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方

建筑绘 | 路易·康的15个杰作

编辑:李菁琳;翻译:张天灏(有方高校小站作者) | 2018-05-08 11:38 | 分享  

路易·康(Louis Kahn)的建筑作品就是他作为建筑师的最佳代名词。他对于不同建筑材料的使用、对于光线的设计、令人惊叹的结构设计以及建筑与周边环境的结合,无论是在美国费城城郊或是印度艾哈迈达巴德的沙漠,都是他杰出设计能力的最佳证明。

 

下文选取了康建筑生涯中最著名的15个作品,并运用建筑师所熟知的四个基本元素:结构、材料、光线与自然,对这些作品进行了分类,最后在插画家Ben Leech的笔下,展现出这些康最为伟大并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

 

材料 Material

 

康在1971年说过一段著名的话。他对学生们说:“你对砖说:‘砖,你想成为什么?’ 砖对你说:‘我爱拱券’。 你对砖说:‘你看,我也想要拱券,但是拱很贵,我可以在你的上面,在洞口的上面做一个混凝土过梁。’ 然后你接着说:‘砖,你觉得怎么样?’ 砖说:‘我爱拱券’。”我们不难发现,重要的还是我们要尊重我们使用的材料。”

 

彼时,经过众多的设计项目,康对于建筑材料的把控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就比如坐落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理查德医学研究中心—— 一座罕见的运用砖的现代建筑,抑或是将混凝土与柚木材料相结合的萨尔克生物研究所。

 

0康插画01

印度管理学院

Indian Institute of Management,1974

 

康运用砖与混凝土构建而成大型的几何立面来诠释印度传统建筑。印度特有的气候要求建筑有室内的通风,同时又要避免古吉拉特炎烈的阳光。于是阳台、走廊、休息室和外墙巨大的圆洞贯穿了宿舍和教学大楼的设计。

 

0康插画02

萨尔克生物研究所

Salk Institute, 1963

 

对于康来说,形式本身有“存在的意志”,建筑师的职责就是让形式在体现自己意志的过程中遇到尽可能少的妨碍;同样,材料也有自身的意志,康希望能充分尊重材料的天性,明白它自身想成为什么样子。在萨尔克生物研究所中,所有的材料都具有强烈的表现力,它们被赋予了秩序,各就其位。

 

0康插画03

理查德医学研究中心

Richards Medical Research Laboratories, 1962

 

这件作品清晰地体现出康对建筑的看法。从外观看它就像是一个“塔”的集合体,形体、空间和结构技术被严谨地融合在了一起,古典建筑的精神也透过现代的空间处理和技术展现了出来。与其他建筑师使用混凝土的方式不同,康的处理方式更能表现出梁、板、柱的构造和组织,展现混凝土构造更为细腻的层次。8根混凝土柱将3个实验室塔楼撑起于地面之上,混凝土结构完全显露在建筑立面之外,它和砖墙、不锈钢窗框及大片玻璃间没有一处多余的手笔,没有刻意,只有真实。

 

0康插画04

科尔曼住宅

Kahn Korman House, 1973

 

两层高的科尔曼住宅是康设计的最后一座也是最大的一座私人住宅。由于房主希望拥有足够大的空间来抚养3个儿子成长,康与阿罗·菲思米尔再度合作,设计了这座6500平方英尺的住宅。这座房子虽然大,空间却依然如同康设计的那些小房子一样,令人感到亲密无比。

 

光 Light

 

康曾说:“建筑本身是不存在空间的,除非有了光的存在。”对于自然光运用的天赋体现在了他所有的设计作品当中,特别是费城恩施里克住宅、新泽西州的特伦顿犹太人公共浴室、耶鲁大学美术馆,以及罗切斯特第一神学教堂和灯塔。

 

0康插画05

耶鲁大学美术馆

Yale University Art Gallery, 1953

 

美术馆以一个灵活的姿态面对着两条街道的交叉口,西南向立面面对主街,用砖为主要材料。在室内,圆形混凝土的屋顶被三角形布置的梁支起,在屋顶和圆筒之间用弧形玻璃砖将光线带入,环形光带与三角形中背光黑暗区域形成鲜明对比,带来一种强烈的宗教仪式感。

 

0康插画06

玛格丽特·恩施里克住宅

Esherick House, 1961

 

