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安藤忠雄 × 开云集团创始人Francois Pinault:15年,4个经典改造项目的诞生

安藤忠雄 × 开云集团创始人Francois Pinault:15年,4个经典改造项目的诞生
编辑:崔婧 | 2020.10.22 14:11

近日,巴黎证券交易所(Bourse de Commerce)经过近5年的改造,宣布将于2021年1月3日作为展览馆对公众开放。

 

这是近年来巴黎最受关注的文化项目之一,素净、完形的空间,经典而高质量的清水混凝土墙,无一不带着建筑师安藤忠雄的印记,又与原建筑古典庄严的气质相契合。

 

巴黎证券交易所  ©Patrick Tourneboeuf

事实上,安藤忠雄与业主——法国富商与艺术收藏家弗朗索瓦·皮诺(Francois Pinault)已有约15年的合作关系。在威尼斯的三次愉快合作之后,弗朗索瓦回到了巴黎,将建筑的画笔第四次交给安藤。

 

左:安藤忠雄;右:弗朗索瓦·皮诺

00

缘起巴黎城郊

 

弗朗索瓦是一位成功的商人,创立了奢侈品集团开云集团,坐拥亿万家产;同时,他对艺术收藏有着高涨的兴趣。在本世纪初,它曾计划在巴黎城郊、塞纳河上的塞金岛(Ile Seguin)上建设一座博物馆,专门用来存放、展出他的藏品。

 

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被选中成为这座博物馆的设计师。建筑预算达1.5亿英镑,原预计于2008年开放。但在2005年拆除原址上的雷诺工厂(Renault factory)之后,这一项目并未顺利开工。直到十余年后,这里逐渐建起另一个文化项目,此为后话;但安藤与弗朗索瓦的日后漫长的合作关系,从这个小岛埋下了伏笔。

 

塞金岛  图源:wiki, by David.Monniaux
安藤忠雄的原方案  图源:《卫报》官网

 

01

首战格拉西宫

 

或是因为法国本土体制让他无法放开手脚打造“艺术帝国”,弗朗索瓦向意大利威尼斯转移阵地。他这次的目标是格拉西宫(Palazzo Glassi)。

 

2005年,弗朗索瓦在巴黎项目告吹后,迅速买下了格拉西宫99年的使用权。它是18世纪后半期建成的新古典主义的宫殿,也是威尼斯大运河旁建设的最后一座宫殿。1990年的普利兹克建筑奖颁奖仪式就在这里进行。意大利在保护历史建筑方面有着严格的限制,不允许对其外观进行修改。

 

这里将成为弗朗索瓦第一次向公众展示其藏品的场所,其改造设计委托给之前有过未完成合作的安藤忠雄。

 

格拉西宫 ©Jean-Pierre Dalbéra

安藤给自己设定了三个目标:

– 为了有效地展示,营造必要的中性氛围;

– 尊重宫殿的建筑和它悠久的历史;

– 改变是可逆的。

 

安藤首先将经过若干次增建的建筑恢复原状。在此基础上,他采用了一种朴素、简约、独立的外观,在不干扰现有风格的情况下,与建筑进行低调、尊重的对话。在专门用于展览的房间里,安藤安装了独立的白色隔板,遮住了墙壁,而不使两者接触。

 

截自格拉西宫官网视频

设计保留了精致的天花板装饰,创造了新旧对话的空间。中空的金属梁有意与天花板形成对比,其内安装有安全设备和照明设备。附属物的体积与色彩都尽可能低调,强化了原建筑的庄严、华丽的特征。

 

在新旧对话的空间中,艺术品似乎在不经意间登场,使空间成为一个充满惊喜和发现的地方。

 

截自格拉西宫官网视频

格拉西宫完成改造后,于2006年进行了Pinault Collection的首次展览《我们将去往何处?》(Where are we going?)。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就完成了项目使用权的交接与建筑的改造,这样的速度在威尼斯引起了关注。从展览的成果来看,Mark Rothko、Jeff Koons等艺术家的作品赫然在列,隐有超越当时主导威尼斯现当代艺术领域的佩吉·古根海姆博物馆之势。

 

图源:Ferrara-Palladino官网
©Damien Hirst

 

02

再现威尼斯海关大楼之美

 

格拉西宫开放一年后,威尼斯市议会组织了一场比赛,将16世纪的威尼斯海关大楼(Punta della Dogana)改造为当代艺术博物馆。弗朗索瓦击败所罗门·R·古根海姆基金会,赢得了改造权。第二次,弗朗索瓦邀请安藤忠雄,作为他翻修项目的建筑师。

 

威尼斯海关大楼位于多尔索杜罗岛的端头,当时已经废弃了30多年。建筑沿着小岛的形状布局,形成三角形的建筑平面,其中又以墙壁分割为长条状的空间。建筑周围80%的区域都是水岸,工地后勤都需通过临时港口、高跷脚架、驳船和浮桥解决。

 

威尼斯海关大楼  ©Shigeo Ogawa

与格拉西宫改造一样,安藤首先考虑的是将建筑物恢复到15世纪建造之初的样子。在加固结构、增加防汛设施之后,隔板墙等附加物被拆除,原本的砖墙、木制结构的桁架露出了真面目,建筑物原本明快的结构也展现出来。

 

