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讲座 | 董豫赣:石山一品

讲座 | 董豫赣:石山一品
有方编辑 | 2015.05.20 10:14

5月5日晚19:30-22:00董豫赣讲座《石山一品》在有方空间举行。现场座无虚席,对于董豫赣老师及其讲座内容,大家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董豫赣从“石山一品”的缘起讲起,分别就为什么中国人喜好“太湖石”、中国山水画写的什么意、居游意对于造园的影响等几个问题做出了独到的解答,向大家呈现出一副中国园林的丰富画面。

中国园林重在造山

先讲一下题的来历,取完了这个题,我觉得这个题我很喜欢。有时候就像写文章,我现在越来越喜欢八股式的。写完这个题以后,你开始思考这个题能干什么。原来根本没有想过要写山,其实最开始是因为自己写过一篇文章叫做《山居九式》,后来又写了《庭园六议》,当时比较冲动所以写了这么两篇,后面又写了《双园八对》(双园八比),发现八写了、九写了、六写了,那是否干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都写了,所以我最近可能准备暑假写一本书,关于造园的九讲,当时就面临了其他的写了也发表过,那是否从第一章开始,然后就想写什么,当时就在想中国园林什么东西最重要,一定是山,它之所以重要,全世界只有中国人做假山,所以我认为它很重要。后来取的名字是石山一品,我来解释一下,取完以后有一个好处是推动我的思考,中国人品石品山是否可以用同一种方式去品,就是讲石、山能否用同一种方式去品味或者评价它。这是这个名字的第一层含义。

第二层含义是假山这个事情,尤其是石头的假山,石头假山只有中国有,到现在我觉得任何一个搞园艺的和搞景观的都不大同意我这个东西,因为我自己的学生可能也受了我的一些影响,有时候出去接活说他做假山,但他不敢说,他说在做微地形,微地形这个事情没有任何感知的价值,只是一个地理学上的技术问题。

另外,促使我写这个东西还有一个原因是几年前日本有一个和尚,同时他又是造园家,他叫枡野俊明,好像是当代日本做景观的第一把交椅,它是一个禅宗寺院的方丈,同时又做点景观。他到北大做讲座,当时请我做对谈嘉宾,我觉得是同行,所以在做讲座之前我就悄悄的溜到他待的地方,想和他交流一下,后来也觉得很唐突,因为这个老和尚非常的敬业,为了做讲座,之前要沐浴更衣写毛笔字让自己心里安静下来,一个人待在一个地方,然后我去了。我其实想问他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园林喜欢做假山而日本园林喜欢做假水,我猜是翻译的原因,当时那个翻译的我也听不太懂,当时说的稀里哗啦弄了一通,那个家伙就回答了我,翻译再翻译给我的时候我一听是答非所问,他的回答是中国园林喜欢特别奇怪的太湖石,而日本园林不大喜欢,它喜欢没有经过加工的原朴的石头。当时我心想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我回来一想,这恐怕也是一个好问题,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太湖石,而日本人喜欢这种原朴石头,所以话题就变了,变完之后我就开始琢磨这个事情,一旦问题出来之后,一些偶然性的遭遇好像就开始和自己发生关系。

那时候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童明,他翻译了英国作家佩内洛普·霍布豪斯《造园的故事》,其中谈到中国假山的时候,他就给我讲说你看这个家伙拍了这么一座假山。换句话讲,在西方一个写造园史的人史,她认为这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假山,但童明翻译完之后,觉得太奇怪了,任何一个做中国园林的研究者一定不会认为这是代表中国的假山。所以他就去找这个假山到底在哪,他就真找到了,发现这根本不是苏州园林,它在留园附属的苗圃,一般的园林都会有苗圃,他在苗圃中发现了一个盆景的假山,也就是说那个女作家当时就在这拍的假山。当时他很好奇,他说:老董你看多奇怪,留园最著名的就是假山,尤其是太湖石。可她完全对这个视而不见,跑去隔壁一个跟园林没有关系的假山照了一张,所以童明自己又跑到隔壁随便挑了一座假山拍,我觉得这有点随意,但基本能说明中国人想象中的园林假山形状跟这个非常不一样。

