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经典再读167 | 沙里宁自宅:真正的“整体设计”

经典再读167 | 沙里宁自宅:真正的“整体设计”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2.11.01 10:49
©James Haefner, 2017. Courtesy Cranbrook Center for Collections and Research

 

沙里宁自宅

Saarinen House

建筑设计:埃利尔·沙里宁(建筑)、洛雅·沙里宁(景观及纺织品)、埃罗·沙里宁(家具)

建成时间:1930年

项目地点:匡溪,密歇根州,美国

 

沙里宁自宅是匡溪建筑遗产中的一颗明珠,坐落在匡溪艺术学院的中心;住宅设计于1920年代末,由学院首位驻院建筑师、院长、建筑系主任埃利尔·沙里宁(Eliel Saarinen),首任纺织系主任洛雅·沙里宁(Loja Saarinen),以及他们的儿女共同完成。

 

埃利尔·沙里宁对建筑和设计的贡献是广泛的。作为一名建筑师和家具设计师,他在祖国芬兰创造了一系列有影响力和创新性的建筑及室内作品,直到1920年代移居美国。作为导师和合作伙伴,他与儿子小沙里宁一起工作,后者也成长为了美国世纪中期现代主义设计先驱之一。老沙里宁还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受包豪斯学院的启发,他在美国密歇根州帮助建立了匡溪艺术学院,作为一个多学科的设计中心,Florence Knoll、Harry Bertoia、查尔斯和蕾·伊姆斯(Charles and Ray Eames)都是该校的知名毕业生。

 

沙里宁父子,1941年 Photo by Betty Truxell, courtesy of Cranbrook Archives

沙里宁的夫人洛雅·沙里宁在赫尔辛基的芬兰艺术学院学习,并在巴黎的Colarossi学院接受雕塑训练。她经常在埃利尔的建筑项目上与他合作,雕刻大型泥塑模型,指导摄影工作。这种合作模式在沙里宁一家迁往美国后也继续保持着。

 

洛雅是一名纺织设计师,也是一名园丁和企业家。她设计了沙里宁自宅的景观,以及匡溪艺术博物馆前Triton池周围的标志性景观。她是纺织设计工作室Loja Saarinen的创始人和负责人,正是她的工作奠定了她的声誉。除了为匡溪设计制作的一系列产品,工作室还完成了来自美国各地住宅、企业和办公室的委托。其中包括赖特为埃德加·考夫曼在匹兹堡设计的私人办公室里的地毯和室内装饰面料。

 

沙里宁夫妇 图源:Histoic Artists Homes & Studios

就像格林&格林的盖博住宅(Gamble House)或麦金托什的希尔住宅(Hill House),沙里宁自宅是一个具有凝聚力、能够完整体现建筑和设计愿景的“整体设计”(Gesamtkunstwerk)。这座房子作为127公顷匡溪校区的一部分,其设计目的是与学院的工作生活紧密相连。

 

建筑融合了工艺美术(Arts and Crafts)和装饰艺术(Art Deco)的风格,也有着来自芬兰民俗的影响。这座两层高的U型红砖建筑,外观非常符合工艺美术的传统,两个后翼保护着一个庭院,作为安静的室外空间。

 

装饰元素是建筑的组成部分,包括带图案的砖和带三角形、正方形和矩形铅框的玻璃窗。相似的图案、形状和砖的颜色都与房子的内部相呼应。学院路上的每一栋建筑,包括沙里宁自宅,在砖砌、门窗上都有不同的图案。在房子南侧,带顶棚的廊道连接着沙里宁的工作室和学院的工作室,体现了他的想法——学院的学生和教师应该彼此近距离地生活和工作。

 

沙里宁自宅沿街面外观 图源:Histoic Artists Homes & Studios
沙里宁自宅花园面外观 ©Balmori Associates

客厅与书房

 

在内部,主要的起居空间位于房子的前半部分。客厅和书房结合了装饰艺术设计的元素,灵感来自工艺美术运动,最终回到沙里宁夫妇故乡的芬兰传统。尽管有这些不同的参考来源,沙里宁夫妇通过使用相关的颜色和几何图案统一了设计。

 

沙里宁自宅一层平面
客厅与书房 图源:Histoic Artists Homes & Studios

相比于宽敞的客厅,书房是一个更小、更舒适的空间。沙里宁夫妇,有时加上一、两个客人,会在这里享受傍晚的阳光。

 

Photography by James Haefner, Courtesy of Cranbrook Center for Collections and Research.

