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建筑5分钟 | 柳亦春:筱原一男的三种样式
编辑:李菁琳;校对:杨春(实习生) | 2018.11.07 10:32

编者按:抽5-10分钟时间,听国内知名建筑学者、建筑师讲述那些早被熟知、却不了解其深意的设计与故事。行走中的建筑学再开“建筑5分钟”栏目,无论是在工作间隙、课余,还是睡前,都非常适合你听一听。

 

▷当丹下健三在做都市主义的宏伟巨构时,筱原一男在研究包括庭园、民居在内的日本传统建筑。这样的做法在当时不被推崇,但筱原那一派所做的努力对后来的伊东丰雄、妹岛和世等日本建筑师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第一样式:伞之家

 

筱原一男把自己的作品分成了三个时期,他称其为第一样式、第二样式和第三样式。伞之家是他的第一样式,他的第一样式作品都传递出非常明确的传统的感觉。

 

伞之家

在筱原一男的伞之家中我们可以看到,它的结构在这个建筑空间里面完全地呈现出来,外面的屋架是什么样,里面就是什么样。

 

筱原在日本建筑界中的地位非常奇特,他在东京工业大学教书时,日本主流建筑存在两个派别:东京工业大学的筱原派别和丹下健三的派别。丹下健三是当时日本的主流,而筱原是非主流。日本主流媒体都力挺丹下健三、矶崎新的派别。

 

当时的主流派别几乎控制了日本的建筑媒体,筱原只能在《建筑技术》之类的杂志出现。筱原和矶崎新还是一对冤家,经常“打架”。据说只要矶崎新担任评委,筱原一男一定落选。他俩经常论战。但是在筱原去世的时候,矶崎新却写了篇文章文章纪念筱原,说自己从此失去了一个参照点,“没有对手了,我不知道房子该怎么做了。”

 

我把上述事情理解为一个现代性的两面,丹下健三做宏伟结构的时候,筱原在研究日本传统,研究桂离宫、日本民居等。当时日本的主流是不推荐这种做法的。但是多少年过去之后,而今筱原学派所做的努力却一下子展现出来了。伊东丰雄、妹岛和世,都属于筱原学派。所以妹岛在做威尼斯双年展总策展人时,给筱原一男颁发了终身成就奖——以前从来没有给去世的建筑师颁发这个奖项的——也一定是因为她要感谢筱原在她的创作中所产生的影响。而伊东丰雄虽然是菊竹清训的学生,在菊竹的事务所工作(菊竹清训是丹下健三那一派),但是最终却受到了筱原一男的影响,当时整天和筱原的学生坂本一成混在一起讨论建筑。

 

第二样式:白之家

 

筱原的白之家,这是他从第一样式向第二样式过渡时期的作品。他的第二样式走向相对属于方盒子的抽象主义时期。这个房子从外面看是传统的日本房子,但是室内用一个吊顶把屋顶坡度封掉了,就留了一根中心的柱子,在日本叫做中心大黑柱。他们的房子都是正方形的,柱子在正中间。但是通过平面上的操作,让你在室内觉得柱子不是在中间的。但这个柱子其实是在几何正中心,但他通过一堵墙,把柱子的中心感去除了。通过吊顶把屋顶遮盖了,所以在屋内完全是一个抽象的白盒子。这个房子取名白之家,抽象的室内空间与传统民居房子之间出现一个反差。

 

白之家
大黑柱

筱原在设计这个房子的时候,他就知道要被拆掉,因为刚好在规划的道路上。果然白之家大概建成20年后就被拆掉了,但是业主特别喜欢,所以就在新的地块上原样复建了。房子是全新的。藤本壮介专门为这所房子写了一篇文章,说他在这所房子参观时发现房子里所有东西都是新的,但是他之前看到的却都是老的照片,就觉得哪里不对劲。这时候,女主人出现了,女主人走到柱子边上时不经意地就轻轻地靠在了柱子上,他一下子觉得这个房子跟女主人是合为一体的。女主人那种细微的动作,让人觉得这是存在了几十年的老房子,而不是新房子。

 

第三样式:谷川之家

 

这是筱原从第二样式向第三样式转化的作品——谷川之家。这是给一个诗人设计的夏天居住的房子,坐落在斜坡上,筱原让斜坡贯穿了整个房子,而且让整个起居室的地面裸露,原来用什么土就是什么土。在日本传统建筑里面,有一个土间,在做饭的那一块,地面就是泥地。在这个房子里全部用了裸露的土面,诗人还是比较能够接受这种与自然共存的理念。

 

谷川之家

这所房子中,通过白色的吊顶把屋顶的构造去除了,只剩下这样的结构片段(下图)。这样一个结构的片段在空间当中已经不是结构了,筱原通过这种方式把结构的意义悬置了,变成了一个架构。架构跟场地的意义是相关的,这样的覆盖、斜坡与屋架共同形成了空间的意义。这就是他们讲的架构作为一个概念的意义。让结构不仅仅是技术的要素,而是通过与场所发生关系,成为文化的要素。

 

 

 

筱原一男最好的作品:上原之家

 

上原之家是筱原一男给一对夫妇设计的。其实最初设计的房子只有下面这些,但是后来夫妇的孩子要出生了,要为小孩做儿童房,就做了一个轻钢的屋顶架在上面。这个房子已经40年了,到今天它的影响仍然非常大。

 

我最早是跟王骏阳老师一起去的上原之家。看完之后他出来一直说:“巨匠啊”。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就没看明白。

 

这是我2014年二月份去时新拍摄的照片。照片的树上有两个半个的真的苹果,就直接插在树枝上,过一会小鸟来吃一口,觉得特别棒。开始我还以为是假的,去看了才发现是真的苹果,保护得这么好,他们每天都会换。

 

 

这是这次去拍的照片,明显地看出一个结构体在一个空间当中所占据的分量。空间当中被结构充满,筱原一男把这叫做“身体与结构的紧张感”。

 

 

筱原做这个房子时跟业主交流过,当时筱原挺担心的,这样的结构业主是否适应。最后业主特别欣赏这个房子。房子建成到今天,1975年到现在,经常有人去参观,业主有个本子,记录了很多知名建筑师到访的签名。

 

这是在东南大学拍的筱原一男的模型,1:50。

 

 

尽管房子用的都是混凝土,但是结构上用的混凝土和填充用的混凝土,在质感上筱原还是明确地区分出来了。上原之家是筱原一男第三种风格的代表作,也是日本公认的筱原最好的作品。筱原在做好设计之后,自己看着模型嘴里嘟囔出了个词“雨林”。那时候他正准备到非洲旅行,这也是他为什么冒出“雨林”这一词的原因。一个偶然产生的词汇,并不是跟词的形式上有什么关系,更多的是他感觉到这个房子在设计的过程中所存在的一种狂野的感觉。

 

 

“当我从1:50的轻木模型朝室内看过去的时候,我记得我说了一个词,‘雨林’。那时,我所设计的上原通的房子设计即将完成,还没开始施工,我正准备动身前往西非的几个城市。也许,那就是为何我冒出了‘雨林’一词的原因。然而,念出这么一个偶然闪现的词汇并不是说这个词在形式上跟设计有什么关系,更多的,是因为我在这一建筑的设计过程中所感到的‘狂野’。”

 

这段话是他非洲旅行之后写的一段话,他旅行之后,印证了他的建筑架构所产生的狂野与野蛮。这段话里面包含筱原对于人类学的理解,筱原在非洲回来之后也开始真正理解了什么是人类学。

 


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联系新媒体中心: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建筑5分钟
柳亦春
筱原一男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建筑师访谈
有方讲座
建筑5分钟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