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有约客|Winy Maas:为平等而进行的努力,是一种诗意

原源、赵筱雅 | 2018-01-31 10:00 | 分享  
有约客,记录有方与建筑界内外人士的对谈,呈现对城市与建筑的不同读解。本期对谈嘉宾Winy Maas,MVRDV联合创始人。2017年底Maas携空间装置WeGo、影像The Future is Wide等三件展品来到2017年“深双”,并接受了有方专访。他对城中村有着怎样的读解?如何看待建筑师的社会责任?一起来看。

 

· 城中村是一种需要被改善的底层策略

· 本届“深双”有力地前置了城中村这一议题

 

如果说目前深圳40%至50%的区域仍是城中村,这意味着一个有趣而充满张力的城市发展模式,它不仅被自上而下地规划着,也有从底部发起的互动。

 

但是当然,在城中村里还有许多地方需要被改善,还有很多不太和谐的地方。我们要引入创新的科技,去解决电力、消防、交通等问题。我们还需要做很多工作,以便让城中村这种建造类型变得可持续,并能被更多人接受。

 

城中村这一模式,允许我们将密度与复杂性结合在一起。确实,我们需要去改善它,并投入资源;我认为这届双年展强调了这个议题,而接下来它需要被推进。

 

 

· 城中村是对真实都市生活之复杂性的参与

· 也许混乱,但能量也正在其中

· 在未来,城中村可能是最昂贵的地段

 

我并不排斥“混乱”(chaos)。因为对我来说,混乱也意味着一种激活和更新。在混乱中,人们可以成长,因为你可以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混乱中包含着自由,惊喜与意外也蕴藏其内,而没有意外的生活是无趣的。面对这样一届有意识地将混乱纳入其中的双年展,我们有许多可以分析之处。我认为本届深双的组织者非常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打出了这张牌,以一种精心组织、颇为智性的方式。

 

某种意义上,“混乱”可能是对概括城中村状态最准确的概括,城中村更像是对真实都市生活之复杂性的参与。

 

“混乱”中一定有着能量。至少在这个地点(南头古城)中,混乱之能量是可见的。你看人们收拾自己房间的方式,看他们开的店铺,以及对阳台的利用。这里是有能量的。我认为这届双年展向人们展示出,城中村这种集体居住方式,可能甚至是更丰富、更有潜力、更经济的。如果我们借鉴世界其他地区的经验,在未来,城中村可能反而是最为昂贵的地段。好好照看它,让人们的生存在其中得以继续。

 

 

· 我们知道过度的保护主义将导致什么

· 为世界平等而进行的努力,是一种诗意

 

我喜欢多样性,喜欢可接近性,喜欢自由,喜欢亲密性——这也是城中村的一部分,街道紧密,人们可以方便地交流。我喜欢民主和自由,而在全世界范围内,我们正为这样的社会氛围而努力。比如在欧洲,人们呼吁着对国界的开放,这引起了巨大的讨论。德法等国接受着来自叙利亚的难民,这些为了让世界更加平等而进行的努力,是一种诗意。

 

我们知道过度的保护主义(protectionism)最终将导致什么。如果这世界是一个保护主义横行的世界,或者被恐惧所占据,那么我们的方向大概是错了,它将更容易招致冲突和战争。有些时候我们希望去保护现状的美好,保护部分地区已实现的宁静,我尊重这种心情。但我们也需要更进一步的包容,去接纳一些更大的理想。

 

 

· 建筑师是可以将想法视觉化的职业

· 十年前在深圳,我们创造出WeGo住宅的原型

· 建筑师是在建造未来

 

我们可以做的有很多。建筑师有能力将想法视觉化,为理念“赋形”,并显示出它们对环境的影响。我们可以在小规模中进行试验,也可以将之实践在更大的规模中。

 