两个空间里所有木制家具,均由瑞典橱柜制造商Tor Berglund在匡溪根据沙里宁设计手稿手工制作,除了地球仪支架(由沙里宁的女婿J. Robert F. Swanson设计)。这种精致的工艺是工艺美术运动的理想,但异国情调的木材是装饰艺术的特点,包括绿心木、非洲胡桃木、红木和乌木。

 

沙发根据芬兰的传统,将地毯铺在地板上,这样坐着的人就可以把地毯叠起来盖在脚上,也可以把毯子放在膝盖上取暖。然而在匡溪自宅里,地毯是装饰,没有承担实际功能。

 

地毯的图案和颜色,与外部的砖砌、椅子的内饰和阅览室里一排排的书相呼应。它形成了一条轴线,将人们的目光引向壁炉和墙上的挂毯,但故意让它稍微偏离中心,使它看起来不那么静止。和房间里的大多数其他纺织品一样,它由洛雅设计。

 

Photos Balthazar Korab, ©Balthazar Korab - Cranbrook Archives.

餐厅

 

餐厅是沙里宁夫妇举办午餐、茶会和晚宴的完美场所。这个房间实际上是方形的,但由于角落里的四个壁龛而变成了八角形。地毯也是方形的,带有同心圆的八角形图案,就像八角形庭院路面上的雪堆。

 

桌子有一个八角形的底座,但有一个圆形的顶部,引导着眼睛向上看到圆形的灯,最后到金叶覆盖的圆顶。因为桌子的形状对房间的设计很重要,沙里宁设计了四个拱形的延伸叶,使桌子在扩展时可以保持圆形。

 

Photo by Balthazar Korab, (c) Cranbrook Art Museum.

房间里充满了被沙里宁夫妇称为中国红的色彩。墙上的挂画由芬兰艺术家Greta Skogster(1900-1994)设计和编织,描绘了树上的鸟,也仿佛反映了院子对面树木的风景。

 

餐厅与庭院的轴线对齐,也与客厅对齐。法式双开门使室内和室外空间无缝过渡。门后面是管家的餐具室,里面放着沙里宁夫妇的一些瓷器和他们的冰箱;门一打开,客人就能地看到。厨房里使用了现代材料,包括台面用的金属,地板用的油毡。

 

Photos Balthazar Korab, ©Balthazar Korab / Cranbrook Archives

 

工作室

 

屋后,一侧是带顶棚的门廊,另一侧是一间长方形平面的拱顶工作室。工作室一处多功能空间,除了作为沙里宁夫妇的工作区域,也可以腾出来举办聚会。

 

工作室由三部分组成:客厅外的凹室,洛雅称之为“舒适的角落”(Cozy Corner);沙里宁家族工作和娱乐的主要区域;后面是埃利尔的工作室。洛雅和埃利尔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室里度过,因此所有的空间细节都与他们的职业密切相关。

 

工作室 图源网络

“舒适的角落”提供了一个舒适的空间,沙里宁夫妇在这里招待过许多客人,从他们的孙子到匡溪艺术学院的学生和教师,再到建筑师赖特、柯布和阿尔托。

 

最初,一架钢琴位于现在有一个小型便携式酒吧自助餐的地方,由沙里宁的女婿设计,沙里宁夫妇经常在晚些时候在那里摆上马提尼酒。

 

“舒适的角落” Photography by James Haefner, Courtesy of Cranbrook Center for Collections and Research.

工作室根据历史照片进行了仔细的修复;然而作为日常使用,地毯被储存起来;有三张草图桌,埃利尔可以在上面设计建筑,洛雅可以在上面设计纺织品。当沙里宁夫妇举办派对时,绘图桌被移走,创造出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接待空间,其中摆放着由小沙里宁为金斯伍德女子学校礼堂设计的管状金属椅子。

 

Photography by James Haefner. Courtesy of the Cranbrook Center for Collections and Research.

