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Barozzi Veiga如何做设计? | 有方讲座67场实录

Barozzi Veiga如何做设计? | 有方讲座67场实录
编辑:李菁琳;校对:李菁琳 | 2022.11.11 11:41

Barozzi Veiga,欧洲当下备受瞩目的事务所,在二十年时间里接连以竞赛第一名的成绩拿下诸多公共文化类建筑项目,并斩获包括2015年密斯奖在内等重要国际奖项。

 

5月19日,创始合伙人Alberto Veiga在有方带来一场线上讲座,按时间顺序详尽地介绍了事务所的五个作品,包括成名作库尔州立艺术博物馆、还在进行当中的迈阿密艺术家村庄等等。从场地分析,到对建筑与城市的关系、建筑师可以做什么的思考,Barozzi Veiga清晰的设计思路由此展开。

 

下文为讲座实录,点击视频可查看讲座回放:)

 

 

 

Barozzi Veiga:近期工作

主讲人 Alberto Veiga

 

 

 

瑞士洛桑州美术馆

Musuee cantonal des Beaux-Arts

洛桑,2011—2019

 

洛桑坐落在瑞士中部,面朝美丽的日内瓦湖,城市布局紧凑。火车站及其轨道从城市肌理中穿过。竞赛任务要求建筑师介入火车站周边的旧工业仓库,我们的提案则是重新定义这些建筑,将它们改造成艺术博物馆。

 

我们为整个片区做的规划是将其打造成为一个艺术街区,将包括三个艺术博物馆在内:瑞士洛桑州美术馆(MCBA),当代设计与应用艺术馆(MUDAC)和爱丽舍博物馆(Photo Élysée)。城市,作为一个我们持续谈到的话题,极大地影响了我们介入此项目场地的方式。

 

 

红线内是我们需要考虑的建设内容。几个问题需要我们思考:这个片区对城市而言意味着什么?建筑师能做什么?场地原本是私人所属,但我们想将其改造成公共的艺术空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项挑战,也是机遇。经过几周的思考,我们有了一些参考。比如佛罗伦萨的乌菲兹美术馆,其在某种程度上既定义了城市街道,又定义了公共空间。我们尝试在建筑本身与城市公共空间之间取得平衡。我们总是坚信建筑需要回望城市。城市,比起提出的建筑方案显然要更加重要;建筑师需要深刻地了解自己所工作的场地。

 

 

我们希望利用三座建筑围合出一个公共空间,单体建筑如洛桑州美术馆,将成为城市背景的一部分。从建筑的尺度与方向上,均可以看出美术馆与铁轨、火车站的关系。从远处看,美术馆可被视作一个坚实的体量。

 

 

场地上工业氛围浓郁,美术馆不仅需要在总平中与另外两个博物馆一起划定出公共空间,同时也需要保护背后的公共空间不受来自铁轨的噪音影响。建筑既要令人印象深刻,同时也需要是平静的。它由简单的元素组成,通过采用重复的形式、单一的材料,呼应了铁轨的肌理与色彩。这些都与建筑师如何定义建筑的个性、设定建筑的基调有关。

 

向南临近铁轨的是一个封闭的立面,北部则是一个更开放、更具渗透性和更生动的立面,与广场形成对话。北立面重复的垂直宽片状结构既为建筑设定了强烈的个性,也向访客呈现出一种欢迎的姿态。同时控制阳光的进入量,防止产生阳光直射。

 

相对封闭的南立面
相对开放的北立面

地面层平面考虑了一些经典美术馆的布置。从入口进来的中央大厅,左右两侧分别是书店与咖啡厅,再往前就是各个展厅。我们想要在内外之间创造直接的联系,激发尽可能多的活动。

 

美术馆街道层平面

如何保留历史的遗存,如何将其改造成适用于21世纪的美术馆,也是我们持续在思考的。我的想法是以物理事实的形式,保留过去的记忆。图中所示是原仓库中一面朝南的拱形窗户,我们将其保留、改造成为引领入口大厅空间的关键元素。通过与光线的交叉作用,中央大厅成为令人印象深刻的空间。我们希望访客进入这处空间时,会好奇拱形窗户为什么在这里,从而引发一些对历史的回忆与思考。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场地上先前存在的旧建筑片段,帮助我们定义新的空间。在这个项目里,无论是从外部(呼应铁轨形制)还是内部(保留拱形窗),我们一直在回望场地的历史,我们甚至使用了一些场地上找到的建筑材料。因为呼应场地的记忆是这个项目最主要的概念。

 

