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文章
视频
旅行报名
招聘信息
有方服务
按发布时间
按浏览量
按收藏量
条搜索结果
暂无数据

很抱歉,没有找到 “” 相关结果

请修改或者尝试其他搜索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其他登录方式
返回
忘记密码
确认修改
返回
请登录需要关联的有方账号
关联新账号
关联已有账号

深度 | 关于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的方方面面

深度 | 关于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的方方面面
编辑:原源 | 2020.02.12 11:58

医疗建筑的设计中有多少细节需要考虑?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可能是个好的参考。而它,也无疑是许多痴迷于阿尔托的建筑师最钟爱的作品。

 

本文完整回溯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建造的社会背景、竞赛过程,以及Beelitz疗养院、Zonnestaal疗养院等参考案例,并以数十张实地参访细部照片,走近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的方方面面。作者:何子懿,阿尔托大学建筑学硕士在读。


 

 

通常来说,我们会认为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是阿尔瓦·阿尔托(Alvar Aalto)的作品,甚至维基百科的介绍里也是这么描述的。但许多阿尔托的研究者则认为,这座建筑是由阿尔瓦·阿尔托和他的第一位建筑师妻子艾诺·阿尔托(Aino Aalto)共同完成的。人们很难去区分这座建筑的哪个部分是由阿尔瓦设计的,哪个部分又是出自艾诺的手笔。甚至或许可以说,在1949年艾诺因癌症去世之前,所有被我们所知晓的阿尔托的作品,都是由阿尔托夫妇共同完成的。

 

1927年,阿尔托获得了Southwestern Finland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 Building竞赛的第一名。这是阿尔托现代主义的早期作品。在设计初稿中具有一定的新古典主义的色彩,但在建成之后几乎难觅踪迹。因为业主对于驻场的要求,阿尔托夫妇决定将工作室从于韦斯屈莱(Jyväskylä,同时也是阿尔瓦的家乡)搬到了图尔库(Turku,芬兰前首都,也是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所在城市),并就此开始了与扎根图尔库的建筑师埃里克·布雷曼(Erik Bryggman,同样是芬兰现代主义的先锋人物)的合作。

 

Southwestern Finland Agricultural Cooperative Building

 

 

在介绍疗养院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些关于肺结核和疗养院的信息。这些信息对这座疗养院的最终设计,产生了或多或少的影响。

 

虽然在19世纪后半叶,肺结核已经被证实是一种由细菌引起的经由空气传播的传染病。但在当时,并没有有效的医学方法能够治愈肺结核。1854年,德国医生Hermann Brehmer建立了第一个使用通气疗法的肺结核疗养院,试图通过严格均衡的饮食控制和新鲜空气来治疗肺结核。这种治疗方法成为之后几十年的肺结核标准疗法的基础。

 

1862年,一位瑞士医生在阿尔卑斯山的小镇Davos开设了肺结核疗养院(自然是看中了阿尔卑斯山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自此,这个阿尔卑斯山的度假村几乎成为了欧洲肺结核疗养院的中心。不过,这些高山疗养院都为私人所有,一般的百姓很难负担得起高昂的疗养费用。

 

于是在20世纪初期,为了转移首都柏林应对肺结核的压力,德国政府在柏林远郊首先设立了三家公立疗养院。其中规模最大的是位于Beelitz的肺结核疗养院。这座疗养院占地约200公顷,总计提供了1200张床位。同时,它通过大量现代化的手段实现了暖气、电力、水力、甚至食物的自给自足。Beelitz疗养院几乎成为了独立于世的小镇。虽然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的占地面积和规模远远小于Beelitz疗养院,但它对于建筑场地的选择,对于不同功能空间的组织,以及对于基础设施的设计思路,都大量地参考了Beelitz疗养院。

 

Beelitz疗养院 ©Eva Eylers

1928年,阿尔托夫妇参加了位于荷兰的Zonnestaal疗养院的落成仪式。这座由荷兰建筑师Jan Duiker设计的疗养院坐落在一片林地之中,并与Beelitz疗养院一样,将不同的功能分区安排在离散的建筑体量之中。Duiker还大量使用了诸如玻璃、钢和混凝土等现代的材料,并给建筑表面刷上了通体白色。同时,为了让病人在痊愈后能更好地重返社会,Duiker还在这座疗养院中设计了工作、社交等具有一定社会性的空间,这也是之后帕米欧疗养院所遵循的一个思路。

 

Zonnestaal疗养院也被认为是阿尔托设计帕米欧疗养院的灵感来源,并且不难发现两者之间大量的相似之处。

 

Zonnestraal疗养院为主题的明信片 via http://prettyarchitecture.tumblr.com
Zonnestraal疗养院鸟瞰,1931年 via http://www.bdonline.co.uk
Paimio疗养院鸟瞰  ©Alvar Aalto Museum
Zonnestraal疗养院总平面图  ©Wessel de Jonge Architecten
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的总平面图  ©Alvar Aalto Museum