地毯是18世纪在芬兰制作的,因其手工编织的方式而被称为ryijy。这是沙里宁夫妇收藏的几张有历史意义的ryijy地毯之一。洛雅设计的大部分地毯,包括工作室里的那些,都是用同样的古老技术制作。最初,墙上展示的是埃利尔在芬兰设计的建筑的图纸。修复房子时加上了他在匡溪设计的作品的复制品。

 

卧室及浴室

 

房子的二楼设有主卧和浴室,以及四个额外的房间和走廊尽头的客用浴室。主卧旁边是小沙里宁在大学放假期间和1939年结婚前住过的房间。其他不包括在当前修复工程的房间有客房、缝纫室和管家卧室,管家卧室从厨房的楼梯而不是走廊进入。

 

二层平面

沙里宁夫妇会在走廊的一处凹室里用早餐,早餐每天早上七点半由管家送来。

 

沙里宁夫妇用早餐的地方 图源:Histoic Artists Homes & Studios

所有的门上展示的都是女儿Pipsan的设计。对于卧室,沙里宁夫妇给了20岁的儿子埃罗最初的委托,让他设计床、床头柜和桌子,以及梳妆台长凳、灯和镜子。在这些作品中,小沙里宁的才华和独特的风格已经预示着他作为建筑师和家具设计师在未来获得的成功。

 

有了这些灯和镜子,小沙里宁把母亲洛雅的梳妆台变成了一个充满魅力和优雅的祭坛。他们揭示了小沙里宁对间接照明使用的理解——父亲埃利尔在自宅的其他地方巧妙地使用了这种方法。耀斑将光线反射到天花板上,巧妙地照亮了坐着的人的脸。

 

卧室里的梳妆台 Photography by James Haefner. Courtesy of the Cranbrook Center for Collections and Research.

主浴室由埃利尔设计,它是1930年代信仰的一个典型的例子,等同于现代所指的“干净”,以及“视觉上光滑、没有杂乱”。浴室的布局是完美的对称,以正方形和矩形进行细节上的补充。其表面衬有光滑、易于清洁的瓷砖,颜色为中性色调的灰白色和铁灰色。

 

浴室的水槽是无水龙头的,这使它们具有流线型的外观。水从靠近每个盆顶部的开口流出。台面用Vitrolite铺就,这是一种常用作覆层的不透明玻璃。

 

浴室 图源网络

花园

 

铺着石板的院子是沙里宁夫妇招待客人的户外房间。通往工作室和餐厅的法式双开门,最小化了室内和室外的区别。外墙上的常春藤软化了坚硬的建筑,赋予它们纹理和颜色,就像房子里的墙纸/挂毯一样。

 

花园 ©Balmori Associates

庭院中央的雕像是芬兰雕塑家Wäino Aaltonen(1894-1966)创作的Kivi’s Muse。Aleksis Kivi(1834-1872)是芬兰最杰出的诗人,地位堪比莎士比亚。

 

雕塑 ©Balmori Associates

在很多方面,这座房子都是匡溪的精神中心。一直到1950年代初,沙里宁家族都住在这里。后来这里成为继任的匡溪艺术学院院长的住所,他们做了很多改动。1977年,罗伊·斯莱德(Roy Slade)成为学院院长后才启动了修复工程。在匡溪艺术博物馆策展人、现任馆长Gregory Wittkopp的指导下,全面修复工作在1988年至1994年期间进行,将房子恢复到了1930年代中期、沙里宁夫妇润色完房子后的样子。

 

沙里宁自宅 图源:The Iconic House

沙里宁自宅不仅成功地表达了艺术、工艺和装饰主题,还融合了芬兰传统,有着创新的空间和结构秩序。它是现代运动真正到来之前一个明显的前兆,也是年轻的小沙里宁的榜样。它还是一栋真正意义上的家宅,由沙里宁一家四口合力完成。如今,房子被包围在柔软的绿色植物中,作为匡溪艺术博物馆的一部分,向公众开放参观。

 

客厅,2015年 Photography by James Haefner, Courtesy of Cranbrook Center for Collections and Research.

 

工作室“舒适的角落”
家具设计 ©Rauno Traskelin
餐厅 图源:Histoic Artists Homes & Studios

参考资料:

[1]Saarinen House and Garden Visitor's Guide, Cranbrook Art Museum.

[2]The Iconic House, Thames & Hudson, 2018.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沙里宁自宅
经典再读
老沙里宁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