原仓库留下的拱形窗户
成为引领美术馆入口大厅的关键元素

美术馆有时候需要成为艺术品的背景,有时候又需要强调出艺术品的存在。空间序列呈现为一种经典但又自然的形式,由自然光线引导。简单纯粹,反映基本的比例、尺度、光线。为呈现艺术品提供了简洁的背景。非直射自然光来自北面的窗户,简单的方式引导访客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

 

临时展厅室内

一层是永久展厅,二层是临时展厅。在展厅之间的连接空间里,我们试图穿插进一些“时刻”,能够让访客意识到场地独特背景/记忆的时刻。比如对着楼梯间的垂直通高窗户,能够看见外面美丽的城市。每一座建筑都是独特的,因为每一处场地都是独特的。

 

一些遇见城市的“时刻”
亮灯后的北立面
立面材料的细部展现了工匠技艺精神

库尔州立艺术博物馆

Bündner Kunstmuseum Chur

库尔,2012—2016

 

项目位于瑞士格劳宾登州的小城库尔,计划是对建于18世纪的普兰塔别墅(Villa Planta)进行扩建,用作艺术博物馆的一部分。建筑师彼得·卒姆托在1980年代末已经对博物馆进行过一次扩建,体现在别墅的背面。

 

普兰塔别墅(即艺术博物馆老馆),前廊是卒姆托在1980年代做的扩建设计。摄影:张虔希

别墅室内有着丰富的装饰,由别墅主人在18世纪环游世界收集而来;室外则摆放着来自不同国家的许多元素,比如花园里的埃及雕塑。

 

别墅室内

当你需要扩建某座建筑时,你需要做的是:使其原本就存在的东西变得完整。我们想创造一件具有自身个性、又与已经存在的部分紧密联系的作品。我们不想做得太“明显”,希望在新旧建筑之间建立一些隐形的联系。

 

《乌尔比诺公爵夫妇双联画》(The Duke and Duchess of Urbino Federico da Montefeltro and Battista Sforza),乌菲兹美术馆藏

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的画作《乌尔比诺公爵夫妇双联画》(The Duke and Duchess of Urbino Federico da Montefeltro and Battista Sforza)是我们的重要参考。画作里,两位人物的肖像以面对面的形式呈现,虽然是个性完全不同的人物,却在某种程度上深度联结在一起。我们的设计与此类似。

 

普兰塔别墅的平面遵循了帕拉迪奥圆厅别墅平面的几何划分原理,两条主要通道作为轴线,房间位于角部,清晰定义出别墅的空间序列。别墅周围环绕着美丽的花园(即公共空间),不算大,但与建筑本身同样重要。

 

新旧建筑总平面:左图为老别墅,周围被花园环绕;右图为新建筑,周围被广场环绕。
新旧建筑剖面:通过地下通道连接

这是我们的提案:平面是宅基地的形状,一个严格的20米 x 20米正方形。技术服务空间置于角部,建筑周围被公共空间环绕。新建筑需要建立自身的个性,所以与老建筑独立开来(仅在地下以通道连接);外立面的设计元素既参考了老建筑,也参考了周围办公建筑的立面纹理。新建筑由此得以与城市环境产生对话。周围的公共空间则帮助我们解决新建筑的尺度、个性与自治的问题。

 

这么做的原因有很多,在考量了种种诸如“当下的博物馆应是怎样的”“公共建筑的重要性”问题后,我们决定将博物馆置于地下,仅把公共的部分置于地上。这样做也能减小地上的建筑体量,保持该地块原有的城市肌理。与洛桑的项目类似,建筑需要回望城市的历史,这是我们设计的源动力。

 

 

对我们来说,还需要思考如何在内部空间设计中与老别墅产生联结。当你一进入新建筑的入口大厅,老别墅的立面便在眼前一下展开。这当然不仅仅因为“原本存在的事物很重要”,还因为我们想表达“这里是对面的扩建”,在你面前的是原来就存在的建筑,这里是它的抽象重组。这种面对面的感觉,类似皮耶罗的画。

 

 

在地下布置博物馆,为了提供更好的体验,我们尽可能地将基础的事情做好:保证氛围与灯光都处于最好状态。博物馆的空间分隔与老别墅是同一原理,房间接续房间——这正是将新旧建筑连接在一起的隐形的线索。如果人们新旧两处博物馆都有参观的话,能够体会到这种隐形联系。

临时展厅层平面:技术服务集中在两个楼梯井处解决,让展厅空间自由地在周围流动,方便各种不同类型的活动在此举办。
展厅室内:房间接续房间
展厅室内:通往老馆的楼梯

新旧建筑的立面对比,相隔了两百多年的两栋建筑看上去差别很大。但实际上两者之间也有着联系:从老别墅立面提取元素创建新建筑的立面,注重立面构成的纹理与光影。这是我们希望达到的效果:人们看见新建筑立面时,会好奇建筑师为何这么做;会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些元素;会唤起某些记忆。