 

 

20世纪初期,芬兰的肺结核死亡率依旧高居不下。在最为严重的区域,每年因为肺结核去世的人数甚至能达到总死亡人数的千分之三。1925年3月,芬兰的第一家公共肺结核疗养院Satalinna在南部城市Harjavalta开始运营。尽管这座疗养院只有150张床位,但是在最初的10个月里,有多达1300位病人提交了入住申请。Satalinna疗养院也在之后成为了帕米欧疗养院在内的众多芬兰肺结核疗养院的模板。在1930到1933年,总计有8座疗养院先后在芬兰落成,而1933年落成的帕米欧疗养院是其中的最后一座。

 

在1928年9月,帕米欧疗养院的建造委员会决定设立一个邀请制的建筑竞赛,被邀请的三位建筑师是Ilmari Ahonen、Eino Forsman和Jussi Paatela,当时只有30岁的阿尔瓦·阿尔托并不在邀请之列。但很快,这个决定就被推翻,委员会在1928年11月重新发布了这座疗养院的公开竞赛邀请。也正是这个决定,给了年轻的阿尔瓦和艾诺·阿尔托参与这个项目的机会。这次竞赛的评委之一Jussi Paatela,已经在芬兰境内完成了多个肺结核疗养院的项目。有意思的是,他曾在1929年春天的一个疗养院竞赛中以2票对1票的优势击败过阿尔托。

 

竞赛要求设计一座拥有184张病床、四个病区的疗养院。建造委员会总共收到了13份作品,并给其中的4份颁发了奖项,从图中可以看出第二名和第三名都采用了L型布局,并且较为明显地体现出了现代主义的痕迹。而阿尔托的方案则明显有别于他们,从评委最终给出的评语来看,这也是阿尔托最终能够赢下这个竞赛的重要原因之一。

 

1929年6月28日,阿尔托正式签署了设计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的合同,合同包括了这座疗养院的建筑设计、室内设计、家具设计、现场施工监督,以及在施工阶段做出一些必要的修改。1929年12月8日,阿尔托向建造委员会展示了最终的设计图纸。然而仅仅在11天后,图尔库市政府突然决定加入这个项目,并要求增加100张床位。这也使得这栋疗养院的高度从原本的5层(包括半地下层),增加到如今我们看到的7层。

 

阿尔托赢得竞赛的总图  ©Alvar Aalto Museum
阿尔托赢得竞赛的主入口立面和剖面  ©Alvar Aalto Museum
第二名方案“Valo”, 由 Kaarlo Borg, Olof Flodin和Paavo Hanstén设计  ©Alvar Aalto Museum
第三名方案“Ammon-Ra”, 由Antero Pernaja和Ragnar Ypyä设计  ©Alvar Aalto Museum

 

 

芬兰建筑杂志Arkkitehti在1933年出版的第6期中首先刊登了这个作品。类似的介绍先后被发表在了不同的国内及国际期刊上。以下内容节选自阿尔托原文:

 

“这座位于帕米欧的肺结核疗养院,是由当地各级行政机关合资建造的,总计设有296张床位。其中的100张床位属于其中最大的出资方,图尔库市政府。

 

这座疗养院的基地位于帕米欧的普雷提拉(Preitilä),距离最近的火车站大约3公里,因此实现了与外界较好的隔离。同样因为地处郊区,场地对于整个建筑群的设计几乎没有任何的限制,最终呈现的建筑自身成为了这片景观之中的主要要素。

 

 

林中的疗养院

……将具有不同性质的功能元素分散布置是形成最终平面的主要原因。每一种功能的空间被安排在了一个单一的单元内,并形成了一个独立的分区(wing)。各个分区之间通过一个布置在中央的核心区相互连接,这个核心区则由一些公共的功能构成,包括了楼梯、电梯等等。位于各个分区的不同功能都有不同的空间需求,这也决定了这个分区的建筑朝向和位置。同时,每个分区都尽可能只容纳一种房间类型(或者是一组房间类型,这些房间对于日照、视野等环境具有相似的要求)。因此,我们可以很精准地确定每一个分区的具体位置。

 

规模最大的A分区,由双床病房和位于西侧尽头的病区护士的私人公寓组成。A分区朝向东南偏南,而在分区尽头的日光阳台则面对正南方向。B分区沿着东西方向分布,其中容纳了餐厅、公共用房、图书馆、阅读室、工作室等公共空间,在它的底层则是医生办公室和治疗室。C区则是唯一一个在建筑两侧都布有房间的分区。因此,它的两侧都能受到阳光照射。从C区的地下室开始,依次容纳了洗衣房、食品储藏室、面包房、制冷设备房、厨房准备间、厨房及其所有独立的部分。它的顶层则是后勤人员的宿舍。只有一层的D区则放置了热水锅炉和供暖设备。”

