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田间的停留:华腾猪舍田中央图书馆 / 以靠建筑

田间的停留:华腾猪舍田中央图书馆 / 以靠建筑
作者:李以靠 | 编辑:原源 | 2018.07.23 10:36
图书馆在基地中央 摄影:章勇

设计单位 上海以靠建筑设计事务所

项目地点 浙江桐乡,中国

建筑面积 300平方米

竣工时间 2018年3月

撰文 李以靠


 

建筑是设计的综合表达,是系统性的工作,而不仅是造型艺术。为表达“设计不是造型艺术”这个想法,在以靠建筑最近的几个项目中,在造型上我尽量做得低调,把精力放在发掘空间和人的体验上来——华腾田中央图书馆就是这样的一次尝试。

 

日景 摄影:章勇

设计之初,业主方华腾沈总告诉我他收集有很多枕木,我一听就非常兴奋:枕木乌乌的,暗暗的,低调而有历史感,与那些精致的建筑材料非常不同。对于建筑材料,我特别害怕过于化工质感的“精致”,就像甜品店里摆设着的甜品,在灯光的衬托下,一看就想吃;但如果一顿饭把陈列的每种甜品都吃一遍,那将是令人难以下咽的。

 

现在很多建筑都被使劲做成甜品的样子,照片拍出来精致到毫无表情,这是现今的时尚和潮流。但我试着走到这种时尚潮流的对立面,把我的建筑做得“难看”一点,像“烤地瓜”,外面干瘪、粗糙、黑乎乎的,无法一看就讨人喜爱,但是一旦拨开,必带着惊喜。

 

烤地瓜 网络图片 
图书馆局部 摄影:章勇

图书馆的面积要控制在200平米,业主提供的枕木的规格是160x220x2400毫米。2400毫米宽度的空间不可用,必须用若干根枕木相互搭接,形成一个足够宽的空间。在此规格枕木的基础上,我们设计了第一稿方案,这个方案的剖面是用五根枕木搭出一个折型的拱状空间。

 

初步方案模型 模型制作:梁尧,摄影:李元涛
空间与结构分解图 绘制:李兆晗

空间宽度是6米,高度是5.7米,我认为这样的空间是好的,但却遇到了一些困难:这样的构造方式更适合做个亭子,而非可闭合的建筑;同时,这种做法下枕木的用量特别大,造价过高,于是在空间状态和尺寸不变的情况下,我们改进了结构形式。

 

图书馆室内 摄影:章勇

从上图可以看出,结构已经变成了正常的框架结构,而非早期的密肋结构。解决了结构问题之后,又需要回到建筑与空间的关系。

 

图书馆的外形不是我关注的,而看书的体验则变得非常重要。我试图探索在这乡间田野的氛围中,空间的本质是什么?在没有了“型”的技法之后,建筑要使人们体验到的意境与空间、环境的内在关系是什么?中国建筑的意蕴是否更多地在于意境,而非技法与造型?

 

晨曦中的图书馆 摄影:章勇

我的思考是基于最近几年看到的太多形式主义的图书馆,如安藤设计的司马辽太郎纪念馆的书架,MVRDV设计的天津滨海图书馆,还有很多类似的他例;除了令人眼花缭乱的炫酷和高不可及的书架之外,它们给阅读的人带来什么好处?我想,可能也就是好奇游走一圈,体验一下新鲜刺激,以后再也不会来看书了。因为那些空间给人带来了压迫感,让书成了摆设,人也无法静下来看书——“过份修饰的舞台,终将使演员黯然失色”。

 

司马辽太郎纪念馆 网络图片
天津滨海图书馆 网络图片

于是回到我的问题,在什么样的空间里看书最舒服?带着这个疑问,我一直在努力深挖自己内心深处到底想要什么。记得我还在自己出生的村小学读书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坐在教室的窗户边,可以转头看看窗外的田野,发个呆,那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田野上,春天时遍地是绿油油的稻田,燕子在田野间追逐,偶尔在我眼前掠过;夏天里稻花盛开,成群的蝴蝶在稻花上方飞舞,偶尔会贴着窗户的玻璃拍打翅膀;秋天的田野,满眼是金黄的稻谷,田中偶有农民在收割稻谷;而冬天虽有些荒凉,但是一堆堆的晒干稻草是我想象中自在的乌托邦。

 

