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建筑地图186 | 乌得勒支:大学城里有故事

建筑地图186 | 乌得勒支:大学城里有故事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2.10.27 11:55

乌得勒支市是一座大学城,有近2000年的历史,现有居民32万左右。数条运河穿过并环绕着市中心,112米高的古老而美丽的大教堂塔楼,为这座城市增添了绚烂的景色。它不仅是荷兰交通、贸易的重要枢纽,而且也是人才、知识汇聚的中心。

 

荷兰“风格派”唯一一座建成的建筑——施罗德住宅在这里;西班牙天才建筑师米拉莱斯的又一杰作——乌得勒支市政厅也在这里;大学城区里更是汇聚了来自库哈斯/OMA、Wiel Arets、Mecanoo等知名建筑师早年的先锋作品。

 

一起来看看大学城里的建筑吧!

 

乌得勒支建筑漫游地图(编者绘)

 

 

 

01

乌得勒支大学教育中心

Utrecht University Educatorium

OMA,1997

 

图源:OMA

由库哈斯设计的教育中心是乌得勒支大学校区现代化和城市化中最早的标志性建筑。设计最初的构想是两张折叠并且互相扣住的纸。这两块卷合互扣的巨型混凝土板,蛇行地贯穿整栋建筑,并将地面、墙面、屋顶连成一体,创造出充满连续性与流动性的空间。

 

教育中心的设计不打算利用一个特定的方法来使用这建筑,但是试图创造一个综合性地貌,这地貌存有个体使用与群体使用的可能性。Educatorium 是一个复合的名词,暗示着在一间工厂里学习,实际上是所有院系和大学研究中心共用的场所。这栋建筑将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约会和交易的地点,是Uithof城新的活动中心。自助餐厅最多可以容纳1000人,同时还可以作为学习和集会的场所。两个讲堂分别可以容纳400和500个席位,还可以依据讲演者的需求改变光照和声学条件。三个考试大厅则分别可以提供150、200和300个考试席位。由于是在荷兰, 建筑还必须提供大约1100个自行车位。

 

建筑在附属功能区有一个很大的“中间地带”,一反传统的做法,设计师没有将其设计成一个个独立的小房间,而是将其划分成一系列更小的门厅或者开放的休闲室,依照大小可以进化为另类的使用空间,以此来营造出一种别样的氛围。对于参观者而言,开放的教育中心就像是一个游乐场。

 

 

02

乌得勒支大学新图书馆

Utrecht University Library

Wiel Arets,2004

 

图源:Wiel Arets

2004年由Wiel Arets设计的大学新图书馆的落成推动了这片城区的发展。在任何一个图书馆中,书籍储藏室和其他对光照比较敏感的功能都需要一个封闭式的空间,而学生学习和研究活动则需要开放的空间。这个设计试图运用一种巧妙的方式在大学图书馆的这种矛盾中寻求一种协调的关系。储藏室封闭的体量犹如停在空中的一朵云,裸露的结构则带给游客一种视野宽广和自由的体验。

 

看似云朵的藏书库将空间划分为若干区域,其间以楼梯和坡道相连。黑色印有花纹的混凝土藏书库中布置了阅览室,局部有双层玻璃的立面围合了这些藏书库,玻璃采用了丝网印花的设计,以使自然光能够进入室内。犹如光滑表皮般的玻璃立面也同样围合起了停车场,使它成为这个建筑综合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建筑物的一侧是大学校园,从风格粗犷的室内向外眺望,是周围开阔的乡村经玻璃过滤后的景致;另一侧,则可以看见内院边上一些长长的坡道,它们屏蔽了停车场的景象。在一座几乎没有任何交谈的建筑中,无声的交流是很重要的——基于这样的考虑,建筑物的氛围通过强调安全感的营造而形成。这也是选择黑色作为室内颜色的必要因素。浅色反光的地面能充分反射自然光和人工光,为4200万册藏书中的开架部分提供了充足的照明。与此同时,白色长桌也使人们能够轻松地阅读书本或检索电子信息。

 

自我专注相对于彼此面对,全神贯注地工作相对于和他人交流,是这个图书馆基础设备不仅限于单一功能的主要前提,并且交通路线也是基于这个前提设计的。因此吧台、沙发、接待角(鸡尾酒角)、演讲厅、书桌配有红色橡胶的外表,它们与商店等其他部分都为交通流线增加了额外的维度,从而打破了图书馆建筑的功能单一性。