 

Paimio疗养院的平面  ©Alvar Aalto Museum

帕米欧疗养院在1933年2月2日正式接收了第一个病人,同年4月底,总计296张床位已经全部住上了病人。不过,它的开幕仪式却一直到1933年的6月18号才正式举行。

 

从正式接收病人开始,所有身体条件相对健康的病人都会被要求参加一定的工作,包括了种植农作物、编制衣物、装订书本等等。许多户外工作也被看作是治愈过程中很重要的一部分。1940年代,病人种植的作物除了供给疗养院自身需求之外,甚至还有盈余出售给疗养院附近的村庄。由于肺结核对于身体的损害,即使病人康复出院,他们也有一定的可能失去从事患病前工作的能力。因此,从1934年开始,疗养院就陆续为病人提供一些职业课程,包括建筑的安装维护、会计等。

 

 

随着药物的开发和治疗手段的进步,从1950年代开始,芬兰的肺结核死亡人数逐渐下降,关于如何继续使用这些疗养院开始被提上议程。1965年开始,法律允许肺结核疗养院接收其他病患。在之后的日子里,这座疗养院的使用方式一直在发生一些小范围的调整。一直到1986年底,随着芬兰政府正式废除了关于肺结核病区的法案,帕米欧肺结核疗养院才终于结束了它最初的使命,并成为了图尔库大学医院的一部分。

 

2010年代,这座建筑中的医院功能被逐渐搬出。2014年4月,曼纳海姆儿童福利联盟开始部分使用这座疗养院,不过它的维护工作依旧由图尔库大学医院负责。2018年,图尔库大学医院决定将这座疗养院出售,目前还没有关于疗养院归属权的最新信息。希望在阿尔瓦·阿尔托基金会的管理下,人们可以一直良好地保护和使用这座具有时代意义的杰作。

 

 

 

建筑的正立面
建筑的正立面
疗养院的A区背面
疗养院的北侧
病房区的正面
被复原的门厅和阿尔托最爱的天窗
从门厅二楼望向外侧
北欧第一部景观电梯
屋顶露台
从屋顶露台看向森林
包围着烟囱的旋转楼梯
图书馆
图书馆窗户的开合装置
餐厅
餐厅
这块玻璃由于尺寸巨大,是从德国进口的。窗台上的凹槽用于收集窗户上流下的冷凝水。
从全玻璃立面的楼梯间向下看
阿尔托的失误:这个室内的壁炉从没有被使用过。因为柴火产生的烟气并不会像阿尔托想象的那样从后方位于底部的烟道中排出。
小问题:这个窗台下,暖气上的带有小把手的东西是干嘛用的?
看到那个窗户下的长条形的黑洞了吗?这是上一张图的答案,用于冬季通风。
这张毛毯原本是为了1940年赫尔辛基奥运会生产的,然而因为“二战”爆发,这场奥运会最终没有成功举办。于是,提前生产好的地毯被捐给了医院。
1993年的病房  ©Gustaf Welin, Alvar Aalto Museum
经过特殊设计的静音洗手池。阿尔托也在他的自宅里使用了这个洗手池  ©赖钊琪
经过特殊设计的静音洗手池  ©Alvar Aalto Museum
为了防止关门声音过大而专门设计的滚轮
被安装在天花板的暖气:当一个较为虚弱的病人躺下时,他将只会感受到较为温和的热量,而不是直接受到暖气片周围过高的温度;被刷成绿色的天花板;为了防止直视光线而底部不透明的灯。
被特意倾斜的用于更舒服放脚的墙脚
两种放置方式的台灯
在设计之初,这个柜子被认为非常好用。底部不接地便于清扫。但很多病人认为合上后的柜子太像棺材了,于是在后来就被拆除了。
整个病房区的朝向和非对称布置的窗户,保证了上午有足够的阳光可以照射到室内,而下午阳光则相对较少。
门把手的封闭式设计,可以保证把手不会插进病人的袖口。

 

参考文献:

PAIMIO SANATORIUM CONSERVATION MANAGEMENT PLAN, 2016, Published by Alvar Aalto Foundation, with the assistance of the Getty Foundation as part of its Keeping It Modern initiative.

 

注:文中照片若未标明出处,皆为作者自摄。

 

 


 

本文由作者授权有方发布,文字及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转发,禁止以有方编辑版本转载。

 

关键词:
医院
深度
阿尔托
阿尔托夫妇
0
参与评论
热门标签
中国空间研究计划
史建
建筑师在做什么
建筑师访谈
建筑讲座
有方招聘
行走中的建筑学
王大闳
订阅有方最新资讯