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编辑:李菁琳 | 2019.03.05 23:36

北京时间3月5日晚上,普利兹克奖官方宣布矶崎新成为2019年第41届获奖者,他是日本第8位获此殊荣的建筑师。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矶崎新

1931年出生于日本大分府的矶崎新(Isozaki Arata),曾在东京大学学跟随丹下健三学习建筑。从1954年东大毕业到1963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为止,矶崎新为丹下健三工作了很长时间,在1970年代也一直与老师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作为20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日本建筑师之一,矶崎新有过现代主义的时期,也有过从中跳脱出来发展其自身建筑理论的尝试。与同为丹下健三学生的桢文彦一样,矶崎新始终与日本“新陈代谢”派保持着理性的距离。他的作品始终在纯粹与复杂之间游走,高度可变的同时又保有对社会的关心,满足项目背景需求的同时又带有一定的自身风格。

 

矶崎新的早期建筑,包括大分县立图书馆(1962-1966)和福冈互助银行大分银行(1967年),都是高度网格化的。他利用网格的一致性来隐藏这些结构个体空间的不同形式,隐藏房间的大小、形状和布局以及建筑内部的交通路线。

 

这种风格在群马县现代艺术博物馆(Gunma county Museum of Modern Art, 1974)达到了巅峰。该博物馆采用铝制嵌板的立方体形式,将艺术品与外界隔离开来。此后,矶崎新的风格发生了转变,他开始探索为北九州市立中央图书馆(1974年)和藤井乡村俱乐部(1974年)所设计的那种混凝土拱顶形式。

 

他的作品发展轨迹同时以断裂和连续为特征,进行不断的形式实验。随着后现代主义的到来,他开始开玩笑地引用新古典主义的比喻,比如1983年的筑波市民中心(Tsukuba Civic Center),就是他的转型代表作。在这个大型广场和建筑综合体中,他运用了日本和西方的主题,创造了一个充满戏剧性的材料和对比的空间。

 

上世纪80年代后期,矶崎新在日本以外地区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这带来了一些重要的国际委托,比如洛杉矶的当代艺术博物馆Grand Avenue(MOCA Grand, 1987)和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迪士尼大楼(Disney Team in Orlando, Florida, 1991)。他还为1992年巴塞罗那夏季奥运会和2006年都灵冬季奥运会设计了场馆。自2004年设立上海办公室后,矶崎新在中国也留下许多作品:深圳文化中心、北京中央美院现代美术馆、朱家角谭盾水乐堂、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大同大剧院、哈尔滨音乐厅、湖南省博物馆等等。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矶崎新

除了建筑设计外,矶崎新在理论研究方面也十分活跃。在创作建筑的同时也著书近30册,边设计边思考,是他创作的极大特色。上个世纪70年代,他曾和筱原一男进行了非常有历史意义的对谈,作为评委参与了那场传说中的新建筑住宅竞赛1975(“我们这些巨星的家”),并发表了论文《关于立方体》以及《建筑的解体》等早期论著,借此他试图逐步背叛近代建筑,走向他建筑理论的巅峰期。

 

代 表 作 品

大分县立图书馆

Oita Prefectural Library, 1962–1966

(现更名为Oita Art Plaza)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与许多同辈建筑师一样,矶崎新的成长也受到了“二战”带来的极大影响。战败那年他正好14岁,因为空袭而成为废墟的大分地区,有矶崎新的原风景,据说他在同学志中描绘的全都是废墟的插图。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大分县立图书馆是矶崎新的早期代表作。当时刚从丹下健三研究室独立出来的新人建筑师矶崎凭借这件作品荣获日本建筑学会奖,一跃成为担负着下一代重任的年轻建筑师。

 

那时矶崎新距离“新陈代谢派”很近。尽管如此,不同于“新陈代谢派”所幻想的光明未来,矶崎新的想法更封闭。这都是14岁时见到的终战日那天的蓝天与那片天空之下无尽的废墟痕迹所致。所以他的建筑以此作为出发点,不是朝向充满希望的未来,而是废墟的印象时常如影随形。

 

在这个项目中,被切断的横梁处于流动中的物质停止运动时的状态,暗示着成长与灭亡,即未来废墟的形象。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北九州市立中央图书馆

Kitakyushu Central Library, 1974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作为矶崎新的早期代表作,北九州图书馆表达了他后现代主义的设计倾向。从外观上看,它的形态可看作是由两根半圆形断面的管子扭转着连接而成。这个如同虫子般的屋顶,采用了预制混凝土板的构成方式,同样的结构在内部反复出现,呈现出非常具有冲击力的视觉效果。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群马县现代艺术博物馆

Gunma county Museum of Modern Art, 1974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群马县现代艺术博物馆被认为是矶崎新最好的代表作之一,它体现了矶崎新的建筑思想,代表了对他的成就的一次总结。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矶崎新用边长12米的立方体作为隐喻形式来表达建筑框架,他将博物馆变成了一个舞台,一个容器,用以展示和分离艺术品。基地周围有大面积的公园所以一开始就采用了较为完整的建筑结构概念,以单一外墙建材-复合铝板设计;地景则以开阔地为主。建筑师以独特的思维将成块的展厅复合在堆砌的方块之中,功能流线畅通于方块之间。内部的功能与外部形体之间相统一和谐。

