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从机场出发!为什么一群“伦敦佬”统治了机场设计?

从机场出发!为什么一群“伦敦佬”统治了机场设计?
张远博 | 2016.01.28 18:57

 

本文译自architonic,原文题目:The Mile-High Club: how London''s high-tech architects came to dominate airport design,作者:Klaus Leuschel。

 

“每一件事情都能激发我的灵感,有时候我感觉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

引言:灵感无限比不了,善于观察尚可磨练。假期在即,静待出发。起飞、降落,机场成为旅途的第一站。在一众机场设计者的名单里,诺曼·福斯特、尼古拉斯·格雷姆肖、理查德·罗杰斯,这些伦敦高技派建筑师的名字永远位于前列。为什么一群“伦敦佬”统治了机场设计?瑞士自由作家 Klaus Leuschel 撰写本文解读了伦敦斯坦斯特德机场的设计思路以及这座后来成为当代机场原型的建筑所引发的设计潮流。

 

北京机场T3航站楼
伦敦斯坦斯特德机场

自从诺曼·福斯特设计了伦敦斯坦斯特德机场,改变了游戏规则,之后25年,伦敦的高技派建筑师一发不可收拾,伴随着航站楼作品遍布全球,他们也因为其革命性、令人渴望的设计而备受推崇。

 

普尔科沃机场 © Grimshaw Architects:尼古拉斯·格雷姆肖(Nicholas Grimshaw)设计的圣彼得堡的普尔科沃机场(Pulkovo Airport):当地温度在夏天最高达到35°,冬天则低至零下35°,玻璃和钢材派上了用场。
普尔科沃机场 © Grimshaw Architects:机场黄铜屋顶结构闪烁微光,令人叹为观止。那些折叠结构看起来让人想到表现主义建筑。

出版商DOM-Verlag最近在一本新书中把机场列为一种建造类型:“机场,作为枢纽和关键,是进入本地区域的入口,也是向世界展示的地方。它们可能被视作雄心勃勃的城市发展计划的首选之地。然而,很少有建造现实与设计要求完全一致,特别是在大型机场的附近。

说机场已经转变为被“品牌世界”占领的购物中心已是老生常谈,时间因此变得极为重要,然而,如果“时间就是金钱”是真的话,那么因此而来的“对谁而言”的问题答案就应该在任何场合下都是针对机场的管理者。他们尝试着通过酒吧、餐厅、商店、广告尽可能的保证流动。设置这些便利设施的主旨就是附加收入。因此,其他任何内容都只能从附加收入中支出。这令建筑变得难做,甚至比这些日子的车站更加难做(这些地方比之前更重视能够在旅客到达及停留区域挣更多的钱)。巨大的区别在于人们在车站搭乘火车比在机场搭乘飞机更加直接。

 

 

福斯特式“机场”作为一种建造类型的再创造:斯坦斯特德机场被视为机场建造的零点,它质疑了几乎所有之前机场设施的惯例。



1981年——机场建筑作为一种建造类型的零点

当英国1981年决定在希斯罗机场和盖特威克机场(Heathrow and Gatwick)之外建造第三处民用航空机场斯坦斯特德机场时(伦敦城市机场随后于1987年开放),将合约给了诺曼·福斯特。选择到一位具有丰富飞行驾驶经验的建筑师,算是撞了大运,这一决定引领了一段空中旅行的浪漫荣耀时期。

在斯坦斯特德,一切都突然不一样了。透明性是机场建造最为优先的要求。即使在到达厅,也要能够看见机场的全貌。但是这一点不仅归功于主要材料——玻璃营造的特殊气氛,还因为建筑师和工程师皮特·莱斯尽量让一切不可见,他们使用的技巧之所以获得成效,依赖于屋顶36×36米的格子,他们的顶部像金字塔一样,看起来好像漂浮在人们的头顶。无数的服务分配系统被这些屋顶元素所覆盖:间接采光、通风设备、水电、通信。这也许就是斯坦斯特德机场重新定义此类建筑的奥秘。

 

斯坦斯特德机场:净高15米的空间,室内功能空间没有悬挂任何广告,自然光从天花板射入。斯坦斯特德机场不啻于1981年机场建筑的一场玻璃革命。
斯坦斯特德机场 © Foster + Partners:机场的屋顶由36株“服务树”支撑,其中包括多样服务,例如通信、水电,通过被建筑覆盖。

 

 