玛格丽特住宅作为康设计建造的9栋私人住宅之一,完美地呈现出康对于建筑服务空间和被服务的空间的诠释与思考,而四个立面完全不同的开窗处理方式,则反映出康的建筑哲学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光和影。恩施里克住宅现在的业主评价道:在这里多年的日常生活,让他们不断从新的角度去审视这座建筑。这也是康最初设计这座住宅的意图,不只是埃舍里克住宅,也包括他其他的设计作品。

 

0康插画07

特伦顿犹太人公共浴室

Trenton Bath House, 1955

 

这一个建筑面积不到330平方米的作品被康视为是自己对建筑看法最重要的转折点,他认为这是自己第一次以一种最抽象纯粹的方式处理了“服务空间”与“被服务空间”的组织问题。

 

0康插画08

罗切斯特唯一神教堂

First Unitarian Church of Rochester, 1962

 

在草图中,礼拜堂是一个12边形(近似圆形),其外是一圈走廊环绕,走廊外围是学校的教室。后经修改,礼拜堂成为一个近乎方形的礼拜堂。但教室和办公室围绕礼拜堂的基本格局没有改变。礼拜堂的四个角落设置了灯塔楼。主要空间以一个上下倒置的拱顶为顶,最低点在中心处,四角为塔楼,塔楼的上部开窗,可以引入光线。

 

自然 Nature

 

尽管康不是一位景观设计师,他的很多建筑项目还是展示出了对自然环境的敏感与独到的见解。无论是在康去世后几十年才竣工的罗斯福四大自由公园,还是位于宾夕法尼亚州的科尔曼住宅。

 

可能康在1964年为指挥家罗伯特·奥斯汀·布德罗设计的驳船浮动式音乐厅会是一个更为直观的例子。尽管现如今这个漂浮音乐厅有被拆除的危险,但这个可移动的演出平台还是帮助美国风情交响乐团带动起了一阵海滨音乐文化的浪潮,这也是康最初设计时所期望的。

 

0康插画09

点对位法II音乐厅

Point Counterpoint II, 1974

 

音乐厅的本体是一条漂浮在渥太华水道边上的驳船。这座建筑的特殊之处在于它不是固定的音乐厅,而是一个可以随乐团各处去演出的音乐厅。它将自身的空间带到人们身边,用艺术连接起不同背景的人们。

 

0康插画10

富兰克林·罗斯福 四大自由公园

Franklin D. Roosevelt Four Freedoms Park, 2012

 

基地位于纽约罗斯福岛南端,超过百米的轴线从北到南配置在4英亩的锥形基地上,强烈的线性空间序列赋予其肃穆的纪念性特质。这个项目是康最后几件作品之一,在他过世40年后完工并对外开放。

 

结构 Structure

 

任何建筑师的工作核心都是建筑的结构,或是建筑的造型。对于康而言,他的设计总是从“房间”(Room)开始的。在1971年的一次演说中,康说到:“房间是一个建筑的开始,是精神所在。在房间当中,人对于房间尺寸、结构、光线、灵感,都会让人意识到人的所思所想所做便是生活。”

 

1945年,康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埃克塞特学院图书馆当中,创造了一个70英尺高,沐浴着自然光线的戏剧性空间。这个大空间四周的墙体上都设计了巨大的圆形洞口,这种具有创新性的结构是为了让参观者们进入图书馆的瞬间就明白其功能性。

 

0康插画11

孟加拉国国会大厦

National Assembly Building of Bangladesh, 1982

 

孟加拉国国会大厦是康的代表作品之一。大厦由8个外围建筑共同围合着内部的中央会议厅;屋顶、立面等处的圆形洞口将光线引入,增强通风与采光;几何形洞口所构成的室内墙面产生大量灰空间,通过光影的变化给人以不同的心理暗示。

 

0康插画12

克莱弗住宅

Clever House, 1962

 

克莱弗住宅是康设计生涯晚期一座十分具有实验性质的房子。建筑只有一层,占地1700平方英尺,围绕着中央起居空间建造而成,天花板由6片轻微倾斜的金字塔型屋顶组成。房主克莱弗夫妇是贵格会教徒和当地的民权活动家,因此经常在房子内部的中央起居空间举办活动。

 

0康插画13

金贝尔美术馆

Kimbell Art Museum, 1972

 

金贝尔美术馆是世界公认的公共艺术设施最为先进的艺术博物馆,一组优美的拱顶相连形成博物馆的主体形态,建筑的外观形象娴静、简朴。室内光线的设计也十分独到:两个弧形让光反射两次,阳光照射到粗糙的拱顶表面,再被反射到室内的各个角落。刺眼的阳光也因此变得柔和起来。建筑造型在保持典雅庄重的同时,又轻盈通透。