 

筑波市民中心

Tsukuba Civic Center, 1983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建筑位于筑波科学城,是矶崎新的转型代表作,落成于1983年。该中心包括信息中心、市民会馆、旅馆、音乐厅、购物中心等,中央有椭圆形下沉式广场,广场一角有人工瀑布跌水。建筑师从历史上和现在的多种建筑样式中选择形象,加以适当变化,组织在这个建筑群中,表现出后现代主义建筑师常用的隐喻、象征以及多元共生的意趣。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

MOCA Contemporary Art Museum, 1986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矶崎新通过将MOCA设计成一个沉没的、红色砂岩覆盖的空间,创造了一个与建筑所在的Bunker Hill地带的玻璃和钢结构的高层建筑的极端对比。入口有一个拱门,通向一个地下梯田庭院。院子下面和四周是公共画廊。七层楼中只有四层高于街道。

 

行政办公室位于上格兰德街的一层,屋顶呈桶形。矶崎新为建筑选择了传统的形式和形状,但大多是抽象的。建筑与庭院空间之间的游戏借鉴了东亚的传统。在大楼开张的时候,批评家们嘲笑沿着格兰德街人行道的没有窗户的空白墙,但是矶崎新设计的建筑面向内面对加利福尼亚广场的发展。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奥兰多迪士尼大楼

Team Disney Team Orlando, Florida, 1991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继MOCA亮相洛杉矶后,矶崎新于1991年又在佛罗里达州完成了迪士尼的总部大楼。《纽约时报》称这栋建筑的风格非常“迪士尼”——造型奇特、醒目又充满争议。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大楼有4层高,可供1200名员工在内办公。它由两个相当简单的办公室两翼组成,长而窄,用反射玻璃的网格覆盖,在其中心是一个几何形式的体块组合:强烈的颜色,碎片状的盒子,以冲突的角度设置。他们围绕着建筑的高潮部分,一个圆锥形的混凝土塔,高八层,顶部被切开,看起来像一个绿色、黄色和桃红色的鼓。整个建筑看起来就像一个核反应堆被改造成一个巨大的儿童玩具。

 

奈良百年会馆

Centennial Hall, Nara (Japan), 1998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奈良百年会馆是为庆祝奈良市政100周年而兴建的建筑,里面有大、中、小会议厅各一个。其中大厅可容纳1,476人,每个座位都有多种视角、可以移动,经过调整可以组合出八种不同的舞台-观众区布局。中号厅设计用于举办一些中小型古典音乐会,四周由特殊的玻璃围合而成,通过灯光来改变视觉效果,突出其空间体量感。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这是第一个同时采用预制混凝土板架设墙体和屋顶的建筑。在矶崎新看来,它的整体外观成功地融合了传统与未来,并在许多年之后仍然感觉现代。

 

深圳文化中心

Shenzhen Cultural Centre, Shenzhen (China), 1998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深圳市文化中心由两座建筑构成:位于福中一路南面的图书馆和北面的音乐厅。为避免整个文化中心被道路割裂,建筑师矶崎新设计了一个横跨道路的公共平台,将两座建筑勾连形成一个整体。平台上“黄金树”结构幕墙也独具观赏性。

 

建筑西立面以“黑墙”界定出其公共文化核心区的范围,同时隔绝了道路带来的冗杂。音乐厅一面的东立面“竖琴幕墙”呈波浪状起伏 ,厅内采用革新的葡萄园式格局增强视听效果。图书馆前厅通高的空间在读者面前犹如目录一样呈现馆内全貌,阳光投进玻璃幕墙营造出一个空旷明净的阅读空间,让人获得空间上和思绪上的双重愉悦。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卡塔尔多哈国家会议中心

Qatar National Convention Center, Doha (Qatar) 2004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卡塔尔国家会议中心(QNCC)是迄今为止设计最复杂的会展中心之一,以其“锡德拉树”的独特结构而成为当地的标志性建筑——壮观的立面形如两棵相互交缠的大树,树干向上攀升,支撑着建筑的屋顶。QNCC在设计上十分注重可持续发展,已通过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的领先能源与环境设计(LEED)黄金认证标准。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上海证大喜马拉雅中心

Zendai Himalayas Center, 2010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这座有着混合功能的大楼包含了两家五星级酒店,一个大型购物中心,艺术剧院,办公空间和喜玛拉雅美术馆。最突出的是建筑的外墙局部—— 一个有机的、不均衡的、充满雕塑感的外立面。概念源自森林,那里不规则、多孔的自然状态被诠释在建筑内部,形成了一个洞穴般的氛围,供游人漫步、进入和通过,创造一种在内部活动的自由感。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高度可变的矶崎新

 

参考资料:

https://www.moma.org/artists/2837

http://www.isozaki-plus-huqian-partners.com/#About-Us

 


本文文字及编排版权归有方空间所有。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普利兹克奖
矶崎新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