不知道大家能否大概看出来它的形状有什么不同,在我看来,这是我很多年前在留园看到的,我不大喜欢冠云峰,我到现在也不喜欢,我不记得这是什么,我们大概分析一下这座山是和它更像还是这座山和它更像。显然这个特别像自然界的山,是上小下大,这个看不出来,但它有些洞口,看起来它俩有点像,所以就可以开始我们的话题,欣赏太湖石和欣赏中国假山是否有可能是一样的。

 

“洞庭石”有关形态

后来又有一次我们建筑学中心的毕业生出去搞了一个类似于这种沙龙,请人去讲假山,当时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我觉得大部分的人都讲不好,所以没有去听,后来有点后悔,因为这个人把PPT给了我,叫做王劲韬,一个林大的老师,他就讲了一件事情我觉得挺有意思,他分析洞庭石和太湖石听起来像两个地名的东西,他说其实不是,在宋徽宗讲的洞庭石并不是说湖南的洞庭湖,而是对石头形状的描述,它真正的就是太湖石,为什么用洞庭来讲,因为太湖石有洞,按照道家来讲,洞天福地这个事就是和洞庭有关。因此按照他的考证来讲的话,宋徽宗艮岳假山里讲的洞庭石不是一个地名,而是形态的描述,与居住的想象空间有关。

第一品,我来品“洞庭”这两个字,它让我想起当年我读的一本挺烂的书,中野美代子写的,但是里面有一丁点我能记得,她在讲洞庭的时候证明了这个事情。其实在太湖有两座岛,那个岛的地名就叫洞庭,因为她也认为《艮岳记》里谈的洞庭不是指现在的地名,而是指太湖产的这个石头,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我觉得这个家伙的思维特别的跳跃,有点像弗洛伊德,一定要用力比多解释中国人为什么喜欢太湖石,她说太湖石有两个形象,一个是葫芦,大家知道葫芦娃,另外一个就是这个葫芦又很像女性的子宫,她认为这是中国人迷恋太湖石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她认为这和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有关,可是她没讲哪有关,我就来搜,我觉得可能是这两句,让她觉得有人类返回到子宫的一个栖居的意象,“临近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孔,仿佛若有光”,这是中国后来在做所有庭园的基本的空间意象,然后讲是“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我们知道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基本上是作为中国人理想居住的天堂,而不是西方人的灵魂居住,就是普通日常生活的一种,所以我找了一张照片,可以想象这张图是否是太湖石从里往外拍的,这恐怕真的和洞庭有关系,这个庭,有了这样一个想象之后,我发现白居易在《太湖石记》中还真的讲过,太湖石真的和人类怀孕胚胎子宫这个事有关,他讲“岂造物者有意于其间乎?将胚浑凝结,偶然成功乎”。我曾经去过药州,现在在广州,又称作“九曜石”,看过这几块石头我觉得不咋滴,它的意义就在于这首诗留下来了,他写这个太湖石,因为它不太像太湖石,我们看他讲的意象,“非有干时策”,这是讲比干的,大家知道最重要的就是比干的心脏是玲珑剔透,我们知道后来在描述太湖石的时候玲珑这个词非常重要,上海有一个叫做玉玲珑,里面是空心的,“聊为避地图”,然后突然把这个东西和《桃花源记》联系起来,桃花源就是避秦战乱。所以,就发现一个宋代人写诗的时候就会把太湖石和《桃花源记》发生关系,“仙人补勾漏,老子管仙湖”,这好像是道家的一件事情,仙人补勾漏未必是道家的,我们知道这是一个神话,我们最后会讲,就是女娲补天,勾漏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听起来特别符合太湖石的“瘦漏透绉”的“漏”。所以,我查了一下,讲两广的一个特殊的东西,“溶洞勾取穿漏”,是讲广西的地名。而且非常有意思的是它再次和道家的“洞天福地”发生关系,这时候你就发现洞庭恐怕从描述太湖石的空间形象到了道家理想居住的意象的描述,所以洞庭其实来源于洞天福地的描述。这幅拓印是从药州的石头上拓下来的,我们待会会讲这个人很著名,他是一个书法家,也是一个把太湖石炒作成天价的家伙,他叫米芾。