小时候教室窗外的美好记忆,就是这个图书馆设计的原型。那时候是开小差,缓过神来就是一阵惊,怕被老师批评;而现在,坐在图书馆里的人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望着田野,安安静静地看一会书,看累了,就发会呆,多久都行,实在困乏还可以躺在懒人沙发上睡一会。

 

图书馆的窗景 摄影:章勇
这是图书馆建成后,三位来自舟山的老师。领队一直在催她们走,她们说希望能再坐一个下午,安安静静地看书。
荞麦花中的图书馆 摄影:章勇

既然与形式主义的图书馆设计划出界限,就把对读书人的关怀做到底,严格控制书架的高度,让读者能轻松拿到想要看的书。既然要把建筑做出“烤地瓜”的感觉,那一定要烤到位,外皮是焦的,皮内的肉一定要保持新嫩。图书馆的室内木头用的是东北红雪松原木,没有刷任何的保护漆,让红雪松的香味自然地散发出来,让读书的人不仅有书看,还有木香闻。

 

图书馆建造接近尾声的时候,施工工人告诉我,他们午休躺在开启了地暖的木地板上,可舒服了,是种享受。我还没有享受过自己设计的图书馆的地暖,但是红雪松的香味我是闻过了,实在是令人放松、愉悦的香味,只有来到图书馆才能闻到,照片和图纸都无法表达。

 

图书馆室内 摄影:章勇 
红雪松吊顶 摄影:章勇

图书馆建成后,正如我设计之初所预想的,它安安静静地躺卧在田中央,成“一”字形,长约40米。从远处看,图书馆像谷仓,暗暗的木板表面像是经过多年风吹雨打之后留下的岁月烙印,看上去沉稳,谦逊,不与周遭抢空间,不与环境争颜值。这种不争不抢的状态反倒让周边的一切都成了图书馆的一部分,它不再局限于200平米的室内空间,从窗户望出、视线所及之处,都是图书馆的一部分。

 

图书馆航拍 摄影:章勇
图书馆航拍 摄影:章勇

 

“一”字排开的图书馆与乡间道路十字交汇,交汇的空间既是图书馆的门厅,也是田间供人休憩乘凉的驿站。此外,我希望图书馆不仅仅为游客服务,也能为庄园田间劳作的工人服务,大家都能自由地来到这里,坐一坐,歇一歇,喝口水。

 

图书馆与乡间路 摄影:章勇
图书馆下的乡间驿站 摄影:章勇
劳作的间歇 摄影:李以靠

没有旁征博引,没有经典建筑的原型,这座图书馆是我对生活态度的反映,是我儿时美好记忆的再现。设计之初的想法大多已经实现,但总还是有些遗憾,其中一个就是最终,枕木没有作为图书馆的结构呈现。在实施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枕木内有很大的铁钉,还浸泡过沥青,切割的过程刀片损耗量大,同时割据产生的热量会熔化沥青,进而沥青会粘住刀片。这些预想之外的问题导致工程造价急剧增加,施工也将变得缓慢,于是我果断放弃了枕木,改用正常的木结构。

 

另外一个遗憾就是增加室内的结构拉索。因为施工方结构计算没有到位,结构框架建成后拱对两边柱子产生侧推力,时间久了会造成结构变形,于是不得已加了拉索,幸好对室内空间没有造成破坏。对我个人来说,金属构件的比例增加后,室内反倒更丰富了。我们习惯在错误中吸取教训,这个失误便给了我一个设计灵感。 

拱演化成斜柱 ©以靠建筑
夜景 摄影:章勇
华腾图书馆总平面图 ©以靠建筑
华腾图书馆首层平面 ©以靠建筑

 

立面图 ©以靠建筑

剖面 ©以靠建筑
剖透视 ©以靠建筑
轴测剖切 ©以靠建筑
截面图 ©以靠建筑

感谢华腾团队对我们设计工作的支持,感谢港龙木屋的支持和付出,感谢以靠建筑华腾图书馆项目的设计团队:徐文力、李兆晗、张家齐。

 

完整项目信息
作品名称:田中央图书馆
建筑公司:上海以靠建筑设计事务所 Leeko Studio
设计时间:2017年8月
竣工时间:2018年3月
建筑面积:300平方米
地点:浙江桐乡,中国
摄影师:章勇
设计团队:以靠建筑(李以靠、徐文力、李兆晗、张家启、梁尧)
客户:华腾牧业

 


版权声明:本文由以靠建筑授权有方发布,禁止以有方编辑后版本转载。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以靠建筑
项目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