 

 

03

乌得勒支大学篮球吧

BasketBar

NL Architects,2003

 

©Luuk Kramer

OMA为乌得勒支大学校园设计的城市规划,包括相关建筑的紧凑集群,强化了特定区域的城市环境,同时加强了现有景观的内在品质。由于对校园住房的限制已被取消,因此学生公寓在这里变得可行,夜生活也成为了一个问题:需要一个当地的酒吧,作为校园的非正式中心,教授、研究人员和学生的轻松聚会场所。海德堡格兰-吉纳维拉十字路口似乎是这项工程的最佳选址,因为它靠近教育中心和新图书馆等相对公共的建筑,就在范·昂尼克大楼((Van Unnik building)的正下方——这座80米高的建筑是大学的名片之一。

 

作为现有书店15米 x 15米的扩展,新酒吧的超大屋顶延长了书店显著的平整度。由于现有商店的楼层高度不适合用作一个大型的咖啡馆,酒吧被埋入地下,入口位于柜台上方。这种降低的位置为公共广场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就像路斯在维也纳的美国酒吧一样,它试图将亲密感与广阔的视野结合起来。

 

酒吧的大屋顶为篮球场提供了完美的位置。由于结构是如此平坦,与地面仍然存在直接的关系。从连接校园大多数建筑的高架步道系统来看,新地面看起来很“自然”。球场的中间圆形由玻璃制成,在篮筐和酒吧之间建立了视觉联系。该项目获得了2005年密斯奖的“新兴建筑”奖(Emerging Architecture)。

 

 

04

乌得勒支大学米纳尔楼

Minnaert Building University of Utrecht

Neutelings Riedijk Architects,1997

 

图源:Neutelings Riedijk

建筑由三个主要元素组成:教室、实验室、一间餐厅和三个系共享的工作坊。以上功能内容,由交通空间和服务空间组成的未定义区域进行补充。建筑师的基本想法是将尽可能多的这种交通和服务空间集中在一层的大厅内,这里也是校园西北角的中转区和每个人的碰面场所。

 

大厅的主要特征是一个10米x 50米的大池塘,收集建筑的雨水。这个水盆被用作大楼的冷却机。白天,水被泵到建筑物中吸收多余的热量,晚上,水被泵回屋顶,由夜空自由冷却。总的来说,建筑是围绕五感设计的:声音、气味、水分、风、明暗、冷热,都被用作建筑的工具。立面由粗糙的混凝土覆盖,增强了建筑的整体特征。

 

 

05

乌得勒支应用科学大学经济和管理学院

Faculty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Mecanoo,1995

 

©Christian Richters

乌得勒支应用科学大学的经济和管理学院也是整个De Uithof校区的一部分,这是一个低密度和高密度建筑混合的宽阔地带。学院面向校园的主要大道,为5000名学生和400名教职员工提供学习和工作空间。

 

建筑被设计成一个连续的空间,由玻璃隔开,四个不同的体量位于混凝土柱上。立面表达了对平面的垂直翻译,形状为方形,被三个天井空间隔开:禅园、丛林和水露台。

 

在庭院周围,走廊将学生引向建筑的“热点”,学院生活的核心——大量的人流可以通过坡道、楼梯和桥梁,从建筑的一边流畅地移动到另一边。钢桥穿过丛林庭院,组成整个交通系统的外部部分。建筑裸露的骨架以一种微妙的方式被覆盖和揭示。在一些天井中,混凝土立面部分隐藏在金属网格后面;而在其他天井中,它们被木板条加工图案所装饰。在其他地方,表皮由可移动的铝板覆盖的混凝土和玻璃构成,作为巨大的威尼斯式窗帘。

 

 

06

施罗德住宅

Rietveld-Schroder House

格里特·里特维尔德,1924

 

©Stijn Poelstra

作为著名的“风格派”运动(De Stijl)在建筑领域唯一建成的作品,施罗德住宅是现代建筑史上一座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建筑。

 

初看这座建筑,从外观上人们很难发现这座现代建筑的里程碑实际上是一座木结构的房子。基础与阳台用混凝土建造,隔墙则是一般的抹灰砖墙,整个建筑的门窗框与楼板都是木制由木梁承托,钢架与金属网被用来更好地承重。立面的设计忠实于风格派的绘画,每一个构件都有它们自己的位置、形状及颜色。

 

