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入驻
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从《看不见的城市》到意大利

从《看不见的城市》到意大利
作者:樊婕 |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0.06.28 14:54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松果记”,由作者樊婕授权行走中的建筑学发布。申请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Buongiorno,早安。

 

最早是在大一的时候看完了《看不见的城市》的中译本。前段日子找来英译本翻了翻,只是单纯觉得英译本跟中译本比起来,或许在语言上会和原版更亲近些。如果以后有机会再练练意大利语,希望有朝一日能翻出意大利语的原版,看看作者最真实的文字。

 

作为消遣之余,书中的某些文字总让我联想到和各城市有关的记忆,让我有机会借此重新思考,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看一座城市和城市中生活着的人。

 

“The more one was lost in unfamiliar quarters of distant cities, the more one understood other cities he had crossed to arrive there.

人在远方城市的陌生住处愈发迷失,就愈加能理解途中所经的其他城市。”

—— Invisible Cities, Italo Calvino

 

 

Venezia

威尼斯

Kodak 5203

Ektar 100

 

 

“Every time I describe a city I am saying something about Venice.

每次我在描述一座城市时,我总是在说关于威尼斯的事情。”

 

“Memory’s images, once they are fixed in words, are erased…Perhaps I am afraid of losing Venice all at once, if I speak of it. Or perhaps, speaking of other cities, I have already lost it, little by little.

记忆中的形象一旦被言语固定住,就被抹掉了…也许,我不愿意讲述威尼斯,就是怕一下子失去她。但或许,在我讲述其他城市的时候,我已经在一点点失去她了。”

 

▽ Venezia

 

▽ Piazza San Marco  圣马可广场

 

▽ San Michele Cemetery / David Chipperfield

 

“The city exists and it has a simple secret: it knows only departure, not returns.

这座城市的确存在,它有一个简单的秘密:它只知道离别,不知道归来。”

 

或许因为威尼斯是漫长旅途的最后一站,提到威尼斯总觉得带着离别的情绪。到威尼斯的时候正值圣诞假期,小巷和河边都挤满了游客,只有远离景点的边缘区域才能侥幸获得轻松。我不能下判断旅游业究竟对一座城市的影响是正面大于负面抑或相反,但是随着热潮带来千篇一律的批发小商品店和商业骗局,打破这座漂浮城市的朦胧意境,仿佛重现着众多江南小镇的悲剧。

 

▽ Tomba Brion / Carlo Scarpa

 

▽ Museum Gipsoteca Antonio Canova / Carlo Scarpa

 

 

Ivrea

伊夫雷亚

Ektar 100

 

 

这座号称被遗忘的城市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萧条,只是一个普通的意大利小城。建筑的遗忘并非城市的遗忘,有着自愈能力的城市会重新充满活力。

 

 

Firenze

佛罗伦萨

Fomapan 200

Ektar 100

 

 

第一次去佛罗伦萨是2017年夏天。去之前,我们花了一整个学期历史理论课来研究佛罗伦萨的历史和它的广场。所以我对这座城市,甚至对意大利的第一印象都来自于书里的描述。这样可能会让我对这座城市有着过多的期待,但好处是熟知了当地的各大广场后,我几乎可以不依靠地图在城里游荡。不过我还是会经常迷失在中世纪的小巷里,不精准的定位让我只能靠感觉寻找方向。

 

很难说我对这座城市的情绪是什么,有太多真实和虚假的回忆。在这座城市里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忘记自己,也不再在意时间的准确性,你不断地陷入某段历史当中,再回想时会很难定义自己究竟是旁观者还是参与者。

 

想提提圣母百花大教堂,去之前最为期待,可所有的期待在进入中殿的时候都骤然消失了,有种情感无处安放的失措。我明白15世纪佛罗伦萨人伟大的穹顶和熟悉了高楼的我们的预设是不一样的,但当时的我还不明白,无法带着历史的眼光去看它,也无法明白它的动人之处并不仅仅在于其物质载体本身。

 

▽ Piazzale Michelangelo  米开朗基罗广场

 

直到后来,第二次去佛罗伦萨,在米开朗琪罗广场,因为不再着急想要看完所有想看的内容,我可以放下心来坐在台阶上听着弹唱者的歌声等日落。我盯着布鲁内乃斯基的穹顶看了很久,看它从日光下褪色的红色到被落日染成金黄色到微微发暗的紫红色,我突然意识到了阿尔伯蒂所说的“那巨大的体量所造成的阴影足以遮护托斯卡纳地方的所有人们”中所描述的伟大。那一刻我突然有些庆幸,还好这座城市保留了下来,还好我们还有机会一瞥15世纪的碎片场景。

 

▽ 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  圣母百花大教堂

 

▽ Arno

 

▽ Piazza della Signoria  领主广场

 

▽ Basilica di San Lorenzo  圣洛伦佐教堂

 

“Marco entered a city; he sees someone in a square living a life or an instant that could be his; he could now be in that man’s place, if he had stopped in time, long ago; or if, long ago, at a crossroads, instead of taking one road he had taken the opposite one, and after long wandering he had come to be in the place of that man in that square. By now, from that real or hypothetical past of his, he is excluded; he cannot stop; he must go on to another city, where another of his pasts awaits him, or something that had been a possible future of his and is now someone else’s present. 