 

新旧建筑立面
新建筑立面细部

苏黎世舞蹈之家

Tanzhaus Zurich

苏黎世,2014—2019

 

这是我们在瑞士建成的第三个项目,苏黎世的一间舞蹈学校。项目位于利马特河岸,周围有一些房子、桥梁、小码头等。如何梳理、再造河岸景观,成为这个项目的重要议题。

 

扩建前的场地
竞赛模型,左手边的房子是原来的舞蹈学校,业主希望将学校扩建至中间的长方形场地上。

从竞赛模型可以看出,我们需要对原来的舞蹈学校进行扩建。扩建的确是我们一种重要的项目类型(笑)。基地周围是一些住宅和小学。我们本可以做一些仿照周围建筑样式的设计,但最终选择了让新建筑呼应场地特征。我们希望连接场地上方的街道与下方的河岸步行道,在屋顶创建一处花园,孩子们可以在这里玩耍、工作人员可以在这里午餐。一个小花园,这是我们希望能够为城市带来的。

 

为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制定了设计准则:简单,又强烈。简单,体现在仅用两面墙解决所有问题;强烈,是我们在立面上选择使用连续梯形开口的原因。我们想建造景观,而不是建筑;我们想让舞蹈之家成为场地的一部分。

 

舞蹈之家立面
扩建完成后的场地

项目使用了统一的材料(混凝土),精细设计的开口还可以满足舞蹈之家作为公共建筑的形象展示需求。连续的梯形开口参考了基地附近桥梁及铁轨的形式,与河岸景观融为一体。同时,配合种植的植物与花朵,这种特殊形状的开口可以在春夏控制南向的进光量,防止室内过热;在秋冬保护建筑热量的散失。

 

梯形开口搭配植物种植

建筑的功能很简单,上层设有办公室,下层设有入口大厅、三间舞蹈室、一间可容纳150人的剧场。屋顶花园种满植物,融入周围的环境。就像前面所说,这里成为了孩子们、工作人员们休憩的、向城市开放的公共空间。

 

建成后的舞蹈之家
屋顶花园

室内空间设计简洁,统一的材料,由自然光线点缀。因为植物的光影一直在变化,简单的室内空间里体验也变得丰富起来。

 

光影让室内空间体验变得丰富起来

在城市里的建筑变得愈发复杂、炫技的当下,我们希望保持住建筑的基本与简洁,让建筑真正归属于其所在的城市,让建筑成为景观。

 

给城市带来一个花园

伦敦艺术家工作室

Artist’s Atelier London

伦敦,2016—2021

 

这个项目跟面前讲的几个项目有很大不同,对我们来说也是挑战。我们受邀在伦敦设计区(London Design District)里设计两座艺术家工作室。这里是一个占地一公顷的滨河地区,位于北格林威治。来自欧洲的8家建筑事务所受邀在这里设计16座建筑,所有的建造几乎同时进行。

 

项目基地

我们第一次来基地时,这里什么都没有。我们没有任何来自街区、既存环境的参考,而周围的建成情况变化是如此之快,甚至以我们无从得知的方式变化着。除了知道要建两座建筑,其他信息比如使用建筑的艺术家、周围的邻居等都是未知。在此前的项目里,城市总是我们做设计的一大驱动。而在这个项目里,我们只能靠自己(想象)了。

 

我们开始思考:在伦敦作为一名艺术家意味着什么、需要什么?从两个简单的体量开始试验,找到最合适的比例、色彩、开窗……最后确定以“开窗”作为定义建筑的一项主要元素。通过开窗找到合适的方式,创造适合艺术家工作的空间。

 

方案模型

最后呈现出来的是两个四层高的简单体量,我们尽量利用起全部高度;通过同一开窗形式建立起建筑的特征,也能够优化室内的采光及通风。我们尝试在两座建筑之间建立某种对话,使用两种相反的颜色,几乎在以一种艺术的形式表达建筑的体量、材料和外观,寻求某种对比。

 

两座工作室,两种相反的颜色

简单但强烈,对我们来说是设计的基本原则。我们经常问自己:在这个项目里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们想要提出的是什么?答案很简单:找到想要表达的元素——在这里是开窗,然后尽可能地在整体建筑设计中强调它。

 

