限公司

展陈设计:广州励丰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摄影:杨剑飞、肖潇

 


 

本文由博风建筑授权有方发布,欢迎转发,禁止以有方编辑版本转载。

 

关键词:
2019
德清
浙江
王方戟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