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伊夫雷亚小镇:被遗弃的现代主义乌托邦

伊夫雷亚小镇:被遗弃的现代主义乌托邦
编辑:李菁琳 | 2019.11.27 16:18

在风起云涌的20世纪,许多在当时看来属于“新时代”的建筑与城镇,因社会发展而起,又因时代更迭而衰。位于意大利都灵郊外的伊夫雷亚小镇,就是这样一座失落的现代主义乌托邦。

 

2019年,摄影师Nick Ballón受《纽约时报》之邀,前往伊夫雷亚拍摄了一组色调看似温暖,却隐藏失落之情的影像。谁能想象到60多年前,这里竟是一处工业时代缔造的社会主义乐园呢?

 

 

伊夫雷亚(Ivrea)的故事

1950年代,在距离意大利都灵仅1小时火车路程的小镇伊夫雷亚(Ivrea),一场不为人知的社会实验上演了。

 

阿德里亚诺·奥利维蒂(Adriano Olivetti),著名的设计师、打字机和计算机制造商,决定为其员工创造一个融合工作与生活的“乌托邦”。直至退休之前,他们可以在销售和贸易学校上课,可以在午餐时间欣赏演员、音乐家、诗人带来的表演,退休后也将得到一笔可观的养老金。如果他们愿意,还可以拥有一个住处,住在奥利维蒂发起建造的现代主义住宅或公寓里。他们的孩子将得到免费的日托,准妈妈们将得到10个月的产假。7月是夏天休假的时候,所以在周围农村有家的工人可以去小农场待上一段时间——对公司来说,让工人感觉不到城市和乡村的区别是很重要的。意大利最优秀的一批现代主义建筑师都被邀请去设计:工厂、食堂、办公室和学习区域将成为由玻璃幕墙、平坦的混凝土屋顶、釉面砖组成的现代主义建筑圣殿。伊夫雷亚将成为意大利和全世界的榜样。

 

The La Serra Complex in Ivrea, Italy, designed by Iginio Cappai and Pietro Mainardis, opened in 1976. ©Nick Ballón 这里曾是奥利维蒂公司雇员的社交聚会场所,里面曾设有一间酒店和一间影院。

这一切都是奥利维蒂的首创。他从父亲手中继承了这家创立于20世纪初的公司。作为一位商人,奥利维蒂的学识意外地渊博。他有着强烈的人文主义倾向,还自学了城市规划,广泛阅读当时的建筑与城市学家的著作。他聘请著名的设计师来设计产品,其中一些已成为20世纪中期的标志性设计,比如1949年的Lettera 22打字机和1958年的Elea 9003电脑主机。奥利维蒂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和社会主义者,但与两个主要政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共产党都关系疏远。他建立了自己的政党,虽然最后失败了,但其关于增加福利的想法在意大利政界变得更加普遍和被接受。

 

The exterior of the La Serra complex. ©Nick Ballón

The interior of the La Serra Complex. ©Nick Ballón
The interior of the Hotel La Serra. ©Nick Ballón

Olivetti’s 1932 MPI typewriter. ©Nick Ballón

如今,奥利维蒂建造的基础设施听起来可能像是标准的“企业小镇”(Company Town),比如19世纪美国伊利诺伊州的普尔曼(Pullman)小镇。但实际上,奥利维蒂是不同的。在美国,“企业小镇”的兴起是由于低工资的工人缺乏权利和满足交通等需求的便利设施。员工越依赖他所在的公司,公司的控制权就越大——至少逻辑上看是这样。美国“企业小镇”的时代实际上是被现代化所引领出来,由于罗斯福新政,劳工权利得到增加,而且在某些情况下,当雇主试图将工人从企业住所中驱逐出去时,工人们会开始罢工。另一方面,大众交通的兴起也使得人们不再那么需要靠近工作场所。

 

然而在欧洲,“企业小镇”起源于维多利亚时代的模范庄园,在那里,富有的地主为工人和看门人提供简陋的住所。20世纪初,尤其是在迅速工业化的意大利,各个小城镇的命运实际上与私营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虽然现在意大利仍存在有“企业小镇”,但许多围绕单一行业或公司运转的著名城镇,看起来都绝对不是意大利式的:那里没有古老的建筑,也没有宏伟的文化传统,因为它们的历史几乎全部集中在20世纪。现在仍住在这些城镇里的人,往往是原住在这些城镇的公司员工的后代,尽管公司早已打点行装搬走。

 

Ivrea ©Nick Ballón

但伊夫雷亚是独一无二的。在一段时间里,它可能世界上最进步的和成功的企业小镇,它的存在不是为了企业方便控制员工,而代表了一种新的和短暂的企业理想主义——商业、政治、建筑和公司员工的日常生活相互影响,相互成就。

 

Office Building ©Nick Ballón

1960年,阿德里亚诺·奥利维蒂去世,公司也陷入危机。阿德里亚诺的兄长罗伯特接手公司,但他远没有阿德里亚诺的见识。1980年代,奥利维蒂不可避免地倒闭了。21世纪初,它与一家电信巨头合并。在1970年代的鼎盛时期,奥利维蒂公司在全球拥有73283名员工;今天,大约只剩下400个。但受影响最严重的是周围的城镇。如今大约有24000人居住在伊夫雷亚,自1980年代以来,它已经失去了四分之一的居民。现在这里的居民平均年龄是48岁。

 

The interior of the town nursery. ©Nick Ballón

201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伊夫雷亚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不是为了某个单体建筑,而是为了“一个灵感源自社区的社会生产系统的实现,且是由20世纪工业发展引申出来的系统”

 

但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后所带来的利弊,至今仍无法清晰辨认。

 

Housing from 1956 in the neighborhood called Canton Vesco, in central Ivrea. ©Nick Ballón
The entrance to another housing complex, Edificio 18, built in 1954 by Marcello Nizzoli. ©Nick Ballón
The West Residential Center, popularly known as the Talponia. ©Nick Ballón

Ivrea ©Nick Ballón

当人们从都灵乘着通勤火车来到这里,不会想到自己正身处一个曾经的工业设计帝国之都。一种怪异的、像是被魔咒镇住的虚无弥漫着整座小镇。

 

除了主干道上一组褪了色的解释性标语牌,几乎没有什么指示指向这些地标性建筑——Lettera 22的首席设计师马塞洛·尼佐利(Marcello Nizzoli)设计的一个住宅项目;建筑师爱德华多·维多利亚(Eduardo Vittoria)设计的奥利维蒂研究中心,Elea计算机就是在这里被构思出来,这里曾因其建筑设计及在一个慷慨的私人福利国家中所扮演的角色而闻名。只有办公大楼还在使用当中。曾经的工厂被改造成了健身中心,剩下的十几座建筑中,很多也都是空空如也,变成无言的乌托邦式建筑。

 

The former Sertec building, designed by Ezio Sgrelli and built in 1968, which held Olivetti’s engineering offices. ©Nick Ballón

 

摄影师官网:

https://www.nickballon.com/work/ivrea-olivetti

原文信源:

https://www.nytimes.com/2019/08/28/t-magazine/olivetti-typewriters-ivrea-italy.html

 


 

本文由有方空间编译,原文信源:https://www.nytimes.com/2019/08/28/t-magazine/olivetti-typewriters-ivrea-italy.html。图片均来摄影师官网,版权归摄影师及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伊芙蕾雅
行走中的建筑学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