 

山水画写居游意

刚才那个是从太湖石品起,这一次讲的是山水,品画—居游。我们一直讲中国人的山水不是写实而是写意,写的什么意,好像从来也没有人去讲。我觉得想要认真去想的话,郭熙的这段话中讲的非常清楚,因为我觉得后来所有的山水主题的画意包括计成的《园冶》,如果不去读《林泉高致》的话就读不懂,他讲的很简单的事情,“千里之山不能尽奇,万里只岂能尽秀”,他说如果你全部把它画了不就是在画地图吗,反过来讲这里肯定是反对写实的,就是你只是把自然界的所有东西全都画了。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地图是不挑选任何东西的,没有意象的。为了证明中国的山水画写意不是因为写实技术不好,给大家看一张画,这是北宋初年的一个家伙,那个时期西方的画画的非常糟糕,因为写实的技术完全没有出现,我们看画的这个船,这个人在史书上非常著名的就是有点透视的意思,他甚至把日常的生活场景还有船上的碗筷都画的非常的清楚。

 

▲中西山水画对比

 

做一个比较,我们看一下,我们认为西方写实的技术是到了中国明代的时候。我们看文艺复兴的时候的山水画,山水是作为背景,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因为西方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过山水画作为主流的时候,他有过山水画的分支受中国影响,但从来没有占过主流。我们看,这个时候画的山和房子的关系可以引导我们想象一下,为什么后来塞尚说自然界的所有东西都是几何体构成的,因为他不大会画一个自然形状的山,这是达芬奇画的,这座山像圆形的金字塔,有点像日本的富士山,富士山比较好画,也比较适合儿童画,但是跟更早,将近500年左右,范宽画的《溪山行旅图》来讲的话,西方人画山从技巧和写实上来讲完全没法比,为什么会写意,就是判断这个意到底是什么,这个意是中国后来关于居住、关于环境、关于一切中国大艺术的东西都来源于这段话,谓山水可行可望可游可居,当年我读这个的时候觉得建筑师不学这个真是愚蠢,这些都是建筑关心的,都是和身体有关和身体感知有关,他认为可行可望不如可居可游,这就更适合建筑师了。因为“行望”是一个旅游家的事情,我到这走走看看也不住在这,因此他认为这不如从居住者的角度来谈,你居游,我现在仍然认为“游”这个字是很关键的字,我也思考了很多年,它和“行”到底有什么区别。

这段话就对我们当代做景观的迷恋原生态的自然当头一棒,说中国人敬畏自然,我半信半疑,但中国人喜欢自然一定不是因为怕,是因为他要从里面挑选可居可游的,在100里地的山川中适合人的居游的评判和身体感知的可能只有十之三二,所以必须去里面挑,去把这个东西挑选出来,我们写意到底是指什么。你画画者应当以居游的意来画,造作这张画;评价这个画、评价山水园林的人也应该用居游意来评论。后来评山水画很多人都忘掉了,不知道拿什么意来评,所以画品和品画是两种身份,是交替的,一个作画或者一个造园的人和一个品园、游园的人是两种评判。

用这个评判来评判后来西方发展出来的山水画或者叫风景画,风景油画的画,你就会觉得差别非常大。我们觉得这个有石头有树好像有点像宋代的画,但整个氛围看起来非常恐怖。如果不够恐怖的话就不需要救赎,所以这个自然界在基督教里头,也就是后来柯布西耶说自然是有害的是来源于基督教的传统。因为自然是变化莫测的,它是有原罪的,它要把你拯救出来,它应该是光明的不应该是黑暗的。这一张特别像指环王,西方人当时画的画真的就是这样,他要不就是谈崇高,就是吓死你,西方人很喜欢征服这种崇高,你吓死我就要吓死你,比如攀岩,对于中国人来讲,攀岩是一个与生命对抗的运动,中国人很少会干这种愚蠢的事,你就会认为这事太怪了,和生命对抗一定是怪物,这显然不是中国人喜欢的,因为它太吓人了,这个更不用讲,这是把自然几何化,这更像是教堂。

