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经典再读03 | 巴塞罗那世博会德国馆:重建的里程碑

经典再读03 | 巴塞罗那世博会德国馆:重建的里程碑
编辑:李菁琳;校对:胡康榆 | 2018.10.29 10:44
德国馆

作为现代建筑史上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德国国家馆的选址最初并不在西班牙民俗村坡下的角落里,而是与法国馆共用场地。密斯于1928年6月7日与9月19日先后两次到访巴塞罗那才选定了如今所在的位置。从新场地的确定到场馆建成开幕,密斯和他的团队只有短短9个月,而根据密斯档案馆的记录,德国国家馆的实际建造时间更是只有短短3个月。时间和经费的限制使得德国馆的设计、选材、施工、收尾等工作都异常紧张、意外频出,开幕时仍处于一种“未完成”的状态,记录性资料的不完整更是能被理解。即便如此,该作品在现代建筑史中的里程碑意义依然无法撼动。

 

德国馆总平面
德国馆模型 图源网络

在功能上,德国馆被设定为一个展览空间,但事实上,放置在其内部的艺术品,除了一座雕塑和几件密斯设计的家具之外就别无他物,这样才使得建筑本身从内部连续开敞的空间中凸显出来。

 

德国馆平面 图源:Mies Van Rer Rohe The Built Work

展馆的平面非常简单,东西向轮廓近似矩形。展馆基座尺寸大小为基座尺寸大小为56.62米×18.48米,面积约为1000平方米。它由天然石灰石贴面,并中并置了一个主展馆、一个辅助用房和一大一小两个水池。小水池中竖立着由格奥尔格·科尔贝(Georg Kolbe)创作的雕塑作品。

 

重建后的德国馆 图源网络

在主展馆中,建筑师使用了8根镀铬十字形截面的钢柱,并由他们支撑起整片轻薄的屋面,使得主体覆盖部分的结构和围护能完全分开,起隔断作用的墙体自由穿插于十字形的钢柱支撑起的矩形屋面下。隔断分别采用阿尔卑斯绿色大理石、提诺斯绿色大理石和产自非洲的金色缟玛瑙干挂,这些石材的尺寸规定了整个空间的高度限制。灰色、绿色、白色和半透明等多种类型玻璃的使用,充分体现出密斯对玻璃的兴趣与心得,也最终塑造出一个完全流动的开放空间。

 

重建后的德国馆室内 图源:Mies Van Rer Rohe The Built Work

作为推动欧洲“新建筑”(New Architecture)风潮最有代表性的建筑之一,德国馆以其先锋、前卫的设计,使得那一届巴塞罗那世博会的其他累赘繁杂的建筑黯然失色。

 

1929年5月26日,可谓是密斯人生中辉煌的一天。这天,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十三世及王后尤金妮亚,来到刚刚竣工的巴塞罗那世博会德国馆现场,在用黄金做的书页上署下姓名。戴着高帽出现在现场的密斯,自然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即便在媒体上曝光报道并不算多,德国馆依然以“少即是多”(Less is more)的理念震惊了当时的国际建筑界。

 

重建后的德国馆室内 图源网络

然而德国馆仅仅是一座临时性场馆,以至于在世博会结束之时,它的去留一度成为当时的问题。在博览会的后半阶段,德国政府对其进行了拍卖,然而直到最后,买家并没有出现;与此同时,世博会组委会并不愿意出资购买这座建筑。无奈之下,1930年,在距离建造完成不到一年的时间后,德国政府只能将它拆卸并运回德国。

 

1936年,西班牙开始了内战以及漫长的战后封闭式佛朗哥独裁时期;同时,第二次世界大战使得欧洲大陆一直处于炮火连天的状态。1938年,密斯离开欧洲移居美国。

 

“二战”平息之后,身处和平年代的西班牙人终于想起了那座在二十年前让巴塞罗那变成国际焦点的德国馆。

 

1981年,一直在为争取德国馆重建而努力的西班牙建筑师奥里奥尔·博伊加斯(Oriol Bohigas)担任了巴塞罗那住宅和都市主义部主任,他完成了针对项目中技术、文献以及经济方面的不同研究之后,再次提出的复建计划终于获得了市政会支持,此时的重建计划才真正从理论走向了实践。1983年10月10日,重建的德国馆开始奠基,历时将近三年。1986年,复建完成的德国馆再次出现在了世人眼前。在重建的过程中,建筑界的不同力量促进了复建的最终完成,比如保留了大量关于密斯资料的包豪斯档案馆,以及存有密斯二战之后许多资料的美国MoMA现代博物馆,都为重建提供了宝贵的参考资料。

 

重建后的德国馆室内 © Cemal Emden

由于原德国馆仅为一座临时建筑,采取的也是“临时建筑”的搭建方式:为了平台结构的牢固和使平台外露的两侧不超出20厘米,密斯将平台结构倚靠在8根十字型柱子之上。然而,这样的方案放在重建这样的永久性项目里是不可行的,因为在复建方案中平台的开放空间里,如果没有钢筋加固,平台的中央部分会逐渐变得倾斜。在复建时,新方案采用了少量的钢筋混凝土,因为钢筋混凝土自带的双层网状结构,使得平台以及竖墙面的形态和尺寸不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发生变化,而旧方案中金属架构之上的露天石膏顶缺乏隔热的问题,也能通过钢筋混凝土的替代来解决。此外,当时密斯并没有将排水沟纳入到设计范围内,复建时,团队将馆内所有石灰华过道的表面都设计成有缝隙的流动形式,通过缝隙将水汇集到较低的位置,配合斜坡和地下排水系统,将过道和两边平台多余的积水排除。

 

这个在1929年建造的临时建筑,如今已成为现代建筑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纪念碑;1980年代以它的复建为契机而成立的基金会,及随后延伸出来的欧洲当代建筑密斯奖,又影响了欧洲近几十年的建筑话语。

 

重建后的德国馆黑白摄影 © Cemal Emden

参考资料:

[1].密斯·凡·德·罗基金会及密斯·凡·德·罗奖研究,杨熹;

[2].西班牙世博会之“双城记”——巴塞罗那与塞维利亚的城市嬗变,肇文兵;

[3].黄金时代——西班牙当代建筑全景,宋玮;

[4].先锋与折中:西班牙现当代建筑,有方旅行手册,宋玮;

[5].图绘欧洲2015密斯·凡·德·罗奖解读,李翔宁;

[5].Mies van Der Rohe——A Critical Biography, Franz Schulze;

[6].The Reconstruction of the Barcelona Pavilion;

 


本文编排版权归有方空间所有。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或来源机构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电话:0755-86148369;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密斯·凡·德·罗
巴塞罗那世博会德国馆
德国馆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