在两座建筑之间建立起某种对话

室内的工作空间划分很简洁,并且可以随着使用者(画家、雕塑家、建筑师、设计师等等)的需求进行改变。我们考虑的为他们创造最好的工作环境。四层楼,每层高度不一样,我们把能够利用上的条件都用上。

 

工作室室内

立面就像一幅画,使用简单的元素,在工业氛围中、在彼此之间建立起对话。建筑的反光材质还可以使其融入未来环境和街区生活中。

 

建筑的反光材质可以反映出周围街区的景象

迈阿密艺术家村落

Oolite Arts Miami

迈阿密,2021—

 

这是一个仍在进行当中的项目,也与文化及艺术家相关。我们受Oolite基金会委托,在迈阿密设计一处艺术家村落。Oolite会为年轻艺术家们提供工作设施,包括工作室、图书馆、剧院等等,帮助他们成长为职业的艺术家。

 

项目一方面很私人,包含了工作室等艺术家需要独处创作的空间;另一方面图书馆、剧院、教室等又可以作为向公众开放的公共空间,让艺术家与公众之间产生交流。所以我们的方案既需要满足空间的私密性与亲密感,也必须具有向城市及其居民开放的可能。

 

基地现状

基地位于一条铁轨附近,这里不是人们认知中迈阿密那种自然绿地或摩天楼林立的城中心。我们的方案基于艺术家可以如何与公众产生交流、如何呈现艺术、如何重塑这片场地等问题。

 

方案模型

建筑只有一层高,矩形的体量由一系列小高塔突出点缀。我们总是喜欢让简单的元素重复出现,使其成为事物具有象征意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里,小高塔是工作室的天窗,为室内带来北面的自然光。这样的工作室一共有20个。这些小高塔也可以看作是烟囱、集风口、水塔的抽象姿态表达。当然,它们不仅仅是一种姿态,在实际使用中的确可以改善通风、收集雨水;它们不是设计的某种执念,而是改善环境的设计元素。

 

渲染效果图

建筑平面呈矩形,围绕着一、两个小高塔所在的区域,会有一个花园;花园帮助定义、创造出独一无二的空间。在简单的矩形体量里,通过面向花园的不同形式的开口,得以创造出丰富多样的空间;刺激人们的好奇心,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平面图上用不同颜色强调出来的即是小高塔
通风示意图

从外面的街道看向项目,高塔林立,给这里带来一种艺术家工厂的感觉。这些高塔也是建筑独特个性的展现。

 

建筑外部渲染图

室内空间划分很简单,可以看作房间的组合:有工作室、画廊、教室、剧院、图书馆等等,它们被融合在7栋小建筑内,有7处朝向外部街道开放的入口,就像是秘密花园里的7个隐秘的开口。

 

从剖面图中可以看到小高塔作为北向自然采光的天窗,作为烟囱与集风口。
花园渲染图

花园是非常重要的元素。柔软的植物,可以与建筑坚硬的表面形成对比。建筑的基本组件非常简单,但通过我们的组合方式,使其变得复杂、丰富起来。

 

工作室入口渲染图
工作室室内渲染图

工作室以北向天窗采光,面向花园设有大开口,这会带来与室外环境的互动,也可以刺激外面的人对此产生探索的兴趣。花园作为一个可以让公众与艺术家分享体验的存在。

 

画廊室内渲染图

我们的建筑总是在以不同的方式塑造城市,因为每个场地都是独一无二的。这几乎成为今天我们理解建筑的某种宣言式的方法,我们所有的设计都基于此原则——如何创造出独特的建筑;如何创造出根植于场地的公共空间;如何让建筑实现自治。在这里意味着建筑既与其所在的环境紧密相连、又能够表达出自己独有的东西。

 

我们把建筑如此“简化”,是为了传达出建筑的基本;而传达基本,绝大多数时候即意味着重新发现场地的丰富性。

 

 


本文版权归有方所有,图片均由主讲人提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涉及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和我们联系,我们将尽快妥善处理。联系邮箱:info@archiposition.com

关键词:
BAROZZI VEIGA
有方讲座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项目
视频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
投稿

*注意:

1. 邮件标题及资料包请以“新作/视频投稿-项目名称-设计单位”格式命名;

2. 由于媒体中心每日接收投稿数量较多,发送资料前请确认项目基本信息、文图资料准确无误。接受投稿后,不做原始资料的改动;

3. 若投稿方已于自有平台进行发布且设置“原创”,请提前开设好白名单(有方空间账号:youfang502;Space内外账号:designall),并设置好“可转载、不显示转载来源”两项。

请将填写后的表格与以上资料,以压缩包形式发送至邮箱media@archiposition.com,尽量避免使用网易邮箱的附件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