颜色被用来区分立面系统:白色在最外层,灰色表示阴影,黑色的门窗框以及一系列色彩明丽的线性构件。这些构件、体块从室外到室内尽可能保持一致,颜色区别不大,增强了室内外空间的连通。窗户的内置铰链使得其可以与墙体呈90度打开。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立面上的“风格派”。在二楼的一个角落有一个特别的角窗,这扇窗户开启后房间的一个角落完全对外开敞。

 

在二楼,取代固定隔墙的是一套划动隔墙系统。施罗德夫人提出希望可以在空间上有更多的灵活性来满足她和三个孩子的生活。随着隔墙系统的分隔,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房间。当孩子们不在的时候,将隔墙全部打开,又是另一番空间体验。室内的家具也完全是里特维尔德签名式的设计:红、黄、蓝色彩的运用以及构成式的家具设计。

 

 

07

加大肋纳会院博物馆

Catharijneconven

Bierman Henket architecten,1998(第一阶段);2006(第二阶段)

 

图源:Bierman Henket

由于乌得勒支新博物馆区的发展,加大肋纳会院博物馆的入口不得不从Nieuwegracht搬到Lange Nieuwstraat。此外,人们希望铺设一条穿过修道院的公共步行路线。

 

然而,这条步行路线不允许穿过穿过博物馆的交通流线,所以一个等级分离的交叉路口是不可避免的。最后,建筑师采取了三种极端的措施来改善博物馆的朝向。在第二阶段,对博物馆的内部进行了翻新。安保装置和消防系统装置被仔细地结合在一起。修道院和运河屋的展览空间、办公室和交通区域都被适当地现代化以满足使用需求。

 

入口区域翻新后,Lange Nieuwstraat上的楼梯井扩大为更宽敞的楼梯和电梯。一座玻璃天桥连接了一楼回廊的两端,形成了环形走道。当游客通过地下通道到达修道院时,透明的电梯和楼梯会吸引他们的目光。此外,这两个元素提供了修道院的垂直结构和通过综合体的公共通道的视野。在天篷下的新入口将人们带到博物馆的主入口,咖啡馆、售票处和书店也在这里集合。

 

 

08

乌得勒支市政厅

Utrecht Town Hall

EMBT,2000

 

©Jordi Miralles

©Duccio Malagamba

©Jordi Miralles

这是西班牙建筑师米拉莱斯逝世之前、事务所受委托扩大乌得勒支老市政厅的项目。设计目的是重新发现已经存在的新古典主义建筑内部空间的价值。这个中世纪的房间也许尤其如此,因为它在整个历史过程中已经被修复过了。

 

此外,设计还希望回到市政厅作为不同城市结构的组合的想法上,混合了不同的风格和材料,反映了乌得勒支建筑艺术的多样性。为了实现这一点,从现有建筑的部分拆除而来的砖块、门框和石门楣等材料被保留并重新组装。

 

考虑到功能的复杂性,建筑师决定重新分配建筑内的活动:一层被编织成为公共空间,像一个有盖的城市网络,二层则容纳政治办公室。

 

 

09

TivoliVredenburg音乐中心

Architectuurstudio HH; Jo Coenen & Co Architekten; Thijs Asselbergs architectuurcentrale; NL Architects,2014

 

©Luuk Kramer

TivoliVredenburg位于乌得勒支的城市中心,是一个由五个独立场馆组成的音乐中心,分别由不同的建筑事务所为特定的表演类型而设计。该综合体在现有的交响乐大厅的基础上进行改造,每一件“新作品”都采用了不同的形式和美学语言。因此,项目作为一个建筑围护结构中的一个小型城市实体,代表了一种新的类型,反映了以网络为基础的当代社会的多样性。

 

赫曼·赫兹伯格的AHH负责整体结构的规划以及其中一个新场馆,其余三个场馆由荷兰工作室Jo Coenen Architects & Urbanists、Architectuurcentrale Thijs Asselbergs和NL Architects设计。

 

每个音乐厅都独立地漂浮在TivoliVredenburg的整体体量中。建筑高于周围环境,独特的墙壁和屋顶元素主要封闭了音乐中心的两侧。立面上的玻璃幕墙部分,向外界展示了不同场馆的不同特征。除了概念和组织方面的考虑,礼堂的分离性质亦在功能上满足了声学分离。

 

 

参考资料:

[1]朱亦民,《迷宫式的清晰:荷兰结构主义建筑》,有方,2016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版权归摄影师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OMA
乌得勒支
建筑地图
荷兰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