 

山水诗画实则集萃

反过来讲,中国人画山水,第一不会写实,我以前证明中国山水是片段性的集锦是从山水诗中找到的,我当时写博士论文我在想,中国人写山水诗的对仗一定不会是写实,因为写完这句又写那句,拿回去拼的时候有语法问题,不可能说如果我写完这句接着写旁边的,一定是流水帐,我们现在把它叫做游记,就是桥旁边有树,树旁边有流水,流水旁边有小鸭子,这一定不是诗,诗要强调两个相反的意向搁在一块的话一定不是连续性的,后来等我来读山水的时候发现我也读不出来,我不懂山水画,但我觉得如果我知道它的画意是为了表达什么的话就更容易理解。

这是李公麟的山居图,在这张山居图中,按照苏辙的记载,一个三里多长的地方写了20首诗来题这个景点,自然界一定不可能有这么密集的景点。从表面上我猜,那一定是一个集萃,他是从很多里面挑选出来放在一张画上。一个是可以通过绘画的笔触来证明,虽然我不懂笔触,但我大概知道这个东西叫做“万笏朝天”,在自然界,山东有这个。大臣去朝拜皇帝的时候前面有一个小牌子斜着抱着,如果很多大臣都在这的话,就是很多的斜着的牌子,这是一种山形的地貌,可这边的山势和这个完全没关,一般来讲自然界不大会发生这样的状况,就是两种山脉完全不同撞在一块,所以这一块它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交接的时候就用了一棵树,这有点像我们在建筑转角不知道怎么做的时候画棵树,就是这个设计我不会做。这是景观的一个非常消极的意义,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李公明在另外一个地方的处理的时候,这个“皴”后来叫做“折带皴”,就是有点拐弯抹角的皴法,旁边的山看起来根本不像一块山,显然是有可能在不同的地方画了不同的东西,画完了之后一拼,拼完了之后发现节点不好做,就画了云。中国人之所以如此喜欢云,就是阴阳调合不了的时候就搞一个“烟云供养”,这是一个方式。所以由这个我能证明它其实是一个挑选,但为什么挑选了这一片而不是那一片,如果不写实,就得动脑子,谁来挑、怎么挑,这是一个判断高下的问题。

 

“洞房”承载居住理想

按照郭熙本人的想法,第一品就是居游,但是郭熙本人画山的时候,他严格地按照谢灵运当时讲的“山居”,在山里盖的房叫山居,不是穴居、巢居,他认为这是一个理想的和城市的居住不大一样的。所以我们看一下郭熙在讲哪一块适合居住,他为了证明这里特别适合居游,就在这里画了一所宫殿,这是他的一个典型方法,这个流水出来,甚至他有时候会在这里画一个小人告诉你那里面很好玩,你要游过去。但在这张画中,除开整个左侧有一两个小房子以外,往右整个巢穴里没有一个房子。因此,他这个“可居”已经不是用山里的房子来代替,用的真的很像子宫的剖面,是一个喇叭口的山洞,我们甚至能看见这两个人有游的意思,搞不清楚是到这还是那,两个人在商量。山上有山涧,山涧上有桥。这是张翼原来特别迷恋的“断处通桥”,我特别不同意他讲的,就是过不去我还做个桥给你,我现在也不同意他讲的,当年我们的争论可能会比较有意思。这个时候就想象一下,中国人过去的洞庭和日本庭园不大一样,中国文人对佛教的影响是自上而下的,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的,全世界都是宗教影响文化,只有中国文人觉得应该住在哪后来我们才会把和尚给扔进去,我们要看日本人的和尚的画都是在模仿中国文人,这里显然是一间房子,叫“洞房”,这个洞房一会我们来讲。另外一个里面的平地是平的,我们甚至觉得这里很有意思,一条曲线从中间过来,这是不是王羲之那个意思?流水过来,你在喝酒,万一下雨,可是你在洞里,这就是我们说的洞天福地。

整个这里面我们如果来看一下的话,它有两种最适合人居住,一个是洞,一个是台子。这里还有一个更大的,这个台子一看就完全人工的。这张叫《莲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