十年前在深圳,我们创造出一个城市尺度上的“WeGo住宅”,虽然没有太多人知道那件事。我们在深圳的一次竞赛中第一次提出了对这种灵活、开放、定制化的未来居住空间的构想,然后我们输掉了那次竞赛。但是现在我们在欧洲将它实现了。在阿姆斯特丹旁边我们盖起了20,000座房子,是能容纳40,000人的一个小城。这个项目正在建设,第一批的80栋房屋已被人们建造出来——WeGo这一模式在深圳被创造,在阿姆斯特丹,它真正地落地了。

 

所以建筑师是能够在较大的尺度中去做一些事情。我们可以将想法视觉化,可以实际地去建造,也可以建造未来。我们对未来城市的设想希望实现环保上的目标,而在此之外,社会、经济、科技等方面的进步,都是同等重要的。在对任何集体的规划中,我们都要想办法同步推进这些方面的进展。

 

 

 

采编 | 原源

拍摄 | 魏唐辰希(实习生)

剪辑 | 赵筱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转载请通过邮件或电话与有方媒体中心取得授权。

投稿邮箱:

 

· 四十年前,第一次能源危机,使人们开始关注如何让建筑变得更节能;

·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生土建筑往往被看作贫困落后的象征;

· 作为建筑师的我们,创造出来可以让村民看到的东西太有限了。

 

有方:现代生土建造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过程?

穆钧: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大家真正把目光投入到生土建筑,大致是从四十年前开始。在上世纪1970年代,全球第一次能源危机,使人们开始关注如何让建筑变得更节能这一话题。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社会大众、尤其是政府,认为生土建筑是贫困落后的象征。在当时,生土建筑的研究一直处于很小众的局面,大家更多把它当作一个文化现象来对待。近十几年来,全社会对传统越来越重视,对传统也开始重新再认知,重新审视这些传统的生土建筑,以及它们今天到底有什么样的意义。

 

有方:当下的生土建造,面临着什么挑战?

穆钧:挑战来自于内部和外部两个方面。一方面,就内部而言,生土这一耳熟能详的传统建筑材料或传统建造技术,在今天它还能做什么?它能做些什么?实际上,我们也不断拓展、探寻它的一些潜力。在力学层面上,生土不可能比得上钢筋混凝土,不管怎么改良,它肯定还是有自身的缺陷。所以,我们需要利用实践不断去拓展新的可能性,让它在今天能够有一个相适宜的应用定位,让它变成其中一个选项。

另一方面,就外部而言,则是让更多的人了解生土,对于传统的生土材料少一点误解。尤其是现在很多时候,会遇到说“诶,你们为啥要搞土啊,土的质量又不好,你看这漏水啊……”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可能在于大家对生土的了解太少。传统的东西,很多时候不是传统本身的问题,而在于怎么去运用它。我们可以通过设计的方式解决一些问题。

长期以来,许多农村的村民进城打工,他在城市里看到的一切,都是他所向往的东西,或者说他这辈子奋斗的目标。所以,当他看到城市里面贴瓷砖时,他就认为瓷砖是最好的。当他看到城市里用钢筋混凝土时,他就认为钢筋混凝土是最好的。现在,我们会看到村民在村里的房子贴瓷砖、厕所瓷砖,或者用涂料等等,往往把房子做得很丑时,实际上是在于他们能看到的东西实在太有限了;也在于作为建筑师的我们,创造出来可以让他们看到的东西太有限了。

在这种情况下,当我们想要引导时,需要做的可能是给他们做更多的示范,拓展更多的可能性。至于在“美”这件事情上,什么样的东西美,或者什么样的东西不美,不同的人,或者说不同的教育背景,对于美的认知都是存在差异的。所以,需要作为专业人士的我们,去影响,去示范,让广大的村民能看到更多的东西,而这需要一个很长期的发展过程。

 

 

 

· 土是一个传统,同时土还是一种资源;

· 如何用土来盖今天的房子,这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 我反对为了做生土而去做生土的做法。

 

 

有方:如何在农村推广生土建造?