20扇具有纪念性的大门重新设计了金属框架,取代了已经几乎腐烂的原框架,表达对当地金属加工传统的敬意。原先的130个桁架也基本上完全修复。

 

©Luca Girardini

而与上一次项目的不同之处,在于安藤并未再次给所有展厅以白墙覆盖,而是在建筑的中央插入一个由清水混凝土墙壁围合的空间,并大面积地保留了原有墙壁。这个空间内的地板,采用传统的威尼斯地板(masegni);而其他地方则使用一层水泥加一层油毡,作为铺地材料。

 

通过新开的天窗,阳光从头顶洒下,过去和现在的肌理在此对峙。建筑原本的个性,加上了新的建筑要素,进一步展现了空间魅力。

 

截自项目视频

建筑经过14个月的改造,于2009年面向公众开放,在上一次项目的基础上,增加了超过5000平方米的展览面积。

 

截自项目视频

 

03

“新建”格拉西宫剧场

 

随着展馆的扩张,弗朗索瓦“为自己的藏品建立一处展览的场所”的需求已不再那么迫切,会议与表演的新场所建设提上日程。

 

格拉西宫附属的剧场(Teatrino)始建于19世纪中期,最先被用作露天剧场;后加上盖,用于酒会、演讲等活动。1983年起被废弃,不再对外开放。由于前两个项目的成功,这里理所当然地成为弗朗索瓦开拓其威尼斯文化产业的第三步,而安藤忠雄依然是其改造设计师。

 

格拉西宫剧场  ©Orsenigo Chemollo

与前两个设计都不同,也许是考虑到建筑本身就是由多次加建而成,安藤对建筑内部进行了大胆的拆除,只保留了部分外墙,重新在建筑内部架设钢结构骨架。

 

在保持建筑与周围环境连续性的基础上,安藤设计了由曲面混凝土墙围合的220座剧场及其附属空间,包括接待区、更衣室、存储区等,面积约1000平方米。照明装置隐藏在吊顶的边缘,天光从三角形天窗撒下。

 

该项目于2013年建成。至此,弗朗索瓦与安藤忠雄的威尼斯合作告一段落。

 

©Orsenigo Chemollo

 

04

重回巴黎市中心

 

3年之后的2016年,时年79岁的弗朗索瓦,在巴黎塞金岛项目告吹的11年后,宣布购买前巴黎证券交易所(Bourse de Commerce)50年的使用权。

 

相比起当年争取城郊塞金岛基地的挫折重重,这一次,已经为威尼斯乃至全欧洲所承认的现当代艺术收藏家与巴黎工商会的交涉显得顺利很多。巴黎市长与他一起宣布转让与改造的决定,前法国文化部长是他的顾问。

 

巴黎证券交易所  ©Ville de Paris

前巴黎证券交易所建于18至19世纪,位于巴黎“博物馆一英里”的核心,卢浮宫、蓬皮杜中心、奥赛博物馆就在附近。弗朗索瓦将要把它打造成为当代艺术展览空间,存放并展览超过3500件展品,总价值超过12.5亿欧元。

 

而他选择合作的建筑师,毫无悬念,正是助其在威尼斯三战奠定扎实基础的安藤忠雄。相隔11年,再续“巴黎前缘”,安藤忠雄在西方古典建筑的保存与彰显、自身审美的表达以及业主的需求之间平衡的功力,已然炉火纯青。

 

左:弗朗索瓦;右:安藤忠雄  ©Fred Marigaux
改造前室内全景照片  图源:wiki,版权归Cutlog所有

这栋建筑的最初建筑师Nicolas Le Camus de Mézières相信形式对人类情感的暗示力量。他在论文《建筑的天才》中说道:“仅仅取悦眼睛是不够的,你必须触及灵魂。”类似地,安藤也曾将建筑描述为“情感本位空间”(a fundamentally emotive space)。

 

安藤基于建筑本身的基本组织原则,在圆形平面的基础上,向中央置入一个清水混凝土圆柱体,以其“循环”的特性,与现存的历史元素进行对话。类似置入的形式,在威尼斯海关大楼改造中也有体现;而这一次,概念从形式、流线、空间等方面,贯彻得更为彻底。

 

安藤手稿  图源:项目官网

由于圆形的路径,访客对建筑的探索几乎是无穷无尽的。它作为一种隐喻,说明历史可以根据新的逻辑,被重新解释、重新发现。

 

安藤围绕圆柱体设计了一条“果皮”般的上升路径,引导游客沿着圆环去往每个对公众开放的空间。这条走道提供了观看这座历史建筑的新的视角。它也通向地下的新礼堂,舞台与这个圆对齐。

 

这些独特的条件结合在一起,使这个空间既包含着丰富的历史,同时也鲜明地展现现代展陈空间的特点。中央圆形大厅的体量沐浴在变幻的光线中,无声地见证着永恒的创意和对话。

 

©Marc Domage
©Maxime Tétard

展览馆包括6800平方米的模块化展览空间,分为100至600平方米的房间,有的也可作为整体使用。这些体量将以最合适的方式呈现各种规模和不同媒介的作品,如摄影、装置、绘画、雕塑和视频。项目还对穹顶进行了全面的翻新。

 

除了安藤忠雄之外,NeM / Niney et Marca Architectes、Pierre-Antoine Gatier Agency与Setec bâtiment也参与了改造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