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James Corner:什么是真正的景观都市主义?| 有方专访

James Corner:什么是真正的景观都市主义?| 有方专访
原源 | 2018.04.13 12:00

4月11日,国际知名景观设计师、城市设计师、理论家James Corner于深圳带来“景观都市主义实践”讲座,并于讲座前接受有方专访。专访中,围绕景观建筑学科、景观都市主义理论及其中国转译的八个问题,Corner给出了自己的体察;讲座围绕“应对城市化的大尺度策略”“设计的原真性”“景观设计的人文及社会价值”三条理路,回顾了其事务所在世界范围内的实践。

3 副本
James Corner

Corner致力于发展景观设计和景观都市主义的创新理论及设计方法,其团队James Corner Field Operations(JCFO)主要作品包括纽约高线公园、西雅图中心海岸改造等,近十年来于中国展开上海桃浦中央绿地、深圳前海规划等实践,并参与了雄安新区规划。专访中,Corner回答了有方围绕景观设计、景观都市主义理论及其中国转译的8个问题。对于所指日益模糊的“景观都市主义”体系,Corner坦言人们目前可能存在误解;对于自己参与奠基的这一理论他这样概述:“对我来说,‘景观都市主义’即是将景观和城市视为整体。而我们正进行的将地景与城市景观融为一体的深圳前海规划,正体现着我的理论核心。

 

对理论的阐述中Corner始终面带微笑,语速和缓地指明他所理解的景观空间,及审慎设计可创造的社会价值。Corner对其事务所的未来规划体现出他对景观学科更为全面的理解:“我希望团队更为多元,能直接和工程、建筑、基建、经济等学科同时对话,这将加强景观设计在项目中的领导、控制能力——我们需要让景观设计变得愈发全面、更具‘野心’。

 

1
James Corner有方专访

在专访后的讲座中,Corner围绕“应对城市化的大尺度策略”“设计的原真性”“景观设计的人文及社会价值”三条理路,回顾了事务所在世界范围内完成的尺度各异的众多项目,以JCFO雄安新区规划方案、芝加哥海军码头、西雅图中央海堤项目等设计为例,更完整地阐释了景观设计在城市发展规划中可能的助益。 

 

讲座伊始Corner展示了一幅地球全景,并回溯了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围绕“广亩城市”的实践。我们面临的人口膨胀、资源紧缺及不均衡的城市化进程带来的环境、社会问题,是Corner思考的背景。

 

被反复提及的关键词包括个体的诗意经验,城市的有机生长,景观设计对社群的激活、对城市功能的整合等。之于Corner,人与他者在空间中的共处,是必须被妥善处理的社会、文化议题。他希望高质量的公共空间和人性的规划方式,能保有人们日常诗意的生活体验,“这是我喜欢设计的原因”。

 

JC2
讲座现场  摄影:贾佳

 

人们可能误解了“景观都市主义”

有方  你会如何向不了解景观建筑师这一职业的人,说明此专业角色和你的工作?

 

Corner  景观建筑师既在设计“被留白的空间”(space in between),也面对着天空下更广阔的整片土地。我们的设计对象是楼房之间的空隙,也面向更大的环境。在景观设计中,经济和自然都是重要元素,但更需要重视的是环境中人们的生活。景观设计的对象是民主的、与每个个体息息相关的场所,场所的媒介属性是我们的关注重点。景观建筑师的工作并不像人们通常设想的那样,仅与自然有关;我们关注所有人居住的空间。

 

有方  景观都市主义如何适应中国的城市环境?当这个概念被越来越多地提及,有些评论认为,要警惕它沦为了一个口号而不再是实质策略,你是否有这样的担心?

 

Corner  我认为人们可能误解了“景观都市主义”,它在目前语境中的含义不够清晰。对我来说,“景观都市主义”即是将景观和城市视为整体。

 

我们的前海水城规划,在某种程度上,即是将地景(landscape)与城市景观(cityscape)融为一体。这就是我提出的“景观都市主义”的实质。城市中的景观,并非边缘化、随时可被替代的“次要空间”;相反,它们具有最为根本的价值。当你开始从这一视角看待城市,便获得了囊括全局的整体性——这是我“景观都市主义”理论的实质核心,也是前海规划的期许。

 

前海1

QIANHAI WATER CITY 3
前海水城规划

 

景观设计在中国

有方  在中国进行设计实践的感受?与本土设计师和甲方的合作如何?

