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经典再读87 | 维堡图书馆:阿尔托的理性与浪漫

经典再读87 | 维堡图书馆:阿尔托的理性与浪漫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0.12.28 12:00

维堡图书馆

Viipuri Library

建筑设计:阿尔瓦·阿尔托

建成时间:1935年

项目地点:维堡,俄罗斯

 

1927年,阿尔瓦·阿尔托赢得了维伊普里(Viipuri)城市图书馆的设计竞赛,他给出了一个化名“W.W.W.”的方案。设计很现代,但仍然浸透了古典传统。

 

维堡图书馆 ©The Finnish Committee for the Restoration of Viipuri Library

竞赛方案和最终设计间隔了五年。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欧洲建筑界还是阿尔托自己的建筑思维,都发生了很多变化。1933年12月,当最终图纸准备好的时候,阿尔托已经成为一名纯熟的功能主义建筑师。1935年,图书馆竣工,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并与帕米欧肺病疗养院一起,使阿尔托成为现代主义的代表人物之一。

 

在最终的设计中,建筑各部分均设置了入口,内部的流线也被巧妙地控制在贯穿各个楼层的空间实体之间。阿尔托强调了空间的不同功能特征——图书馆(安静)与演讲厅及其他“社交活跃”空间(热闹)区分开来。大量的草图与图纸显示,建筑师在这个项目中,还仔细考虑了照明和声学的问题。

 

图书馆平面图纸 ©Alvar Aalto Foundation

声学与照明研究图纸 ©Alvar Aalto Foundation

当时,维伊普里是一个繁荣的工商业港口城市,位于芬兰东部边境,与前苏联接壤。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这座城市被两方争夺,大部分人口被疏散,超过一半的建筑在战争中被损毁。战争结束后,维伊普里被割让给前苏联,城市被重新命名为维堡(Vyborg)[1]。

 

1940年以前的照片显示,阿尔托的图书馆就位于这座城市的中心,在新哥特风格的大教堂后面。当周围的建筑,包括大教堂,在战争的炮火下沦为废墟时,图书馆也被遗弃,年久失修[2]。

 

1950年代末,前苏联建筑师们对这座建筑进行了第一次仓促的翻修。但建筑的状况依然不太好,显示出越来越多的老化和磨损的迹象。当戈尔巴乔夫在1980年代末推行开放政策,让外界近50年来第一次再看到图书馆时,迎接他们的是一幅褪色开裂的白色灰泥和涂鸦布满建筑的景象。

 

图书馆历史照片 ©The Finnish Committee for the Restoration of Viipuri Library

2000年是一个转折点。图书馆被世界文化纪念物守护基金会列为100个最濒危的遗迹之一,这也促使了芬兰和俄罗斯在长期紧张的关系中,基于对该建筑的共同兴趣,展开了修复工作。2010年,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和芬兰总统塔里亚·哈洛宁为图书馆的全面修复争取到了共同资金。建筑立面和内墙重新粉刷,并依照阿尔托的图纸,一丝不苟地修复了阿尔托标志性的室内细节,使建筑重获生机。

 

修复后的维堡图书馆 ©Egor Rogalev

从平面图上看来,图书馆由两个在水平方向上相互偏移的矩形体量组成。主入口区域是行政和举办活动的空间,阅读空间则置于建筑后部。内部空间组织实际比平面上看起来的要更加复杂。经常被描述为三层的平面,在剖面上看是六层或七层,建筑从而具有变化多端的空间序列和复杂的过渡空间系统。

 

由上至下:图书馆地下层平面、一层平面、二层平面
图书馆剖面

这种复杂的内部流线布置体现出阿尔托设计的精髓。通过分析由高程变化导致崎岖的地形,他在建筑中致力于创造一个阶梯式的“平面与剖面交融”、“横向与纵向一体化”的空间结构[3]。与功能主义建筑中常见的平坦走廊有所区别,这个图书馆中的走廊是“移动”的,人在向内行进的同时走廊也在上升,最终在一个中央行政办公桌前达到路径象征性的最高点。

阿尔托的草图

阿尔托通过给予过渡空间以实用价值,将其重新利用起来。他将台阶扩展为阅读平台,并用书架填补内层之间的空隙。他为室内设计出一个无缝而连续的流线,蜿蜒地穿过整个建筑,像河流一样流动。

 

一层门厅与东面的楼梯间 ©The Finnish Committee for the Restoration of Viipuri Library
一层演讲厅 ©Armin Linke

西北面的楼梯间 ©Egor Rogalev
二层阅览空间 ©Egor Rogalev
中央行政办公桌 ©Egor Rogalev

尽管内部空间具有体验式效果,建筑组织依然具有严格的逻辑。不同元素之间的对话在几何上由标量网格、比例关系和旋转驱动。行政办公桌既是建筑的功能中心,也是几何中心,引导出一条径向轴线,将书架和楼梯间由单一的点连接组织,在正交系统中制造出一个强烈的圆形。网格重叠导致了过渡空间的出现,如演讲厅后面的走廊。这种语言完全由操作控制,就好像对于40年后出现的解构主义具有先见之明一样。

 

图书馆的几何系统分析

在更实用的层面上,图书馆为年轻的阿尔托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开始实验自然采光方面的设计,这也是他在职业生涯中一直追求的目标。为了让漫射光充满阅览室,阿尔托发明了一种锥形天窗,具有漏斗的效果,在白天也不会直接射入产生阴影的太阳光。依靠阅览室中生成的网格,他系统地在屋顶上开了2米的采光井,给屋顶带来具有未来感的外观。这种高效的照明模型成为阿尔托标志性的设计,也成为后辈建筑师争相学习的方法。

 

经典的室内采光 ©World Monuments Watch

虽然维堡图书馆属于现代主义的开始阶段,但它也展示了有计划地背离纯粹功能主义的一面。其中丰富的细节既不是纯粹的理性也不是装饰,如它的对角线式大门支撑,和蜿蜒的楼梯扶手,在现代的形式中增加了富有表现力的个性化表达[4]。

 

蜿蜒的楼梯扶手 ©Alvar Aalto Foundation

主入口斜撑细节 ©Denis Esakov

阿尔托一直对祖国的环境和传统非常敏感,他用芬兰典型的建筑材料和色彩,丰富了维堡图书馆纯净的现代主义设计。立面的白色灰泥、混凝土和玻璃,与室内温暖的木质饰面形成了愉快的对比,包括演讲厅壮观的曲面木质天花板。

 

演讲厅的曲面木质天花板 ©ninara  

演讲厅与楼梯间,玻璃与木材的对比 ©Egor Rogalev
室内材料细节 ©Denis Esakov

阿尔托对自然采光的关注也成为了北欧设计的一个永恒标志,暗示了独特的地方性施工方法。这些远离主流现代主义的冲动,让图书馆成为区域现代主义的早期范例,在风格上又融合了地方传统与欧洲大陆新精神主义的进步情感。

 

室外立面细节 ©Denis Esakov

参考资料:

[1]http://www.britannica.com/EBchecked/topic/633556/Vyborg.

[2]http://www.alvaraaltoresearch.fi/files/3213/6093/2171/AAM_RN_Passinmaki.pdf

[3]http://www.alvaraaltoresearch.fi/files/3213/6093/2171/AAM_RN_Passinmaki.pdf

[4]Musgrove, John, ed. Sir Banister Fletcher’s 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Butterworth Group: Great Britain, 1987.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经典再读
维堡图书馆
阿尔托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