 

0康插画14

耶鲁大学英国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

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 1977

 

如果把这件作品与斜对街的耶鲁大学美术馆摆在一起看,可以清楚地看出康在执业生涯中对于建筑理解转变的脉络:在耶鲁大学美术馆中看到的是一个试图突破国际风格的尝试,而在英国艺术中心的现代外衣下更多的是对古典的淬炼。

 

0康插画15

埃克塞特学院图书馆

Phillips Exeter Academy Library, 1971

 

对康而言,这栋建筑有两层意义:在功能上它是个图书馆,在精神上它是个教堂。康将整个建筑的结构系统分成了三个层级:最外层的是承重的红砖,形成了与校园风格统一的立面,也包含了紧贴立面后的研究用小单间;中间是钢筋混凝土建造的不受阳光照射的藏书空间;而最里层的是非常壮观的52英尺高中庭。

 

参考资料:

https://philly.curbed.com/2018/2/20/16898384/louis-kahn-ultimate-guide-best-works


版权声明:本文由有方高校小站作者张天灏整合编译,图片来自网络,如需转载,请与有方新媒体中心取得联系。

投稿邮箱:

作为整个孟加拉首都综合体的核心部分,国会建筑(National Assembly Building)的设计时间几乎同整个综合体同样长久。它完整的类型构成包括了九个经过简化的类型建筑:北面的入口花园、南面的清真寺、西面的来访贵宾室、东面的议员休息室、四个办公建筑。该建筑集合了康晚期作品中所有的类型学特质:理想集会建筑模式、层状空间、从结构中的结构到房间中的房间一致性、皮达内西式的迷宫空间。该建筑最明确的体现了康纯熟的类型操作技巧:类型的简化和重组。[i]

虽然平面关系在合同签订之后的两年之后就已经基本确定,但困扰康的问题却一直是国会建筑的顶部结构。康和包括奥古斯特·考曼顿特(August Komendant)在内的结构工程师合作先后实验了多种结构方案。在第一集的图集中仅仅重新制作了其中的三个方案分析(它们分别产生于1963年、1964年和1970年代初),其中包括最终实现的钢结构方案。有一条线索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康和考曼顿特倾向于采用混凝土的折板结构形式,而不是框架形式。这一新思路既是考曼顿特战后独特的工程创建,也能够在诸如沙克生物研究所(Salk Institute, La Jolla, California)等多个项目中得到印证。

国会建筑具有多层次的空间结构,它既是类型之间重组的结果,又是康一直的命题。它是早期以唯一神派教堂(First Unitarian Church and School, Rochester, New York)为代表的理想集会建筑模式在深度上和竖向上的复杂化。在现代建筑中失去的进深逐渐被层状空间所代替,虽然没有交错的内部路径但回环的层次塑造了诗意的迷宫。



[i] 以上命题的论述请参看《静谧与光明之间——孟加拉国会综合体主体建筑的类型学分析》

 

 

参考文献:

[1]Robert McCarter. Louis I Kahn. London: Phaidon. 2005.

[2]H. Ronnner, S. Jhaveri. Louis I·Kahn Complete Work 1935-1974. Boston: Birkhauser. Jan.1,1988.

[3]David B. Brownlee. David G. De Long. Louis I Kahn In the Realm of Architecture. New York: Rizzoli. Oct.5,1997.

[4]Kazi Khaleed Ashraf. Saif UI Haque. Sherebanglanagar: Louis Kahn and the Making of a Capital Complex. Dhaka: Loka Publication. Sep.9,2002.

[5]Vincent Scully. Jehovah On Olympus: Louis Kahn and the End of Modernism. Monografias de Arquitectura y Vivienda. Feb. 2001.

[6]Sarah Williams Ksiazek. Architectural Culture in the Fifties: Louis Kahn and the National Assembly Complex in Dhaka. The Journal of the Society of Architectural Historians. Vol.52. No.4. 1993.

[7]Sarah Williams Ksiazek. Critiques of Liberal Individualism: Louis Kahn’s Civic Project, 1947-57. Assemblage. No. 31. 1996.

 

 

图版说明:

2346,7由作者绘制.

1来自http://www.panoramio.com/photos/original/3192328.jpg.

5来自http://www.wallpaper.com/gallery/art/louis-kahn-dhaka/17050083/2#16516.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

点击更换验证码 点击图片更新验证码
验证码: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