更大,更快,更远

以被称为“零点”的1981年斯坦斯特德机场的建造为始,从那以后,几乎所有高技派建筑师的项目都被描述为诺曼·福斯特所制定规则的“歌德堡变奏曲”。如果忽略部分机场建筑的一致点(例如,项目尺度),福斯特、格雷姆肖、皮亚诺、罗杰斯设计的全部项目与斯坦斯特德机场之前的机场设计都形成了强烈反差,并且他们还将随着技术可能性的运用持续拓展建筑的全部可能。

不管怎么说,从2000年只有6个机场项目属于伦敦高技派建筑师事务所,到2015年16个项目,未来保证每年多于1个项目的增长量应该不成问题。令人吃惊的是,比较在欧洲的项目,高技派建筑师仅用一半的时间就在亚洲实现了如此复杂的项目。尽管距离BBC四套纪录片“不列颠人建造了现代世界”的采访过去多年,在数以千计工人正在工作的建筑工地上依旧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姆詹·姆基迪(Mouzhan Majidi)——他接替了福斯特的北京项目——脸上的吃惊。

 

 

开放逾30年,建立在人造岛屿上的大阪关西国际机场(伦佐·皮亚诺)依旧保持着它世界最长航站楼的记录。

成功青睐于福斯特、格雷姆肖、罗杰斯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建筑师与工程师的紧密合作关系从始至终。但是我们绝不能忘记它们中只有两家事务所在第五大洲有代理,也就是这几年的事。

如果在伦佐·皮亚诺设计关西机场(1994年通航)时,他已失去了欲望去实施如此巨大的项目,那么一定有办法避免把机场建造在海上的巨大麻烦。尽管如此,在那个时候,这还是一个关于进步的故事。但是,不超过20座机场获得过各种十佳建筑奖项,多年以来它们只是被认为是“机场建筑”的典范。



高技派建筑师设计机场项目一览

1981,Foster + Partners: 英国,伦敦斯坦斯特德机场( London Stansted Airport)(1991年完工);
1988,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 英国,希斯罗机场T5航站楼(Heathrow Terminal 5)(2008年完工);
1988,Renzo Piano Building Workshop: 日本,大阪关西国际机场(Kansai Inteational Airport(1994年完工);
1992,Foster + Partners: 中国,香港赤鱲角国际机场(Hong Kong Inteational Airport Chep Lak Kok)(1998年完工);
1993,Grimshaw + Partners: 英国,希斯罗机场(London Heathrow)(扩建中);
1997,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西班牙,马德里巴哈拉斯机场(Madrid-Barajas Airport)(2005年完工);
2002,Grimshaw + Partners: 瑞士,苏黎世机场公共中心(Landside Center Zurich)(2004年完工);
2003,Foster + Partners:中国,北京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Beijing Capital Inteational Airport)(2008年完工);
2005,Foster + Partners: 约旦,阿勒娅王后国际机场(Queen Alia Inteational Airport)(2012年完工);
2006,Foster + Partners: 美国,美国宇宙空港(Spaceport America)(2014年完工);
2007,Grimshaw + Partners: 俄罗斯,圣彼得堡普尔科沃机场(Pulkovo Airport St. Petersburg)(2014年完工);
2009,Grimshaw + Partners: 韩国,仁川国际机场(Incheon Inteational Airport)(2013年完工);
2009,Grimshaw + Partners:英国,第二代斯坦斯特德机场(London Stansted Airport, Generation 2);
2010,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中国,北京首都新国际机场(Beijing Capital Inteational Airport);
2011,Foster + Partners: 巴拿马, 托库门国际机场(Tocumen Aeropuerto Inteational)(建造中);
2011,Foster + Partners: 英国,Thames Hub 泰晤士中心
2011,Foster + Partners: 科威特,科威特国际机场(Kuwait inteational Airport)(建造中);
2013,Rogers, Stirk, Harbour + Partners: 法国,里昂机场T1航站楼(Lyon-Saint Exupéry Airport Terminal 1)(建造中);
2014,Grimshaw + Partners und Haptic Architects: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新国际机场(Istanbul New Inteational Airport)(建造中);
2014,Foster + Partners und FR-EE Architects: 墨西哥,墨西哥城国际机场(Mexico City Inteational Airport)。

 


 

版权声明:本文译自architonic,原文题目:The Mile-High Club: how London''s high-tech architects came to dominate airport design,作者:Klaus Leuschel。图片来自网络。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机场建筑
项目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