穆钧:事实上,在很多地方都有用土来盖房子的传统,很多房子现在也使用中。在这些地区,土是一个传统,同时土还是一种资源。在我看来,如何用土来盖今天的房子,这是一件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因为本身就有这样的条件。然而,我们要避免另一个层面的误区——要搞乡建,所以要用土。是否用土来建造,首先取决于土在当地是不是一种资源,以及当地有没有生土的建造传统。如果有这样的传统,我们今天来用土建造时,会带来很大的便利。

 

在村里建造时,我们可以找到对生土熟悉的工匠,只需要进行一些简单的指导,他们就可以知道如何去改良生土,比如当我们告诉说可以用气动夯锤时,他们很快就能接受这个工具。当地的传统工匠,现在的年龄也不是特别老,基本上是四五十岁这些骨干。此外,如果当地有大量的土可以作为资源,则可以就地取材去用它。个人而言,我反对为了做生土而去做生土的做法。

 

 

· 钢筋混凝土的生态性,远远不如生土;

· 在今天,我们把土进行改良,其实很像现在的纯棉;

· 事实上,生土可能比常见的钢筋混凝土要干净得多;

· 生土建造相当于当地砖混结构建造房子造价的三分之二。

 

 

有方:生土材料有哪些优缺点?

穆钧:任何的材料都有它的优点和缺点。钢筋混凝土的优点,毫无疑问是它的力学性能、耐久性能等,但其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高耗能——材料的加工是高耗能、高污染的。同时,在使用过程中,包括它的呼吸性、热工性能,尤其在是可降解性,实际上钢筋混凝土是很难降解的。它的生态性,远远不如生土。

使用哪种材料建造,取决于具体设计的应用定位。当一个项目更强调生态环保时,土肯定要优于钢筋混凝土。

我们今天做生土,其实有点像过去做“土衣裳”。传统的土,有点像过去的麻布——它是用棉花纺的,但是纺得很糙,颜色看上去也很老旧。后来人们发明了“的确良”这种化纤制品——它可以做得很板、很直,颜色可以做得很鲜艳,但是它对身体不好。就像钢筋混凝土材料,可以用于各种建造,但是它的生态性相对较差。钢筋混凝土建造的房子并不会“呼吸”,里面的空气质量是不如土房子的。在今天,我们把土进行改良的做法,其实很像现在的纯棉——依然是用棉花,尽可能少用化学制品,而做出来的纯棉衣裳,能够兼具土布衣裳的生态环保,和“的确良”化纤制品的平整优点。

比如说草泥抹面,它的做法是把秸秆跟泥结合在一起,起到防开裂的作用,同时泥本身会“呼吸”,对于居住室内人们的健康,是有帮助的。把草泥抹面应用于不需要淋风雨的室内,其实是没有问题的。然而人们很少会这样做,原因是来自过去常年的误解,认为土是属于落后的东西,认为土的墙面脏兮兮。事实上,在化学构成上,它可能比我们常见的钢筋混凝土要干净得多。

就造价而言,如果按照同等抗震标准、同等的节能标准来比对,目前在各地组织村民自己盖的土房子,相当于当地砖混结构建造房子造价的三分之二,这个比值的前提是所有的材料都是新买的,所有的人工都是需要花钱的。虽然生土的施工效率不一定比砖墙的施工效率高,但是它的许多材料可以就地取材,比如说土是不需要花钱的,而通常来说在农村,沙子、石子也是不需要长距离运输的材料。总体算下来,生土建造的材料成本比常规的砖混要便宜不少。

 

 

有方:生土在城市里有什么样的发展潜力?

穆钧:国外有这样的一个说法——但凡一个东西被称作土,从理论上来说,都可以用来盖房子,只不过是如何来调整它的土砂石级配。生土建造,在城市里也有着非常大的潜力,尤其对于低层的建筑项目、景观项目等等。

但是,在城市里进行生土建造,仍然要取决于在当地,土是不是一种资源。比如说,从楼盘基础挖出来的现成的土,如果可以将它用来建造或作为其他用途,我觉得是非常值得鼓励去尝试的。反之,如果需要千里迢迢从其他地方运土过来,反而会耗费大量的能源,其生态性可能还不如烧结砖,那么就需要思考一下,这样的做法想要追求的是什么东西。

5 0 986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