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吴林寿:我喜欢处在一个危险的状态做项目 | 建筑师在做什么134
编辑:胡康榆;校对:吴智鑫(实习生) | 2018.10.08 10:00

这是有方“建筑师在做什么”第134个采访。

 

吴林寿 / WAU建筑事务所主创建筑师

 

 

1/ “哇噢”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不太正经

 

我们事务所的名字叫WAU,创办的时候其实有些野心想建筑规划都涉足:W是我姓氏的首字母,A是Architecture,U是Urbanism。但是去工商局注册的时候,被告知字母注册不了,要全中文。因为没有想过给自己定性,要成为什么类型的建筑师,或要做什么类型的项目,干脆就注册成“哇噢建筑事务所”,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有些不太正经。

 

我不想传达明确的口号,这样反而可以更开放一点。我们的作品并非一定要形成某种风格,或一定要做某类型建筑以迎合某种风格取向。如果非要赋点什么必要的东西,可能价值观是不变的:对于场地的尊重,对材料、对使用者、还有对体验形式的关注多一些。我希望如果甲方找我们合作,是因为觉得我们事务所比较有意思,哪怕相关项目做的不多或没有做过,但有可能会做出好玩的东西。解读的事情还是留给评论或者其他人吧。

 

WAU建筑事务所工作环境

曾经有人来应聘,问我事务所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我当时就愣住了。我不确定我们未来会发展成什么样,当然后来她也没有来。对于事务所的未来,我们也没有很强烈的规划,也许有一天设计表达上会突然不一样,但是规模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管理方式可能也会像现在这样松松散散。未来我们也许会有一些设计上的突变,但这需要建立在大量建造、不断反馈或者修正基础上。

 

 

2/ 前后5年的青春都在这个项目上

 

在创业起步阶段我们没有实际委托任务,主要参加一些公开的国际竞赛:用通俗易懂的概念加上漂亮的效果图,在上百份参赛方案中给评委留下深刻印象。但现在我们更注重解决业主的实际诉求,注重建造逻辑、场地文脉等因素。山西兴县120师学校这个项目就是在当初狂热的国际投标过后,静下心下来做的一个项目。

 

接手这个项目后,我们关注的重点在于实际建造过程中当地的施工条件、甲方的具体诉求等,要处理非常综合的事情。项目初期甲方也给了设计者很长的设计时间,估计三个月的方案时间。一开始做的东西有些不成章法,尝试了一些地景、穿插体块等手法,感觉都不是想要的,又全部推倒重来。突然在某一天晚上一口气把草模给做出来,一直在脑海里的很含糊的感觉变得清了,这种感觉可能是我在现场考察时黄土高原的扑面而来的震撼。

 

山西兴县120师学校

项目布局比较传统,一排排教学楼通过变形,通过退台让建筑与山体呼应,感觉很舒畅。我自己最喜欢的是入口广场的片墙围合空间,保留几棵树在一个下沉庭院里,让人感觉挺舒服的。

 

目前这是我们事务所唯一一个建成项目,前后5年的青春都在这项目上了。项目虽然说不太复杂,施工图绘制的过程会与其他工种有很多交流,比如怎么把管网隐藏好,如何把反梁与台阶结合等等。除了建筑设计之外,我估计花了与设计一样多的时间在和结构机电、业主及施工方的沟通上。建筑师领会到了身段优柔,略通十八般武艺的重要性。

 

山西兴县120师学校

 

 

3/ 我喜欢处在一个危险的状态做项目

 

最近我们在配合完成深圳一个小学的施工图绘制,一个社区文体中心的方案设计,另外还有四个文化教育项目处在施工状态,不出意外年内都会建成。我们项目的不确定因素有点大,时间跨度较长,几个在建或待建的项目都是三到五年前设计的,有待建成后的反馈验证及近一步修正,也期待未来几年会有新的感悟。

 

我们在杭州有个即将建成的项目,中国轻纺城接待中心。建筑的每个部分用三个有弧度的半拱相互搭接,再盖一块板,我们在场地划了18米乘18米的网格,让每个拱有相同半径的弧度。设计采用装配式,定制拱的弧度,实现在现场简单的搭建。

 

中国轻纺城接待中心

在接待中心项目旁边,有我们设计的一个走T台秀的场馆。我们想秀场平时如果没人用的话,城市空间可能会变得比较消极,就会变成“蚊子馆”——只有蚊子在里面活动的场馆。所以我们围着T台做了一圈漂浮起来的“日常空间”,以便城市界面变得友好。

 

这两个项目都有赖于结构师的精细化计算。

 

秀场模型及施工现场

我喜欢处在一个危险的状态做项目,每次都希望能有些不一样的尝试,不愿意在已知安全的、有迹可寻的样式里重复。每次方案开始之时,我们会抛开场地及功能等因素,做一些空间原型的概念模型,以呈现某种空间特质。因为我们希望项目在建成之后,在没有设计师自我解读的情况下还能给人们留下一些能解读、会意的线索。可能因为天份或经验欠缺,我对概念模型与场地、功能及使用诉求匹配度上缺少点预判,我们的项目有时候能较好呈现概念模型的特质,有时候则会走入“死胡同”,只能从头来过,甚至没有机会从头再来。

 

 

对话建筑师:

 

有方:在未建成的设计里,哪一个让您觉得最可惜?

