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专访 | 朱涛:普利兹克奖对大量肤浅的媒体来说是一种时尚

林楚杰、杨春、赵筱雅 | 2018-03-08 19:00 | 分享  
2018年3月7日23时,普利兹克建筑奖公布——印度建筑师巴克里西纳·多西获奖。建筑评论家、建筑师朱涛对此事件提出了个人的见解。

 

如何评价多西及他的作品?

朱涛:多西很生动地见证了像第一代建筑大师柯布、第二代晚期现代主义或现代主义走向更成熟阶段的路易·康的历史,见证了属于巅峰状态的现代主义,很有意思地和地方传统结合的过程,多西是其中的亲历者,他用自己的亲身实践来做出了佐证,比如说昌迪加尔的城市规划,他参与之后,他也看到了昌迪加尔城市规划存在的问题,它的失败之处。

多西令我非常尊敬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不光是一个建筑师,他还是一个城市规划师,一个社会活动家,同时是建立了印度最好城市规划建筑学院的一个教育家,他全方面参与了这个空间在社会里的实践。作为建筑师,他非常有力地贯彻了现代主义理念如何在印度本土化的历程。他的传奇,他的遗产,是非常值得我们尊敬的。

 

如何看待普利兹克奖?

朱涛:每次普利兹克奖一颁布,一堆媒体就会蜂拥而上谈论获奖建筑师,我个人觉得这是件很无聊的事。这说明大部分媒体并不是关心建筑师的成就,而仅仅关心他的名声而已。换句话说,大家可以在一个月后再看看,还有多少媒体、多少大众还会关心得奖建筑师,这才是真正检验大家关心的是建筑本身还是建筑名声。

当然,得奖对建筑师来说,对他的成就是一个很大的肯定,但在本质上不意味着,一个坏建筑师会因为得奖而成为一个好建筑师,一个好建筑师也不会因为得奖而变成一个更好的建筑师。具体来说,相对平庸的建筑师如果得奖,他不会一夜之间在建筑上就有质的飞跃,摆脱这种平庸的地位;而有些时候,一些好的建筑师得了奖,一夜之间还堕落了。大家不要因为一个奖就蜂拥而上,而是要回到这件事本身——好的建筑师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这是最重要的一点。

 

普利兹克奖在当下的意义是什么?

朱涛:普利兹克奖,对于大量的肤浅媒体来说就是一种时尚。像奥斯卡一样,大多数不懂电影的人就可以拿着奥斯卡的得奖名单去电影院看电影,这是一个巨大的媒体效应。但这些奖项有着它自身的积极意义。普利兹克奖的评委们知道这个奖的份量,知道它有着传播文化的巨大引导力量。所以在每年决策评审将奖项颁给哪位建筑师时,我们可以看出普利兹克奖一些清晰的导向,希望能在某些建筑文化发展方向上起到一定的推动引导作用。比如说,在近些年里,评委们关注社会参与、关注现代化与传统的关系,关注地方文化资源的发扬,关注可持续性等。

普利兹克奖——在早期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很精英化的一个奖项。它强调高度的艺术性、高端的文化品质,比如说将奖项颁给了菲利普·约翰逊、贝聿铭。但是慢慢地,它也开始变得多元化,比如带有争议地颁给了库哈斯,体现出对建筑界开放思想而不是高度的艺术水准的首肯。另外,过去的普利兹克奖,给人的印象是终生成就奖,是对建筑师职业生涯的一种褒奖。但有些时候,它变得更多元化,尤其近几年,它又青睐于提携一些更年轻的建筑师,开始鼓励正处于开拓时期的建筑师。

 

采编 | 林楚杰

整理 | 杨春

拍摄 | 赵筱雅

剪辑 | 赵筱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 四十年前,第一次能源危机,使人们开始关注如何让建筑变得更节能;

·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生土建筑往往被看作贫困落后的象征;

· 作为建筑师的我们,创造出来可以让村民看到的东西太有限了。

 

有方:现代生土建造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过程?

穆钧: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大家真正把目光投入到生土建筑,大致是从四十年前开始。在上世纪1970年代,全球第一次能源危机,使人们开始关注如何让建筑变得更节能这一话题。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社会大众、尤其是政府,认为生土建筑是贫困落后的象征。在当时,生土建筑的研究一直处于很小众的局面,大家更多把它当作一个文化现象来对待。近十几年来,全社会对传统越来越重视,对传统也开始重新再认知,重新审视这些传统的生土建筑,以及它们今天到底有什么样的意义。

 

有方:当下的生土建造,面临着什么挑战?

穆钧:挑战来自于内部和外部两个方面。一方面,就内部而言,生土这一耳熟能详的传统建筑材料或传统建造技术,在今天它还能做什么?它能做些什么?实际上,我们也不断拓展、探寻它的一些潜力。在力学层面上,生土不可能比得上钢筋混凝土,不管怎么改良,它肯定还是有自身的缺陷。所以,我们需要利用实践不断去拓展新的可能性,让它在今天能够有一个相适宜的应用定位,让它变成其中一个选项。

另一方面,就外部而言,则是让更多的人了解生土,对于传统的生土材料少一点误解。尤其是现在很多时候,会遇到说“诶,你们为啥要搞土啊,土的质量又不好,你看这漏水啊……”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可能在于大家对生土的了解太少。传统的东西,很多时候不是传统本身的问题,而在于怎么去运用它。我们可以通过设计的方式解决一些问题。