马可到达一座城市;他看见广场上有人过着可能原属于他的生活,或者度过可能原属于他的瞬间;许久之前,假如他及时停下来,也许此时他会取代那人的位置;或者,许久之前,如果他在十字路口时选择了一条相反的路,经过悠长的漫游,说不定也会取代广场上那人的位置。如今,他被排除在真实或假定的过去之外;他不能停下;他必须继续前往另一个城市,他的另一段过去在那等着他,或者是他可能的未来,只是这未来已成为别人的现在。 ”

 

▽ Basilica di Santo Spirito  圣灵教堂

 

▽ Piazza Pitti 

 

▽ Piazza della Santissima Annunziata  圣母领报广场

 

▽ Palazzo Medici Riccardi  美第奇宫

 

▽ Ponte Vecchio  老桥

 

 

Roma

罗马

Ektar 100

Fuji Eterna 250D

 

 

“The city, however, does not tell its past, but contains it like the lines of a hand, written in the corners of the streets, the gratings of the windows, the banisters of the steps, the antennae of the lightning rods, the poles of the flags, every segment marked in turn with scratches, indentations, scrolls.

然而这城市不会泄露自己的过去,只会把它像掌纹一样藏起来,写在街角、窗格、楼梯的扶手、避雷针的天线和旗杆上,每个片段都是刮擦、刻凿和涂鸦的痕迹。”

 

▽ Piazza di Spagna  西班牙广场

 

似乎很多建筑师在提及罗马的时候,都带着惋惜的口吻,因为他和现在的其他城市相比仿佛异类,从阿姆斯特丹或者伦敦绕一圈再前往罗马的人,或许会觉得此地正步入耄耋之年。有人说,在罗马你基本看不到什么新的东西,他仿佛一个保存完好的大型博物馆。

 

或许出于我自认为过度怀旧的性格,我还是很喜欢罗马的,当然除了日复一日的拥挤游客和永远也等不到的公交,我还是喜欢罗马的。在我看来,这里很多事物的存在或许不全是出于意大利人的慵懒,还有他们骨子里的骄傲,再也没有哪个国家敢自称比得上罗马帝国的光辉,而罗马正是那个帝国和往后十几个世纪的见证者。在这里能看到无数历史叠加的痕迹,你很难说能完全了解所注视建筑物下的所有故事。正因如此,每一个动作对于罗马来说都需要更多的斟酌。他只是一个饱含记忆活在现在的城市,以自己的方式迎接每个新纪元的到来。

 

这世上再没有第二个罗马。很多人正在努力探索的新城市模式、新建筑模式让城市趋于同质化,他们似乎希望为未来提供量产城市的可能性。

 

“You can resume your flight whenever you like,” they said to me, “ But you will arrive another Trude, absolutely the same, detail by detail. The world is covered by a sole Trude which does not begin and does not end. Only the name of the airport changes.”

“你可以继续你的旅程,”他们对我说,“但是你只会抵达另一个楚露徳,绝对一模一样。整个世界就是一个楚露徳,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结。只是机场的名字不同罢了。”

 

▽ MAXXI / Zaha Hadid

 

这个城市里,有的残垣静静地存在了一千多年,见证了太多兴亡和爱恨情仇,时间的流逝对他们而言已经没那么重要了。生活在这里的人,很容易被这样的氛围影响。如果不确定明天会发生什么的话,还不如安心享受今天的生活。大概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吧,意大利人很喜欢聊天,我最意外的是在超市,买东西的人和售货员聊起来,队伍里的大家却并不着急,似乎在他们的生活里没有什么比聊天更重要了,所以也不会觉得是在浪费时间。我偶尔会觉得有些手足无措,习惯了快节奏而忘记了究竟该如何生活。

 

 

“你走了之后,每过一天我就放一支玫瑰在你的车窗上。直到所有的花都枯萎了,你还没有回来。”

 

 

 

Città del Vaticano

梵蒂冈

Fuji Eterna 250D

 

 

 

Pisa

比萨

Fomapan 200

 

 

感谢比萨让我了解到原来不是所有的教堂都拥有完美的比例和优雅的均衡。

 

 

“What he sought was always something lying ahead, and even if it was a matter of the past it was a past that changed gradually as he advanced on his journey, because the traveler’s past changes according to the route he has followed…Arriving at each new city, the traveler finds again a past of his that he did not know he had: the foreignness of what you no longer are or no longer possess lies in wait for you in foreign, unpossessed places.

他追寻的东西永远在前方,而且即使是过去的事,那过去也随着他的旅程逐渐改变,因为旅行者的过去是随着他所走的路径而改变的…每抵达一个新城市,旅行者都会再度发现一段自己未曾经历的过去:已经不复存在的故我和不再拥有的事物的陌生感,在你所陌生的不属于你的异地等待着你。”

 

Buona notte,晚安。

 

©️Dawn / 樊婕

请勿随意使用文中图片及文字

 

作者简介

樊婕,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研究生在读。建筑摄影爱好者,现居上海、长沙,ins:dawn_fj

 


本文由作者樊婕授权有方发布,图文版权归作者所有。申请转载请自行联系原作者。

关键词:
城市摄影
建筑摄影
意大利
看不见的城市
胶片摄影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