 

吴林寿:吴川工业园办公楼。我和业主是老乡,童年都有一些相似的农村生活经历。设计最初想法是做一片片墙,像打开的画卷一样,再通过抽取、添加体块手法,形成一些天井、院落、退台等空间体验。可能唤起业主的淡淡的乡愁,在其大部分同僚反对的情况下独自坚持采纳我们的设计。方案报批是以向政府汇报形式进行的,政府主管在我的激昂汇报下顺利通过,会后政府审批部门希望我们选个正立面给他们归档,但我们的设计终归没有一个传统意义的立面形象,更多是空间体验组合,最后支吾应付过去。

 

最后项目因为甲方遇经济危机,用地被政府回收而告终。

 

吴川工业园办公楼

有方:过去的项目中都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

 

吴林寿:我们的项目会出很多幺蛾子。有个私人住宅的项目,当业主去申请三线图时候,发现用地属性被改成了林业用地,不能建了。后来业主再开始行政起诉,最近听说又可以开始设计了;山西一个高中的图艺楼,因为环保原因国家大力支持天然气,煤价下跌而导致政府财政收入锐减,14年施工图纸搁置到去年。去年去产能过剩政策导致煤价回升,我们根据新规范重新修改图纸后在今年年初顺利开工;另外一个山东某企业的博物馆,16年方案顺利通过后,因为环保政策一刀切导致企业收益锐减而停滞,业主“乐观”估计明年我们可以开展施工图设计。项目各种不确定因素成为常态后,保持热情乐观态度投入设计是个考验。

 

另外,我们的设计有时候会超出甲方的预期或者接受度,包括山西兴县120师学校远超出了甲方初期心目中学校的样子,甲方诉求与设计师想法找到平衡点是推动项目的关键。

 

 

有方:如果在一种理想(不考虑现实)的状态下,您最想设计一座什么样的建筑?

 

吴林寿:类似游戏“纪念碑谷”场景下的任何类型建筑。当地心引力失效,多方向的重力系统会让空间变得有无限可能性,更接近梦境状态的空间体验应该特别好玩。

 

 

有方:对您影响最大的人是谁?他(她)在建筑上对您有哪些影响?

 

吴林寿:Odile Decq,我在其事务所工作3年。她在建筑手法或思想上对我影响不大,但其事务所的工作模式及十来人的团队配合方式让我受益不少,我们现在还保持类似的规模,类似于学校studio的扁平工作模式,类似的传统设计方式。

 

 

有方:最近读的有趣的书是什么?

 

吴林寿:北岛的《午夜之门》。一般情况下我老是会忘记书里的人物名字及情节,这本书勾起我很多已经被淡忘的生活场景。

 

 

有方:如果不做建筑师,您的理想职业是什么?谈谈自己对这个理想职业的设想。

 

吴林寿:导演。我研究生阶段选修过电影课程,也曾做了一小段动画来解读法国社会学家Francois Ascher的“超文本社会”议题。面对社会问题及哲学问题的思考回应,导演参与的广度及深度相对建筑师更大,手法题材也更自由。

 

吴林寿制作的动画短片

 

有方:当前面临的最大的困惑是什么?打算如何解决它?

 

吴林寿:留给设计的时间不多了。因为工作模式的原因,前期方案需要花费较多的时间,所以会给人留下“法式慵懒”的感觉。至于如何解决,我想只能积累更多的建成项目,希望掌握更多话语权来争取更长的设计时间,同时积累更多经验来缩短试错的周期。

 

有方:最近的一次旅行去了哪里?旅行对您的设计有何意义?

 

吴林寿:去年跟有方去了趟南美,这次刚刚结束里斯本,波尔图及巴塞罗那的旅游。旅游是最好的休息,不过调整时差是个痛苦的事情。

 

有方:您认为什么会改变未来的建筑?又如何看待建筑学的未来?

 

吴林寿:建筑学是古老的行业,内因亘古不变,基本都是外因推动它的发展:生活方式的改变可以拓展建筑类型学的版图;技术及生产模式变革可以让建筑学迭代发展。

 

有方:最近哪个社会议题最让您关注?

 

吴林寿:绝大部分的社会议题给我带来很多负面情绪影响,现在更关注地球之外的事情了,例如Sgr A*极端引力场、相对论验证、幽灵粒子等科普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吴林寿 WAU 建筑师在做什么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