长期以来,许多农村的村民进城打工,他在城市里看到的一切,都是他所向往的东西,或者说他这辈子奋斗的目标。所以,当他看到城市里面贴瓷砖时,他就认为瓷砖是最好的。当他看到城市里用钢筋混凝土时,他就认为钢筋混凝土是最好的。现在,我们会看到村民在村里的房子贴瓷砖、厕所瓷砖,或者用涂料等等,往往把房子做得很丑时,实际上是在于他们能看到的东西实在太有限了;也在于作为建筑师的我们,创造出来可以让他们看到的东西太有限了。

在这种情况下,当我们想要引导时,需要做的可能是给他们做更多的示范,拓展更多的可能性。至于在“美”这件事情上,什么样的东西美,或者什么样的东西不美,不同的人,或者说不同的教育背景,对于美的认知都是存在差异的。所以,需要作为专业人士的我们,去影响,去示范,让广大的村民能看到更多的东西,而这需要一个很长期的发展过程。

 

 

 

· 土是一个传统,同时土还是一种资源;

· 如何用土来盖今天的房子,这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 我反对为了做生土而去做生土的做法。

 

 

有方:如何在农村推广生土建造?

穆钧:事实上,在很多地方都有用土来盖房子的传统,很多房子现在也使用中。在这些地区,土是一个传统,同时土还是一种资源。在我看来,如何用土来盖今天的房子,这是一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因为本身就有这样的条件。然而,我们要避免另一个层面的误区——要搞乡建,所以要用土。是否用土来建造,首先取决于土在当地是不是一种资源,以及当地有没有生土的建造传统。如果有这样的传统,我们今天来用土建造时,会带来很大的便利。

 

在村里建造时,我们可以找到对生土熟悉的工匠,只需要进行一些简单的指导,他们就可以知道如何去改良生土,比如当我们告诉说可以用气动夯锤时,他们很快就能接受这个工具。当地的传统工匠,现在的年龄也不是特别老,基本上是四五十岁这些骨干。此外,如果当地有大量的土可以作为资源,则可以就地取材去用它。个人而言,我反对为了做生土而去做生土的做法。

 

 

· 钢筋混凝土的生态性,远远不如生土;

· 在今天,我们把土进行改良,其实很像现在的纯棉;

· 事实上,生土可能比常见的钢筋混凝土要干净得多;

· 生土建造相当于当地砖混结构建造房子造价的三分之二。

 

 

有方:生土材料有哪些优缺点?

穆钧:任何的材料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钢筋混凝土的优点,毫无疑问是它的力学性能、耐久性能等,但其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高耗能——材料的加工是高耗能、高污染的。同时,在使用过程中,包括它的呼吸性、热工性能,尤其在是可降解性,实际上钢筋混凝土是很难降解的。它的生态性,远远不如生土。

使用哪种材料建造,取决于具体设计的应用定位。当一个项目更强调生态环保时,土肯定要优于钢筋混凝土。

我们今天做生土,其实有点像过去做“土衣裳”。传统的土,有点像过去的麻布——它是用棉花纺的,但是纺得很糙,颜色看上去也很老旧。后来人们发明了“的确良”这种化纤制品——它可以做得很板、很直,颜色可以做得很鲜艳,但是它对身体不好。就像钢筋混凝土材料,可以用于各种建造,但是它的生态性相对较差。钢筋混凝土建造的房子并不会“呼吸”,里面的空气质量是不如土房子的。在今天,我们把土进行改良的做法,其实很像现在的纯棉——依然是用棉花,尽可能少用化学制品,而做出来的纯棉衣裳,能够兼具土布衣裳的生态环保,和“的确良”化纤制品的平整优点。

比如说草泥抹面,它的做法是把秸秆跟泥结合在一起,起到防开裂的作用,同时泥本身会“呼吸”,对于居住室内人们的健康,是有帮助的。把草泥抹面应用于不需要淋风雨的室内,其实是没有问题的。然而人们很少会这样做,原因是来自过去常年的误解,认为土是属于落后的东西,认为土的墙面脏兮兮。事实上,在化学构成上,它可能比我们常见的钢筋混凝土要干净得多。

就造价而言,如果按照同等抗震标准、同等的节能标准来比对,目前在各地组织村民自己盖的土房子,相当于当地砖混结构建造房子造价的三分之二,这个比值的前提是所有的材料都是新买的,所有的人工都是需要花钱的。虽然生土的施工效率不一定比砖墙的施工效率高,但是它的许多材料可以就地取材,比如说土是不需要花钱的,而通常来说在农村,沙子、石子也是不需要长距离运输的材料。总体算下来,生土建造的材料成本比常规的砖混要便宜不少。

 

 

有方:生土在城市里有什么样的发展潜力?

穆钧:国外有这样的一个说法——但凡一个东西被称作土,从理论上来说,都可以用来盖房子,只不过是如何来调整它的土砂石级配。生土建造,在城市里也有着非常大的潜力,尤其对于低层的建筑项目、景观项目等等。

但是,在城市里进行生土建造,仍然要取决于在当地,土是不是一种资源。比如说,从楼盘基础挖出来的现成的土,如果可以将它用来建造或作为其他用途,我觉得是非常值得鼓励去尝试的。反之,如果需要千里迢迢从其他地方运土过来,反而会耗费大量的能源,其生态性可能还不如烧结砖,那么就需要思考一下,这样的做法想要追求的是什么东西。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