 

Corner  在中国,事情发展得极快,并且参与的人很多。因此你需要有足够清晰的思考、较强势的声音以及大胆的想法,尤其是在核心观念的表达上,否则很多人可能会感到迷惑。

 

另外,我们需要认识到快速地建设起大规模的项目,到底意味着什么。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其中需要完成很多配合。过快的建造速度可能造成错误,会带来许多问题,比如对设计初衷的改变,对建造品质的妥协等。所以我们的工作之一,是让业主充分意识到高质量建造的重要性,因为“捷径”往往可能导致其他问题,比如持久性的欠缺。建造作品是否会“生长”、留存下来?这是更为重要的问题。

 

有方  在中国,你的团队参与了比如深圳深业上城、前海水城、上海桃浦中央绿地等公共项目,也参与了众多商业综合开发,可否介绍一下让你印象最深的中国项目?

 

Corner  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在中国实践着许多项目,其中极为重要的一个是目前正进行的深圳前海规划。我们称之为“水城”(water city)。这一规划将水域、自然、植被视为最重要的城市架构元素,它们提供了此片区未来发展的基础。前海规划目前仍在进行中,我们还在完善其中的部分细节。另一个重要项目是目前接近完工的上海桃浦公园。那是一个尺度很大、非常重要的项目,它将重新定义上海。

 

桃浦中央绿地
桃浦中央绿地

深业上城eastt bridge arial

深业上城west bridge arial
深业上城景观

有方  结合实践,你对中国的景观建筑学科和行业发展有怎样的观察和体会?

 

Corner  我认为目前中国景观建筑学科的业态很好,因为景观作为一个独立的设计领域得到了重视。景观设计是目前中国城市化进程考量中的重要一环,人们不仅重视建筑、工程、交通系统,也同样关注着景观,关注着城市中的“零余空间”(space in between)。这些“零余空间”可能是偏重自然属性的,如绿地公园;也可能是都市性的,如广场、马路,最重要的一点在于,所有这些城市空间的组成成分都不能够被忽视。在我的观察中,中国目前对城市各类构成要素——建筑物、基础设施、工程、开放公共空间——的关注是较为平衡的,我认为这是很好的一点。

 

 

营造有民主力量的公共空间

 

有方  此前刊登在CLADMAG的一篇采访中你曾提出一个有趣的观点:“当民主受到挑战的时候,精心规划的公园和广场有利于更多的宽容”,并以自己设计的克利夫兰的广场为例:特朗普宣布竞选总统时原本担心广场上的民众会产生混乱,但公共广场的设计营造的开放、尊重和秩序氛围影响了人们的行为。中国的哪个公共空间令你印象最为深刻?你认为公共空间的这种力量是普遍存在的吗?

 

Corner  我们正身处的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就是一个很好的场地。真的。它不是被分离地设计而来,依照某种“主题公园”的形式;相反地,这片园区保留了建筑的肌理,咖啡店、书店、办公区以及居住区体现着功能的丰富,并与场地中的植被绿荫融洽结合在一起。我认为这是一个保有着原真性的中国都市空间,其间具有颇为丰富的活力。而在快速的城市化建设中,这种原真和活力是极易被牺牲的。

 

公共空间一定是健康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保证了人们接近自然、公共景观的权利,但更为重要的是,公共空间让人们得以理解甚至“庆祝”多元性的存在,提醒着我们是在与众多“他者”共同生活。

 

公共空间提示着差异的实存,直面差异是一个重要过程。这就回到了我们在采访开始时谈到的问题:景观绝不仅是关于自然的,人和社会在其中有着同样重要的位置,景观设计也由之获得了政治性的维度和价值。

 

克利夫兰公共广场 3
克利夫兰广场

有方  对自己团队的未来有什么规划?

 

Corner  在未来,我希望JCFO的团队构成更多元,有更多学科思维的介入,而不是仅仅以景观为关注核心。希望团队能在一个完整的复杂语境中理解设计,因为当你能够和工程、建筑、规划、基建、经济等学科同时对话,这意味着面对设计时更强的控制能力。许多景观设计的项目,需要这种较强的领导、控制能力。我认为,让景观设计变得愈发全面、更具“野心”,是一个重要方向。

 

 

采访|陈杨

翻译撰稿|原源

视频剪辑 | 赵筱雅、陈嘉滢(实习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James Corner
人物
景观都市主义
视频
1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139****0030

1个月前

今天才发现这个网站,好棒啊,必须夸夸!James corner毫无疑问是年轻一代中很有影响力的景观建筑师了(没错,有成就有影响力的景观建筑师这个年龄是属于年轻的···),这样的景观设计理念应该被国内的学生了解并且学习,有助于提高行业水平。
热门标签
建筑师访谈
有方讲座
建筑5分钟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